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阿甘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地球第一剑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七十一章 突破!结胎境!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21592;?#33021;够轻松访问!


          这场切磋若论输赢,自是王升败了。

          但此时却不会有人在乎这些,年轻弟子们都沉浸在两人所展露的韵、意、?#23567;?#27861;、形之中,越去体会,就越发难以自拔。

          这群年轻修士此时大气都不敢喘,唯恐坏了院中残留的道韵。

          而喝茶的老前辈却颇为感慨的摇摇头,又扶须轻笑,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老前辈身后,迟雯此时的感触也是颇深。

          原本她觉得修行就是拿到功法、花费时间去修炼?#31361;?#26377;成的事,如今却渐渐明白,修道需要的不只是法与财,还有天资,还有师承,还有道境、道法、道心等等诸多限制。

          拿到一些基础都不齐的功法就开始修行的,根本不能算作是真正的修士。

          且看场?#23567;?br />
          高始行轻轻一叹,叹息声中却带着几分满足,转过身来看向王升。

          ?#36130;?#30495;人感觉王升那边也体会的差不多了,刚要招呼周遭这些弟子过来一同听他讲道;这位老前辈今?#25307;那?#19981;错,就想指点下道承年轻一辈的修?#23567;?br />
          但?#36130;?#30495;人刚要开口,忽有所感,有些惊讶?#30446;?#21521;了王升站在那的背影。

          一缕缕天地元气环绕在王升身周,似乎想进入王升体内,却被拒之于门外。

          王升浑身被一股蕴含圆满之意的灵念所包裹,只是静静的站在那,就仿佛有一片狭小的天地便只属于他一人。

          他竟然在这时突破,迈入了结胎境。

          天地本无我,得方寸之地以容身;

          天地应有我,融?#26494;?#20043;心魂气神。

          这,就是结胎境?

          王升感受着体内经脉中奔涌不息却与外界断了联系的真元,內视着已经开始初显其行的灵台,感受着灵台之内流转的玄妙道韵。

          灵念在不断增长,真元越发精纯;

          像是推开了一扇阻拦在自己面前许久的大门,前方已是一片坦途。

          那种舒爽,那?#20013;?#24944;,那种满足甚至可以说是快感,让人畅享期间,难以醒悟。

          仿佛有人在自己耳旁轻声呢喃着什么,像是天边的仙子,又似是?#20869;?#20013;的孤魂,直到王升心底响起一声剑鸣,这呢喃声顷刻消散。

          内周天已成。

          在结胎境中,王升可不断‘洗净’自身,让自身道躯渐渐溯反先天,做好登临金丹大道的准备。

          今后,凭此内周天,王升就可‘朝饮露’,可短时间内不呼吸,仅凭一口真元在体内游走。

          而从此刻开始,王升有关道境的经验将完全作废,因为他迈入了自己上辈子苦苦追求却始终不得的境界。

          一切都是这般自然,一切都令人如此满足,却又想踮着脚去眺望更高的山岳。

          大概,这就是修道本身的魅力所在吧。

          此时此刻,王升当真无法顾忌周围的环境如何,自顾自的盘腿坐了下来,体会着自身种种变化。

          ?#30475;?#31361;破对修士来说都是一场机缘造化,若?#39336;?#25569;住,自是受益匪?#22330;?br />
          王升对周围的环境也算放心,而?#36130;?#30495;人起身走到王升身旁,随手一挥,真元化作一抹圆罩,将王升罩在其中,避免他被周围环境所影响。

          而后,这位老人轻轻摆手,众弟子尽皆行礼离开。

          高始行道长看了王升几眼,而后对自己师父做了个道揖,与这些年轻弟子一同出了院门。

          这?#22351;?#38271;似乎没什么留念,持剑朝着山下行去,走时步履十分轻快,能看出他心情十分不错。

          今日之后,高始行便要沉心?#23637;兀?#19981;会再来与王升切磋剑道;而王升因为自身突破的缘故,却是来不及跟这?#22351;?#38271;再道一声谢。

          这半个月来,王升所获匪浅,对他今后修行之路都有莫大的影响。

          院中很快只留?#36130;?#30495;人、迟雯与周应龙。

          ?#36130;?#30495;人闭上双眼,并未多说什么,周应龙退去了院门处守着,迟雯则是有点范懵,不知道这是发生了什么事。

          二师兄受伤了?

