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凰妃凶猛 » 正文
        | 繁体版

        012:上风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21592;?#33021;够轻松访问!


          柳云歌见她如此模样,冷冷一笑,“别人也就罢了,十二太太,你有什么资格,有什么脸面说出这话???”

          “难不成你已经忘了?去年五月,你是如何以泪洗面,天天求爷爷告奶奶的救救你那入狱的十二爷了?”

          “河堤崩塌,死了多少无辜百姓?又有多少贪官污吏被处死,抄家灭族?”

          郑氏一听,脸色瞬间变了,一脸惊恐?#30446;?#30528;柳云歌,指着她道:“你跟我说这些干什么?这跟我,跟我有什么关系?”

          柳云歌淡淡?#30446;?#20102;她一眼,讥讽的笑道:“跟你有没有关系?#20063;?#30693;道,只是有些银子可不是那么?#27809;ǖ模?#36825;种抄家灭族的大罪,你以为随便找找人,花那么点小钱,就能了事儿了?“

          “呵,天真,要不是因为有父亲在,你觉得圣上会网开一面???”

          “今天还有你们十二房逍遥的日子可过?”

          “不仅如此,伯府这么多读书的少爷,你们去问问,他们在学院日子过的如何?可有人为难羞辱于他们?可否享受着优待?”

          说完郑氏之后,又看向大夫人赵氏道:“还有去年九月,大伯父---”

          还没等说完,老夫人用力的拍了一下太师椅后道:“够了--”

          “够了?这怎么能够?”

          柳云歌脑道,“父亲为国为民承受如此多的骂名,别人落井下石也就罢了,自家人明明得了?#20040;Γ?#19981;但不懂得感恩,反而处处看不起瞧不上,如今遇事儿就想着扫地出门,是何道理?”

          说完这话,用力的把贺氏扶了起来,然后帮她整理了一下衣裙道:“娘亲,既然人?#20063;?#24453;见咱们一家子,走就是。”

          “圣上乃千古明君,对于父亲这样的爱国之仕自当不会薄待,这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圣上定不会让广大爱国之仕受委屈,有-何-可-惧?”

          说完这话挽着还有些呆愣的贺氏转身就要走,而其他人则都愣在?#35828;?#22330;,尤其是老太太和赵氏,此刻已经脸色铁青。

          柳云歌最后这话什么意思?

          这是在威胁她们---

          ******

          柳云歌在这边以一人之力,力压伯府而不落下风。

          而还在府上养?#35828;?#26576;妖孽?#20982;?#36817;总是食不香,睡?#35805;?#31283;。

          ?#38498;V凶?#26159;一次又一次的浮现出那个臭?#23601;?#30340;脸,还有那趾高气扬的表情。

          睡梦?#20982;?#20250;梦到那软嫩馨香的唇瓣,还有那香甜嫩滑的小舌,那宛若惊鸿略过后的酥麻感,勾的他恨不得把人逮回来,狠狠的品尝一番。

          可是梦?#20982;?#26159;不能如愿,醒来后更是觉得心里?#31456;?#33853;?#27169;?#36825;种情绪实在太奇?#37073;?#25630;的萧止这几天很是?#20976;?br />
          躺在榻上,只要一闭眼睛就会回想这些,就跟猫抓了心肝似?#27169;?#30162;痒的停不下来,简直不堪其扰。

          这一日阳光明媚。

          萧止拖着受?#35828;?#36523;子,席地而坐于议事厅的主位,身下铺着厚厚的织花毛绒?#28023;?#27631;子上面则是一张完整的虎皮。

          而他此刻正百无聊赖的把玩儿着?#31181;?#30340;玉佩,眼睛微?#23567;?br />
          因是武将出身,议事厅内没有放置桌椅,萧止两侧分别做了二三人,皆席地而坐,前方放一个简?#21448;?#26497;的矮?#28014;?br />
          当然,他们是没?#20982;?#32769;虎皮这么好的待遇。

          ?#29238;?#20154;正在你来我往?#22902;?#35770;问题。

          “主上被行刺定是出了内鬼,不然,怎会时机抓的刚刚好?他怎知主上会夜归?而?#36965;?#21482;带?#26494;?#37327;随从?”

