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阿甘小说网 » 同人小说 » 御鬼者传奇 » 正文
        | 繁体版

        第2310章 独眼花蠦(第五更爆发)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21592;?#33021;够轻松访问!
            “吱吱、吱吱。”就在此时,婴白鬼看着上面阶梯低鸣了两声,关横听出它有些不放心玄蛛一个过去,于是挥手道:“那好,你也跟去吧,不过千万要小心。”

            “嗖嗖嗖——”听到主人的吩咐,婴白鬼登时晃动魂影腾空疾飞而去,关横、卿凰也加快了步伐。与此同时,前方十余丈的阶梯,墨紫玄蛛所处的位置。

            “呼!”一道挟风黑影赫然拦住正在疾行的玄蛛去路,那?#19968;?#26159;条身长丈余的无鳞怪蟒,通体灰白,满嘴獠牙利齿,明眼的一看就知道,这是妖兽活尸。

            ?#20843;凰凰弧?#28784;白尸蟒看到玄蛛的瞬间登时勃然大怒,昂首尖鸣,这?#19968;?#26089;就接到命令,擅闯?#35828;?#32773;,一律格杀勿论,故此张开喷吐腐臭毒息的大嘴就朝着玄蛛急扑而来。

            “唧唧唧!”玄蛛本事有限,在尖叫声中噌噌噌急速挪移闪避,偏巧赶上身背后婴白鬼?#26377;?#32780;来。

            “呼——咣!”对方的重拳霎时间落在了尸蟒脑门上,这?#19968;?#30140;得倏地晃动头颅,情知不?#38378;?#25932;,扭身疾窜遁走。

            “吱吱、吱吱。”婴白鬼昂首厉啸,正要加速追赶,后面一个声音喊道:“算了,穷寇莫追。”

            说话的正是关横,此刻他快?#38454;?#26469;,看着消失在侧面石台的灰白尸蟒说道:“不过是个实力平平的小?#24039;?#27809;必要为这?#35828;?#35823;时间,咱们赶路要紧。”

            “吱吱吱。”闻听此言,婴白鬼无奈点?#35828;?#22836;,又飞回到他的身边,此时此刻,卿?#35828;?#22768;?#38405;?#32043;玄蛛说:“你体内的水灵气已经?#26179;?#35299;除了,现在可以随时恢复雾化状态,可以试试。”

            听了这话,玄蛛自然很高兴,毕竟它是靠着“雾化”这招保命的,但是下一刻,玄蛛又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决定先步行带着大家登上阶梯,到了宫殿门前以后再试试雾化也可以。

            卿凰和关横相视一笑,也都不勉强了,就这样,大家一路直行,不断攀登石头阶梯,没过一会的工夫就来到了最顶?#35828;?#38454;梯附近。

            突然间,走在玄蛛?#21592;?#30340;老猴驻足不前,而后用鼻?#26377;?#20102;?#36214;拢?#21375;凰问道:“你怎么了?”

            “叽叽、叽叽叽。”老猴急忙连比带划形容一番,原?#27492;?#38395;到了极为刺鼻的尸臭味道,在九宫栖息的岩洞那边,也曾经闻到过,这肯定就是“瞽目尸獴”身上散发出来的。“这?#19968;?#26524;然在此处。”

            看着面前被漆黑浓雾笼罩的诡异宫殿,关横眼中闪过一丝厉芒,随即叫道:“婴白鬼,用尽全力,把这些雾气驱散!”

            ……

            另一边,离宫围墙外密林的战场。

            “呼——噌噌噌——?#27604;中?#23608;马破空疾掠,霎时间?#35828;?#25932;人面前,释放出大股玄磁黑沙,笼罩在了对方身上。

            黑沙缠裹住巨大尸鼬的?#26412;保?#19981;断收紧旋拧,“咯吱吱——咯剌剌——”刺耳的骨裂声响此起彼伏接连不断,但是对方极度虚弱,已经连痛苦哀号的力气都快没了。

            “好,就是这样!”猎獬和汪桐齐声大喝:“再?#24433;?#21170;。”

            与此同时,在对方的肚子里,古桑女依仗着木神杖和青藤怪眼之威,捕捉到了尸鼬核心所在位置,巨蜂张开两片大颚,硬生生钳住对方,使其难以脱逃,嘴里更是不停释放原火之力烧灼?#24378;尽?br />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核心被升腾?#24050;?#20405;袭,痛苦扭曲,不断发出响声,古桑女叫道:“就是这样,烧它、狠狠的烧,要不然大?#20197;?#22806;面就麻烦了。”

            闻听此言,巨蜂更是疯狂卖力不断噬咬尸鼬核心,势要将其彻底毁灭!“呼呼呼——”

            说时迟,那时快,四周围风声急速涌动,古桑女骤感不对劲,便立刻叫道:“危险,快……”

            “嘭——啪!轰隆!!?#24444;?#36825;句话还没来得及说完,面前的尸鼬核心登时爆开,无数尸毒黏液向周围疾飙迸弹,由于距离此物太近,古桑女和巨蜂都在这东西笼罩范围内。

            “?#23478;?#32463;大获全胜,难道还要在这里完蛋不?#26705;浚 ?#21476;桑女心有不甘,立时尖叫一声:“咱们拼了!”