          她略微有些紧张,但只是盼着师姐早些练完功回来,也不敢大声喧哗。

          ?#36130;?#30495;人此时不走,自然也是有意留下指点王升;正如前日来此地观摩王升与高始行切磋的几?#22351;?#29239;一般,?#36130;?#30495;人也起了爱才之心。

          王升虽非武当道承,却也算是武当山上的修士,今后都与武当山也脱不了关系。

          武当道承年轻一辈大多中规中矩,虽有不少资质上佳之人,却唯独少了一位能够?#22659;?#26469;担当三代弟子门面的‘奇才’。

          ?#36130;?#30495;人在王升身上,不只看到了‘剑修奇才’,更看到了难能可贵的‘灵性’二字。

          只要不传道承功法,只是赠予王升自身?#24418;潁?#20063;不算坏了祖师爷定下的规矩。

          王升并不知外面还有一场机缘等着自己,他一心沉浸在迈入结胎境时的道境之中,体会着内周天的种?#20013;?#22937;之处。

          结胎境其实是打开道躯宝藏的第三?#21073;?#20063;是自身之道开始凝成的关键一步。

          灵台中的古剑虚影已经开始凝?#25285;?#34429;?#24418;?#20957;出剑?#23567;?#21073;锋,但已经有了大概的形?#30784;?br />
          体内经脉随着真元不停运转,在不断拓宽。

          单单迈入结胎境,就让王升的实力提升了三成不止;再加上他这半个月以来剑道的精进,实力还真是猛蹿了一截。

          内周天封闭了一阵,王升发觉身体已经渐渐适应,又开始试着将内周天与天地建立联系。

          他运转纯阳仙诀,缓缓打开周身‘门户’,耳中突然出现了一阵轰鸣之声,周遭一股股天地元气争先恐后涌入他道躯之中!

          仿佛水坝开闸泄洪,不过几分钟就让王升浑身真元满溢。

          灵念自行朝着周围扩散,眨眼笼罩了小院附近数百米,仿佛站在小院上方?#30446;?#20013;,马上就要凭虚御风而去。

          他‘?#30784;?#21040;了在林间修行的师姐,看到了在院门外的大石?#27927;?#22352;的周应龙,也看到了在身旁站着的老前辈,心底稍微一惊。

          赶紧收敛灵念、平复心境,王升睁开双眼,他身?#39336;?#35065;的那层真元也随之消散。

          王升站起身来,对身旁这?#22351;?#29239;行礼道:“?#22836;?#24072;爷了。”

          “不碍事,”?#36130;?#30495;人扶须轻笑,转身走回了太师椅,再次入座。

          王升看了眼天色,此时竟已是日头西斜,他一突破竟?#31361;?#36153;了半?#23637;?#22827;。

          “非语,向前来,离贫道近些便是。”

          “是,”王升应?#26494;?#36208;到了?#36130;?#30495;?#26494;?#26049;;?#36130;?#30495;人凭空将正屋角落的蒲团抓来,放在王升脚下,示意他入座。

          王升也没太拘谨,很淡定的坐了下来,抬头注视着这?#22351;?#29239;。

          就听?#36130;?#30495;?#35828;?#20102;句:“门外的弟子也过?#31383;傘!?br />
          门外正打坐的周应龙顿时被惊醒,他?#35835;?#26377;半秒,随后面露喜色跑了进?#30784;?br />
          他从早上一直等到了现在,果然有意外收获。

