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阿甘小說網 » 同人小說 » 一遇總統定終身 » 正文
        | 繁體版

        第820章 是她的錯,是她瞎了眼瞎了心

        溫馨提醒:“注冊會員”無彈窗廣告,同時建議您收藏,以便能夠輕松訪問!
            顧太太此時倒敢沖了上來,嚎叫著一巴掌搧在趙承巽臉上,又在他臉上抓出了幾道血道子,警察象征性的攔了攔,趙承巽依舊是毫無反應,直到警察一左一右扣著他,將他帶到警車邊。

            而聞訊趕來的戚長烆,車駕正好停下,戚長烆匆匆下車,與趙承巽剛好打了照面。

            趙承巽緩緩停了腳步,警察拽了他一下,他沒有動,另一個警察抬腳踹在了他膝彎上,他身子趔趄了一下,戚長烆倏然咬緊了牙關。

            “戚長烆,你滿意了嗎?”

            趙承巽咧開嘴,對戚長烆笑了一笑,他臉上沾著血,陽光下越發顯得他牙齒白**人,戚長烆看著他慘白的笑,他緩緩上前了一步,雙腳卻又似被定住了一般,再不能動。

            “承巽……”

            戚長烆只覺得自己的嗓子好像被黏住了,他只喊了一聲趙承巽的名字,就再也說不出話來。

            “戚軍長,公務在身,抱歉了。”

            警察說完,就推了趙承巽上車。

            趙承巽垂下視線,任由警察將他推上警車,他沒有再看戚長烆一眼,也沒有再開口說一個字。

            戚長烆看著警車的門關上,他知道他此時什么都不能做不能說。

            眾目睽睽之下趙承巽捅傷顧昭,這么多人都看著呢,這罪責沒那么容易逃過去,這也不是在南疆。

            所以他不能阻止警察帶走趙承巽,再給他添一項罪名。

            戚長烆看著警車遠去,他緊咬牙關,吩咐身側下屬:“盯著警局那邊,還有顧昭那,是生是死第一時間告訴我,備車,我要去總統府。”

            ……

            因著事情是在大庭廣眾之下發生的,根本遮掩不住,很快傳遍整個帝都。

            宓兒自然也第一時間在手機上看到了這條新聞。

            她簡直震驚的無以復加,此時再想起來那天趙承巽又憤怒又尷尬的樣子,她方才明白,為何那日他會如此失態。

            趙承巽曾是不折不扣的天之驕子,可后來,趙家敗落,他從云端跌落,卻也一路咬牙撐過來了。

            顧昭和顧家對他的妹妹趙彤做了那么多喪心病狂的事,他對顧昭對顧家恨之入骨,卻也未曾失控成這般。

            可見戚長烆這件事,對他的打擊有多大,給他帶來的傷害,又有多深。

            宓兒心里很難受,她亦是真心將趙承巽當作好朋友看待。

            發生這樣的事情,趙承巽這輩子豈不是全都毀了?

            若是那顧昭當真死了,趙承巽就算不被判死刑,也要坐幾十年的牢……

            宓兒第一時間聯絡了她認識的律師朋友,咨詢趙承巽的案子。

            結果卻很不樂觀。

            趙承巽是在大庭廣眾之下行兇殺人的,在刺中顧昭頸部,顧昭失去反抗能力之后,他又捅了顧昭一次,那就不是過失傷人,而是蓄意謀殺了。

            若是顧昭沒死,他一個蓄意殺人未遂的罪名也是逃不掉的。

            不管怎樣,這牢,趙承巽是坐定了。

            宓兒失魂落魄的掛了電話,微博上此時卻又鬧出一樁大新聞來。

            有人匿名發了帖子,言說之前江氏集團總裁江沉寒曾在去南疆之時私下拜訪了戚長烆,因著趙承巽與宋宓兒私交過甚,江沉寒懷恨在心,在知道了戚長烆對趙承巽有意之后,從中攛掇,所以才有了戚長烆去帝都述職,然后借機軟硬兼施將趙承巽弄到手一事……

            那發帖人還說,罪魁禍首實則就是江沉寒,若是沒有江沉寒小人之心行出這樣齷齪之事,趙承巽今日也不會被人羞辱盛怒失控之下做出行兇之事來……

            發帖人在爆料最后還說,江沉寒本就是個薄情寡義的小人,跟在他身邊十來年的下屬,他都能不留絲毫情面和退路,做出這樣的事也不讓人意外,畢竟當年,自己的枕邊人和親生骨肉,都能棄之不顧,不管不問,本就是冷血惡毒之人,對于情敵,當然更不會心慈手軟。

            這個帖子雖然很快就被刪除了,但是手快的網友早就截圖保存了下來。

            宓兒一字一句看完,只覺得心頭一陣一陣發涼。

            江沉寒去南疆,她是知道的,他走之前,還曾來過她的公寓找她,告訴她,讓她等他回來。

            她想過他會對趙承巽不利,也想過他可能會做出什么陰毒的事來。

            所以她拒絕了趙承巽,與趙承巽只是保持著好朋友的關系,為的就是不牽連到他。

            可沒想到,江沉寒竟是這般睚眥必報,生生將趙承巽逼到這般境地……

            而她卻被蒙在鼓中,一無所知!

            根本就是她害了趙承巽,如果當初她沒有招惹趙承巽,江沉寒也不會這般恨他,以至于用這樣惡毒的手段來報復他……

            宓兒攥著手機,眼淚大滴大滴的落了下來……

            是她的錯,是她瞎了眼瞎了心。

            竟會以為江沉寒這個人并沒有壞透,還有幾分良善之心。

            她根本就不該幫他說話,她根本就該在記者面前說,就是他江沉寒用她宋宓兒算計了江文遠,她就該徹底的毀了他!

            省得留著他這樣的人渣,惡棍,再去禍害別人。

            她甚至還對他存著幾分的希冀,甚至還想要找秦月問上輩子的事……

            問上輩子的事做什么?

            問出來他最后善待球球,照顧了球球,所以她就可以心安理得的給他一個機會,然后重新開始?

            宓兒忽然抬起手,一巴掌搧在了自己的臉上。

            宋宓兒,你這一輩子,根本也是白活了。

            老天爺讓你重活一輩子,是想讓你看清楚有些人的真面目再也不要重蹈覆轍的,而不是讓你自己騙自己,再一次傻乎乎的走上同一條絕路去的。

            宋宓兒,你辜負了上天的好意,你也辜負了你這多活的一輩子。

            如果你還有一點良知,你就不該眼睜睜的看著你的朋友身陷囹圄卻什么都不做……

            宓兒吸了吸鼻子,將奪眶的眼淚盡數逼了回去,她掀被下床,換了衣服,拿了手機和包就向病房外走去。

            這會兒正是下午三點鐘左右,球球剛才吃了午飯陪了她一會兒,就按習慣去睡午覺了。

            宓兒交代了護士小姐,若是球球醒了,就讓他乖乖在病房等著她,她出去一會兒就回來。

            她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該做什么,但她實在不能就這樣安生的躺在床上,眼睜睜的看著趙承巽真的去吃牢飯。

            宓兒剛下樓,就看到了迎面過來步伐匆匆的江沉寒。
        广东十分快乐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