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阿甘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地球第一剑 » 正文
        | 繁体版

        第八章 授戒传经【求收藏,求推荐】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21592;?#33021;够轻松访问!


          天还没亮,王升就开始忙活了起来。

          武当山上的生活倒也算便利,但自家这个小破道观,洗澡其实是个?#27927;?#38590;的问题,平时都是在主屋和侧屋之间的墙角,拉个布帘,弄一桶清水撩着洗。

          拜师,对王升来说算是绝对的?#26494;?#22823;事,他今天洗澡都格外认真。

          就算条件艰苦,男生重点搓洗的部位也是一个不拉。

          洗完澡出来时,恰逢一抹山风过院,王升感觉浑身上下每个毛孔都在舒张,仿佛身体在渴求着什么,对外不断汲取着什么……

          然而,空空荡荡,天地元气的复苏,最起码还有小半年。

          半年……

          师父这种已经修行数十年的是比不上了,师姐这种心境毫无尘杂、从小修道到十八岁的,也是有些难超越了。

          但自己咬牙努努力,兴许还是能在修?#26469;?#36335;上看到师姐的背影。

          今天正式入门,师父或许就会给自己传道,?#36824;?#36825;些都强求不得,自己?#39336;?#20837;‘不言道长’门下已经?#23545;?#36229;出预期,此时也不敢有太多妄求。

          自己表现好点,天地元气复苏了,师父怎么也不会亏待自己才对。

          “王升,过来看看,这身你穿合?#20107;穡俊?br />
          侧屋传来了师父的呼喊声,王升把装着脏衣服的水桶放下,头发湿漉漉的跑了过去。

          青言?#24433;?#19968;身崭新的道袍递了过来,道袍下面还有一身白衣白裤,类似于武馆常见的练功服。

          王升咧嘴笑着,把道袍小心的展开,?#33258;?#36523;上,前后打量着。

          这就是今后仙道中人最正经?#36824;?#30340;正装了!

          “谢谢师父!”

          “不用谢我,你爸前几天非要给为师转账,说是你的学杂费,”青言子轻笑道,“这张纸上的?#21040;耄?#20013;午前都背过。”

          “是,师父。”

          王升把道袍整理好,接过师父给的那张白?#21073;?#26412;以为能见识到师父那手颇有仙骨道韵的毛笔字,然而摊开一看……

          这些四号宋体字竟?#36824;?#25972;如斯!

          略微读了一遍,是入门?#21040;耄?#20498;也没什么太特殊的规定,都是劝弟子向善。

          王升再抬头时,师父已经背着手走出了院门,似乎心情不错的样子,走路都比平日轻快许多。

          回到正屋时,惊讶的发现正屋已经布置妥当。

          一副有些发黄的三清画像?#20197;?#20013;堂,下方香案也已经燃起了清香,青烟袅袅徐徐,王升初看时,还道三清祖师爷显灵一般。

          王升眨眨眼,武当山常挂的应该是真武大帝才对,联想到师?#22797;?#21069;曾说只是在武当山挂名,且自己所知的,青言子扬名时,似乎并未跟武当山有直接关系……

          他们这一脉,或许跟武当山的道承并非同源。

          正案上有一个牌位,上写‘天地’二字,墨迹未干。

          天地之下?#26032;?#31062;之位,显然师父这一派应是认吕祖为祖师。

          师姐正开心的哼着紫霄宫经常放的道乐曲调,在一旁摆弄着两盒从山下买来的点心。

          她把点心装盘后就在?#21592;?#30447;着看,似乎在想着等中午师?#39336;?#23436;师了,能不?#39336;?#36825;些糖蜜饯就地消灭。

          王升招呼一声,“师姐,你脏衣服放桶里面,我上午没事,等会儿去洗衣服了。”

          “嗯!”

