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阿甘小說網 » 歷史小說 » 我在古代有工廠 » 正文
        | 繁體版

        第079章 火遁!巨型煤氣罐火龍之術!

        溫馨提醒:“注冊會員”無彈窗廣告,同時建議您收藏,以便能夠輕松訪問!
            夜深了。

            黑色愈發濃烈,天和地仿佛融為一體,單憑目力根本無法看清。

            這種情況對于王琛來說,卻是不存在的。

            此刻,戴著飛行眼鏡的他,操控著無人飛機小心翼翼接近林家祖宅第一座柴火房。

            十米。

            五米。

            兩米。

            短短一小會時間,無人機已經帶著徐徐燃燒的火折子接近柴火房窗戶邊上。

            王琛看得分明,柴火房的窗子上糊著油紙。

            像普通人家可沒幾個用紙糊窗戶的,正常說來,只有大戶人家才舍得,林家不僅僅是大戶人家,更是通州世家巨擘,莫說窗戶上糊紙,哪怕糊銀片都糊的起。

            自然,柴火房這種對于普通人家來說不太重要的地方同樣糊上了油紙。

            恰巧的是,油紙因為在油里浸泡過,遇到明火極其容易被點燃。可是因為火折子是被吊在無人機上面的,不能第一時間點著窗紙。

            王琛用拙劣的遙控技術控制著,盡量讓火焰那頭轉過身面對油紙,他心里清楚,柴火房里面煤氣應該濃烈到一定地步了,只要窗紙點燃,勢必會引起劇烈爆炸。

            轉過來。

            給我轉過來。

            沃日,有人過來了。

            透過監控系統,王琛看到手持火把的那中年男子正張大嘴巴在大呼小叫什么,只可惜無人機沒有配備錄音系統,壓根聽不到在說什么,再說了,就算配備錄音系統也沒用,畢竟螺旋槳噪聲太大。

            被人發現無人機,王琛再也顧不得動作幅度大小,遙控著無人機猛地一轉,火折子甩到了窗紙上。

            呼!

            一道火光乍現。

            成功了?

            王琛腦中剛剛誕生這個念頭,緊接著便看見一道巨大的火光朝著眼睛沖來,太身臨其境了,嚇得他本能地腦袋朝后仰去,嘴里發出怪叫:“哎呀!”

            隨即,眼前一黑,再也無法檢測到無人機的動向!

            不遠處。

            坐在樹墩上的周知縣依舊陰沉著臉,,聽到怪叫聲,頓時勃然大怒道:“誰不守軍紀大呼小叫?”

            朱縣丞聽得分明,是自己侄兒,他上前,訕訕道:“是去解手的衙役,或許踩著什么驚到了。”

            看著知縣發怒,陸都頭等人嚇得瑟瑟發抖,像犯了錯的小孩低著頭一言不發,他們都知道周知縣為何發怒,理解,別說周知縣了,就算是他們一樣覺得憋屈。

            天大的功勞眼看唾手可得。

            誰知道半路殺出個丁知縣,讓他們功虧一簣!

            再想到接下來可能遭遇會很慘,眾人面面相覷苦笑了聲,覺得只能期盼奇跡會發生了,比如丁知縣帶兵離開。

            然而,其中這種事情大家心里都明白,想想就行了,壓根不太可能發生。

            與其希望丁知縣帶兵離開,還不如指盼天降神雷轟死林家滿門三千余口人呢!

            剛想完。

            前方林家祖宅位置突然大放光明!

            緊接著,一道巨大的轟鳴聲驟然響起!

            轟隆隆!

            隔著一兩公里遠,眾人都能感覺到地面在震動,可想而知前方發生了何等威力的動靜!

            周知縣猛然站起身,“發生了什么?”

            朱縣丞也瞠目結舌看著火舌亂舞的林家祖宅,“好……好像天崩地裂了!”

            陸都頭、徐都頭和五百士兵們,全都驚呆了!

            這還不算完,幾個呼吸過后,又是一陣巨大的轟鳴聲響起。

            哪怕深夜里,他們都能透過劇烈燃燒的火光看到滾滾濃煙沖天而起!

