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阿甘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地球第一剑 » 正文
        | 繁体版

        第六十六章 剑引高人来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21592;?#33021;够轻松访问!


          王升这个师兄做的也算相当称职了,大晚上还跑去山下买回两个蚊帐,当晚就给师姐和师妹挂上了。

          以前只有师姐在,王升睡里屋也习惯了;现如今多了迟雯,王升也不好意思再跟她们同室而眠,干脆搬了个蒲团,去?#22909;?#22788;打坐修?#23567;?br />
          打坐本就能代替睡眠,而且王升也担心迟雯会在半夜溜走。

          连续下山两趟,确实对自己修行有些影响;王升之前已经摸到了结胎境的门槛,现如今花费了整整一夜,才勉强找到?#35828;?#21021;在李宅那次感悟的状态。

          所谓结胎,便是‘自结内胎’。

          修道追求的是天人合一、与道相合,但那是比较高深的境界,并非随便说说、几次顿悟就能触及。

          凝息境时,修士自天地间开始吸纳元气化为己用,按各自心法将元气化作各自真元;

          到了聚神境,灵念体悟天地、自然,开始于?#22312;?#20043;中?#36153;?#36947;之痕迹,让自身与天地初步相融。

          但若是真元与灵念不断增长下去,抛开瓶颈与各个修士的潜力极限不谈,最终的结果是融于天地间,尘归尘,土归土,化为天地元气的一部分。

          故,这并不算完成筑基。

          修士去修道、去体悟自然,本质上是为了让自身得到升华,追求的是自己飞仙成道。

          所以,结成内胎,自主?#29942;?#19982;天地之间的关联,该与天地相融时能融于天地,该与天地隔绝时就切断联系。——这就是结胎境对修道的意义所在。

          那何为内胎?

          其实这只是一个比较抽象的说法,并不?#19988;?#22312;肚子里结出个小人儿,是指的道躯周天圆满,自称内周天循环。

          结胎境前,王升吸纳元气是通过周遭穴位;迈入结胎境之后,是内周天与外周天相连接,从天地间汲取元气。

          凝息境修士,吸纳元气仿若酒盅饮酒;聚神境修士,吸纳元气好似海碗猛灌;结胎境修士则是将自己泡在元气缸里面,全身各处一同吸纳。

          如?#25991;?#23436;成完满无漏的内周天,就是王升此时所努力的?#36739;?#20102;。

          《纯阳仙诀》中有四句真言对应此境界:

          玄牝藏蕴,动静自然。

          仙脉封闭,辟谷归元。

          简单理解一下,就是反复强调了保持‘纯阳之体’的重要性。

          确?#25285;?#20687;王升这种重生之后就?#20185;?#20462;道,蕴养了四年的‘阳刚之气’,想要迈入结胎境就会简单一些,也更容?#29366;?#21040;‘圆满’境界。

          换成施千张那种三天两?#35775;?#20107;去发廊烫脚、洗脚城摁头的,结胎境就是个不小的门槛。

          不知何处传来鸡鸣声,唤醒了入定的王升。

          睁眼时,天地清明,朝阳自山间而起,?#33258;?#21367;舒不羁。

          王升灵念扫过,感应到了在炕上打坐的师姐,以及在蚊帐中熟睡的迟雯。

          他轻手轻脚回屋里拿?#35828;?#34957;,把大裤衩换成了练功服长裤,又?#37027;?#31163;开屋子,带上?#22909;牛?#21435;紫霄宫领早餐了。

          在小院可以穿的随意些,但在山中走动还?#19988;?#27880;意自己的仪态,别给师父抹黑丢脸。

          周应龙像是早知道王升回来,在餐厅蹲守着;见到王升之后连忙迎?#26494;?#21435;。

          “王师弟,早啊。”

          王升也有些纳闷,之前也没感觉周师兄这么热络,莫非……

          是对自己师妹有意?

          “周师兄早,”王升笑着应?#26494;?#30475;周应龙一阵不好意思开口,主动问了句:“可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周应龙咳?#26494;?#30446;光朝着一旁扫了几眼,音量也不自觉的低了些,?#30333;?#26202;我思索了一夜,总算想明白了‘达者为?#21462;?#30340;道理,王师弟,我正经的问一句,可否指点一下我剑道修行?”

          王升眨眨眼,略有些迟疑。

          周应龙忙道:“不会耽误师弟太多时间,师弟什么时候练剑就给我发个微信,我去旁观一下就好。”

          “师兄不必如此,咱们就定个时间,隔天便切磋一次剑法吧,”王升笑着说了句。

          有个人能陪自己练剑,其实也不是什么坏事。

          周应龙连声答应了下来,心底一块大石也算是落了地,还热络的要请他们吃早饭,然后?#38480;?#30340;想起紫霄宫的餐食此时都已是免费供应。

          提着两份清粥,几个素包,王升飘然回了小院。

          迟雯已经起床了,昨晚八九点睡到现在,整个人都精神了许多,穿着睡裙站在屋门旁,不断打量穿起道袍的王升。

          “师姐师妹,过来吃饭了,”王升招呼一声,一阵淡淡的清香飘来。

          师姐哼着小调,挽着湿漉漉的头发,从墙角的‘浴室’转了出来,见到早饭顿时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不做饭就能吃饭的人生才有幸福?#23567;?br />
          迟雯抿?#25243;?#31449;在那,长发有些糟乱,小脸也有些泛白。

          王升又喊了句:“过来吃点东西吧,山上吃的比较素净,不会积累过多的油污杂质,有利于初期修?#23567;!?br />
          牧绾萱则直接多了,走过去把师妹直接拉了出来,?#25165;?#22312;矮桌旁坐下。

          王升莞尔轻笑,飘然去了?#22909;?#22788;打坐,刚入定,就听身后传来了迟雯的抽泣声。

          “师姐,我……”

          “嗯?”

