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诸天最强大佬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百三十章 还是陛下知我!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21592;?#33021;够轻松访问!
            同样的时候,杨廷和府邸,已经履?#25991;?#38401;首辅两日的杨廷和这两日一直在处理前些时日所积累的一些政务,所以显得忙碌了许多。

            ?#38405;?#38401;归来,杨廷和思及前两日同费宏、毛纪、胡明几?#26494;?#35758;对付楚毅之事,经过这两日静思,杨廷和心中总是觉得有些不安。

            杨廷和同楚毅所打的交道并不多,同样这几年之中,楚毅在京城也显得非常低调,哪怕是执掌东厂,也没有同刘瑾一般沆瀣一气,反倒是出?#30452;?#19979;了一批忠直大臣,所以一直以来杨廷和对于楚毅的感官还是可以的。

            直到嵩阳血案传来,杨廷和对楚毅的感官一下子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待到江南血案传来,杨廷和便意识到楚毅可能是他一生当中所遇到的又一个可怕的对手。

            上一个对手是刘瑾,他们花了好大功夫,总算是搬倒了刘瑾,现在却是又冒出一个比刘瑾更可怕的楚毅来。

            捋着胡须,杨廷和愁眉不展。

            书房外一个声音响起道:?#26696;?#20146;大人,您歇息了吗?”

            杨廷和回神过来道:“慎儿可是有什么事情吗,且进?#31383;桑 ?br />
            杨慎推门走进房间之中向着杨廷和一礼道:“孩儿见过父亲。”

            杨廷和微微一笑道:“慎儿你自江南归来,为父还没有同你好好说过话,给为父讲一讲,你此番出去游学,都去了哪些地方?”

            杨慎坐下,缓缓道:“孩儿离京游学是为了增长见识,几个月之前,孩儿在嵩阳书?#21644;?#30041;了些时日……”

            杨廷和猛然之间起身,盯着杨慎道:“什么,你……你说你先前在嵩阳书院,难道说楚毅制造嵩阳血案的时候,你就在嵩阳书院当中?”

            杨慎看到杨廷和的反应不禁讶异道:“咦,难道那些人竟然没有在父亲大人面前说孩儿的坏话,这似乎不是他们的作风啊!”

            听杨慎这么一说,杨廷和心知这其中肯定有什么自己所不知晓的事情,不禁神色一肃道:?#26696;?#20026;父老老实实的交代,你在嵩阳书院到底做了什么?”

            杨慎反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模样,淡淡道:“孩儿只?#36824;?#26159;帮楚毅说了一句公道话而已……”

            杨廷和瞪大眼睛,气急道:“你……你竟?#35805;?#38409;狗说话,你的圣人书都读哪里去了!”

            杨慎闻言不禁道:“圣人可没有教导孩儿昧着良心说假话,反倒是书院那些人才是一群斯文败类,孩儿羞与之为伍!反倒是楚毅,虽身体残?#20445;?#28982;行事光明磊落……”

            杨廷和指着杨慎怒喝一声道:“孽子,阉贼楚毅祸国殃民,屠我士人,人人皆可诛之,你给我滚去祠堂思过,没有我的允许,不许出门!”

            正训斥间,几道身影在管家引领之下而来,就听得毛纪轻笑道:“首辅大人何?#21490;?#22914;此无名之火,大公子聪敏好学,今科必高中状元,介时首辅大人颜面有光!”

            杨廷和冲着杨慎道:?#26696;?#21435;前去祠堂思过。”

            杨慎神色不变,冲着毛纪、费宏几人微微拱手转身便出了书房,行之书房之外,杨慎脚步微微一顿道:?#26696;?#20146;,孩儿有一言忠告,楚毅此人,非等闲之辈,父亲?#24515;?#33258;误……”

            “孽子,滚!”

            杨廷和不禁抓起茶杯向着杨慎砸了过去,如果不是边上毛纪几?#26494;?#21069;拉住杨廷和的话,只怕这会儿杨廷和已经拎起东西去打杨慎了。

            “介夫兄,息怒,息怒啊!”

            几人一通劝说总算是让杨廷和息了火,仍然残留着几分怒色的杨廷和苦笑道:“家门不幸,出了这般不孝子,倒是让诸位见谅了。”

            费宏微微一笑道:“大公子无非就是处事未深,被那楚毅蒙蔽了罢了,时日久了,他自会意识到阉贼终究是阉贼,与我等势不两立。”

            毛纪几人也都微微颔首。

            结果杨廷和瞪了几人一眼道:“看来慎儿之事,你们皆已知晓,你?#21069;?#20182;瞒着这些,不是在帮他,而是在害他啊!”

            胡明轻咳一声道:“首辅大人只需要好生教导令公子便是,我们今日里此来却是要议一议刘六刘七他们这一支叛军的处置方案!”

            提及正事,杨廷和神色一正捋着胡须沉吟道:“先前兵部已经做出了决断,征调河北、山东兴天兵五万,一举合围之。?#36824;?#22914;今看来,这领兵之人选却是要好好的选一选。”

            毛纪点头道“不错,如果刘六刘七真的能够抢到那上千万两银子的话,那么我们当以?#20570;?#25163;?#35859;?#28781;?#20197;簦?#20197;安天子之心。”

            毛纪这话暗指楚毅被刘六刘七所?#20445;?#22825;子必然震怒,到时候他们这些重臣必然要承受天子之?#20570;?#20043;火,所?#21592;?#39035;要拿出手段来剿灭刘六刘七。

            胡明点头道:“不错,待到他们杀了楚毅夺了金银,那么他们就没有利?#30473;?#20540;了,当速灭之。”

            说着胡明眼中带着几?#21046;?#30460;道:“这会儿楚毅怕是仍然同高凤大军在一起押送那上千万两金银吧,却是不知他死期将至矣!”