          师姐头也不回的应了一声,抿抿嘴?#21073;?#21475;水差点滴出来。

          王升摇头轻笑,师姐还真是没长大。

          跑回自己里屋,兴冲冲的把道袍和功夫服都换上,又发现床尾不知何时放了一双崭新的布鞋,试一下刚好合脚。

          全套打扮下来,也算是相当?#37266;?#20102;。

          就是这头发还太短了些……

          没有师父那种飘逸的长发,今后在空中飞来飞去都缺了几分潇洒。

          稀罕了半天,又怕弄脏?#35828;?#35823;中午的传?#21462;?#22823;典’,王升将?#26494;?#31532;一件道袍脱下叠好,换回了自己的短裤衬衫。

          ?#20154;?#20174;里屋出来时,果然看到了水桶中多了几样女孩的衣服。

          就是……

          一条普普通通的女士内裤安安静静的霸占了脏衣服的制高点,让王升都有些不好意思的脸红了下。

          “师姐,我去洗衣服哈。”

          “嗯!嗯!”

          师姐扭头做了个加油的手势,王升不着痕迹的翻了翻桶里的脏衣服,用其他衣服遮住了那件内衣,这才松了口气。

          还是?#30007;?#20462;为不够啊。

          不只王升觉得拜师是?#26494;?#22823;事,收徒对青言子来说也并非小事。

          王升平日里没见自己师父跟哪位道长有过往来,但中午时分,青言子请来了两位白发苍苍的老道长,作为仪式的见证者。

          等一切布置妥当,两位见证者也在一?#38498;?#31505;安坐,青言子?#21482;?#19978;了那套一个月都穿不了一次的崭新道袍,端坐在正堂。

          牧绾萱在外屋拍拍手,拜师仪式也就正式开始了。

          王升吸了口气,挺胸抬头,理了理身上道袍的边角,捧着一节?#22659;擼?#20063;不知有何含义,低头出了里屋。

          这两位道长见了王升也是一阵打量,最后都含笑点点头,并未多说?#21834;?br />
          青言子站起身,笑道:“条件有限,拜师之事只?#20040;?#31616;。王升何在??#35748;?#21069;来。”

          “弟子在。”

          “跪下。”

          王升手捧?#22659;擼?#36330;在案前蒲团之上。

          青言子继续言道:“你既入门,须得名师?#23567;?#21681;们一脉传自先师吕祖,祖师爷乃吕祖亲传弟子,只是其后虽有道承流传,却并未立过山门。传至为师这,已有一千两百岁,道承从未断绝。”

          一旁两位老道长抚须点头。

          “你入门后,须明自身乃修道之士,道,讲求法天地、敬祖?#21462;?#23389;父母、顺师长,若修道,先做人,你可明了?”

          “弟子明白。”

          青言子满意的点点头,低头瞅了眼自己手掌中夹着的纸条,而后又言道:

          “你入门后,为‘语’辈,你师姐道号不语,你之道号便为非语。”

          “谢师?#22797;?#21517;号。”

          非语,非语道人?

          虽然读起来有些不顺口,但师承这边刚好轮到了语字辈,那也没办法,总?#21462;?#35821;文’‘谜语’这种要强很多。

          王升此前还担心师父想让他学会豁达,给他搞个‘语不惊人死不休’的道号出来。

          还好,这波师父发挥比较平?#21462;?br />
          拜师仪式按照流程有条不紊的进行,等青言子拿过戒尺,让王升背之前给他的那张白纸所写的戒律,王升每背一条,青言子就会用?#22659;?#22312;王升肩上轻轻敲一下,算是受了戒。

          “一者不煞,当念众生;

          二者不淫,莫?#29238;?#22899;;

          三者不盗,不取非财;

          四者不欺善怯恶……”

          戒律总十条,王升逐一背来,这传度仪式中,他的任务就完成了大半。

          而后,不言子到了案前,珍而重之的打开了一个青布包裹,其内有一方锈迹斑斑的铜盒,铜盒下压了一本看起来五成新的古书经文。

          “今日传你本门纯阳仙人所留真经一册,与你半月时间抄?#36857;?#20170;后修行之根本,当遵此经文。”

          “谢师父传法。”

          虽然王升并不觉得这会是修仙法门,但当师父将这本经文放到他双?#31181;?#35753;他捧着时,王升莫名感觉到了一些重量。

          这便是师承吧。

          一旁的老道笑道:?#26696;每?#22836;了,先叩大道,再拜经文,三谢师恩,每三拜,自可入门为道门弟子,今日我们为你做这个见证。”