            驀然,朱縣丞回想到便宜侄兒王琛先前所說的“畏罪自焚”,他后背覺得涼颼颼,扭過頭,朝著王琛剛才說去解手的位置看去。

            難……難道這天崩地裂的情景,是王琛弄出來的?

            可能嗎?

            這壓根不是人力能夠創造的啊!

            但偏偏朱縣丞再也想不到任何其他解釋,他心中只剩下一個念頭,這個便宜侄兒不會是神通廣大的妖魔轉世吧?

            同樣聽到王琛說這句話的陸都頭、徐都頭等六個捕快,此刻也反應過來了,他們看著不遠處走來的王琛,只覺得驚悚到渾身根根汗毛都豎起來了!

            老天爺啊!

            這到底是什么樣的威能?

            竟……竟然恐怖如斯!

            布洲子難道是天上的雷公,隔著三四里路施法,直接轟平了林家祖宅?

            知道情況的人況且如此,更別說不知情的五百士兵了,他們具是被嚇得匍匐在地渾身發抖。

            “老天爺發怒了!”

            “天降神雷!絕對是天降神雷!”

            “恐怖,太恐怖了!整個林家祖宅都在燃燒啊!”

            轟隆隆!

            又是一陣巨響!

            轟隆隆!轟隆隆!

            巨大的轟鳴聲不絕于耳,仿佛在這一刻,天地都要被林家祖宅一瞬間竄出半邊天那么大的巨大火球給掀翻了!

            ……

            半分鐘前。

            林家祖宅客廳。

            林昌化和丁知縣剛剛走入里面。

            “呵呵,丁二郎,請坐。”林昌化伸手指著椅子。

            丁知縣毫不客氣做下去,大包大攬道:“林家的事就是我的事,誰讓我是林家女婿呢?”

            “那是那是。”林昌化看上去和善的臉龐,露出猙獰的笑容,“明天收拾周知縣的時候,記得幫我把王記掌柜王琛也算上,我和此人有仇。”

            “朝廷新冊封的正五品開國子王琛?”丁知縣愣了一下,隨即笑道:“雖然有點難度,但在我操控范圍,行,這個王琛死定……”

            “了”字還沒出口。

            兩人便聽見一道震耳欲聾的巨大響聲!

            轟——!!

            猛烈到無法抵擋的沖擊波便掀翻了房屋四壁,在林昌化和丁知縣看來堅不可摧青磚砌的墻面,這一瞬間猶如紙糊一般,直接被沖擊的支離破碎,無數斷裂青磚、磚屑倒卷而來。

            兩人肉眼甚至都看到了沖擊波擴散的圓弧。

            他們還沒來得及想怎么回事,只覺得渾身一疼,瞬間失去了思維,直接被氣浪沖擊的肉體都碾成了肉醬,隨后如同青磚一樣,倒卷而出!

            若是此刻有人站在半空之中俯視林家祖宅,或者說整個林家鎮,便會發現,某間柴火房轟然爆炸,引起外面人群劇烈騷動。

            凄厲的尖叫聲從人群中炸開,驚恐的人群如同爆炸的碎片一般向四周飛射出去。緊接著,成飛如同炮彈一般磚塊發出“呼哧”撕破空氣的聲音,這股沖擊波對著四面八方橫掃而去,閣樓,倉庫,林家大廳……屹立通州兩百余年的林家如同垂死的生命,仿佛下一秒,便會轟然隕落。

            “轟隆……!!”

            又是一聲巨響,不知從何處沖出一股炙熱的火焰巨浪,伴隨著驚天動地的巨響,滾滾濃煙如同鋪天蓋地的沙塵暴一般,騰空而起,猩紅色的火焰妖艷綻放,仿佛多多妖嬈艷麗的彼岸花,爭奇斗艷。

            猛烈的爆炸聲不絕于耳,成片的房屋接連不斷地坍塌,碎裂的青磚斷截如同流星雨般紛紛墜落,毫不留情地砸向了倉皇逃竄的人群。殷紅的血光四處飛濺,濺到了支離破碎的白石柱子上,流淌到了四分五裂的青石地板,又猶如盛開的紅薔薇,妖艷奪目。

            林家,搖搖欲墜。

            火光,好似沖破天幕。

            這還只是開始,當火焰噴出數十丈擊打在另外一間柴火房的時候,同樣的一幕誕生了!

