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诸天最强大佬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百零三章 朕想楚大伴了!【为盟主动感加更】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21592;?#33021;够轻松访问!
            杨廷和、毛纪等人眼见胡明出头立刻对视一眼,齐齐起身向着朱厚照拜倒下去,齐声道:“臣等恳请陛下以江山社稷为重,杀刘瑾,诛楚毅。”

            朱厚照就算是早就料到这些大臣此行就是为了逼宫而来,没想到他们竟然如?#35828;?#32902;无忌惮。

            可是一眼望去,朝中重臣十之七八尽皆在此,六部首脑来了大半,除了刘瑾的党羽之外,可以说所有可以称得上重臣的都在这里了。

            朱厚照心中憋着一股子火气,然则身为天子,他却不能喜怒于色,可是那明黄色龙袍袖口之下,朱厚照握紧的拳头缓缓松开,深吸一口气目光一一从众?#26494;?#19978;扫过。

            这些人都能够感受到朱厚照目光当中所蕴含着的意味,但是他?#24378;?#19981;管朱厚照心中到底怎么样,反而是一个个抬头向着朱厚照看去,目光坚定,以昭示他们的决心。

            朱厚照松开拳头,吐出一口气道:“议事归议事,地下凉,众卿家快快起身,莫要伤了身子骨,否则就是国家之损失了!”

            胡明昂着头看着朱厚照道:“陛下若是不答应,臣等便长跪不起!”

            一众人齐声道:“若是陛下不答应,臣等便长跪不起!”

            朱厚照勃然变色,气的原地踱步,转过身来指着一众人气道:“你……你们……”

            然而朱厚照只看到那一双双满是倔强的面孔,这会儿李东阳看到朱厚照被气的有火无处发泄的模样,心中生怜,到底师生情分一场,微微一叹,俯首拜倒于地:“臣身为内阁首辅,却于任上发生边镇郡王造反之事,罪莫大焉,恳请陛下革去老臣一并官职、封赏,以安万民之心。”

            朱厚照看向李东阳,只看到李东阳目光诚恳,一刹那君臣对视,朱厚照一下子明白了李东阳之用意。

            李东阳到底教导朱厚照多年,如何不清楚朱厚照的性情,现在群臣逼宫,然而朱厚照的性子却是素来吃软不吃硬,这要是没有一个解决之法,恐怕君臣真的就会僵持在这里。

            所以说李东阳挺身而出,为朱厚照化解?#35828;?#20725;局。

            朱厚照如何不明白李东阳的一番苦心,然而李东阳如此,他又如?#25991;?#22815;以惩治李东阳为台阶呢。

            朱厚照的性情注定他不可能会成为一个暴君,而李东阳眼见朱厚照犹豫的神色,不禁心中一叹,再次叩首道:“陛下,天下万民为重,江山社稷为重,?#19981;?#29579;之乱,必须要有人负责,臣,有罪!”

            心中一酸,朱厚照咬了咬牙,转过身去,不敢去看李东阳那苍老的模样,良久道:“内阁首辅李东阳执掌内阁期间疏忽大意,失于监察,今除去内阁首辅之职以?#26377;?#23588;……”

            不过单单惩治李东阳显然还不足够,这一点只看胡明等人一个个盯着李东阳的神色就知道他?#24378;?#23450;气坏了,说好了一起逼迫天子拿下刘瑾,可是李东阳突然之间主动承担罪责,你把最大的罪责扛下来,?#30431;?#20204;如何再以此对?#35835;?#29822;啊。

            刘瑾这会儿一张老脸顿时像绽放的花朵一般,眼?#26032;?#26159;阴狠之色盯着毛纪、胡明等人。

            敢往死里弄他,等这次风波过去,他一定要让这些人知道,他刘瑾也不是不敢杀人!

            不过刘瑾却是高?#35828;?#26377;些早了,群臣逼宫,单单是一个李东阳受惩是不够的,就听得朱厚照道:“刘瑾执掌司礼监,疏于职守,特除去司礼监总管之职,闭门思过!”

            刘瑾?#31561;唬?#19981;过看到朱厚照面色不善的瞪着他顿时?#20174;?#36807;来,咕噜一下趴在地上向着朱厚照道:“奴?#23616;?#32618;,定遵陛下之命,闭门思过!”

            缓缓转过身来,朱厚照面无表情?#30446;?#30528;毛纪、胡明、杨廷和等?#35828;潰骸?#20247;卿家,朕如此处置,众卿家可还满意吗?”

            胡明张嘴想要说什么,不过这会儿杨廷和恭敬无比的拜下去道:“陛下处置公允,实为圣明之君主,臣等自是不敢有任何异议,谨遵圣命!”

            毛纪等人对视一眼,同样叩拜朱厚照,虽然说没有能够达成他们的目的,但是能够将刘瑾除去司礼监总管之职,也就意味着刘瑾就像是失去了獠牙的恶狗,再无太大的威胁。

            目送一众文武重臣离去,朱厚照转过身来猛地抓起茶杯狠狠的?#20197;?#22320;上,清脆的响声传出老远。

            远处毛纪、杨廷和等人可以清楚的听到朱厚照摔碎茶杯的声音,不过几人却是神色平静,缓步离去。

            李东阳听到那茶杯摔碎的声音,脚步顿了一下,一声轻叹,略显佝偻的身子向着朱厚照方向拜了拜,然后缓缓离去。

            “气煞朕也!”

