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阿甘小說網 » 歷史小說 » 諸天最強大佬 » 正文
        | 繁體版

        第一百三十七章 給朕往死里打!【求月票】

        溫馨提醒:“注冊會員”無彈窗廣告,同時建議您收藏,以便能夠輕松訪問!
            盡管說已經有了心理準備,可是真的聽了胡明的一番話,朱厚照也禁不住火冒三丈。

            桀紂之君啊,那可是史書上記載,聲名最差的帝王了,如今胡明竟然拿桀紂與自己相比,朱厚照沒有當場發飆將胡明拖出去給砍了那已經是其性子仁厚了。

            一聲輕咳,眼看氣氛有些凝滯,一位侍郎開口向著朱厚照道:“陛下,胡御史只是一時情急而已,其實并沒有其他意思。”

            朱厚照只是冷冷的看了一眾人一眼道:“諸位,你們是否也如胡明一樣,認為朕是桀紂之君嗎?”

            轟然之間,一眾人拜倒于地齊聲道:“臣等不敢!”

            朱厚照看著一眾人,猛地一拍桌子怒聲道:“不敢,不敢,朕看你們是敢的狠啊,你們想要干嘛,逼宮嗎?”

            一直以來憋在心中的那一份怒火終于讓朱厚照暢快淋漓的發泄了出來,指著身前一眾文武怒喝。

            看了胡明一眼,朱厚照深吸一口氣喝道:“來人,胡明污蔑天子,杖二十,以儆效尤!”

            龐文斌幾人聞言不由的神色一變,這形式有些不對,朱厚照的反應也出乎他們的預料,雖然說不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可是他們卻知道,絕對不能夠讓朱厚照將主動住在手中,否則的話他們此番只怕是要無功而返了。

            甚至一旦被朱厚照給壓下去,他們這些人在滿朝文武百官當中絕對會威望暴跌,那時再想領袖文武百官,可就沒有那么容易了。

            龐文斌立刻向著朱厚照施禮道:“陛下三思啊,胡老御史乃是幾朝元老,于文武百官之間頗有威望,對陛下更是忠心耿耿,雖言語無狀,然則并無惡意,實則是對陛下忠貞不二,如此忠直老臣,陛下責罰,豈不是寒了眾人之心!”

            龐文斌開口,一旁的費宏、毛紀幾人也齊齊開口求情。

            朱厚照盯著龐文斌幾人,冷冷的道:“來人,拖下去,行刑!”

            頓時幾名小太監上前來,拖著胡明便向著遠處而去,胡明不禁高聲呼喝道:“陛下啊,老臣忠心耿耿,縱然您打死老臣,老臣也要直諫陛下回宮!”

            眼中閃過幾分厭惡,沉聲道:“那就給朕往死里打!”

            朱厚照不再理會胡明,而是看向跪伏于地的眾人道:“諸位,剛好今日諸位齊聚于此,朕也有一件事情要向大家宣布。”

            聽得天子怒喝將胡明往死里打,真的是鎮住了不少人,滿是敬畏之色的看著朱厚照,現在又聽朱厚照有事情要宣布,大家不由的一愣,朱厚照還真的是不按常理來啊,自從進入這豹房,似乎一切都不再他們掌握當中。

            不過大家還是看著朱厚照,不知道朱厚照到底要宣布什么。

            然而只有楊廷和、毛紀幾人對視一眼,心中隱隱猜測到朱厚照想要宣布什么,就聽得毛紀高聲打斷道:“陛下,若是有什么事情要宣布的話,且等陛下回宮之后,于朝會之上,當著文武百官之面宣布才是啊!”

            費宏拱手道:“陛下,還請還宮,以安天下萬民之心!”

            朱厚照擺了擺手道:“眾卿且聽朕宣布了大事再言其他!”

            沒有理會毛紀、費宏等人的反應,朱厚照神色一正道:“朕決定升東廠提督楚毅為司禮監總管兼御馬監總管!”

            “什么!”

            “陛下萬萬不可啊!”

            “陛下三思!”

            除了楊廷和幾人之外,其他的文武大臣可不知道朱厚照準備讓楚毅執掌司禮監還有御馬監的事情,所以說這會兒陡然之間聽得朱厚照的決斷,數十名文武重臣一下都呆住了。

            御馬監、司禮監這可是大明二十四監當中權勢最盛的兩大存在,一者可以輔助天子理政,實為內相,一者與兵部一同執掌兵權,最重要的是,御馬監獨自掌管禁軍騰襄四衛。

            一人獨掌這兩大部門,那真的是文武大權盡皆在手,就算是當初權傾天下,有著立皇帝之稱的劉瑾也沒有能夠同時執掌司禮監與御馬監啊。

            現在天子竟然將御馬監、司禮監一并交給楚毅執掌,這簡直是令人難以置信。

            這些人不用想都能夠猜到,如果天子真的決心已定的話,那么楚毅將會成為一個比劉瑾還要可怕的權傾朝野的存在。

            絕對不能讓司禮監、御馬監落于一人之手,他們寧愿接受楚毅執掌司禮監,所以一眾文武這會兒也顧不得朱厚照怒喝打死胡明的余威,盡皆伏于地上道:“還請陛下三思!”

