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诸天最强大佬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百八十四章 谁来开城门!【求月票】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21592;?#33021;够轻松访问!
            对于朱厚照来说,反正这些银子都是不久前抄家抄没来的,刘瑾、黄淮、黄奎、李适等人,先后几番抄家,朝廷可是一下子进了一千多万两纹银。

            这些抄没的纹银只有大概二百万两进了朱厚照的内库,剩下的上千万两纹银则是入了户部。

            这一次朱厚照亲自下旨自户部调来了五百万两纹银用以犒赏大军,这等手笔绝对是罕见。

            也就是这些银子来的容易,加之朱厚照?#26376;?#25991;阳、杨廷和等人极为震怒,所以才会搞出这么大的阵仗出来。

            当然这五百万两的纹银倒不是全?#21487;?#36176;给所有士卒,而是先拿出一部分犒赏大军,剩下的一部分则是用以奖励军功、抚恤伤?#23567;?br />
            军中历来便有克扣军饷,克扣抚恤、赏银的情况,所以这一次为了安定军心,朱厚照直接将白花花的银子摆在了所有士卒的面前,让所有的士卒都能够看到朝廷的决心。

            当做为监军的楚毅当着三军的面宣读了朱厚照的?#23478;猓?#38395;知朝廷一下子拿出了足足五百万两纹银犒赏三军,所有的士卒不禁为之欢呼。

            十几万人齐声欢呼,声震九重天,偌大的京城,几乎所有人在三军欢呼那一刻齐齐向着校场方向望了过来。

            这动静实在是太大了,大家已经知晓了杨廷和、吕文阳等人正起兵直奔京师而来,不少人自然是人心惶惶,如今陡然之间听得三军齐呼却是被吓了一跳,不过很多人却是一颗心落了下来。

            京中兵马众多,至少大部分人是不看好吕文阳、杨廷和他们的举动的。同样也有人面带不屑?#30446;?#21521;校场方向。

            一名居于府中的官员坐在那里,看向校场方向冷笑一声道:“天子真是异想天开,真当那些?#28142;?#26029;了脊梁的勋贵能够帮他守住京城吗?”

            京师之中,气氛极为凝重,随着一队队的士卒巡视于长街之上,原本出现的那点混乱一下子便被镇压了下去。

            不过这等平静明显只是表象,偌大的京城,人心波诡云异,尤其是某一些人此刻却是?#37027;?#30340;互通消息。

            一座再普通不过的民宅之中,几?#26494;?#24418;隐匿在长袍之下却是悄然聚集在一间昏暗的房间之?#23567;?br />
            只听得其中一?#26494;?#38899;嘶哑道:“诸位,咱们能够聚集在这里,想来都是接到了大?#35828;?#20449;函。”

            一人压低?#26494;?#38899;道:“大人传讯让我们与那?#27426;?#21315;山一同商议,眼下大家都在这里,可是董千山何在?”

            大家你看?#27425;遙?#25105;看看你,虽然说身形遮掩在长袍之下,但是大家平日里都是同僚,只看一眼便能够辨认出对方的身份来。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个浑厚的声音道:“诸位,董某来迟,还请多多见谅。”

            几人齐齐向着来人看去,就见对方一身劲装,看?#20808;?#38750;常普通,这位正是当初同李克一同前去给楚毅送礼的那名车夫董千山。

            董千?#22870;?#36523;便常驻京城,负责替吕文阳袭杀一些官员,可以说知晓其身份的?#22235;?#26159;少之又少。

            大家看了董千山一眼,其中一?#35828;溃骸?#38401;下既然自称乃是董千山,那么还请验明正身。”

            他们所行之事可是暴露不得,否则的话,那就真的只有死路一条甚至要好连累家人,小心谨慎自然是有必要。

            董千山手中出现一枚铜钱,那铜钱相当奇异,竟然是一枚梅花状的铜钱,不过那几人看了铜钱却?#21069;?#26263;点?#35828;?#22836;。

            吱呀一声,房门关上,董千山看了几人一眼轻笑道:“诸位,今日董?#22478;?#35832;位前来便是封了总督大人,首辅大人之命同诸位商议如何迎总督大人他们进京的事情。”

            几人沉吟一番,看了董千山一眼,只听得其中一?#35828;溃骸?#33891;壮士,想来你?#37096;?#21040;了,如今京师戒备森严,尤其是城门口处,更是有士卒把守,想要?#37027;?#24320;启城门却是千难万难。”

            董千山则是轻笑一声道:“是吗,对于别人来说可能千难万难,但是对于诸位而言,似乎也没有什么?#35759;?#21543;。”