            电光火石间,她奋力挥舞木神?#28982;?#20986;命似的释放灵气,巨蜂也顺势外现自己所有的力量:漆黑霾雾、五行灵气。

            就只是眨眼的工夫,她们俩周围就布出一片灵气屏障,五彩异芒暴现的同时,将古桑女和巨蜂堪堪护在了中间。

            ?#26114;洌。 毕?#19968;刹那,巨响震天动地,濒死尸鼬的身躯在原地应声爆碎,万幸的是外面的汪桐他们早在刚才就及时?#21545;叮?#20877;加上镇守?#29976;?#25918;所有火灵气护在大家身前,故此俱都是毫发无伤。

            “糟糕,万一刚才古桑女和巨蜂没来得及跑出来……”猎獬的话还没说完,半空赫然出现了一团急速旋转的五行灵气光幕,紧接着,一个声音响起。

            “汪大哥、猎?#22330;?#35832;位,?#19968;?#26469;啦——”这声音的主人正是古桑女,她骑着急速飞掠而来的巨蜂,转瞬间就落在了大家前面,身形随着“唰唰唰”轻响变回了正常大小。

            “哈哈哈,古桑女,你做的不错。”猎獬此刻大笑,随?#38383;?#36190;道:“要不是你和巨蜂冲进尸鼬?#24618;校?#25226;这?#19968;?#20869;里搅个天翻地覆,我们要想彻底灭杀它还真不容?#20303;!?br />
            “哎呦,这都是多亏了巨蜂帮我。”古桑女可不敢居功,她说道:“还有,大?#20197;?#22806;面也都尽全力牵制对方了,要不然,咱们哪有那么容易得手。”

            “说的是,这些都是通力合作、联手的效果……”汪桐刚刚说到这里,和吞鬼虎在一起的小白骤忽发出嘶鸣声:“喵呜——”

            听到小白叫声示警,古桑女也紧跟着发现了问题,伸手?#36214;?#21069;方叫道:“快瞧,离宫内有火光出现!?#34180;?#19981;好。”猎獬和汪桐同时吼道:“宫里出事了,大家快回去!!”

            ……

            另一边,浮在半空中的婴白鬼已经拿出了全副本事,在转瞬间汇聚魂体内所有的水灵气,“呼呼呼——?#26412;?#39118;疾响不断,这些?#36947;?#27668;息倏地向前方黑雾迅猛撞去。

            “砰砰砰——轰!”

            原本无形的两种气雾,瞬间对撞时却发出犹如金铁碰击似的铮鸣,响彻天地、震耳欲聋。别看婴白鬼汇聚施展的水灵气攻击威力无?#20445;?#21364;仅仅和那笼罩宫殿外面的诡异黑雾不分胜负,彼此僵持不下。

            “可恶,难道就连婴白鬼也无法彻底击溃这些黑雾吗?”

            见此情景,卿凰脸上出现了些许紧张的神色,关横轻轻一挽对方柔荑,而后低语道:“放心吧,它还没有尽全力,再说,水灵之精的威力绝不止如此而已,对了,你可以……”

            说着,他在卿?#35828;?#32819;边?#27490;?#20102;两句,对方顿时大喜:“好,就这么做。”

            “唰!”说时迟,那时快,卿凰顺手拽出莲花奇刃,随?#38383;?#30528;空中婴白鬼用力挥去:“水灵气补充来啦,快接住!”

            “吱吱?!”闻听此言,婴白鬼登时嘶鸣一声,腾出左手倏地一吸,那股水灵气息转瞬就被其摄入魂体内。

            得到了补充之后,它魂影瞬间剧颤,紧接着狂吼一声,向着前方的诡异黑雾全力猛轰过去。

            “呼呼呼——”霎时风声陡起,扩?#25925;?#20493;的?#36947;?#20809;幕向四面八方?#30001;歟?#24050;经把面前的黑雾彻底笼罩了。

            猛然间感到自己的力量?#20976;?#28789;气削弱不少,那股黑雾在黯淡三分的同时,随着“唰唰唰”疾响向内侧?#31456;#?#35797;图暂避一时,而后再寻?#19968;?#20250;反击,可是婴白鬼却不会给对方。

            “吱吱吱——”尖啸一声,婴白鬼赫然使出新领悟的绝?#23567;?#27832;水,那些空中漂浮的水灵气在它魂体内原火之力的加持下,转瞬变得滚烫,而后向着黑雾席卷而去。

