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大医凌然 » 正文
        | 繁体版

        第524章 异位寄养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21592;?#33021;够轻松访问!
            “好吧,把你们?#30446;?#27663;针拿出来看看。”凌然检查了黄茂师箱子里?#30446;?#27663;针,点点头,问:“免费?”

            “是。我们有厂商推广的名额……”黄茂师连忙介绍情况。

            凌然选定了常用的类型,再向刘护士点点头,道:“麻烦你让人给清洗消毒,一会备用。”

            “好的。”刘护士熟悉的招招手,带着黄茂师就走。

            医院里的医护人员,早已熟悉了医药代表的存在,包括手术室里,也少不了医药代表来来往往。

            尤其是用量较少的耗材,往往就是医院或医生一个电话,就有医药代表送过来。

            在地方三甲以下的医院里,带着手提箱的医药代表,就像是移动的耗?#30446;狻?#21307;院自己建?#40644;?#32791;?#30446;猓?#25110;者耗?#30446;?#20559;小,就通过这样的方式,以做补充。通常是头一两天通知医药代表,第二天由医药代表送来耗材,再由护士们清洗了送上手术台。

            不过,对于克氏针这种,便?#35828;?#21482;要百十块钱,贵的也就是千儿八百块的东西,通常就只能是存在医院耗?#30446;?#20102;。

            人家医药代表也懒得送。

            当然,就像是铺巾一样,凡事总有例外。

            医药代表们现在想尽办法的要靠近凌然而不得,别说是带着克氏针来手术室了,就是带个针头过来,只能能凑到凌然身边露个?#24120;?#40644;茂盛都甘之如饴。

            差不多时间,病人也被推了进来。

            苏嘉福首先站起来做各项检查,再?#26032;?#37257;。

            吕文斌、余媛等人就忙忙?#30446;?#22987;铺巾。

            凌然则是俯身检查?#25512;?#20272;病?#35828;?#20260;口情况。

            四指离断的缝合难度本来就大,又是鞭炮的炮炸伤?#29616;福?#22312;手部伤情中,也是明确的复?#30001;?#24773;,缝合起来的难度很大。

            最困难的地方在于,小病?#35828;?#25163;指有皮肤缺损,还有动脉缺损.

            凌然一边观察一边思考着,又取了刚刚拍摄的X片阅读。

            看了一会儿,凌然摇摇头,道:“给王海洋主任打电话吧,这个手指你们做不好,血管太细了。唔……示指可能要放弃了。”

            示?#29976;?#21307;学上,对食指的称谓,也是本次炮伤最重的部位,不仅骨头炸碎了,中间的皮肤、肌腱也都大量的碎裂和烧伤了,一会儿细清创的时候,可能都要剥离开。

            吕文斌和马砚麟面露失望,他们俩人是跟着凌然做最久的,也是做最多次?#29616;?#20877;植的,今天要是同时开两台手术的话,两人是有机会做主刀的。

            不过,手指的血管本来就?#31119;?#23567;孩子的血管就更不用说了,炮伤又如此复杂,吕文斌和马砚麟也都没有信心能做下来。

            “再把实?#21543;?#20204;也都叫来。”凌然再叮嘱一声,再重新回头看片。

            主刀和助手的一个巨大区别,就在于主?#27602;?#23450;着手术的走向。

            一台成功的手术,在上手之前,主?#27602;?#24517;须烂熟于心,构思好每一个步骤,水平高一点的,还要考虑好如何处理意外情况。

            当然,同一个术式做的多了,同样?#30446;?#34385;做的多了,意外情况的处理经验多了,术前的步骤是可以省略许多的。但是,看影像片终归是不可少的。

            “没有拍核磁共振?”凌然背着手术台问了一句。

            余媛道:“核磁共振机在清洁……”

            MRSA爆发,各个科室都不能幸免。

            凌然无奈道:“好吧,X光也基本能看得清楚了,王海洋主?#20301;?#26377;多久到?”

            “三?#31181;印!?br />
            “那就等等,签字都签好了吗?”

            ?#20843;?#20221;签名了,小孩子的父母离婚了,母亲目前不在云华?#23567;?#20182;的父亲和大?#20204;?#23383;的。”余媛细心的解释了两句。

            凌然“恩”的点点头,继续看着病?#35828;?#20260;口思考。

            吕文斌则是拨开铺巾看了看病?#35828;牧常?#25165;道:“这熊孩子也就八岁,九岁的样子吧。”

            “七八岁,狗都嫌,不是没道理的。”左慈典道:“我们以前在镇卫生院的时候,各种急诊里面,这个年纪的熊孩子是最神奇的,我见过吃土拉肚子的,还见过尝屎入院的……”

            “为什么要吃?#28023;俊?#20313;媛难以置信。

            “熊孩子的说法?#20811;?#35828;家里人天天喊臭狗屎臭狗?#28023;?#20182;就想尝尝狗屎是不是真的是臭的?”

