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诸天最强大佬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百四十九章 杀气腾腾楚总管【求月票】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21592;?#33021;够轻松访问!
            朱厚照拍了拍楚毅肩膀道:“大伴能够明白朕的一番用心便好,朕真怕你一时冲动再为自己平白树立强?#23567;!?br />
            说着朱厚照看着楚毅道:“大伴切记,莫要操之过急!”

            楚毅肃声道:“多谢陛下教诲,楚毅铭记于心!”

            虽然说楚毅根本就不担心所谓的树敌,就算是得罪了所有人又如何,只要能够得到足够的气运,介时天下皆敌,最多就是被迫离开这一方世界。

            当然好歹朱厚照待他不差,是人都会有感情,楚毅也想在获得气?#35828;?#21516;时能够帮朱厚照摆脱宿命,若?#24378;?#20197;,君臣联手,将大明这一渐渐滑向深渊的东方帝国拨乱反正,将大明之光?#21592;?#27922;世界。

            示意楚毅坐下,朱厚照自谷大用手中接过茶水道:“腾襄四卫营如何了?”

            虽然说一直有东厂番子将消息传来,不过终究不是亲眼所见,如今楚毅在此,腾襄四卫究竟是什么情况,想来没有人比楚毅更清楚了。

            对于腾襄四卫,朱厚照那是注入了极大的心血,几年前便开始一点点的布局,借助刘瑾之手终于将腾襄四卫扩充到了两万余人,放之京城之地,已然是一股不容小觑的力量。

            不过腾襄四卫能有今日明显是各方妥协的结果,就好?#28982;?#25112;、许一祖,一个代表勋贵,一个代表了文官集团,朱厚照也只能认了。

            楚毅冷笑道:“如今黄战、许一祖等人被斩,至于说剩下的?#20999;?#20154;,已然翻不起风浪,陛下尽管放心,?#20999;?#20154;安插在腾襄四卫当中的钉子,吾自会一一将之拔除。”

            听得楚毅这么说朱厚照脸?#19979;?#20986;几分喜色道:“如?#26494;?#22909;,朕就知道这些事情难不住大伴!”

            陪着朱厚照叙话,楚毅将自己接下来的一些打算同朱厚照通气,一旁的谷大用听着楚毅那杀气腾腾的话不禁腿肚子有些打颤。

            只是听着楚毅的打算,谷大用就感觉心中有些发毛,这是要杀人啊,而?#19968;?#19981;是杀那么几个,而是要大杀特杀。

            偏偏朱厚照在楚毅的鼓动之下,亢奋的面色泛红,竟然对楚毅的打算无比的赞同,这让谷大用禁不住庆幸,万幸自?#22909;?#26377;同楚毅对上,不然的话,自己只怕死的会相当之凄惨。

            及至?#32929;?#26127;?#25285;?#26417;厚照才放楚毅离开豹房。

            紫禁城之中,皇后夏氏将自己关在静室当?#24515;?#40664;祈祷,要说她对楚毅没有意见显然是不可能的,但是夏氏心中却很清楚,以楚毅如今受宠程度,只怕就是自己这名皇后都未必及得上其在朱厚照心目当中的地位。

            “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还请保佑……”

            静室之外,宫女青禾的声音传来道:“娘娘,陛下有旨意传来,娘娘快出来?#21448;?#21834;!”

            皇后夏氏闻言禁不住深吸一口气,起身出了静室,就见来人赫然是侍奉在天子身边的丘聚。

            丘聚与谷大用、刘瑾、楚毅等人一般皆是昔日朱厚照潜邸之内侍,虽然说不如刘瑾、谷大用、楚毅他们大权在握,但是那只是同楚毅他们相比,大明二十四监,除了司礼监、御马监之外,尚且有其他机构,而丘聚自然也握有大权。

            丘聚见到皇后夏氏连忙一礼道:“奴婢丘聚拜见皇后娘娘,娘娘千岁!”

            皇后夏氏微微一笑道:“丘总管不必多礼,不知陛下有何旨意!”

            丘聚笑道:“陛下有口谕令老奴传达!”

            夏氏连忙屈膝做聆听圣喻壮,就听得丘聚神色肃穆道:“皇后夏氏,贤良淑德,明晓大义,朕心甚慰,赏东珠一串,绢帛百匹……国?#19978;?#20754;教子无方……国舅夏助贬为庶民……”

            皇后所关心的不是天子的赏赐,而是对自己哥哥的处置,如今闻得天子对其处置结果,终于长出一口气,虽然说夏助被变为庶民发回原籍,就连夏儒都受到牵连,但是不管怎么说,能够有这般的结果,皇后已经是非常的满足了。

            夏氏很清楚,以夏助的做为,如果说天子真的较真的话,到时候不只是夏府上下尽皆要人头落地,就连她这皇后之位怕是也要不稳了。

            ?#24378;?#26159;勾结禁军,图谋不轨的罪名,尽管说她也不信夏助?#24515;?#20010;胆子和心思,可是如果真的深究的话,夏助这一罪名还真是不?#26432;?#39539;。

            长出一口气的皇后夏氏恭恭敬敬的向着豹房方向拜下:“臣妾夏氏,领旨谢恩!”

            丘聚这会儿向着起身的皇后道:“娘娘,陛下派老奴前来一者为了传旨以安娘娘之心,一者则?#24378;?#23064;娘有什么话想要对国丈还有国舅他们交代,老奴可以代娘娘前去送国丈他们一?#23567;!?br />
            显然朱厚照考虑的极为周到,夏氏微微沉吟一番向着丘聚道:“丘总管此去且代我叮嘱家父,此番天子开恩,饶恕二哥,回返原籍之后,定要闭门思过,修心养性,若然再惹出祸端,本宫会亲自恳请陛下严惩不怠!”

