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大医凌然 » 正文
        | 繁体版

        第526章 正常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21592;?#33021;够轻松访问!
            王海洋主任带着余媛做清创,吕文斌和马砚麟一组,给受伤最轻的环指(无名指)做清创。

            凌然则是带着两名实习生,项学明和郑军给拇指做清创,并做断指再植,关菲只能在?#21592;?#30524;巴巴?#30446;?#30528;。

            按照凌然一向的速度,恐怕他完成清创,并且完成断指再植的大部分工作,吕文斌和马砚麟才能完成全部的清创工作。

            断指的清创要做的非常小心,对一般的医生来说,用三四十分钟来分离血管部分的坏死部?#37073;?#37117;是很正常的操作。

            到了凌然这里,自然就没?#24515;?#20040;复杂了,他也不用特意的做的很快,就是一步一步不停歇的做下去,准确性和顺序都没有问题,自然就做的非常快了。

            这就好像?#21069;?#35013;分离型的家具似的,会安装的人,按照顺序,一步步的做下去,看起来也不会特别?#30446;歟?#20294;用半个小时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总能完成一个大件的安装。换成不会安装,或者技巧没那?#21019;?#29087;的人,往往就会在一个步骤上卡很久,说不定还会弄错返工,最终花费10倍的时间都不止。

            外科手术与家具安装也是异曲同工,尤其是骨科的医生,往往就被叫做木?#24120;?#26174;微外科更在骨科鄙视链的下端,做起来的时候,熟练度的要求很高,体力的要求不少,但对新人同样不甚友好。

            吕文斌学着做了一年多的tang法缝合,之前还自己独立的做了tang法缝合的手术,就断指再植来说,基础已经相当好了,即使如此,为了不损伤血管,他还是做的极其费力。

            项学明偷眼看了看吕文斌,稍微有些羡慕。

            论年龄的话,同样是本科毕业的吕文斌比他只大三岁,但是,吕文斌在云医工作,起点很可能要比他高的多。

            而且,吕文斌现在还有凌然教导。

            项学明现在也等于有凌然在教,正因为如此,他才羡慕吕文斌,始终能有凌然在教。

            凌然不?#19981;?#35828;话,但他的技术足够好,能够恰恰好的分配工作给助?#37073;?#26082;不会太无聊,也不会太困难,大部分时候,正好是助手能够完成的水平,偶尔,则会有一点点挑战性,但是,完成以后,助手也能感受到那种做医生?#30446;?#24863;,有种我确实做到了些事的感觉!

            项学明真心希望,能够一直这样下去。

            他现在知道,在学校里的时候,凌然周围为什么总是围着无数的人,哪怕凌然本?#35828;?#24615;格冷淡,但在他出现的时候,周围总是有人会围拢过来。

            项学明以前只当是众人肤?#24120;?#22238;头想来,凌然正是那种天生具有魅力的男人。

            “项医生,你可别弯了哦。”关菲什么话都敢说。手术室里只有她是没事做的,自然是将时间都用来观察凌然了。

            顺带也看到了项学明的眼神。

            关菲对此很谨慎。

            项学明可是凌然的校友来着,关菲最担心项学明利用这层关系了。

            稍微有点拘谨的项学明听到关菲的话,一下子又尴尬又紧张。

            “你……你都胡说的是什?#31383; !?#39033;学明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了。

            “我说你的夹子,你都想到哪里去了。”关菲咯咯的笑了起来。

            在场的另两名护士也笑了出声。

            项学明更加尴尬:“现在做手术呢。”

            “做手术的时候确实不能弯。”王海洋适时的插入到了几?#35828;?#23545;话?#23567;?br />
            他?#19981;度?#38393;的手术室,有人加油暖场,是一定要配合的。

            众?#35828;男?#22768;更甚。

            项学明无奈的叹口气。

            “盐水湿润一下。”凌然根本不理他们说的话。

            项学明赶紧集中注意力到手术。

            一会儿,等他这茬儿忙完了,刚才的话题也就随风逝去了。

            项学明突然有点感触,不由问凌然道:“凌医生,你好像都不太在意别人说什么,做什么?”

            “哦,大家都不都是这样吗?做事的时候,就顾不上其他的了。”凌然回答了一句,手里的动作没有丝毫的变化。

            项学明呵呵的笑两声:“没几个人会这样吧?”