          “我看不然,主上夜归乃临时起意,云桥镇离汴京何止百里?消息不可能传递如此之快,而刺客反倒是十分笃定的埋伏在南郊?#38590;?#38686;山官道,这也太明目张胆了些。”

          “长文言之有理,这样看来,到不排除,对方是故意引诱主上归来,而主上突然而至,皆因三皇子母妃,齐妃娘娘身患重疾,不日怕---”

          “谁人不知,三皇子母妃于咱们已故王妃乃是嫡亲的姊妹,主上?#20113;?#22915;娘娘更是十分敬重,难道是---”

          说到这里,所有人都看向了萧止,奈何,萧大世子此刻正在神游天外,仿佛,这些人讨论的事儿跟他无关一般。

          众人一见,都是一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都看向一个长须老者。

          长须老者姓汪,大家都唤他一声汪老,是众多幕僚中,萧止最倚重的一位。

          见此,汪老轻咳了一声道:“咳咳,主上,主上以为如何?”

          叫了好?#24178;?#33831;止才回过神儿来,那帅气逼?#35828;?#33080;上,没有太多表情,依然冷冰冰的。

          “罗晋国此次又来犯我大周边陲,已经屯兵三日,我看,这次他们是铁了心想占领?#19968;?#24030;城了。”

          众幕?#25293;?#34955;上一?#20309;?#40486;飞过,嘎嘎嘎,顺便可能还掉了?#29238;?#27611;。

          拜托啊,主上,您是在认真听我们分析吗?

          ?#30475;?#19981;?#26376;?#22068;的来这么一句,到底?#29238;?#24847;思???

          幕僚们面面相觑,而萧止冷眼扫了一圈,众人无不一脸严肃,那个被?#20982;?#38271;文的儒?#25293;?#22763;闻言一笑道:“主上思虑深远。”

          “主上有将帅之才,罗晋国窥视我大周已久,恨不得撕下一大块肉,而几?#31283;?#30058;都被主上灭之,怕已经心中记恨不已。”

          众幕僚一听,眼睛一亮,心中默默的竖起大拇指,高,实在是高。

          而萧?#24618;?#20102;皱眉头道:“不无可能,查---”

          就在这时,忽然门口传来一声,“报---”

          不一会儿就有一个小厮跪地行礼,随后道:?#30334;?#19990;子爷,刚得来消息,建安伯府......”

          小?#24605;?#20854;激动的把柳云歌说过的话,哪怕一个字一个表情都描述的惟妙惟肖。

          萧止都有些目瞪口呆了,他见识过柳云歌的蛮不讲理和趾高气扬,然而,听过小?#35828;?#25551;述之后,整个人都觉得不好了。

          这还是那个恬不知耻,毫无规矩尊卑的那个扒他衣服,强吻他的人嘛?

          这大义凌然的模样,要不是他已经把她调查了个底儿朝天,怕自己都不敢认。

          一个人人唾弃,鄙视,憎恶的卖国贼,愣是?#20976;?#35828;成了忠君爱国,忧国忧民的大好儿郎,而?#36965;?#33831;止相信过了今天之后,大周再无人敢指责柳少卿。

          这还是他认识的那个人吗?

          
        广东十分快乐开奖直播

              1. 快乐十分开奖结查询陕西 百家乐投注方法投资法 今日大乐透的开奖号码查询结果 法甲比赛直播足球 连码不断是什么意思是什么 山西11选5追号 彩票类的app 35选7特别号码 今日码报104 新疆时时彩前3走势图 英超曼城队新闻 海南体彩 3d试机号今天晚上金码号3d 彩票开奖东方6十1查询结果 腾讯分分彩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