            朱厚照不禁怒喝道。

            刘瑾趴在地上不敢动弹,这次的事情因他而起,可以说如果不是李东阳替他扛了一部分责任的话,看那一帮重臣的架势,搞不?#27809;?#30495;的能够将朱厚照逼到绝境,到时候要么君臣失和,要?#27492;?#34987;丢出来。

            发泄了一通,朱厚照注意到刘瑾气急道:“刘大伴,朕知你在宫外有一处府邸,这些时日你便卸下一切,在府中好生闭门思过吧!”

            刘瑾心中一叹,在张永、谷大用几人?#20197;擲只?#30340;目光当中,一?#24809;?#28982;的道:“老奴谨遵圣命!”

            朱厚照似乎有些心烦,转过身去摆了摆手道:“大伴?#19968;?#21435;吧!”

            朱厚照何曾这般赶过他啊,刘瑾不禁身子一颤,噗通跪倒在地道:“陛下,这些时日没有老奴服侍,陛下您一定要照顾好自己的身子!”

            朱厚照背对着刘瑾的身子微微一颤却是没有转过身去,刘瑾一步三回头离开了豹房。

            这会儿谷大用端着一杯温茶递到朱厚照面前道:“陛下,喝口水,消消气!”

            张永站在朱厚照身旁道:“?#21069;。?#38491;下,为了这些人气坏了自己的身子,不值得!”

            朱厚照坐下身来,一脸的疲倦,带着几分怒意道:“他们竟然敢逼迫于朕,朕若是不答应,他们想要做什么?”

            听着朱厚照的咆哮声,谷大用、张永低着头根本就不敢接话,这话是能接的吗?

            幽幽一叹,朱厚照遥望江南方向缓缓道:“朕突然之间有些想念楚大伴了,想来当初他在嵩阳书院大开杀戒,也是被那些人给气坏了吧!”

            张永、谷大用不禁面面相觑,同时心中一紧,朱厚照这是?#24613;?#23558;楚毅召回吗?

            好不容易等到刘瑾被搞下去了,二人正盘算着如何才能够更进一步,坐上那司礼监总管,大内第一?#35828;?#20301;置上。

            结果现在朱厚照竟然提起了楚毅来,以楚毅在朱厚照心目当中的地位,再加上楚毅在大内一众大小太监当中的风评和威望,一旦朱厚照将其召回的话,那?#27492;?#31036;监总管的位子只怕就真的与他们无缘了!

            对视一眼,谷大用深吸一口气道:“陛下,您?#37096;?#21040;了,毛纪、胡明那些人摆明了是针对刘瑾、楚毅他们二人,您都?#40644;?#25343;下首辅李东阳大?#35828;?#20301;子,刘瑾公公也?#40644;?#38500;职闭门思过,谁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就此罢手,要知道那反王朱寘鐇的檄文之上可是有楚毅督主的名字呢!”

            朱厚照不由的一怒,猛地一拍茶几道:“朱寘鐇造反,他?#24378;?#20197;推到李大人、刘大伴他们身上去,可是关楚大伴什么事?”

            张永道:“可是陛下忘了吗,楚毅执掌东厂,却是有监察文武百官之权!朱寘鐇造反,真说起来的话,楚毅也有失察之罪。”

            听了张永的话,朱厚照不由得怒急而笑道:“可笑,真?#24378;?#31505;啊,若?#21069;?#29031;这般的逻辑的话,那西厂、内行厂乃至锦衣卫?#24809;扯加?#22833;察之罪,还有就是满朝文武更是脱不了?#19978;担 ?br />
            谷大用瞪了张永一眼道:“陛下息怒,这些文臣您又不是不知道,他们一张嘴巴能够将死人说活,将活人说死,我们知道您想念楚督主了,但是为了楚督主好,近期之内陛下还是不要将其召回,否则的话,谁也不知道那些文武会不会将矛头指向楚督主。”

            朱厚照憋了半天,气急道:“气煞朕也!”

            傍晚时分,杨廷和府上,一道身影从后门悄然进入。

            书房之中,杨廷和、毛纪几人看着那赶来的身影,不是张永又是何人?

            张永在朱厚照身边几名亲近内侍当中存在感并不太高,不像楚毅执掌东厂凶名在外,刘瑾执掌司礼监、内行厂,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也不如谷大用执掌西厂,所以说张永的存在感一直度被刘瑾他们几人压着。

            杨廷和冲着张永拱手道:“张公公,陛下那里如何?”

            张?#20332;?#20102;笑道:“诸位大人大可不必担心,陛下虽然发怒,可是却是无可奈何,并且喝令刘瑾这些时日哪里都不许去,于府中闭门思过。”

            说着张永眼中闪过一道寒光道:“不过陛下却是提及了一个人,我想诸位大人一定会非常感兴趣!”

            【感谢盟主动感,先加一更,等会儿还有一更,求月票啊,稳住第一,打赏,推荐票也求一下哦。】
        广东十分快乐开奖直播

              1. 天津快乐十分分析专家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号码 大乐透中奖条件及奖金 865棋牌 福彩26选5走 山西11选5遗漏 平码有几种买法 北单比分开奖sp 快乐飞艇正规吗 手机新浪彩票安全吗 皇家aaa最老版本 山东十一选五遗漏数据 排五226期开奖号码是 四川体育彩票走势图 重庆时时彩三星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