            凌然已经再次?#20004;?#22312;了手术?#23567;?#26082;然项学明说的并不是手术中的内容,他听过就忘了。

            凌然从小做事就是这样,决定要做什么事,就去做,而在做的过程?#26657;?#37117;会刻意的屏蔽他?#35828;?#24178;扰。

            否则,身边总有人凑着说话,什么事都做不成了。

            黄茂师也在?#21592;?#24110;忙。

            一会帮忙装装刀片,一会给递盐水,拿耗材的。

            医药代表在手术室里帮忙,已然是医院的常态,有些大医院里,已经把医药代表当做临时工在用了。

            甚至有些本身就是医生出身的医药代表,上手拉钩乃至于做助手的都?#23567;?br />
            卖?#39592;?#38236;的医药代表上手扶?#25285;?#21334;钢板的医药代表帮忙掰钢板,都可以看成是售前售后服务。

            医生?#19988;?#20048;意有医药代表帮忙,尤其是某些技术不错?#27490;?#24039;的医药代表,他?#24039;?#33267;会给医生做新产品的培训。

            模特出身的黄茂师,做不?#27515;?#38057;扶镜的技术活,就抢着给护士帮忙。

            反正他笑的好看,在手术室里也勉强活得。

            不一会儿,凌然就完成了清创,他再检查就检查,就抬起头看看,毫不犹豫的道:“左慈典来做一助。”

            项学明有些不舍得的让开了位置。

            左慈典呵呵的笑两声,扎着手上台来,再看看项学明道:“小项找好规培医院没有?”

            实习结束以后,最好的选择自然是入职某个医?#28023;?#28982;后开始规培,要不然,?#37096;?#20197;选择在任何一个教学医院规培,然后再寻找医院来入?#21834;?br />
            但不管哪一?#37073;?#35268;培都是正常实习生的下一步。

            项学明瞬间被左慈典给拉入了现实,刚刚失去的一助位置……更?#23588;?#20182;伤心了。

            “我想留在云华。”项学明笑笑,又低?#36820;潰骸?#20294;好像没什么机会……”

            他原本想留下的是云医,所以才来云医实习,然而,云医每年能够留下的本科生是极其有限的,其中还不知道有多少是关系户。

            一年的实习即将结束,云医留不?#21525;?#20102;,其他的医院也不见得会要他们这批实习生,由此一来,项学明等人就只能向下面的地县去了。

            左慈典点头:“云华今年招的人不多,不行的话,就让家里人找找关系嘛。”

            “我家里人没什?#31383;?#27861;的。”项学明声音?#20599;?#30340;,他是从大山里走出来的孩子,老家的亲戚朋友,一个?#39336;?#24537;的都没?#23567;?br />
            左慈典微微点头,这样的大学生,他还真是见过太多了,?#20284;?#22909;的,鲤鱼跳龙门了,?#20284;?#19981;好的,就只能去地市或者县城了。

            当然,再怎么选择,也比乡镇要好的多。

            年轻医生的起点若是乡镇的话,再想走出来就太难了。

            要不是正在手术台上,左慈典几乎就要陷入回忆中了。

            配着肾上腺素,一个小时的时间转瞬即逝。

            凌然先是完成了拇指的断指再植,接着做了环指。

            王海洋主任做掉了中指的断指再植,用时与凌然做两个手指差不多。

            再次确认一番,凌然丢掉了器?#25285;?#36947;:“王主任,异位?#38590;?#23601;交给你了。”

            “没问题。”王海洋一脸轻松,再略作思考,道:“?#38590;?#30340;位置,就选在脚背吧,方便下?#25105;?#26893;。而且,这么大年纪的小孩子,?#38590;?#21040;手肘或者手背的,很容易就给蹭掉了。”

            小姑娘关菲想象着王海洋说的画面,一个激灵:“脚上长一根手指头,有点可怕啊。”

            “正常人脚上都有10根指头的。”王海洋主任挺?#19981;?#36887;小姑娘的,随口说一句,再对凌然道:“咱们确定个位置,再做个皮瓣,移植过去就行了,难者不会,会者不难。”

            几名实习生听着王海洋主任这么说,都伸着脖子凑过来看。

            王海洋望着他们笑笑:“我说会者不难,总得是练五六年的,实习生开始练个七?#22235;?#37117;正常……”

            郑军、项学明和关菲都看向凌然。

            “我是说正常的实习生。”王海洋冷静的?#38057;?#20102;一句。
        广东十分快乐开奖直播

              1. 浙江11选5投注表格 福彩35选7 走势图 西安体育彩票销售网点 新疆18选7买8号多少钱 初中数学找规律题技巧 湖北11选5网上投注 快乐扑克三18071549 湖北快3每天几点开始 最准六肖中特公式规律 微信群 193333钱多多心论坛 381818白小姐10码10码 上海体彩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竟彩彩票站 福彩3d009历史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