            “啪啦啪啦、噼里啪啦!”急如骤雨的沸水?#36861;?#33853;在黑雾内,立刻让此雾颤?#26029;?#24369;,不断缩小范围。

            ?#20843;凰凰弧凰凰弧?#31361;然,弥漫四周的黑雾内传出阵阵哀鸣声,同时引起了关横、卿凰和婴白鬼的注意。

            就在此刻,?#21592;?#30340;墨紫玄蛛叫了一声,提醒大家留神,原本它就是擅长施展雾化的妖兽,所以在看见黑雾这些伎俩以后,明白了对方的手段。

            “阿横,玄蛛说,里面肯定有什么东西在?#20013;?#37322;放黑雾,只要找到对方将其打败,黑雾大概就会消失了。”

            “有道理。”关横的话音甫落之时,立刻命令道:“婴白鬼,再?#24433;?#21170;!”

            “吱吱吱——”闻听?#26494;?#23156;白鬼发出尖啸,再?#38382;?#23637;更多的沸水攻击,向着黑雾袭去。

            就在下个瞬间,关横双眼倏忽一眯,已经瞧见了黑雾中隐约有?#30333;?#26179;动。

            他心中暗忖:“玄蛛说的一点都不假,这黑雾里有古怪,而且数量不少,我要是和卿凰冲进去,未必可以在第一时间把对方彻底全灭,既然如此,那就让婴白鬼继续,?#20197;?#21518;面……”

            “阿横,你瞧!?#27605;?#20010;瞬间,卿?#26494;?#25163;一指前方,婴白鬼径直扑向黑雾的同时,里面陡忽挟风弹出一道狭长疾影。

            “唰!嗤啦!”说时迟,那时快,它抖手掷出一道火劲血刃,眨眼就将那东西应声削折,紧接着就是一连串迅疾反攻。

            “嗖嗖嗖——嗤嗤嗤——”十余道挟风血刃瞬间掠进黑雾内部,就只听那里面?#20843;凰凰弧?#24808;叫声不断,紧接着就是急速窜行退避的窸窸窣窣响动。

            “呱?#38534;?#21617;?#38534;?#27492;时此刻,关横身边的九宫禽魂陡忽发出嘶鸣,它接着嚷道:“是妖兽活尸的气息,而且为数不少,都从后面阶梯爬上来了。”

            ?#26114;擼?#30475;来是想阻住咱们让黑雾消失,进入宫殿的?#19968;鎩!?#20851;横头也不回,只是冷哼一声:“老猴,你去拦住那群?#19968;铮?#35841;要是敢上来,格杀勿论。”

            “叽叽叽——”闻听此言,白眉老猴就知道又有架打了,这?#19968;?#28385;脸亢奋,噌噌噌?#36214;?#24613;速纵跃,朝着阶梯那边就扑了过去。

            ?#21592;?#30340;玄蛛稍一犹豫,便对卿凰发出唧唧低鸣,表示自己也想过去帮忙。她微微颌首道:“好,自己多加小心,禽魂,你也和它俩一起去吧,我们的后方安全,就由你们负责了。”

            “?#31455;竟荊?#25918;心吧。?#26412;?#23467;禽魂答应一声就朝着对面掠去,嘴里还顺便喊道:“不过那种精纯灵气味道很好,待会要再给我一些啊。”

            卿凰莞尔一笑:“行,没问题。”

            就在这一刻,婴白鬼的沸水攻击已经急速收缩,随着“呼呼呼”风声狂卷,那黑雾不断紧缩衰退,眼看就要罩不住整座诡异宫殿了。

            ?#26114;?#22909;,就是这样,就算不能一举使黑雾溃散,也要逐步蚕?#24120;中?#21066;弱它的力量。”关横的目光?#20102;福?#20182;心中对于婴白鬼的战术策略相当满意。

            与此同时,白眉老猴已经窜下了十余丈阶梯,在下方一片石台堪堪拦住了大群妖兽活尸的去路。

            “?#26179;兀。 ?#19968;?#36153;?#29436;发了疯似的疾?#26494;?#21069;,面带不屑的老猴轻轻闪躲,对方正好从它身侧掠过。

            “啪!”粗壮手臂顺?#24179;?#23545;方腰肋夹住,老猴随即猛地发力,“咯剌剌!”清脆骨裂声不断响起,这尸化妖狼登时全身骨裂,如同烂泥般?#27604;?#19979;来,被它顺势扔?#27801;?#21435;。

            “叽叽叽——”突然昂?#30528;?#21742;,老猴对着那群尸兽呲牙咧嘴,不断?#36203;?#25361;衅,示意它们赶紧过?#27492;?#27515;。面对这?#19968;?#30340;猖狂举动,群兽登时气得目眦欲裂、七窍生烟。

