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大医凌然 » 正文
        | 繁体版

        第538章 八寨乡分院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21592;?#33021;够轻松访问!
            沧平区医院八寨乡分院。

            这里当属沧平区医院最不受欢迎的岗位了。

            额定5名医生9名护士的分院,从来就没?#26032;?#21592;过。派来的医生和护士,都像是被流放了似的,要么想方设法的调回城里,要么就破罐子破摔的等辞退。

            事实上,他们也就是被流放了。

            八寨乡不仅是沧平区,而且是云华最偏远的乡镇了。

            在全国撤乡并镇的大潮下,八寨乡依旧只能顶着乡的名头,可以想象它的状况。

            相比起来,沧平区还算是云华不错的区呢。

            当地的工业发展不错,也有许多的旧日国企,区医院光是每年给各单位做体检,就足够医院的日常开支了,平时收点小病症,再输输液,或者给当地居民做些姑息治疗,临?#23637;?#24576;什么的,?#19981;?#30340;健健康康。

            医生们的收入不高,但该有的都有,加上工作清闲,倒也算是一份符合家族期待的铁饭碗生活。

            可是,去了八寨乡就不同了。

            如果将地图上的沧平区,比做是蝌蚪的话,八寨乡就是蝌蚪的尾巴。

            就是将云华看做是一只大蝌蚪,八寨乡也都在尾巴的地方。

            这么遥远的分院,不仅交通不便,工作量还很是不小。

            当地?#35828;?#20123;小病,只要不是看起来要命的,基本都会先到沧平区八寨乡分院来看一看,在他们看来,既然是区医院的分院,那就与大城市的医院没有太大区别了。

            当然,八寨乡分院的表现也确实好于隔壁县乡的乡镇医院。

            虽然是被发配来的医生,可毕竟是从云华发配而来的,就算是不情不愿,到看病的时候,能做的还是要做。

            而且,分院的设备也确实说得过去。

            相应的,医生们也能分到一点药钱和耗?#37027;?#23613;管少?#30446;?#24604;。

            “咱们分院目前就3个医生,老王老婆闹离婚,他回城处理去了。目前来说,就咱们俩个医生,药和耗材,不管是谁手里用的,到时候都是55分,可以吧。算下来还是蛮不少的。要论药钱,比在区医院里强。”分院目前唯一的留驻医生曾兴腾见到项学明,就将最大的收入点给?#35835;?#20986;来,一点藏着掖着的意思都没?#23567;?br />
            总共只有一个院子,三层小楼的分院,想藏着掖着也是做不到的。

            曾兴腾是真怕项学明转身就走了。

            这种事不是没发生过。

            到分院毕竟不是真的发配,有点办法的医生,就算暂时不能调回去,也会想尽办法的不来分院上班。

            ?#38498;?#22810;医生来说,只要不真的到八寨乡分院来上班,收入少点就少点了。

            曾兴腾自己就曾经?#37027;?#36305;回云华,找了家私人医院打工,拖着不过来上班。奈何他没什么背景,终究还是被赶了过来。

            最近几个月,跟他同病相怜的老王破罐子破摔,宁可工作不要,也要回云华挽?#28982;?#23035;去。曾兴腾一个人干三个?#35828;?#27963;,想死的心都有了。

            沧平区医院八寨乡分院毕竟是一间医院,不是乡镇小诊所,曾兴腾偶尔还要做急诊手术,想偷个懒都不?#23567;?br />
            项学明低头看看自己落满了灰的鞋,意兴阑珊的笑一笑,实在没心思说话。

            他在云医呆了一年多,知道现在医院的药费分成已经不多了,小手术用的耗材更少……就算是云医,普通医生能分到的药品和耗材提成,三五千元即可称为中档水平,区医院自然更少了。

            所以,曾兴腾说药钱分的比区医院多,根本没有什么吸引力。

            更别说,区医院还会拿出部分体检等收入做奖金呢。

            沧平区医院八寨乡分院有什么?