            朱厚照沒有理會,而是掃了眾人一眼緩緩道:“楚大伴,你且出來吧!”

            朱厚照這話一出口頓時像是炸了馬蜂窩一般,原本趴在地上的一眾文武一個個的猛然抬頭看了過去。

            剛好看到楚毅自邊上緩緩走了出來,一身蟒服,龍行虎步的楚毅臉上掛著淡淡的笑意,還別說,江南一行,執掌殺伐,楚毅原本清秀的眉宇之間平添了幾分煞氣,哪怕是看上去極為年輕,卻是威勢極重。

            有老臣不由自主的想起當年成化年間就有那么一位年紀輕輕,不過十幾二十歲便得天子寵信執掌御馬監,并且開西廠之先河的大太監,汪直。

            比之昔日之汪直不足二十歲執掌御馬監代天子巡視遼東邊鎮,楚毅同樣是年紀輕輕,一樣是得天子之寵信。

            楚毅現身,在一眾文武異樣的目光當中行至朱厚照近前,大禮參拜道:“臣楚毅拜見陛下!”

            朱厚照微微一拂手道:“大伴不必多禮,朕金口玉言,自今日起,司禮監、御馬監盡皆由大伴執掌。”

            楚毅只感覺識海之中,氣運祭壇猛地震動一下,心中為之歡喜,果不其然,自己得朱厚照親口敕封,果然有氣運降臨,就是不知道此番能夠獲得多少氣運。

            不過楚毅并不急著去查看,而是謝過天子之后,緩緩轉過身來,目光落在了一眾文武身上。

            嘴角掛著幾分淡淡的笑意,只聽得楚毅緩緩道:“諸位,不知你們誰有意見!”

            雖然說楚毅神色平靜,甚至還面帶笑意,可是傻子都知道,在這種大局已定的情況下與楚毅對著干,那才是腦子有病呢。

            一直沒有言語的楊廷和忽然笑著向楚毅拱手一禮道:“恭喜楚督主榮升司禮監總管,以后楚總管負責內容,老夫執掌外廷,你我二人肩負陛下之厚望,當輔助陛下理清朝政,成就一代圣君之偉業。”

            楚毅看了楊廷和一眼,心中暗嘆,這位果然不簡單,就算是明知一切與楊廷和脫不了干系,可是卻沒有絲毫證據,甚至就是楚毅恨不得立刻拿下楊廷和也不得不顧全大局而暫時與其虛與委蛇。

            大明朝廷先是去了李東陽,又出了劉瑾這一檔子事,本來朝堂便有些混亂,地方上更是有朱寘鐇造反、劉六劉七起義,若是再將剛剛上任便穩住了朝廷大局的楊廷和給拿下,搞不好會讓朝堂大亂。

            楚毅微微一笑,沖著楊廷和拱手一禮道:“首輔所言甚是,你我皆是陛下之臣子,當齊心協力輔助陛下才是!”

            說到臣子、輔助的時候,楚毅語調重了幾分,其意不言自明!

            楊廷和眉頭一挑,他不怕楚毅仗著天子寵信囂張霸道,劉瑾夠乖戾、夠霸道吧,結果如何,還不是被他們抓住機會,輕松拿下砍了腦袋。

            深得為官之道,宦海沉浮數十年的楊廷和可以在劉瑾權傾天下之事收斂鋒芒從不去爭奪那首輔之位,待到劉瑾盛極而衰,猛然發力,一舉拿下劉瑾并且順勢坐上了首輔之位。

            如果說楚毅如劉瑾一般的話,楊廷和絕對不惜這首輔之位,大不了再蟄伏幾年,待到楚毅授首,以他的能力,首輔之位猶如探囊取物一般。

            可是像楚毅這般冷靜,不意氣用事的對手,才是真正可怕的,縱然是楊廷和與楚毅交鋒的瞬間便提高了警惕。

            “楚總管說得好,老夫本來還擔心會再出一個劉瑾,不曾想楚總管如此深明大義,此乃陛下之福,百姓之福啊!”

            朱厚照此時坐在那里,坐觀楚毅同楊廷和言語交鋒。

            不是朱厚照不清楚楊廷和的一些小動作,關鍵是朝堂之穩定除了楊廷和之外,還真的沒有更適合的人選了。

            朱厚照終究是以大局為重,哪怕是不喜楊廷和,卻也不得不承認,楊廷和能力出眾,乃是最佳的首輔之人選。

            這一點朱厚照同楚毅的想法是一致的,大明朝堂不能亂,所以楊廷和不能輕動。

            就在這時,一名小太監急匆匆而來拜伏于地向著朱厚照道:“啟稟陛下,胡御史他……他……”

            一眾文武大臣不由的齊齊向著那小太監看了過去。

            大家可沒有忘記先前朱厚照于激怒之間可是喊出要打死胡明的。

            朱厚照素來寬宏,從來沒有因怒而殺人,可是這一次大家卻是真的為胡明捏了一把冷汗,真不知道胡明到底怎么樣了!

            【又一更,繼續碼字去,熬一下再搞一章出來,求月票還有打賞唄!】
        广东十分快乐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