          “是,”王升应了一声,先将经文捧到身旁,对着三清画像三拜,?#32440;?#32463;文放在正前,对着经文三拜,再对着师父拜了三拜。

          礼毕,王升也感觉自己肩上仿佛多了些什么。

          青言?#26377;?#36947;:“如此,你便是我二弟子,今后?#20415;?#23432;戒律,求道寻真。本门不忌出世、不禁婚娶,忠仁孝三?#20013;?#26102;刻谨记,勿要让为师他日还要出手清理门户。”

          王升心底一凛。

          师父说这话?#30475;?#26159;给他提个醒,但王升只要一想到自己要是做了什么大逆不道之事,被不言道长千里?#39134;薄?br />
          这当真不是说笑的。

          “弟子定不会让师?#29976;?#26395;。”

          “起?#31383;桑?#38738;言子向前搀扶,王升顺?#26222;?#20102;起来,师徒二人相视而笑,一旁传来啪啪的鼓掌声。

          这两位老道长也算是相当给面子了,手都拍红了。

          青言子道:“你们两个将此地收拾妥当,为师陪两位师叔去用斋饭。”

          显然,两位老道过来参加这般仪?#21073;?#20063;是可以混一顿斋饭的。

          王升和师姐一同送两位师叔祖出?#26494;?#38376;,青言子说了句会给他们带?#22815;?#26469;,?#25512;?#28982;而去。

          “师姐!”

          王升突然扭头喊了一声,牧绾萱眨眨眼,等着王升的后文。

          “去吃点心了。”

          “嚯!”

          牧绾萱如梦初醒,一溜烟朝着中?#38376;?#21435;,王升眼前一花,竟没能看清师姐转身的动作。

          大概,这就是大佬吧。

          那铜盒已经被师父收起来了,经书还在,上面落款清晰写着‘不言子抄录’这几个字,显然是师父早年抄写下来的。

          王升抱着这本古书就开始津津有味的读了起来,原本他以为只是一本普通的道经,但读了一篇之后,就略微有些口干舌燥、手心冒虚汗……

          ‘人有五缺,道有五?#23567;?#27668;冲神凝,戒持登峰。’

          这是……

          ‘谷兮太玄,神兮大道,谷神不死,为天地根。神得以灵,谷得?#38405;?#36947;人守一,至此长生。’

          仙诀!

          吕祖亲授,一整套修道功法总纲与全篇口诀!

          其内还有修道境界的详细划分!

          虽然这些?#23478;?#21547;在各种古文语境中,但王升研究这类文字十多年,如何看不出这些古字蕴含的含义?

          凝息篇、聚神篇、结胎篇、虚丹篇、金丹篇……

          这?

          这么轻易就传给自己了?就算天地玄气不在,这也应该是道承的核心才对!

          只看最初篇的几段口诀,其内蕴含的道理,所记录的功法,就比自己上辈子修的那门基础功法要高深了不知几倍!

          王升忍不住呻吟一声,越来越感觉自己上辈子死的太窝囊了些……

          “啊——”

          一只白净的小手伸到了他面前,两根?#31181;?#25423;着一块蜜饯。

          ?#26001;恚 ?br />
          王升一张口把点心吞了下去,对师姐喜?#22871;?#30340;傻笑着,就开始迫不及待的继续读了起来。

          读?#36824;?#19977;篇,自己前世困扰了数年的诸多疑惑竟都得了解答,顿感前路豁然开朗。

          兴起时,王升各种捶胸顿足拍大腿,惹的师姐在旁咯咯笑个不停。

          但很快,牧绾萱像是想起了什么。

          ‘城里来的孩子,要是各方面都挺正常,谁会舍得送到山?#20384;?#21507;苦?’

          某师父的叹息声仿若还在耳旁,这位师姐看小师弟的目光越发怜惜……
        广东十分快乐开奖直播

              1. cosplay女仆真人游戏 江西快3一定牛走势图 竞彩足球混合过关开奖结果 金牌两尾中特 加拿大极速飞艇彩票 深圳捕鱼机遥控器 吉林11选5开奖号码 天津11选5遗漏号 幸运飞艇是正规彩票吗 上海基诺彩票中奖金额 3D百位 篮球比分网即时比分 时时彩欧洲赛车 福建11选5遗漏数据查询 幸运农场网上购买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