            “吱吱吱——?#27604;?#21482;敏捷矫健的妖狸窜出兽群前来搦战,在扑向对手的同时,它们张嘴疾喷尸毒黏液,挟裹嗤嗤劲风,朝着老猴疾飙而来。

            但是老猴眼中却闪过不屑一顾之色,因为这群尸兽的招数千篇一律,毫无新意,它都懒得招架了。

            说时迟,那时快,老猴陡忽大嘴甫张,“呼——”一股蕴藏原火之力的吐息倏地迎上对方黏液。

            “嗞嗞嗞!”刺耳声响中,那些东西顿时被烧得丁点不剩,紧接着,原火之息余势不减,转瞬笼罩在了妖狸头上。

            “吱吱吱?!”这火势一沾到自己外皮,妖狸立时疼得惨叫,扑通栽倒之后,直接从阶梯翻滚急落,还把几只同伴尸兽撞得四处跌扑,简直是狼狈之极。

            “?#31455;竟尽薄?#21799;唧唧!”

            下一刻,九宫禽魂和墨紫玄蛛也急匆匆赶来,老猴见状晃动双爪示意它们别来搅局,自己可以应付,这?#19968;?#29983;怕对方打扰自己的乐趣,见此情景,禽魂和玄蛛也乐得轻松,顿时驻足不前,停在了原地。

            “噌噌噌!”电光火石间,又有数只妖兽活尸急扑而来,倏地欺身到老猴近前。

            “呜……”老猴呲牙咧嘴发出低吼,随即晃动双拳迎上,“呼呼呼——咣咣咣!”挟裹火劲的重拳接二连三落在最前面两只妖兽躯体上,硬生生打得对方骨断筋折。

            “嘭!”说时迟,那时快,老猴疾探利爪,迅速攥住一只妖蚺的尾?#20572;?#39034;势猛甩疾抖,“嗖嗖嗖——砰砰砰!”这倒霉妖蚺化为长鞭似的,将面前围拢过来的尸兽一一抽飞,倒跌翻滚而去。

            “?#31455;尽⒐竟荊?#36825;猴子还真是好战,厉害厉害。?#26412;?#23467;禽魂?#27490;?#20102;两句,恰在此时,附近突然响起振翅声音,它和玄蛛往上一瞧,原来是十余只尸化雀鸟挟风掠来。

            这种尸化以后的鸟雀也是凶恶之极,看见活物就会发疯似的飞过来扑咬,转瞬间就向距离自己最近的玄蛛袭来。

            “唧唧唧?!”见到对方打算对自己动手,玄蛛吓得身躯剧晃,打算要?#39134;?#36867;走,可是一想,突然记起卿凰告诉自己的话,水灵气已经不再体内,它可以继续雾化了!

            “唰唰唰——”

            霎时间风声陡起,墨紫玄蛛立刻让自己化为一片黑雾,那些尸化鸟雀顿时扑了个空,“砰砰砰!”对方以身躯?#19981;?#30707;阶,因为用力过?#20572;?#26377;十几只都爆成血雾齑粉,足见它们已经彻?#36861;?#29378;了!

            “呼——嗖嗖嗖——”就在此时,疾风劲响此起彼伏,玄蛛黑雾顺势向前席卷裹住了剩余的尸雀,对方立刻失控乱窜,?#21592;?#30340;九宫禽魂叫道:“就这么困住它们,我来啦——”

            “噌噌噌!”它这句话甫一出口,顿时晃动魂影疾掠而至,“砰砰砰、噗噗噗!”利爪尖喙疾?#29992;?#21828;,立刻将剩余尸雀击杀殆尽,紧接着,九宫禽魂厉声叫道:“又来了一批,注意!”

            它的话音甫落,不远处黑影急速窜动,“沙沙沙——呼呼呼——”眨眼工夫就已经欺身到了近前,现在墨紫玄蛛不再像刚才那么害怕了,它嘶鸣一声立时再?#20301;?#20026;黑雾,朝着对方迎?#26494;?#21435;。

            与此同时,白眉老猴也被一大圈凶?#32439;?#30805;的尸兽围住,对方接二连三发起猛攻,?#32654;?#29492;变得有些不?#22836;常?#23427;陡忽间用双拳擂地:?#26001;诉诉耍 ?br />
            ?#26114;洹?#35828;时迟,那时快,高温炽烈的原火之力转瞬呈涟漪状疯狂扩散,到处肆虐席卷,让尸兽们躯体就此焚烧殆尽。

            “噢噢噢——嗷嗷嗷——”惨叫声此起彼伏接连不断,霎时传遍附近每一个角落。

            ?#21592;?#30340;九宫禽魂和玄蛛联手,好不容?#29366;硬?#25226;那群鸟雀尽数消灭,它此时观瞧,老猴出手就灭了一片,不由得脱口赞道:“?#31455;竟尽?#36824;是这猴子出手够狠。”

