1. 阿甘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地球第一剑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三百五十章 突然哲学的气氛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21592;?#33021;够轻松访问!


          海风懒懒地吹着,王道长鼻尖发出的鼾声,跟海浪冲刷的声响完全贴合。

          无灵剑连鞘插在躺椅?#21592;擼?#20182;这也算是言出必行,说没事睡觉,就真的在这睡了起来。

          一旁,施千张用自己手机投影模拟了个麻将桌出来,三个男人带着黛儿在那开始搓麻将,倒是都起了兴致。

          他们在用实际行动证明,只要黛儿对他们队长大人没有非分的举动,威胁不到师姐大人的地位,那他们还是很乐意带她一起玩耍的。

          毕竟,王升和牧绾萱一路走来,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青?#20998;?#39532;、两小无猜的一对,更是?#23567;?#22320;府守寡十三年’这种可歌可泣的壮举。

          再加上,师姐本身是个沉默寡言不善言辞的小仙子,自带柔弱光环,堪称好感收割机;

          王道长现如今又开始走开挂横扫的个人英雄主义路线,一把剑挑翻各?#36153;?#39764;鬼怪,本就?#34892;?#25307;蜂引蝶;

          在这种关键时刻,施千张等人下意识就站在了师姐的立场上,看每一个试图接近王升的女性,都有一种威胁?#23567;?br />
          大概,这就是传说中的‘源配之力’。

          “黛儿小姐,六筒,”柳云志随意找了个话题,“光明阵营现在对黑暗阵营已经完全束手无策了吗?#20426;?br />
          “倒也不是,”黛儿摸了一张牌,轻飘飘的放在面前,俨然一副老牌友的姿态。

          就是,这位皮肤白皙、光?#25910;?#20154;的西方面孔金发大美女,穿着清凉的?#28982;?#23612;,坐在沙滩垫上,喝着冷饮、搓着麻将……

          总会让人有一种‘大概这就是?#26494;?#30340;感慨。

          “其实,现在的弱势都是当初对黑暗阵营的纵容,以及我们自己的不作为形成的。”

          黛儿一阵摇头,叹道,“如果不是我父母不允许,我真的想加入大华国国籍,不去多管这些事了。

          光明议会大多数席位都是坚持各自理念的宗教人士,在古代的时候还经常开?#21073;?#29616;在在黑暗阵营的压力下勉强不打了。

          举个不恰当的例子,现如今的光明,只能在一些固定的领地苟延残喘……

          三条。”

          “碰,”施千张笑着应了句,“升哥这次重创了黑暗阵营顶尖战力,你们光明阵营不表示表示?#20426;?br />
          “在那些老?#19968;?#30524;里,黑暗阵营和大华国修道界,应该并没有什么不同,”黛儿嘴角一撇,幽幽的?#25042;?#21477;:“我倒是很想个人给王道长一些奖励,但王道长并不接受。”

          柳云志笑着点点头,言道:“非语与不语仙子感情深厚,这点让黛儿小姐失望了。”

          “不如考?#24378;?#34385;我们云志?#20426;?#24576;惊在旁一阵?#35775;?#24324;眼。

          柳云志尴尬的一笑,黛儿倒是大大方方的打量着柳云志,随后赞叹道:“如果可以,我真的很想跟他成为……可以一起拍照发推的姐妹。”

          噗的一声,正喝冷饮的施千张扭?#25918;?#20102;一口,柳云志额头挂满黑线。

          “抱?#21103;?#27465;,”黛儿连忙解释着,“这是赞美,形容你很美丽,并没有任何其他的意思。”

          施千张在旁顿时笑到面部抽搐,怀惊和?#20852;?#21475;唱了句‘你这么美’,柳云志的表情逐渐?#21592;鍘?br />
          黛儿无辜的眨眨眼,“这个,在大华语的语境里面不是赞美吗?#20426;?br />
          “是赞美,但不太用在男?#26494;?#19978;,”怀惊用格?#21152;?#35299;释了几句,“跟?#28010;?#30028;的审美略微?#34892;?#19981;同,我们修道界讲究的是阴阳之分,男修最怕人说阴气太多,最好的称赞词,应该是‘阳刚’、‘英俊’、‘帅气’。”