            房间内众人都被吸引了。

            余媛更是笑的喘不过气:“当然是臭的,闻都闻得到啊。臭是嗅觉,又不是?#27602;酢!?br />
            “人家小孩子哪里懂这些,你别说,鼻子闻到的总不一样,尝一下证明的更直接,对吧,就像是榴莲。”左慈典心?#22411;?#28982;升起淡淡的怀念,他嫌弃乃至于憎恨镇卫生所,但那里毕竟留下了他的青春。

            吕文斌则奇怪道:“就算是吃了狗?#28023;?#20063;不至于要进医院吧?卫生所还管这个?”

            “?#21486;?#37027;熊孩子试热狗屎的时候被狗给咬了。”左慈典给出了合情合理的回答。

            余媛疑惑的问:”是因为他家里人说吃屎要趁热吗?”

            左慈典?#35835;算叮?#36947;:“大概吧,熊孩子都吃屎了,谁在乎他为什么想吃热狗屎。”

            嗤。

            气密门开,王海洋主任赶了过来。

            “都在啊。”王海洋笑眯眯的扎着手,让护士帮忙给穿了手术服。

            “鞭炮炸伤,8岁的孩子,四指离断……”左慈典连忙上前,开始介绍情况。

            王海洋和凌然的做法类似,也是看了片子再看手。

            “这个示指不行了。”王海洋的判断和凌然类似,而且比凌然坚决得多。

            熊孩子自制的土炮威力颇大,几乎是在手里炸裂开来的,因此,包括骨头、肌腱和血管在内,受到的损伤?#24049;?#22823;,首当其冲的示指的创伤更?#29616;亍?br />
            凌然点点头,道:“可以尝试做再植,但要达到优良的标准就比较难了。”

            若是达不到优良的标准,那就只是个样子了。

            当然,能做个样子也不错。

            最起码,不会被?#21543;?#20154;盯着看。

            王海洋仔细?#30446;?#20102;会儿,道:“凌然,这个伤情够得上异位寄养的标准了,要不要把示指给寄养了?”

            他的这个建议,瞬间吸引了凌然。

            异位寄养对于手指来说,就是将它首先移植到身体的其他部位,等手指本身的创伤长好了,再重新移?#19981;?#21040;手上。

            一?#25105;?#26893;变成两?#25105;?#26893;,最?#25307;?#26524;肯定是不如一次的。

            但是,对于?#40644;?#20877;植条件不足的手指来说,能有二期再植的机会,总是不错的。

            凌然迅速的思索了几秒钟,道:“我不会。”

            “咦,你不会吗?”王海洋瞬间来了兴致,看着凌然,就差喊出“让?#21307;獺保?#35753;?#21307;獺鋇目?#21495;了。

            凌然点头:“我没学过异位寄养。”

            他的完美级?#29616;?#20877;植,是限定于手指接合的,异位寄养则可以看做是另一个专门的?#23492;?#20102;,不止手指可以异位寄养,胳膊小腿耳朵鼻子等等位置,都可以异位寄养。

            “一般的骨科或者手外科的医生是不学异位寄养的。现在的那些民营医院,也不可能搞这个项目。”王海洋主任呵呵的笑两声,又道:“不过我是会的,不如今天就异位寄养了这个示?#31119;?#25105;给你做现场教学,几周以后,咱们再做二期再?#30149;!?br />
            能给凌然教学,王海洋开心的不?#23567;?br />
            这也就是云医的手外科是精英科室的?#33258;?#25152;在了,换在其他医院里,异位寄养完全可以当做宣传资?#27927;?0年了。

            而在云医,异位寄养个手指只能算是初级阶段,异位寄养胳膊的手术,每年都要做几个的。

            能学新东西,让凌然也有点小小的振奋。

            他再看看小病?#35828;?#31034;?#31119;?#36947;:“那就通知病人家属,问问他们乐不乐意,我们先做其他三个手指的再?#30149;?#24038;医生,你去问问看。”

            “好。”左慈典立?#21019;?#24212;下来,脱了手术服就要走。

            “可以给他们减免些费用。三?#20260;?#25104;的,找你们霍主任,他肯定批,凌然打个电话给你们霍主任。”王海洋叫住了左慈典,说了说,又道:“异位寄养的医药费比再植要贵的多,而且,手指寄养期间,护理也要费心。但你给他们说清楚,就小孩的食指目前的状况,不采用异位寄养,我的建议就是截肢了。强行再植,不能成活?#30446;?#33021;性也是很高的。另外,异位寄养也能保存比较好的外形。”

            左慈典记了下来,再出门的脚步就没那么迅捷了。

            这样的谈话,可是相当困难了。
        广东十分快乐开奖直播

              1. 山西十一选五走势图 新疆时时彩跨度图 北京十一选五 黑龙江时时彩杀号 江西快三结果 公式规律全年特尾出码表 辽宁快乐12开奖直播现场 福建快3今日开奖 香港赛马会总部站 网球王子第二季 福彩3d和值遗漏表 沉迷于电子游戏的危害 甘肃快3一定牛快推荐号 免费平特两组三连肖 老时时彩开奖时间间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