            有的全是泥。

            “先别急着消沉嘛。”曾兴腾给自己唯一的援军鼓劲道:“我给你说,现在的乡下,也有乡下的?#20040;Α?#39318;先一个,吃的健康,对不对?集市里的笨鸡蛋,就是当地农民养的土鸡蛋,一块钱一个,土鸡50块钱一只,味道比城市里的肉和蛋,香多了。到大集的时候,还有来卖野鸡野猪的村民,你拿上三张红票子出去,能买一三轮车的东西。”

            看项学明依旧表情平淡,年长近10岁的曾兴腾继续释放出笑容:“娱乐也有啊,乡里?#30446;?#24102;最快有10M的,你玩个游戏下个电影的都好用的很。对了,你没带电脑过?#31383;桑?#27809;事儿,办公室里的电脑,随便拿一台回家,设备保管书里签个?#24535;?#34892;了,走的时候完?#20498;?#36213;,谁都挑不出毛病来。”

            “乡里的住房面积也大,医生宿舍是一个大院子,一人一间房,出来还有半亩地?#30446;?#22320;,搁在云华市,没有一两千万的,你想都别想。”

            “出去踏青也好,八寨乡是连着八峰山的,云华人放假了还要开车过来的……”

            “曾医生。?#27605;?#23398;明忍不住打断曾兴腾的话,道:“我就是小山村里长大的。”

            “哦……呵呵,那更好,熟悉,熟悉。”曾兴腾笑两声,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大家都是发配来的,要说心甘情愿,是不可能的。

            “?#25494;?#20320;熟悉一下环境哈。”曾兴腾不多说了。

            来八寨乡的医生,心里多多少少也该有点数的。

            项学明勉强笑一下,耸耸肩,低头跟着曾兴腾走。

            八寨乡分院确实?#21069;?#19968;级医院的标准来建的,额定20张病床,5名医生原本还包括了一名懂?#27966;?#30340;影像科医生,护士也是从区医院正经培训出来的,不仅能打针包扎,急诊和手术也帮得上忙。相应的设施设备都是给配足的。

            奈何医生和护士不停流失,好好的分院,根本就搭建不起来。

            这里,就像是殖民时期的澳大利亚之于英格兰。

            “项医生,你就坐这里办公……”曾兴腾很快调整好了?#37027;椋?#21448;开始给项学明安排位置,细心的就像是大哥似的。

            项学明想拒绝都不知道从何开始拒绝,只好?#20284;?#30406;子来,擦拭桌椅……

            “千年等一回,等你……”

            曾兴腾的?#21482;?#21809;了起来。

            曾兴腾一把抓起,“恩恩”两句,放了下来。

            “项医生,有个急诊。”曾兴腾的表情严肃了一些,从柜子里拿了白大褂给项学明,再问:“手臂摔断了,正从山上送下来,你学过急诊处置吗?”

            “学过,手臂骨折我也会做。?#27605;?#23398;明的精神迅速集中起来。

            他在云医的凌治疗组里,常给吕文斌等人打下手,没少做住院医的活。

            手臂骨折也分三六九等,其中简单的类?#20572;?#39033;学明也是做过几次的。

            做的不多,技术一般,放在云医是要主管医生看护着的情况下才能操作,可在八寨乡这种地方,与其把病人送去云医,还不如就地治疗呢。

            项学明的战意瞬间涌了起来,以至于满脸都通红了。

            2小时后。

            “还没到??#27605;?#23398;明玩弄着乳胶手套,就差拿它吹气球了。

            “快了,摩托车下山,颠的很,病人疼的受不了。”曾兴腾递了支烟给项学明:“你放心做,我给你掠阵。”

            再半个小时后。

            项学明终于见到了病人。

            “?#27515;?#27663;骨折。?#27605;?#23398;明略作检查,立即叫出了名字,心下大定,道:“我能做。”

            “那你来做。?”曾兴腾也想看看项学明的功力。

            ?#27515;?#27663;骨折是骨折中最常见的类?#20572;?#20063;是分院里遇到极多的病例了,项学明做不了再由他来补救也是没问题的。

            项学明重重的点?#35828;?#22836;。

            翌日。

            “阑尾?#20303;?#33021;做?行,你做了吧。”

            “踝骨骨折,能做?行,给你。”

            “睾1丸切除你都见过?行,咱一起做,也来不及去医院了。我说,现在云大毕业的学生都这么牛了?”

            曾兴腾带着项学明干了一个星期,越干越是惊讶。

            项学明脸上带着怀念:“我们云大是真的有牛人,?#19978;?#19981;是我……”
        广东十分快乐开奖直播

              1. 极速飞艇开奖 蓝球鞋 山东十一运夺金开奖走势图 大小走势图陕西11选5 体彩31选7开奖结果果 广东11选5三技巧 11选5开奖号码查询 七星彩走势图最近500期 梅西总进球数和场次 湖南彩票官网下载安装 11选五中奖规则 重庆十分快乐走势图 山东快乐扑克3豹子最高多少期出现过 重庆时时彩夜场 3d彩经网免费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