            丘聚恭敬道:“老奴领命!”

            东厂秘狱之中,国舅夏助被带进了秘狱,这里乃是东厂审讯犯人之地,所关押的皆是戴罪之身的案犯,一些案犯则是要施以刑罚审?#21486;?#31181;种残酷的手段,一般人看了都未必能够承受得住。

            夏助真的是被吓坏了,甚至被关在一间独立的牢房当中的时候,一张脸上还满是苍白之色。

            一夜过去,夏助只听得惨叫声连连传来,整个人困的要死却是不敢闭眼,及至天亮才勉强合上眼睛。

            当一阵脚步声传来,一个声音响起:“夏助!”

            夏助几乎是本能的一声尖叫道:“不要,不要啊,不关我事……”

            “喝!”

            楚毅看到夏助那一副被吓得几乎崩溃的模样不禁一声呵斥,夏助回神过来,看到楚毅的时候先是一?#21486;?#25509;着猛地?#35828;?#36817;前向着楚毅道:“楚督主,饶命啊,真的不关我事啊!”

            楚毅淡淡?#30446;?#20102;夏助一眼道:“夏助,这次算你命大,?#35874;?#21518;娘娘为你陈情,陛下?#22235;?#19982;娘娘之情分,特饶你一命!”

            噗通一声,夏助一屁股坐在地上,脸?#19979;?#26159;惊喜之色呢喃道:?#25300;?#19981;用死了,我真的不用死了啊!”

            哗啦一声,牢房的锁链打开,楚毅冲着夏助道:“令兄长此刻正在大狱之外等你,还不快随我离去。”

            夏助连滚带爬的起身,怯生生的跟在楚毅身边出?#22235;怯?#22914;魔窟一般的东厂秘狱,回首看了一眼,夏助脸?#19979;?#26159;后怕的神色。

            夏助之兄,夏臣为锦衣卫指挥使,不过也只是一个空?#20998;?#34900;,就见文?#26102;?#24428;的夏臣站在一辆马车旁,看到楚毅带着夏助出了牢狱不禁松了一口气,快步上前来,先是瞪了夏助一眼,然后无比恭敬的向着楚毅一礼道:“多谢楚总管高抬贵手,饶过我家二弟一遭。”

            楚毅淡淡道:“不用谢我,要谢的话就谢娘娘和陛下吧!”

            夏臣连连点头道:“总管说的是。”

            说着夏臣冲着夏助喝道:“你这混蛋,害的娘娘忧心不已,此番父?#23376;?#20320;尽皆?#31095;?#21407;籍,若是再惹出是?#29301;?#35841;也保不?#22235;恪!?br />
            夏助颇有些不服,然而还没有发作,瞥到一旁的楚毅禁不住打了个哆嗦,此时耳边更是响起楚毅的声音道:“夏国舅,楚某执掌东厂,东厂别的能力没有,但是消息却是最灵通的,此番归去原籍,若是国舅依然目无王法胡作非为的话,那就不要怪楚某奏请陛下,严惩不怠了!”

            打了个哆嗦的夏助匆匆的向着楚毅一礼便躲进马车当中,夏臣苦笑,向着楚毅一礼道:“楚总管,夏臣告退!”

            楚毅微微颔首,目送夏家兄弟离去。

            说实话,夏氏被立为后不过只有数年时间,夏家虽然贵为外戚,然则大明一朝就没有出过强势的外戚,夏臣、夏助便是被封为无有权柄的锦衣卫同知、锦衣卫指挥使,可见大明外戚真的没什么权势。

            夏助也就是纨绔了一些,真说起来还不?#20102;溃?#23601;算是如此,夏助也被人给算计,楚毅甚至怀疑,是否某些人在算计朱厚照与皇后,离间帝后,一旦帝后失和,必然会后宫动荡,那时朱厚照将会无?#26432;?#20813;的受到影响。

            思及某些人,楚毅眼中闪过一道寒光低声呢喃:“真当楚?#36710;?#38155;不利吗?”

            “咦!”

            楚毅陡然之间抬头向着远处长街之上望去,就见明媚的阳光照耀之下,一名青衫文士正缓步而来。

            来人一袭青?#28291;?#25163;中除了一把折扇之外别无他物,随着来人接近,一股无形的气机已然锁定了楚毅。

            楚毅心中一动,目光落在对方身上,一股冷漠的气息自对方身上流转,人之气息渐消。

            楚毅打量着对方,同样朱瀚也在打量着楚毅,二者气息碰撞一刹那,便清楚的意识到此番遇到了对手。

            ?#26696;?#19979;一身修为已达先天之?#24120;?#24403;非是无名之辈才对,不知如何称呼!”

            楚毅不禁好奇对方究竟是何来历,毕竟无有传承,绝对不可能突然蹦出来一个先天级别的强者。

            【更新送上,求月票,打赏可好。】
        广东十分快乐开奖直播

              1. 梭哈谁先开牌 意甲小旋风 四肖中特老钱庄 黑龙江p62开奖结果开奖号码查询 河南泳坛夺金481技巧 山西快乐十分钟18044 新11选5万能公式 5月11号快三开奖结果 抽奖球怎么设置 今晚3d试机号分析汇总 陕西快乐10分开奖查询 排球论坛 13127七星彩走势图 河南十一选五走势图百度彩票 查河北体彩十选五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