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诸天最强大佬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百四十三章 不好,楚毅他这是要杀人啊!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21592;?#33021;够轻松访问!
            谷大用脸上一红道:“陛下与楚毅自是心意相通,奴婢万万不及也!”

            朱厚照哈哈大笑,拍了拍谷大用的肩膀道:“朕倒是有些期待那些人知道消息之后会是什么样的一副表情了。会不会很惊讶,?#21482;?#32773;很气愤!”

            摆了摆手,朱厚照冲?#25293;?#21517;东厂番子道:“你且退下吧,有消息即刻传来!”

            却说京中诸位朝中重臣无论哪一家都派了心腹家仆盯着楚毅的一举一动,谁让楚毅自昨日起一跃成为了大明最有权势的内侍。

            ?#36864;?#26159;内阁首辅都未必能够及得上楚毅,所以楚毅的任何动向他们都要关注。

            最重要的是楚毅太危险了,一个?#20197;?#23913;阳书院杀人,?#20197;?#27743;南之地屠戮文人,豪绅、权贵,这样一个犹如疯子一般的存在,不盯紧一些,他们心中不安啊。

            譬如杨廷和、费宏、吏部尚书刘忠等人,他们更是派人死死的盯着楚毅的一举一动。

            在曹少钦、韩坤带人出了兵营之后,那些家仆一边紧跟上去一边派人速速回去告知自家主子。

            杨廷和府上,杨廷和于书房之中正看着面前的长子。

            杨慎不久之前因为言语无状被气愤不已的杨廷和赶去祠堂思过,如今将杨慎招来。

            杨慎神色平静的一礼道:“孩儿见过父亲大人,不知父亲大人唤孩儿前来所为何事!”

            杨廷和示意杨慎坐下道:“坐下叙话,吾有话要问你!”

            杨慎坐下,看着杨廷和,似乎是不太没?#25293;?#30333;杨廷和态度缓和究竟是什么意思,要知道先前杨廷和可是恨不?#20040;?#26029;他的腿呢。

            只听得杨廷和道:?#21543;?#20799;,你看那楚毅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

            微微一愣,杨慎不禁抬?#25151;?#30528;杨廷和道:“父亲大人不会是同楚毅对上了吧!”

            杨廷和只是摆了摆手道:“我儿且说说你对楚毅?#30446;?#27861;吧!”

            杨慎深吸一口气,缓缓道:“虽然说孩儿同楚毅相处不过短短大半个月,可是孩儿却是能够看出楚毅此人绝非池中之物,父亲可知晓,其他不提,楚毅之学问,纵然是鸿学博儒都未必能够与之相比,十年如一日,几乎每天手中都会有一卷书卷,所以要说楚毅博览群书,学问高深的话,孩儿敢说这世间恐怕没有几个人敢反对。”

            抬?#25151;?#20102;一脸?#38505;?#20542;听的杨廷和一眼,杨慎又道:“孩儿当初甚至想要拜在其门下,只?#19978;?#34987;为楚毅所拒!”

            正捋着胡须的杨廷和被杨慎这话给刺激的一哆嗦,愣是拔掉了?#29238;?#32993;须痛的闷哼一声,挥手就想向着杨慎一巴掌扇过来。

            然而杨廷和手扬了起来却是没?#26032;?#19979;,长叹一声道:“继续说。”

            杨慎神色一正道:“这只是楚毅的一方面罢了,最关键的是此人性情刚毅,处事果决,丝毫不拖泥带水,无论是胆色还是心性皆是罕见,如果说不是身为内侍,只怕此人将可为千古之名臣。”

            能够让杨慎对楚毅这般的推崇,可见楚毅给杨慎留下了何等深刻的印象。

            杨廷和听了杨慎对楚毅的评价微微颔首,结合他所收集到的关于楚毅的消息,楚毅当真是如杨慎所说的那样,乃是一位百年罕见的存在。

            对于杨慎对楚毅的判断,杨廷和还是相当之信任的,自己这位长?#26377;?#24773;如何做为父亲,他要是再不了解,恐怕就没有谁了解了。

            生来便有神童之名,加之自身从小好学,可谓博览群书,所以杨慎在学?#21490;?#38754;极少服人,更不要说会让其不顾对方身份、年龄而生出拜对方为师的念头来。

            杨廷和缓缓道:“依我儿之见,如果说要对付楚毅的话,当如何是好!”

            杨慎皱了皱眉头道:“父亲,你们一定要对付楚毅吗?”

            杨廷和苦笑道:“为父坐在这个位子上,有些事情却身不由己,不得不做,大明已经出了一个刘瑾,却是再也经不起又一个楚毅折腾了。”

            杨慎轻叹一声,都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当初随楚毅江南一行,尤其是楚毅在江南大开杀戒,屠戮豪绅、权贵,愣是抄没出?#26494;?#21315;万两之巨的纹银,这让尚且年轻的杨慎很是震惊与不解。

            为什么如此之富庶江南,百姓却是贫苦,而朝廷却自江南之地征收不到什么赋税,这让杨慎心中万分迷茫。

            经过这一番经历,杨慎的想法隐隐发生了极大的改变,他意识到江南之地绝对不像他以往所想象的那么简单。

            天子征收江南之赋税也不是与民争利,而是真正的利国利民之举。

            只?#19978;?#36825;些举措却受到朝中一众文武百官的竭力抵制,就连刘瑾?#23478;?#21160;了江南之利益而丢了性命。

            长吸一口气,杨慎道:“父亲大人如果说真的要想对付楚毅的话,那么最好是在规则之内动手,楚毅行事皆在规则之内,哪怕是有些不择手?#21361;?#21364;也没有踏破底线。”

            杨廷和神色微微一变,捋着胡须点?#35828;?#22836;,向着杨慎道:“为父知晓了,慎儿且下去歇息吧。”

            就在这个时候,老管家急促的敲?#27966;?#21709;起,杨廷和皱了皱眉头道:“何事?”