          牧绾萱虽有些无奈,但也只能耐心劝解;王升并没有多做什么,一切随遇而安,也不必多去强求。

          又是一日打坐参悟,王升渐渐的摸到了内成周天的关键,牧绾萱则花费时间帮师妹做饭、洗衣,还特意带迟雯在附近转了转,让她散散心。

          师姐到底是温柔的性子,哪怕知道师妹是‘戴罪之身’,也想着能让她快些振作起来。

          傍晚时王升起身,将?#26049;?#21073;拿在身前立了片刻,而后长剑出鞘,却是舞了一段快剑。

          一直到周天星斗浮现,王升方才停下舞剑,站在那仔细感觉着什么。

          这种感觉十?#20013;?#22937;,万物与?#22812;?#29983;却不与?#22812;?#20307;,天地与?#22812;?#23384;却不与?#22812;?#24773;,而后随手甩出一剑,化出了一道剑气,斩断了数十米开外的树杈。

          似乎,自己已经找到了结胎的那种‘状态’,悟通了自己结胎之路。

          接下来就是细细的体会,小心翼翼的向前迈出这一步了。

          随手一甩,?#26049;?#21073;准确的落入了几米外的剑鞘中,稳稳的插在地上。

          ?#20061;九盡?br />
          身后传来了师姐鼓掌的响声,王升扭头看去,却见师姐和师妹正在?#22909;?#22788;排排坐,迟雯小脸上写满了惊叹。

          “心情好点了?”

          王升负手而来,笑着问了句。

          迟雯小脸不免有些灰?#25285;?#20294;并没有不理人,点头应?#26494;骸?#21999;。”

          “师姐带你看过师?#32568;?#30340;地方了吗?”王升指着一旁的侧屋,“师父这段时间去突破境界了,具体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赶回来,你安心在这里等就好,但凡有什么需要,就对我开口,不必客气什么。”

          迟雯咬了下嘴?#21073;?#30524;泪又决堤一样流了下来,让一?#38405;?#32510;萱有些手足无措。

          王升和牧绾萱对视一眼,两人目光中也流露出少许无奈。

          慢慢来吧,小师妹也算是遇到了人生?#37096;潰?#21482;能?#20154;?#33258;己迈出这一步了。

          又一?#30504;?#21608;应龙持剑而来。

          这?#19968;?#36824;特意打扮了下,穿了一身绸面的道袍,头发也竖起?#35828;?#31629;,手中还提着一把?#30333;?#28789;光的古剑。

          王升也换上练功服,把事前准备好的木剑扔了过去,言道:“咱们只切磋剑法,不可在剑上注入真元……若是这木剑弄坏了,师兄你自己去削一个。”

          “好,”周应龙笑?#26494;?#32780;后就急匆匆的摆出剑势,目光紧盯王升。

          王升倒是全身放松,将这纯粹当成了剑法交流。

          他的七星剑阵重变化,擅困敌,而周应龙所修的是太乙金仙剑,更偏向于招式之精妙。

          且听周应龙轻喝,提剑前来,起手便是一招仙人望月;

          王升放缓七星步法,正面相对,木剑一出便是剑影相随,与周应龙对剑行?#23567;?br />
          就在这?#22909;?#21069;,两道不断起落的身影持剑相抗,剑招每有精妙之处,一清晰、一模糊的两股剑意不断碰撞。

          王升在琢磨太乙金仙剑的同时,也投桃报李,用自己的剑意做?#31119;?#24110;周应龙锤炼他的剑意。

          不多时,迟雯被动静吸引了过来,站在门口愣愣?#30446;?#30528;外面切磋的两人。

          看着看着,这小师妹又哭了出来……

          正屋炕上,正打坐的牧绾萱也只能苦笑?#26494;?#23567;师妹这个爱哭包,可真是让她头疼的厉害。

          切磋半个小时,周应龙就有些招架不住,向后跳开,整个人都陷入了层层感悟之中,很干脆的就坐下来闭目思索。

          王升持剑而立,也闭目?#33970;?#19968;整套太乙金仙剑的剑招套路,与自己的七星剑阵互相印证,顿觉剑道更为宽阔了些。

          周应龙啥时候走的,王升并没有印象。

          他后来就顺势打坐修行了,感觉自己离闭合内周天又迈进了一?#21073;?#26080;暇去管周应龙的行踪。

          然而,两日后,周应龙倒是带给了王升一份意外之喜。

          当然不是他?#23567;?#21916;脉’的那种意外惊喜。

          这天,周应龙带了一位道长前来与王升切磋剑道,这位道长不是别人,正是王升来武当山时一心想拜师的那位高人。

          武当道承,高始?#23567;?br />
          也不能说?#19978;В?#24403;日真要顺利的拜入这位道长门下,王升也就错过了拜师青言子的机缘。

          人生之事,大概便是如此;

          得失之间,何止一个妙字。
        广东十分快乐开奖直播

              1. 快乐双彩 河南快3走势图 时时乐上海开奖结果 6场半全场竞彩足球0 新浪彩票代购 pk10技巧玩法 彩票托有真心恋爱的么 海南赛车彩票代理 湖北省快三开奖结果 3d狂虫字谜和值牛彩网 彩票开奖爱彩乐 辽宁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贴吧 澳洲幸运10二十四小时开奖 福利彩票老快3 四川时时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