          周应龙也不怎么讲究,直接在王升身?#38901;?#22320;而坐;一旁迟雯连忙办了个矮凳过来,却被周应龙的手势拒绝。

          就听?#36130;?#30495;人缓缓说道:

          “始行是我最?#24433;?#30340;弟子,他醉心剑道,成就斐然。然而,如今也是我最担心的弟子,怕他太过醉心剑道,反而为剑所困。非语,你与始行倒是有几分相似,这也是我留下等你的原因。”

          王升轻轻点头,低声道:“弟子会谨记师爷教诲。”

          “有你师父在?#36234;?#20320;这些,我其实本不该担心的,”?#36130;?#30495;人目光中流露出少许感慨。

          这位老前辈继续缓声说道:

          “你师?#25954;?#31639;是我半个弟子,你这声师爷喊的也不算太冤。

          你修剑道,你师父却只是粗涉此间,我着实怕他不懂装懂,雕坏了你这难得的璞玉。

          故此,今日?#19968;?#20026;你多讲述一些有关剑道修行之事,你若有疑难,也可问我一番。”

          王升低头道:“多谢师爷指点。”

          周应龙小声问了句:“师祖,那我呢……”

          ?#36130;?#30495;人抚须而笑,“你也可随便提问,但若是问题失了水准,我也是要罚?#35828;摹!?br />
          周应龙顿时苦笑不已,他还真想问一问,他跟王升到底谁才是这?#22351;?#29239;的嫡传徒孙。

          ?#30333;?#21491;闲来无事,今日便多与你们两个讲讲吧,嗯,先说这修道界中有名的剑修派别。”

          ?#36130;?#30495;人也是想到哪就说到哪,刚才还说指点他们两个剑道修行,此时却说起了修道界中剑修出名的门派。

          “剑修自古就有,但并非是什么独特的修道法门,其实只是近来这些年?#20284;?#30340;说法。放一两千年前,大家都是修道之人,用剑用刀没什么区别。

          若说如今剑修门派,首推蜀中剑宗,我年轻时曾去蜀中拜访,虽那神乎其神的御剑之术已因天地元气枯竭而落寞,但其山门之内,习剑者甚众。

          而后要论华山、崂山、青城?#21073;?#25105;这一辈,用其一生修剑的道友占了相当大的比例……”

          周应龙小声问了句:“师祖,咱们武当排第几?”

          ?#36130;?#30495;人笑骂:“看看,这问题就相当没有水准,去给?#19968;?#26479;茶来!”

          周应龙刚要起身奉茶,一旁迟雯已经端着茶壶小跑着送了过?#30784;?br />
          她刚要离开,却被王升?#30333;。?#31034;意她在一旁准备跑腿。

          其?#25285;?#36825;也是给迟雯的少许机缘,让她能听听这般高?#35828;?#25945;诲。

          虽然对迟雯来说没多少用就是了。

          “非语,你来回答应龙这个疑问。”

          “师爷所说都是主修剑道的道承,”王升笑道,“咱武当山却是融各家之长,并非剑宗,不能简单的去和这些道承相比。”

          ?#36130;?#30495;人顿时扶须轻笑,“不错,非语这孩子当真有灵性。”

          一旁周应龙忍不住扶额苦笑,顿觉?#26494;?#20043;凄凉?#38047;簟?br />
          他想回去问问自家师父,师祖到底还记得您叫啥不……
        广东十分快乐开奖直播

              1. 组选杀号 香港六合彩彩资料库 买马白小姐第105期 贵州快3 江苏快3开奖结果 象棋十大开局 西甲联赛历届冠军 中国十大惜真钱 湖北30选5全部开奖结果查询 赛马会提供三肖中特 贵州快3开奖l结果1150241 体彩宁夏11选 秒速时时彩是什么彩票 甘肃11选5开奖号码 贵州十一选五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