            “唧唧、唧唧。?#22868;复?#19977;番的雾化,让墨紫玄蛛有些疲惫,忍不住低鸣了几声喊累。

            就在下一刻,老猴觉得自己脚下石台倾斜不稳,登时向着侧面阶梯疾奔纵跃,?#26114;?#38534;!!”眨眼工夫,那石台以下的阶梯就坍塌大半,继续围拢过来的尸兽也都?#36861;紫?#19979;方摔去,这种高度怕是也有数十丈了,跌下去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粉身碎骨。

            不过石头阶梯也因此被毁,老猴知道这是自己刚才用重拳擂地造成的后果,关横和卿凰要是想返回下面的岩窟出口,可就麻烦了。

            这等于?#21069;?#20851;横的退路堵死,让他知晓是自己做的,少不得要挨一顿胖揍,老猴想到这里,立刻打定主意,死活都不能承认,既然这里已经没了尸兽的踪影,它就带着禽魂和玄蛛向着宫殿那边跑去。

            另一边,婴白鬼不断释放水灵气,汇聚“沸水攻击?#20445;?#20351;得笼罩诡异宫殿的黑雾越来越稀少,里面的东西都快显出来了。

            ?#20843;凰凰弧凰凰弧?#38670;时间,稀薄的黑雾内再次传出阵阵尖鸣,关横倏地摘下似雪弓,照着那边连出十余道灵气飞?#28014;?br />
            “嗖嗖嗖——唰唰唰——?#22868;?#30690;破空疾飙,“噗?#20572; ?#30331;时有个东西被击中了,还伴着受伤者凄厉的惨?#23567;?br />
            “吱吱吱!”婴白鬼见到机会难得,在半空抖手飞掷数道火劲血刃,径直攻向叫声传来的地方。

            “砰砰砰、噗噗噗!”受?#35828;募一?#26469;不及躲闪,立时又被血刃打中,关横在与此同时吼道:“别给它喘息的机会,再动手!!”

            “唰唰唰!”灵气飞矢顿时再次飙飞,火劲血?#23567;?#27832;水攻击也在此刻正面打中黑雾,卿凰晃动掌中的莲花奇刃,“呼呼呼——”大股寒气也挟风疾涌过去。

            水、火、冰三重攻击瞬息落在了受?#35828;?#20498;霉?#19968;?#36523;上,就只听“砰砰、咣咣!咯剌剌”刺耳响声陡起,它顿时被固定在了原处。

            “呼!”霎时间,关横让全身?#20976;?#28789;气包裹,他大声叫道:“上,都冲过去,我倒要看看,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噌、噌、噌!”话音甫落时,他已经晃身急扑而去,可就在卿凰想要跟上的同时,对面黑雾内猛地传来暴响:“砰啪!”

            “怎么回事?”闻听?#26494;?#20851;横在转瞬刹住脚步,凝神细瞧,对面那个被冻住?#37027;?#20307;突然被某种东西狠狠碾压,彻底化为齑粉碎末,紧接着,出手的?#19968;?#20877;次疾喷出大量漆黑浓雾,向着这边席卷而来。

            “吱吱吱——”尖啸的婴白鬼此时倏地疾掠而下,猛然暴现所有的水灵之精,硬生生扛住这股黑雾来袭,“砰!”黑雾和水灵之精就像是天生死对头,瞬息碰撞爆发惊天巨响。

            “呼呼呼——”关横看到迸现四散的雾气向着卿凰那边飞去,急忙扬声提醒:“小心!”

            “不要急,我也有水灵气。”此言甫一出口,卿凰屈指疾弹莲花奇刃,骤然释放出大股?#36947;?#27668;息,迎向黑雾。

            “嗖——砰啪!”两?#38378;?#37327;碰撞抵消,关横也在瞬间护在了她的身前,卿凰此时有些懊恼的说道:“可恶,那?#31383;?#22825;的努力都白费了,现在黑雾再次变浓……”

            “不,并非没有效果,依我看,在刚才婴白鬼的攻击下,这些浓雾的力量已经衰减了一大半。”

            关横说完,立刻挥手叫道:“继续使用那种融合两种灵气的‘沸水攻击’,让它们变成水?#28201;?#22312;黑雾上。”

            “那我也?#31383;?#24537;好了。”言到此处,卿凰挥舞莲花奇刃,关横把手轻轻搭在她的柔荑上,也跟着输送过去大量水灵气息。

            电光火石间,无数?#36947;?#27700;灵气挟裹着原火之力的炽热变为“沸水?#20445;?#22312;黑雾表面纷落如雨,劈啪作响,愈来愈疾。

            果然不出关横所料,刚才那些新增添的黑雾不过是虚有其表,在沸水攻击下,逐渐开始消散,逐渐变为灰白之雾,就连后面的宫殿大门也隐约出现在二人眼前。

            “行了,咱们可以过去?#31383;桑俊?#35828;着,卿凰就要往前走,关横却说道:?#26263;?#31561;,让婴白鬼过去瞧瞧。”说完,他朝着空中的鬼影使了个眼色,婴白鬼顿时掠空疾行而去。