            几人闻言轻咳一声,以他们的身份地位,说实话如果真的豁出去的话,联合起来还真的能够开启那么一扇城门,可是那样一来的话,那就真的是与造反无异了。

            董千山虽然看?#20808;?#26159;一个莽夫,但是如果真的?#40644;?#34920;象所?#26432;?#30340;话,只怕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如果他真的是一个莽夫的话,又怎么可能会被吕文阳信任?#25165;?#24120;驻京师为其?#34987;?#38500;去一切对手。

            这样一个人,绝对是有勇有谋之辈,否则的话,空有武力,只怕也不至于会被吕文阳那么重视。

            董千山看了这几人一眼,对于几?#35828;?#36523;份,董千山自然再清楚不过,他更了解这些人不过是那些?#35828;?#20195;表罢了,在这几人背后可是牵连众多。

            这些人在京城之中到?#23376;?#30528;何等的影响力,别人不清楚,可是董千山却是相当了解。

            只要这些人愿意的话,他们真的有能力开启一处城门的。

            只听得董千山一声轻咳道:“诸位,董某今日代表总督大人而来,在这里可以给诸位一个?#20449;擔?#21482;要诸位能够迎总督大人大军入城,到时候总督大人绝对不吝封赏,荣华富贵,权势尽与诸位分享。”

            几人对视一眼,沉吟良久,终于有人缓缓点头,?#23545;諭饷?#30340;眼睛死死的盯着董千山道:“希望阁下能够转告吕文阳,只望他能够记得这点,否则的话,我等可助他成事,也可坏了他的事。”

            听?#20040;?#35328;,董千山神色一?#27531;?#36947;:“那是自然,诸位信不过我家?#34903;鰨?#38590;道还信不过首辅大人吗?”

            看着几?#35828;?#36523;影消失,董千山嘴角微微一翘,拍了拍手,就见一道轻柔的身影飘然出现。

            董千山道:“你即刻想办法出城,告知总督大人,就说城中万事俱备,只待大人大军抵达。”

            大运河天津至京师一段,一条条的大船顺河而来,不过是一日之间便从天津赶到了京畿之地。

            密密麻麻的大船挤在码头之上,很快大船之上,一队队的兵马涌动,不过?#21069;?#22825;时间,数万兵马尽数出现在京城十几里之外。

            这会儿京城所派出的探马再次将消息传回京?#23567;?br />
            高高的城墙之上,一身大氅的楚毅站在城墙之上,居高临下。

            数丈高的城墙厚实无比,不得不说这京城城墙真的是高?#22870;?#22418;,但凡是有大军防守,没有个几倍的兵力想要强攻京城简直就是妄想。

            当初瓦剌面对这高墙一样无功而返,可以说即便是天下名将来了,只怕也要望而生?#23613;?br />
            英国公张懋年事已高,却是坐镇五军都督府,而其孙?#24597;?#21017;是一身戎装被派在楚毅身边,同定国公徐光柞、成国公朱辅等人一同出现在城墙之上。

            徐光柞如今年约四旬,因为保养极好,所以倒也不至于上不得城墙,只是很明显,徐光柞即便是做为开国中山王徐达的后人,却是没有继?#34892;?#36798;的军事才华,最多只能算是中人之?#21097;?#27809;?#26032;?#20026;废物那已经是上一代定国公培养的结果了。

            相较于徐光柞,朱辅也不比徐光柞好多少,甚至向着城墙下望去的时候,面色都有些苍白。

            将徐光柞、朱辅几?#35828;?#21453;应看在眼中,楚毅心中轻叹,这便是大明勋贵啊,早已经没有了祖先的热血,总算其子?#27809;?#27809;有被养?#24076;?#21542;则的话,那真的就是烂泥扶不上墙了。

            反倒是?#24597;兀?#20063;就二十余岁,虽然说因为跟在张懋身边,学的性情沉稳,但是说到底他也不过是二十多岁的青年,这会儿一身戎装,却是跃?#23621;?#35797;。

            ?#24597;?#20570;为下一代的英国公,自然是没有一个会小觑了他,这会儿看着远处烟?#31455;?#28378;,?#24597;?#19981;禁道:?#30333;?#31649;大人快看,有探马回来了。”

            楚毅微微颔首道:“这都大半天了,就算是吕文阳手下尽皆是酒囊饭袋之辈,大军也该登陆了才对。”

            ?#24597;?#33080;上带着几分惋惜之色道:“可惜了半渡而击的大?#27809;?#20250;啊!”

