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大医凌然 » 正文
        | 繁体版

        第521章 兑现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21592;?#33021;够轻松访问!
            会议室里的讨论,越来越深入,院感科主任的表情也越来越苦。

            今天或许是过去一年以来,他最有存在感的一天,但做院感最惨的一点就在于,每当他们有存在感的时候,天上就会甩下来无数的锅。

            而且,大部分的锅都是很难撇清的。

            医院里出现MRSA爆发,他可以有无数种的解释,可解释终归也就是解释罢了,锅依旧是要背起来的。

            比最惨的一点更惨的是,院感科又没钱又没权。

            院感科主任只觉?#27599;?#27700;都要干掉了,再看看院长的眼神越来越锐利,他渐渐地有点不敢抵抗了。

            嘎吱。

            会议室的双扇大门,被秘书推开了。

            “院长,凌然凌医生来了。”秘书小声的提醒。

            “喊他进来。”院长转了一下身子,面向会议室大门的方向。

            正在拼命丢锅的各科室主任们决定休息一下,也都缓缓停了下来,看向大门。

            凌然穿着一身白大褂,跟着秘书走了进来。

            秘书就在凌然前面几步远,但是,看到凌然,所有人都?#36828;?#24573;略了碍眼的秘书。

            一阵风从开着的窗户吹出来,吹起了凌然的白大褂。

            被风吹的发皱的白大褂,带着影视化的动感,好像自己会奔跑似的。

            几名女医生的眼神严肃的像是在做手术似的,瞅着会议室的门口,不?#25954;?#31227;开哪怕是一毫秒。

            男医生们亦是神色难明,眼神?#20102;浮?br />
            凌然在门口站立了两秒钟,?#35270;?#20102;一下光线,才继续走进来,对众?#35828;?#27880;视,基本处于视而不见的状态。

            早在幼儿园时期,母亲陶萍就教导凌然: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26494;?#27809;有哪个?#35828;娜松?#26159;相同的。所以,即?#35074;?#21035;人不一样,也没有什么奇怪的。有的人,天生就是会承受比其他人更大的压力,接受更多的目光的检视……

            凌然向内点?#35828;?#22836;,他是给众人打招呼,但在众人看来,凌然似乎就在给自己打招呼,不由的纷纷点头。会议室里,剑拔弩张的气氛一下子变的轻快了。

            霍从军抢在其他人发问前,道:“凌然,你前段时间做的院感的修订,还是工作执行方面的措施,给大家说一说。”

            凌然“恩”的一声,略作思忖,道:“医疗全程无菌,每个人在接触病人之前,都必须用酒精凝胶擦手。而且是一位一消毒……”

            “手卫生。”院感科主任给总结了一句。

            凌然未答,继续道:“拖鞋清洗,不允许多次穿用。”

            云医手术室里,管理最不严格的就是拖鞋了,手术室的护士通常只保证一天一清洗一消毒,期间都是反复穿用的。因为拖鞋远离清洁区,大部分人也都没将之当回事了。

            即使是现在,院感科主任也只是挑挑眉毛,他的专业可不是管拖鞋的。

            “器械多次清洗,强化清洁。”凌然再说自己制定的政策。

            院感科主任皱皱眉:?#32610;?#20010;就是我们原来的政策嘛。”

            “三重检查。?#34987;?#20174;军撇撇嘴,道:“而且是真的检查,我为此处理了三个人了,记录都在。”

            院感科主任不说话了。他们以前搞双重检查都搞不下来,科室只要不配合,院感科就一点辙都没?#23567;?br />
            至于配合?#30446;?#23460;……像是急诊科这样,人家就搞自己的一摊子了。

            院感科主任不由内心一阵唏嘘,多年来被甩锅,被抢功的悲愤瞬间涌上心头,整个人都要?#38047;?#20102;。

            “另外还有一些集?#34892;?#30340;工作,比如定期清洗了空调和空调出风口,清洗病历?#23567;?#21548;诊器、体温计……清洗病床的床头和护栏,还有床头柜等等……”凌然说的细碎,因为没有人打断他,他就一项项的说了下来。

            院感科主任的喉咙发紧。

            要从理论的高度施展的话,他现在能战800个凌然。

            院感可不是简单的洗洗涮涮,那是清洁工,不是院感科的医生了。

            但是,院感一定是建立在所有的洗洗涮?#35752;?#19978;的,要是换个年轻的院感人,或许还会谈谈医生素质,聊聊患者配合,说说领导的不作为,但是,年届50的主任早都不这么想了。医生素质就是这样子了,患者的配合程度可见的数年内都不会有大的改观,领导作为不作为……千百年都是个谜题——在周围环境不变的情况,如何改变环?#24120;?#36825;就是强人。