            “唰!?#26412;?#31163;黑雾还有数尺距离的时候,婴白鬼显得谨小慎微,让自己的魂体彻底包裹在了外现的水灵之精内,?#29536;?#20914;进黑雾内……

            “嗤啦啦——”陡忽间,婴白鬼就感到自己魂体表面?#20976;?#38754;八方疾涌过来的力量用力?#36153;梗?#24773;急之下,它立刻倒掠了出来。

            “怎么回事?”看到婴白鬼有些狼狈,卿凰?#36291;?#30340;问道:“那黑雾难道另有玄机?”

            “吱吱、吱吱。”婴白鬼此刻连比带划,对关横形容了一番,他立刻说道:“看起来没错,咱们面前的黑雾不但有毒,而?#19968;?#23545;它这种魂体有克制作用,难怪婴白鬼不能长时间在里面停留。”

            “可恶,那现在咱们该怎?#31383;歟俊?#21375;凰刚刚问到这里,自己肩头那只惑心蜪犬低低叫了一声,似乎是想告诉她什么事情。

            “叽叽叽。”就在此时,不远处奔来了嚎叫的老猴,身后还跟着墨紫玄蛛、九宫禽魂,关横随口问道:“怎么样?那些来袭的尸兽都摆平了吗?”

            闻听此言,老猴忙不迭点头,显得有些诚惶诚恐和心虚,它可不敢把自己破坏了石头阶梯的事情抖搂出来,生怕关横发怒,再把自己揍一顿。

            “蜪犬,你到?#32043;?#35828;什么?”听到卿凰问自己,那惑心蜪犬噌的一下跳落在地,对着空中?#37027;?#39746;叫了两声:“嗷嗷、?#26179;亍!?br />
            “你说什么,需要用到本禽吗?好吧。?#26412;?#23467;禽魂倒是满不在乎,它继续道:“你来带路。”

            “呜呜呜……”蜪犬对着卿?#35828;?#40483;一声,示意对方带着大家跟自己走。

            二人虽然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可一想起对方是“本地?#26519;保?#22312;诡异宫殿这里久居多年,跟着它,肯定可以搞清楚黑雾是怎么回事,便立刻惑心蜪犬向着左侧走去。

            “这里……有一块石碑。?#40763;?#21069;几?#38454;邢腹?#30631;,发现这东西足有丈余高,关横伸手拍了拍此物侧面,随即道:“嗯,受到岁月风蚀已久,看样子表面被磨损的很厉害,咦?!”

            说到这里,他的眼神突然落在了石碑顶?#35828;?#20301;置,那里有个古怪的雕像,让关横不由得看出?#26494;瘛?br />
            “阿横,你在瞧什么如此入迷?”卿凰此时拽了拽他的衣袖:“蜪犬在叫咱们?#27492;?#21602;。”

            ?#26001;溃?#27809;什么,只是想起一些旧事。?#26412;?#24471;自己?#36335;?#26159;有些多心了,关横随口回答,这个时候,他又看向了惑心蜪犬。

            就只见这巴掌大的小狗在石碑下方不断刨土掘洞,像是要挖出什么东西来,卿凰瞧着新?#21097;?#24525;不住走近了几步,而后俯身问道:“喂,你想要挖什么?难道是骨头吗?”

            这话问的有几分调侃味道,可是蜪犬顾不得搭话,只是?#20013;?#22475;头晃爪拨动?#21988;粒?#21375;凰摇了摇头,又对关横道:“唉,它都不理我了……”

            “?#26179;兀。 ?#35828;时迟,那时快,她的话音未落,掘土的蜪犬就发出一声哀鸣,紧接着猛地从土内抽出自己的爪子,关横和卿凰瞧得清楚,一只甲壳五彩斑斓的妖虫张嘴咬住了它的左爪。

            “混账东西,你给我松开它!”卿凰一声低?#24120;?#30331;时挥动兵刃砍了过去,“嗤啦!咯吱吱——”别看莲花奇刃锋芒迸现,刹那间竟然没有破开对方表皮,只是蹭出一溜四迸火?#24688;?br />
            “这么结实?!”卿凰见状面带愕然,关横却在间不容隙之际狠狠踢在对方身上,“啪!”妖虫遭到重击,倏地?#19978;?#21322;空,他倏然在掌缘汇聚灵气,就要斩断妖虫躯体。

            “嗷嗷、?#26179;亍!?#30005;光火石间,受?#35828;奈I犬骤?#20976;?#40483;,卿凰立刻说道:“它说了,必须生擒,此虫是破除黑雾的必备之物。”