            “老爷,有关于楚毅的消息。”

            正?#24613;?#36215;身离去的杨慎身子一顿,?#20219;?#30340;坐在那里,而杨廷和却是没有理会,而是道:“进来。”

            管家推门而入道:“老爷,刚才我们的人传来消息说楚毅入了腾襄四卫兵营之后没有多久就见一队人马在曹少钦那阉贼的带领下出了兵营纵马长街而去。”

            杨廷和闻言不由的一愣,听着这消息,杨廷和只感觉有一种莫名的熟悉之感,可是一时之间却有想不起。

            而坐在那里听到这一切的杨慎却是猛地一拍腿道:“不好,楚毅他这是要杀人啊!”

            杨廷和闻言先是一愣,紧接着反应了过来,就如杨慎所言,楚毅在江南似乎就是这般的套路,手下人马纵马而行,肆无忌惮的抄家拿人。

            但是杨廷和心中仍然是抱着几分不信看着杨慎道:“我儿是不是太高估了楚毅了,南京城是南京城,而京师却不同于南京城,他可以在南京城肆意妄为,难道也?#20197;?#20140;师大开杀戒吗?”

            听得杨廷和这么说,原本笃定楚毅要大开杀戒的杨慎也禁不住有些犹豫起来,是啊,京师重地,又岂是谁都敢大开杀戒的吗?

            想当初刘瑾何等的嚣张,何等的张狂也最多是派出锦衣卫拿人,也从来没有放纵大军于城?#24515;?#20154;啊。

            一声苦笑,杨慎道:“父亲,楚毅此人绝不可以常理断之,所以孩儿担心楚毅这是真的要杀人啊!”

            杨廷和一拍桌子喝道:“他敢,一介阉宦,他还想翻天不成。”

            说完杨廷和摆手道:“你且下去歇息吧。”

            不提杨廷和,却说卫指挥使许一祖府上,这一日却是许一祖一名小妾的生日,对于这名新纳的小妾,许一祖那是真的捧在手心一般,所以这一日许一祖于府上摆了宴席邀请了一些好友。

            此时许一祖府上一?#19978;?#24198;,许一祖搂着一名貌美女子的纤腰,正从一名手下手中接过酒杯。

            如果说有人看到的话就会发现这些人当中,有三?#22235;?#26159;许一祖手下的亲信千户官,还有几名百户官,差不多楚毅那名册之上,一半的人都在这里。

            做为许一祖的心腹,千户官?#22909;?#21521;着许一祖道:“大人,你说天子怎么就那么宠信一个阉宦,愣是将司礼监、御马监交给你掌管,这楚毅比之刘瑾还要得天子宠信啊。”

            一旁的千户官吕奇喝的晕乎乎的,闻言咧嘴一笑道:“哈哈,不要忘了,咱们这位新任的御马监总管可是一个相貌不俗的少年,与天子年岁相仿,常伴天子左右,你们说天子和他会是什么关系……”

            其他几人闻言先是一愣,继而心领神会露出了然之色哈哈大笑道:“吕大人一针见血,道出真相矣,来,为了吕大人干一杯!”

            许一祖佯怒道:?#21543;?#35328;,慎言啊,陛下与楚毅之间什么关系又岂是我等可以议论的,?#36864;?#26159;他们关系亲密,那不是很正常吗?否则的话,你们以为天子为什么那么宠信楚毅。”

            吕奇、?#22909;?#20960;人嘿嘿一笑举杯道:“大人教训的是!我等谨记大人教诲。”

            一名百户官道:“也不知道这位总管性情是否真的如传闻当?#24515;前?#37239;爱杀人,如果不好伺候的话,咱们以后日子怕是不好过了。”

            “对啊,要我说天子也真是的,谷总管做的不是好好的吗,平日里也不怎么管事,大家别提多么自在了,怎么就突然喜新厌旧,将御马监交给楚毅来执掌?#22235;亍!?br />
            许一祖大手一摆道:“怕什么,楚毅也不过是一宦官罢了,?#36864;?#26159;有再大的权势,我等也未必怕了他们。”

            想到自家大人背后站着的那些个大人们,?#22909;鰲?#21525;奇等人心中刚刚生出的那点担心一下便烟消云散了。

            【趁着饭前的一点时间,赶紧码了一张出来,这下喝趴下也不怕了,哈哈哈,月票、打赏呢!】
        广东十分快乐开奖直播

              1. 平码平肖论坛 11选5最常出的三号 11选5开奖直播 江苏快三历史开奖数据全部 所有电子游戏网址 篮球竞彩加时赛进球算吗 辽宁快乐12选五图片 中国体彩网湖南 河北ll选5开奖结果 秒速飞艇开奖直播现场 斯诺克大师赛 蔡国威平特一尾rq ag真人为什么每个网站开都一致 內蒙古时时彩开奖走势图 381818白姐中特二胎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