            霎時間,整個林家祖宅似乎化作了火的巨龍,瘋狂舞蹈,隨著風勢旋轉方向,很快連成一片火海,幾十丈長的火舌舔在附近的屋檐上,又接著燃燒起來,只聽得屋瓦激烈的爆炸,瓦片急如冰雹般漫天紛飛,頃刻間又有上百人被豪火球吞噬。

            一片爆響,一片慘嚎,人們想要滾滾爬爬逃離,卻怎么都抵不過火浪沖擊的速度,只能一個又一個被卷入其中。

            短短幾分鐘時間。

            整個林家鎮都蔓延在火海的狂歡中了!

            ……

            另一邊。

            眾都頭如坐針氈地看著身旁的王琛。

            周知縣、朱縣丞等人已經震驚的無法言喻。

            五百士兵更是驚呼聲連連!

            “完了完了!”

            “林家徹底完蛋了!”

            “整個林家鎮都在燃燒啊!”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周知縣和朱縣丞對視一眼,猛然間發號施令道:“走!我們去林家鎮!”

            他們想要過去一探究竟。

            想看看通州林氏是否滿門滅絕!

            不對,不是滿門滅絕,還有個被他們收押的通州林氏大公子林遠圖呢。

            王琛看的分明,林遠圖都已經被嚇得癡呆了,整個人趴在地上瑟瑟發抖,他離得比較近,都聞到了林遠圖那邊傳來的尿騷味,這貨嚇得尿褲子了?

            剛瞅了一眼,周知縣便攜帶者大軍匆匆趕向林家鎮位置。

            身穿衙役服的王琛沒再跟過去,而是靠在一棵大樹樹干上,輕輕吟唱道:

            “獨自走出通州城,夜色不溫柔。”

            “王琛不啰嗦,一心要滅林氏。”

            “用陰謀、陽謀、明說、暗奪的摸。”

            耗費了那么多心血!

            終于把心頭大患通州林氏給鏟除了!

            此刻,王琛的心情顯得尤為復雜,這是他第一次親手血刃仇人,也是第一次殺人如麻,一口氣,毀滅了四千號人。

            其實他心里明白,如果換成現代,一百個煤氣罐未必能達到這么壯觀的效果,主要現代社會建筑物幾乎都是鋼筋混泥土,哪怕一個十五公斤裝的煤氣罐號稱完全爆炸擁有一百五十公斤TNT炸藥的威力,依舊不可能像現在這樣摧枯拉朽毀滅四千余人。

            說到底天時地利人和全占了。

            首先,林家的房子大多數是磚房、木門、木窗,不像鋼筋混泥土建筑物那般堅硬,煤氣罐炸裂第一次的物理爆炸沖擊波遇到阻力很小,再則,第二次化學爆炸能展現最強大的威力,再加上木門、木窗是燃料,火焰熊熊毀天滅地。

            其次,林家祖宅地方看上去很大,但實際上對于爆炸范圍并不算大。

            最后,四千余號人齊聚林家祖宅。

            所以當一百個煤氣罐接二連三爆炸之后,才能尤為迅速滅殺通州林氏三千族人外加丁知縣帶來的一千士兵。

            要是沒有一開始周知縣帶兵前來,通州林氏的人肯定不可能因為要“防小人”被全部召集到林家祖宅之內,更別說一網打盡。

            或多或少火逃出來一部分人。

            比如說靠近鎮頭的居民們。

            可是現在,林昌化認為“最保險”的方案,卻成了通州林氏滅亡的催命符,一個幸存的都沒有。

            畢竟通州林氏的人和丁知縣的士兵都處于爆炸中心范圍啊!

            不愧是穿越時空的大殺器!

            不枉費自己一番苦苦算計!

            總算達到了目的,想到這里,王琛瞇著眼睛擺出個手勢,假裝鼓起氣用力吹了下,“火遁!巨型煤氣罐火龍之術!”
        广东十分快乐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