            “原来如此,这个简单。”闻听此言,关横毫不犹豫的一挥手说:“婴白鬼,你来。”

            “唰!”婴白鬼魂影倏地疾掠向前,“?#23613;!彼呈平?#23545;方捏在了掌心。

            “唩唩唩——”这妖虫发出阵阵酷似野豕的嘶鸣,不断挣扎,婴白鬼瞧着有气,立刻张嘴吐出一?#27801;閎然鸚牵?#28903;得这?#19968;?#30002;?#24688;?#22140;里啪啦”作响。

            “喂喂,别弄死它。”卿凰见状急忙阻止,不过婴白鬼吱吱叫了两声,表示自己很有分寸,只是稍微威吓一下这虫子,没有伤及要害。

            卿凰随即问蜪犬:“你说吧,要如何运用虫子驱除黑雾?”

            紧接着,蜪犬就把虫子的来历?#24425;?#20102;一遍,这五彩斑斓的?#19968;?#21517;?#23567;?#29420;眼花蠦?#20445;?#21644;自己一样在诡异宫殿外围栖息多年。

            在不久之前,那个控制活尸、侵占宫殿的瞽目尸獴没出现时,这宫殿外围的黑雾还没有这么浓,但是蜪犬望而却步,不敢接近那边。

            在周围的?#19968;铮?#20063;只有这独眼花蠦才敢进出黑雾内外,不知是因为体质或者什么原因,它们根本就不惧黑雾对自己?#37027;?#34989;,故此,蜪犬才推断这虫子是驱除黑雾的关键“工具?#34180;?br />
            ?#26114;擼?#21407;来是这样。”关横对婴白鬼勾了勾手指,对方立刻那只蔫头耷脑的独眼花蠦递了过来,他将虫子捏在手里晃了晃,随即道:“接下来该怎么做?”

            蜪犬叫了两声,告诉卿凰,说是要继续多?#21974;?#25417;这种虫子,而后有大用。

            “?#31455;荊?#36825;个简单,让本禽?#31383;傘!本?#23467;禽魂话音甫落,立刻飞落在地面上,它继续道:“别看本禽现在只是魂体状态,但是要论起捕捉妖虫,对于我们九宫鸟来说,这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唰啦、唰啦——啪嗒!”紧接着,它的双翼就用力扇动了起来。随着翅膀产生的风压,一股诡异的气息登时向刚才被挖出?#30446;?#27934;涌去。

            “它这是在做什么?”听到卿?#35828;?#30097;问,关横低声回答:“也许是想用什么特殊气息震慑妖虫,让对方现身。”

            ?#26114;?#21621;?#29301;?#21040;底还是让关横猜中了。”此时此刻,禽魂一声长笑,紧接着,石碑?#32043;碌目?#27934;周围倏地鼓起十余个?#28063;?#30768;、砰、砰!”这些东西碎裂的瞬间,不少独眼花蠦已经顺势窜了出来。

            “唩唩唩……唩唩唩……”妖虫的胆子看来是极小,见到大家以后,立刻尖叫着四散奔逃。

            “想跑?问过我没有??#26412;?#23467;禽魂呱叫一声,陡忽再?#38382;?#25918;出自己的气息嘶鸣道:“驭虫之威!!”

            “唩唩唩?!”感受到禽魂气势的瞬间,十几只独眼花蠦登时惨叫着跌滚在地。

            “扑通!”关横他们身边也有个?#19968;?#21523;得浑身?#27604;恚?#21407;来是墨紫玄蛛那个倒霉?#19968;?#36973;了池鱼之殃。

            “哎呦呦,抱歉啊,没想到会影响你。?#26412;?#23467;禽魂大喇喇的说了一句:“毕竟在死去多年后,我很久?#25381;?#36807;这类招数了。”

            “?#26179;亍⑧晃亍!?#21018;才惑心蜪犬因为急着寻找妖虫,还被其中一?#28784;?#20260;,此时看到对方吃了苦头,不由得高兴大叫起来。

            “喂,不要光顾着高兴。”关横对蜪犬说:“虫子们?#23478;?#32463;抓到了,咱们要如何进入黑雾内?”

            “?#26179;?#21596;——”闻听此言,蜪犬登时昂首嚎叫,它的周身?#20013;?#37322;放灵气,向着虫?#21512;?#21367;而去,将它们顺势覆?#29301;?#19981;过此犬的力量似乎有些不济,灵气扩散到最后关头时,竟然开始衰弱下来。

            “叽叽、叽叽。”低鸣的老猴手疾眼快,伸出爪?#24858;?#22312;对方背上,将大?#38378;?#27668;输送给了蜪犬,让它可以继续施展自己的能力。

            “嗯,有些明白了,这是蜪犬惑心术的另一种方法,它可以彻底控制这群虫子,不过要消耗大量灵气。”关横微微颌首,随即屈指疾弹,将一团自己的灵气也送入对方体内,让蜪犬的余力大增。