            以一己之力改变一个科室的院感生态,老实说,院感科主任自己想想都觉得复杂。

            光是听听凌然说的那些细碎的点,在场所有人都听得出来,这是真的做了一遍事的人。

            每一件事说起来都简单,可做起来就是真难。

            别的不说,就是一个手卫生,喊了200年了,每个医院每个科室都在说,可要说看一个病人就抹一把凝胶的医生,怕是比医学大拿都少。

            院感科主任望着凌然,竟是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辩驳了。

            谈理论?谈理论没意义的,人家是外科医生,而且眼瞅着牛飞了,现在理论胜利了,也只是图惹人笑而已。

            谈执行?谈制度?那就是现实不站在自己这面了。

            “凌医生?#21069;压?#20316;做到了细处。”院长很有水平的评价了一句,会议室内讨论的声音就小了下来。

            霍从军压抑着得意,道:?#25300;?#20204;做急诊的,最支持的,就是凌然凌医生的这种态度和工作方式……”

            “院感科也要?#21448;醒?#20064;。”周副院长听不下去了,在旁说了一句。

            霍从军呵呵的笑两声。

            “恩,凌医生的方法,虽然比较简单直接,但是,简单直接就能发挥作用的方法,我们就应该学习。”院长把基调给定了下来,再开始?#25165;?#24863;染防护和补救的措施。

            凌然的陈述完成,就被秘书给带去后门离开了。

            大门敞开。

            光线射入。

            帅气逼人。

            凌然渐渐远去。

            院长收回了目光,淡定的道:“有罚也要有?#20572;?#20940;然在院感防护和院感执行方面,勇于任事,成绩突出,我们也应该给予一定的奖励……”

            今天的会议目的,一方面是做院感爆发的应对,另一方面,是商讨如何向上级报告的问题。

            前者其实很简单,云医早有预案,拉出来执行就是了,最多稍微改一改。

            向上级汇报就没有那么简单了。院长吴志生不仅需要拿出应对方案来,还得防备着领导的各种提问,并?#38405;?#21069;的?#38382;?#20570;出评估。

            怎么考虑,院长大人都觉得,应该把急诊?#34892;?#30340;“零”MRSA感染,作为例证拿出来。

            “霍主任,你怎么说?”院长嘴上说着给凌然奖励,然后看向霍从军。

            ?#25300;?#20204;凌然凌医生其实提过几次了,就他的技术特点来说,额外的急诊重症监护这块,还是应该做起来的……?#34987;?#20174;军果断提出了急诊ICU的要求。

            ICU的主任立即坐直了,鄙视?#30446;?#38669;从军一眼:“院长的意思是给凌然个人一定的奖励,不是给你们急诊?#34892;摹!?br />
            “过后可以问凌然嘛。?#34987;?#20174;军不以为然的笑笑,又道:?#25300;?#20204;凌然凌医生技术这么好,二十几岁就能主刀肝切除,而且做的还是一等一的,他现在难道还需要你给他评职?#21697;?#22870;金吗?”

            ICU主任被顶的有点气,可是看看霍从军跃跃欲试的?#24120;?#21448;把那口气给咽下去了。

            现场这么多人,斗气也斗不赢,就只能装大度了。

            ?#25300;也?#36319;你说这个,你们看不上ICU,可以不送病人过来嘛。”

            “那我们自建重症监护室的理由就更充沛了。?#34987;?#20174;军向院长笑笑。他才不在乎一个ICU的年轻主?#25991;兀?#21040;时候该送病人就送病人过去,ICU哪个医生敢拒收,当场喷死就是了,不用有任何心理负担。

            相比之下,自建重症监护室就是个大事了。

            别说少则百万,多则千万的仪器设备,以及复杂?#30446;?#25903;问题。就是需要多出来的编制都是一堆一堆的麻?#22330;?br />
            院长皱皱眉,道:“今天不谈这个议题。霍主任,凌然你要?#23637;?#22909;,年轻医生做到这一步非常难得……”

            他接着话题一转,又说起了院感的情况。

            霍从军心领神会,一个多话的都没?#23567;?br />
            不用说,等院长去向上?#35835;?#23548;汇报的时候,就看他得到的是?#20570;?#25233;或雨?#35835;恕?br />
            要是凌然起了作用,急诊?#34892;?#20986;了头,想必是有好处落手的。

            否则的话……霍从军猜想,院长还是会借此想办法感谢凌然的。

            凌然刚?#31449;?#19979;院长内侄的人情,眼瞅着就是直接兑现的状态。
        广东十分快乐开奖直播

              1. qiutan网球比分直播 辽宁35选7彩票开奖查询 江西时时彩开奖结果走势图 广东快乐十分高手论坛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结推荐 广西快乐双彩297期开奖 排列三跨度走势图图 竞彩篮球大小分支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 七星彩走势图最近100期 江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1766期七星彩规律图 西甲皇马比赛直播 陕西快乐10分遗漏手机 福建体彩36选7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