            几人脸?#19979;?#20986;几分轻松之色,毕竟楚毅在江南制造血案,给他们带来的压力真的不小,能够将楚毅除去,自然是再好?#36824;?br />
            礼?#21487;?#20070;蒋冕看了几人一眼,拱手向着杨廷和道:“首辅大人,陛下长居豹房非是明君所为,如今大人为首辅,自当奏请陛下还于宫中,勤勉朝政,日日于太后跟前请安,为天下之表率,如此方为明君所为。”

            杨廷和皱了皱?#32426;?#36947;:“陛下天性如此,前首辅李东阳也曾奏请陛下还于宫中,结果还不是被陛下驳回。”

            蒋冕看着杨廷和道:“李东阳性情绵软,一切皆顺着陛下,可是如今大人才是首辅,若然大人能?#36824;?#35831;陛下还于宫中,那么后世大人将名留青史矣!”

            其他几人闻言不由眼睛一亮道:“蒋大人所言甚是,陛下贵为天子,如?#25991;?#22815;居于皇宫之外,稳居中宫方是正理,厮混于宫外,非是明君所为,我等臣子当谏言陛下。”

            这可是名留史书的大?#27809;?#20250;啊,只要他们能够迫使朱厚照离开豹房还于宫中,那么史书之上必然会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而他们将做为?#24050;?#30452;谏的代表名动天下,传于后世。

            杨廷和眼中?#20102;?#30528;亮光,看得出他有些心动了,如果说真的如蒋冕几人所?#38405;?#22815;逼迫朱厚照老老实实的回宫的话,那么到时候他的威望将一时无两,朝堂内外,还有何人可与他相媲美。

            身为文人,最大的理想不正是大权在握,一展心中抱负吗,而眼下就是一个机会,只要压下了天子朱厚照,那么他便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

            豹房之所在

            天子朱厚照派出了张永前去迎接楚毅之后,整个人便一下子轻松了下来。

            大殿之中,谷大用侍奉在一旁,比起先前,眼中多了几?#24544;?#26214;的敬畏。

            朱厚照在派出张永之后又将一封密?#32426;?#36807;东厂传于楚毅,这意味着什么,谷大用就算是傻子也能够看得出啊。

            将手中一册书丢在一旁,朱厚照道:“楚大伴每日总是书不离手,朕却是一丝也看不进去。”

            谷大用小心道:“陛下贵为天子,大多时间要治国理政,却是没有时间看那么多的杂书。”

            看了谷大用一眼,朱厚照淡淡道:“你那西厂可有消息传来,张永他出宫之后都做了什么?”

            虽然说早就意识到朱厚照可能对张永起了疑心,本以为昨日朱厚照便会开口询问,却是没想到竟然到了今日?#35762;?#24320;口。

            深吸一口气,谷大用自袖口之中将西厂密奏呈于朱厚照?#32531;?#32531;?#21644;说?#19968;旁。

            朱厚照缓缓将密奏打开,看着密奏之中将张永出了宫门之后的一举一动皆详细无比的记载其上。

            看到张永派人前往杨廷和府上,朱厚照却是神色不变,仿佛对此一点都不生气一般。

            但是立于一旁的谷大用对于朱厚照那是再熟悉?#36824;?#20102;,只看朱厚照捏着密奏的手微微颤动就知道朱厚照心中并不像他表面那么的平静。

            心中轻叹,谷大用心中明白,张永只怕是完了。

            好一会儿,朱厚照缓缓合上密奏,吐出一口气,?#32531;?#21521;着谷大用道:“谷大伴,你说朕是不是太过优柔寡断,对他们太宽容了!”

            谷大用噗通一声伏于地上颤声道:“陛下仁心仁念,宽宏大量,奴婢等皆蒙陛下厚爱,?#30340;?#21566;等之福分……”

            朱厚照突然大笑道:“你啊,若是楚大伴在?#35828;?#35805;,朕都能够想到他一定会义正言辞的告诉朕,对于这等不忠不孝之人,当杀之以?#26377;?#23588;!”

            谷大用伏在地上不敢答话。

            然则这个时候,一个声音自大殿之外传来道:“还是陛下知我,这等无君无父之辈,唯有杀之方可震慑人心!”

            听到那再熟悉?#36824;?#30340;声音,朱厚照眼中闪过一道亮光豁然起身看向大殿门口处,惊呼一声道:“楚大伴!”

            【继续爬去码字,重理大纲,众口难调,?#25105;?#35299;忧,唯有月?#20445;?#25171;?#20572; ?br />
        广东十分快乐开奖直播

              1. 云南十一选五前三直选开奖 足球比分yaoji1真钱 香港赛马会六彩全年宝典 广东36选7走势 1选5规律 快3app 下载 cp121彩票走势图连线 实时比分网 58合伙人任务怎么赚钱 山西快乐十分跨度图表 福建快三一定牛走势图 竞彩篮球胜负开奖 黑龙江p62开奖走势图 十三水亲友圈 湖北30选5走势图新浪爱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