            “唰——呼呼呼——”灵气挟裹风声掠过虫群,此犬惑心术异能施展之后,独眼花蠦一个个俱都匍匐在地,神情呆?#20572;?#24050;经在蜪犬的完全控制之下了。

            “?#26179;亍⑧晃亍⑧晃兀 ?#38543;着三声短促的低吼吗,十几只花蠦向前方蜂拥起飞,“嗡嗡嗡——”眨眼工夫就就扎进了那些黑雾内,而?#20197;?#37324;面自由徘徊,丝毫不受影响。

            “咦?”卿凰见状大喜过望:“这群虫子真的不怕黑雾。”

            “先别高?#35828;?#22826;早,它们可以进去,咱俩可未必,现在就要看蜪犬如何帮忙了。”

            听到关横的话,此犬噌噌跳到卿?#35828;?#32937;头,随即低鸣两声,好像是下了保证似的,紧接着,它又对前面的花蠦叫了起来:“?#26179;亍?br />
            说时迟,那时快,这些独眼花蠦突然浑身微颤,随着连串疾响,“噗、噗、噗——?#40763;?#20307;末端迅速喷放大股黄褐气体。

            “呼——”这些气体甫一接触黑雾,顿时让它们再?#35199;?#28129;了下了。

            “呜呜——”电光火石间,惑心蜪犬突然尖叫一声,卿凰听出它是在喊“快退”这两个字的意思,于是拉住关横就往数丈之外掠去,对方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呢。

            “唧唧?!”

            “呜呜呜——”但是来不及躲开的墨紫玄蛛、老猴,立刻发出尖叫,似乎遭受到了极大的痛苦。

            “叽叽!!?#27605;?#20010;瞬间,白眉老猴圆睁二目,用爪子捂住?#24378;?#23601;往二人这边疾奔而来,可是玄蛛瘫倒在地却没人管了。关横见状觉得对方?#38378;?#20110;是挥手道:“婴白鬼,你去把这?#19968;?#25294;回来。”

            此时此刻,卿凰询问了蜪犬为何让自己退避,对方一解释,她?#29536;?#24653;然大悟。

            “那、那些花蠦释放的是……”卿凰在关横耳边轻轻说出一个字,对方登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是屁?!”

            “讨厌,非得说出口。?#24444;?#24494;蹙双眉低语道:“听蜪犬说,虫子的……那个气体恶臭无比,尸毒的气息与之相较,都快和香饽饽差不多了,它劝咱们一定要等到气体散尽再过去,要不然,后果自负。”

            ?#26001;溃浚 ?#20851;横心说咱们哪有这么多时间耽误,倒不如冒一点?#32043;眨?#23601;此过去。

            打定了主意,他伸手取出两样东西,卿凰美眸一亮:“赤鱬鱼鳔面罩?!你把这东西带在身上了?”

            ?#26263;?#28982;,刚要离开离宫那会,我特意让若桃帮忙翻找出来的,要不然真不知道扔到哪里去了。”

            关横说道:“我琢磨着,咱们要在尸毒、尸臭蔓延?#37027;?#22495;到处闲逛,此物早晚有用得着的时候,你说?#21069;桑俊?br />
            卿凰微微颌首笑道:?#26114;?#21621;?#29301;?#36824;是你聪明。”

            这赤鱬鱼鳔面罩,是关横过去从大漠内某个异族的人手里弄来的,最开始只是一种抵御风沙侵袭的东西,后来经过高人稍微?#33041;歟?#23601;成了能防止毒雾之类飞进口鼻,侵入体内的好东西。

            “?#25319;?#31245;等。”卿凰拿起一张面罩,刚要戴上,突?#25381;?#38382;道:“万一这东西要是挡不住花蠦释放的‘那个’该怎?#31383;歟俊?br />
            “这还不简单?我先进去走一趟,要是觉得没问题,再招呼你进来。”

            说?#30504;?#20851;横顺手把蜪犬抓过来揣进自己怀里,他继续道:“好好控制那些独眼花蠦释放……咳咳,‘有益的气体’把黑雾驱除,我现在就带着你进去。”

            “?#26179;兀浚 ?#38395;听此言,惑心蜪犬吓得差点尿出来,这?#19968;?#24515;里说:“老大,你有那种能挡住虫屁之恶臭的东西,可是我没有啊!”
        广东十分快乐开奖直播

              1. 天津时时彩走势彩经网后2 2019cba半决赛广东对深圳 顶呱刮海报 中国足彩网彩 乐彩排三开奖结果 双色球图表走势图表百度 新快3游戏 2019年一肖中特公式 双色球历史记录器 云南十一选五走势图 pk10两期必中 河北快三预测今天442 11选5杀号专家一码 双色球带坐标标准版走势 快乐时时彩导航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