            能够有这般的认知,至少?#24597;?#36824;没丢了家学,看过几本兵书。

            楚毅闻言看了?#24597;?#19968;眼道:“半渡而击的确不假,可是小公爷莫要忘了,吕文阳手下的大船之中不少可是战船,对方不可能不防备这一点,所以说即便是派人前去袭击,最多也就是给对方制造一点麻?#24120;?#24819;要阻止对方登录,却是不大可能。”

            楚毅所说的这些?#24597;?#33258;然也明白,否则的?#20843;?#20063;不会只是感慨一番,而是要强烈要求率军前去狙击叛军了。

            向着四周看了看,?#24597;?#20302;声道:“楚总管,爷爷让我和你说一声,一切当以京师安危为重,总管大人?#23633;切?#24471;早早收网,否则一旦鱼儿脱网,后果难料。”

            楚毅闻言微微一笑。

            说实话,对于那些叛军,楚毅口中说半渡而击可能效果不大,但是如果真的愿意的话,楚毅还真的能够借机将叛军一举击溃。

            然而楚毅设了这么一个大局,就是想要多网一些大鱼,自然是要给某些人机会,让他?#20146;约?#36339;出来,否则的话,要一点点的去清理,那要花费多大的功夫啊,哪里及得?#20808;?#20182;?#20146;约?#36339;出来来的轻松而?#19968;?#21517;正言顺啊。

            显然他的算计瞒不过张懋这等活了数十年的老狐狸,当然楚毅也没有想过能够瞒过所有人。

            但是就算是有人识破了楚毅的算计又如何,某些人即便是识破了也一样会跳出来,对于他们而言,错过了这次机会的话,只怕再也没有机会与楚毅、天子对抗,最终只会如黄淮、李?#25910;?#20123;人一样一个个被楚毅铲除,所以说明知有风险,那也要搏一搏。

            戏台已经搭好,至于说会有那些人出来唱一出好戏,那便不是楚毅所能够掌控的了。

            果不其然,探马来报,叛军已然登录,最多半天时间便能够抵达京城。

            楚毅看了看天色,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等到叛军抵达,差不多也?#21069;?#26202;时分了。

            沉吟一番,楚毅转身向着?#24597;?#36947;:“小公爷,?#24895;?#19979;去,大军?#33267;?#29992;餐,随时恭候叛军。”

            随着天边大日西沉,远处旷野之中一片烟?#31455;?#28378;而来,渐渐的天边出现一片黑点,密密麻麻,随着叛军接近,隐约可以看到略显混乱的叛军正缓?#32597;?#26469;。

            城墙之上驻守的士卒这会儿看到那黑压压的一片的叛军自然是禁不住心中一紧下意识的?#25112;?#20102;手中兵器。

            京城之中有十多万的士卒,取其精锐也有四五万之多,而城外叛军满打满算也不过勉强四万罢了。

            这等?#21592;齲?#20854;实叛军根本就没有多少优势。

            当然一直以来,京营的名头自从土木堡一役大败之后便已经沦为了孱弱的代表,尤其是吃?#36825;?#32773;众多。

            若非是朱厚照继位后便重整京营,征召数万士卒入京,只怕这京营还真的?#20808;?#30149;残众多,战力不堪一击。

            但是这等变化一般人还真?#30446;?#19981;出,哪怕是吕文阳、张永这些人印象之中,一直当京营所谓十几万士卒没有什么战斗力。

            否则的话,哪怕是再有?#30528;疲?#26377;把握能够打开京师城门,吕文阳他们也不敢直冲着京师而来,否则的话,真当十几万精锐大军?#21069;?#35774;啊。

            叛军数万大军驻扎在城外,一眼望去的确是相当的震?#24120;?#21525;文阳、张永几人率领数千大军出现在城下。

            虽然说楚毅与吕文阳从来没有见过,但是只看了一眼,吕文阳与楚毅便锁定了对方。

            张永看到楚毅的时候,眼中隐隐流露出几分畏惧之色,深吸一口气在吕文阳耳边指着楚毅低语几句。

            吕文阳看着楚毅哈哈大笑道:“本督亲率大军至此,斩?#22070;攏?#28165;君侧,阉贼楚毅,还不速速前来受死!”

            楚毅居高临下看了吕文阳一眼,不屑一笑道:“来人,请?#38497;?#32769;前去宣旨,晓喻叛军,天子仁慈,但凡阵前倒戈者,过往不咎,否则皆以造反之罪论处。”

            ?#23621;?#19968;大章,继续码字,求月票哈】
        广东十分快乐开奖直播

              1. 秒速飞艇是骗局吗 福彩6+1中奖规则 内蒙福彩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表 江苏快3开奖结果今天 河南22选5今晚开奖 11选5任3必中计算方法 黑龙江双色球开奖结果 打江苏十一选五输了五十万 万豪会怎么样 排列五走势图预测 中国体彩泳坛夺金 山西快乐十分20-5走势 时时彩最新开奖结果 黑石五子棋安卓下载 意甲 虎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