          黛儿面露恍然,对柳云志连连道歉,这事也就这般揭过去了。

          总不能跟国际友人这么斤斤计较。

          怀惊和?#34892;?#36947;:“大华语博大精深,在于她几千年来的文化积累,比如这首诗。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24120;拍?#26791;桐深院锁清秋。

          你理解?#38808;?#20040;意思吗?#20426;?br />
          黛儿打了个响指,带着几分得意地说着,“这是表达自己?#25293;?#21644;凄凉的诗词!”

          一旁施千张默默地打了一张牌出来,“五筒。”

          “胡了!”怀惊瞬间摊牌,“二三四筒、六七八筒、五筒对碰,清一色!掏钱掏钱!”

          黛儿嘴角抽搐了几下,瞬间?#21592;鍘?br />
          几人继续开新局,?#33268;?#30528;西方修行界的基本情况。

          对于大华国的修士而言,修道环境如此稳定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但对于国外的修行者来说,这种和?#25509;?#31283;定,简直就是乌托邦一样的?#20301;謾?br />
          施千张突然?#34892;?#24863;慨,小声问:“黛儿小姐,雪莱真的背叛了你们家族吗?#20426;?br />
          黛儿小脸上写满了黯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我最信任的伙伴,也是我最好的朋友,竟然会是潜伏在我们家族中的一把淬了毒药的匕首。

          虽然如?#32781;一?#26159;相信,她是被人蛊惑了,她本性还是很善良的。”

          “为什么你们会相信这些教派的洗脑?#20426;?#26045;千张反问了句。

          黛儿道:“人都是脆弱的,尤其是心灵和精神,大概所有人都会下意识去找这些慰藉吧。”

          “黛儿小姐,”怀惊和尚念了句佛号,“在国外修行者中,你应该是对修道界了解最深的几人之一。

          在你看来,你们所?#21467;?#30340;神,与我们所?#38750;?#30340;仙、佛,本质的区别?#38808;?#20040;?#20426;?br />
          施千张哭笑不得的问了句:“这都?#20185;?#21040;哲学的高度了吗?#20426;?br />
          黛儿纳闷地问了句:“我们的神只有一个,其实是源于对圣贤的崇拜;而你们崇拜的是一个体系,并非具体到某个神祇上……是这样吗?#20426;?br />
          “不是。”

          一旁似乎睡着了的王升突然开口:

          “区别就在于,你们崇拜神,最终的目标是成为神的追随者;而我们敬仰仙佛,最终的目标是成为他们那样的存在。”

          “可是……这样对神是不敬的,是大逆不道的。”

          黛儿试着解释什么,但又不?#19978;?#20837;了思索。

          ?#20843;?#20197;这就是东方和西方的思想差异了,”王升躺在那,悠然笑道,“就好比现在的黑暗阵营,我们在这里已经几个小时,他们依然没有派人来偷袭我们的意思,哪怕是尝试都不想做。

          甚至,就是派出无人机,也只是在离着这边几公里的地方监视,何其怂也。”

          言语落下,王升左手一挥,一只气剑带着少许呼啸而去。

          几公里外的海面上炸出了一团小小的火光,王升打了个哈欠,“你们继续玩吧,走的时候喊我声,?#19968;?#30495;?#34892;?#22256;了。”

          四人对视一眼,继续摸牌闲聊。

          ……

          刚比公国的战火已经全境燃?#30504;?#20294;因为王升他们走了一遭,黑暗阵营行动变得小心翼翼。

          在刚比公国国都的一处高层建筑,某处立体投影会议室中,十多道投影保持着沉默。

          他们之中,有两名血族的亲王、有迦林顿集团的主要负责人,有几个穿着各自特色服装的古老势力代表,也有几位带着面具不想用真面目示人的存在。

          沉默了不知多久,有个头发花白、面容?#25214;?#30340;老人缓缓开口,这老人的格?#21152;?#20063;带着明显的口音:

          “该想想,黑暗阵营是否还有存在的必要了。”

          “维京王?#38808;?#20040;意思?#20426;?#26377;个身形妖娆的女人冷笑?#26494;?#38590;道已经完全怕了那个大华国修士?#20426;?br />
          老人骂道:“维京人从不惧怕强敌,只会厌恶你们这些畏缩不前的?#19968;錚?br />
          一个大华国的修士,踩在我们头上羞辱我们、侮辱我们,你们却连一个响屁都不敢放!”

          “事实就是,我们并没?#20852;?#33021;够赢得过这个大华国修士,”一名血族亲王冷冷地说着,“?#24050;?#26063;现如今已经损失惨重!这就是教训,各位。”

          有人叹道:“让迦林顿集团交出他们要的东西吧。”

          那两名迦林顿集团的老人顿时面容无?#28982;?#26263;,其中一人沉声道:“我们需要搞清楚一件事……化血神刀,可能是我们能利用大华国修道办法的唯一途径。”

          一人接道:?#20843;?#20197;,你们成了大华国修士针对的目标。”

          “不要连累我们,”有个胖大婶不满的抱怨着,“我们刚有几天好日子过,刚刚能将那些所谓的神之仆人踩在脚下!”

          顿时,迦林顿集团的这两个老人面容无?#28982;?#26263;。

          “各位,不想听听解决这个祸患的办法吗?#20426;?br />
          ?#32771;?#35282;落中传来了阴恻恻的嗓音,一张带着微笑的面孔慢慢浮现,“难道诸位不想听听,这个大华国修士的弱点吗?#20426;?br />
          有个血族亲王皱眉问,“阴阳君,你跟这个大华国修?#30475;?#36807;交道吗?#20426;?br />
          ?#26263;?#28982;,”这人用格?#21152;?#36731;声说着,“我父亲的阴阳万物宗,可以说有一半原因,就是毁在了他的手?#23567;?br />
          他并不是叫王非语,非语是他的道号,就跟他师姐的道号是不语一样,在大华语中,这都是‘不太爱说话’的意思。

          他本名,叫做王升。”

          ……

          ?#32781;∥耍?br />
          躺椅上,王道长有点无语的睁开眼,他刚睡了几分钟,谁这么?#37266;?#21147;打电话过来。

          看了眼?#21561;縵允荊?#31455;然是牟月小姐姐。

          不,应该是牟月小阿姨。

          “喂?怎么了吗?#20426;?#29579;升打起精神,还以为是情况出现了什么变化。

          “那个,王道长,”牟月说话?#34892;┩掏掏?#21520;,“刚才您是不是用御剑术打落了一架无人机?#20426;?br />
          “嗯……”

          “那个,我们运个无人机去国外也挺麻烦的,而?#19968;?#35201;获得当地的飞行许可,?#28982;?#36824;有其他预警无人机过去,您高抬贵手,要不放它们一马?#20426;?br />
          王升额头顿时挂了几道黑线,淡定的回了一句知?#25042;耍?#23601;匆匆的挂?#31995;?#35805;。

          打坏东西不赔偿,是他一贯的修道理念。
        广东十分快乐开奖直播

              1. 竞彩足球专家北单推荐 浪人算牌欢乐斗地主 河北福彩开奖结果全部 大乐透024期历史号码 真钱棋牌棋牌官方网站 快打三下载 广西十一选五推荐号 北京快乐8电话投注 广西快三是骗人的吗 买十块三肖赔多少钱 贵州十一选五遗漏数据 p5和值和尾走势图带连线 优乐彩敢玩吗 cba辽宁赛程20192019 排球少年横幅壁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