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大医凌然 » 正文
        | 繁体版

        第510 切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21592;?#33021;够轻松访问!
            凌然在家里的时间,给苗医生教教课,自己再上上手,一天时间就过去了。

            下沟诊所的病人结构尚可,现在每天固定都有几例的缝合,?#29976;?#20363;以上的输液。

            对诊所来说,输液加买药的人,如果能过百的话,就可以说是利润可观了,美容缝合这样的业务,可以说是超额利润了。

            凌家的装修冲动,可以说是皆由此而来。

            凌然配合苗医生,一个教一个学,几例病人真是不够用的。凌然于是将推拿的牌子又给挂了出来,“推拿2分钟25元”被换成了“推拿2分钟35元?#20445;?#20063;就是几个街坊抱怨一下。

            到现在,凌然的推拿技术好不好,大家心里都有数,愿意推拿的都是抢着来的,不愿意推拿的,反而是看着凌家涨价有点眼红。

            接下来几天,凌然都是睡觉睡到自然醒,再睡回笼觉,才慢悠悠的去医院,大部分时间,只是查个房就回家。

            肝切除手术是大手术,病人基本都得进ICU呆几天,?#29616;?#30340;呆一?#34903;埽?#29978;至二十天都不奇怪。

            医院的ICU能提供的病床有限,一旦被占满了,恢复起来就很缓慢。

            而且,其他科室也要做手术,也要挤占ICU的资源,他们的用量基本是个定值,ICU也不敢给凌然一个人塞满了。

            再帅,也得符合基本法不是?

            最重要的是,凌然的几个助手,也都进入到了疲倦状态。

            他?#19988;?#36319;着做手术,要?#38382;椋?#35201;做查房之类的日常工作,然后?#25346;?#23436;成正常医生无法创造出来的那么多的病历……在周末?#23478;?#25250;着出去做飞刀的凌然组,已经崩到了极限。

            “咱们这周先不收肝切除的病人了。”看着墙上积累的越来越多的未完任务,凌然决定暂缓一步。

            他刚刚拿到一个关节镜下的十字韧带的重建技能,还有自我提升“胆囊切除术”的任务没完成,也准备先期做点小调整。

            最起码,多肝两本骨科的书吧。

            正坐在椅子上写病历的左慈典听的,喉管都开始颤?#35835;耍骸?#20940;医生,不收肝切除的病人,您准备做哪类的?”

            “你们有想要收的病人可以提出来,没有的话,病床可以稍微空几天。”其实也没有几个空病床了,在执行长住院策略的凌然组,病床早都是稀缺资源了。现在空下来的病床,基本就是过去两三天里,出院的病人空出来的。

            “这是……与民休息?”左慈典就差喊出万岁了。

            跟前反应慢一点的吕文斌和余媛也瞪大了眼睛,颇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真?#30446;?#20197;不收病人了?”吕文斌诧异的问。

            “暂时不收,休息几天。”凌然点点头。

            “我去给霍主?#26410;?#30005;话。”左慈典醒悟了过来,连忙去从根子上断病人。

            凌然的治疗组比较特殊,他们是架构在急诊科内,而无门诊的,因此,如果他们不主动收治的话,是较少有上门病?#35828;摹?br />
            即使有,急诊病人也可以转诊,择期病人延后几天,也都是很正常的。

            “大家这几天把病历都补起来。”左慈典不敢想不做事的模板,他也没想过。

            病历写不完是不行的,到时候的麻烦很多。

            凌然对于写病历也没兴趣,一份病历上万字,全靠复?#36215;?#36148;改数据,很不符合凌然的美学。

            “我去病房转转,余媛一起跟我去。院感要继续加强。”凌然起身就走,并不给其他人发表意见的机会。

            要医生们来说的话,院感什么的,根本没人想做。

            每个人都相信自己是最干净的那只。即使是三天不洗澡的,也觉得自己是没体味的那种人。

            要每次查体都用酒精凝?#21512;?#25163;,更是少有人愿意做的。

            手术前洗手是都能做到的,可病房的消毒,就少人关心了。

            最重要的是,院感管理起来,总是非常的麻?#24120;?#26159;要与其他医生发生冲突的,护士和护士长往往也并不配合。

            总的来说,这是一项需要强力才能推进的工作,而收获却是看不到的。

            然而,凌然向来不忌惮旁?#35828;内?#27585;或不满。

            如果周围人有不满就受影响的话,凌然早在收到第100封情书的时候,就要不知所措了。

            所以,哪怕余媛等人同样是不愿意费尽心思做院感,凌然依旧是坚持了下来。

            做院感是对的,而且是必须要做的。

            再者说,随身带一罐酒精凝胶,也不是多费事的事。

            “下水道也要清理。各个病房的厕所,?#23478;?#21152;强清理的频率。原来的清理频率是适用于满员状态的,咱们现在长期加床,频?#26102;?#39035;加大。”凌然转悠着下命令,再由余媛做记录。

            “转包吗?”余媛小声道:“护士可不愿意干。”

            “转包,再动员一点实习生来做。”凌然道。

            余媛抬头看看前实习生凌然,再小声道:“转包可要花不少钱的,得给霍主任说一声。”

            “我一会打电话给他。”凌然早就得到霍从军的授意,可以开销一定?#30446;?#23460;经费。

            事实上,要是老资格的带组医生,经费可能都是完全独立的。

            当然,要是弱鸡的带组医生,一点经费都没有,看着主任的?#25104;?#35828;话也是有的。

            “再买些酒精凝胶。”凌然查了一圈,就用光了一管酒精凝胶,重新取了一管?#25346;?#33609;味的,再道:“我去肝胆外科,你和外包公司对接。”

            “不是不切肝了吗?”余媛一阵肝颤。

            “我去看看有没有胆囊可以切。”凌然道:“张安民还答应让我主刀呢。”

            “好……”余媛目送凌然远去,暗自松了一口气。

            切?#38382;?#26415;不像是跟腱修补术,它对一助乃至于二助的压力?#23478;?#22823;很多,凌治疗组里面,也就是吕文斌和马砚麟的接受程?#32570;?#36739;好,即使如此,也是在张安民帮忙以后,大家才相对轻松一些。

            余媛和左慈典在外科手术中,就没有那么轻松了。给跟腱修补术拉拉勾什么的,是个住院医都能做,可到了切?#38382;?#26415;的时候,余媛也是真的心虚,每次的压力?#24049;?#22823;。

            “要是做手术能像写论文一样轻松就好了。”余媛想到论文,心情才变的愉快一些,满脑子都是各种文献,转瞬,余媛又想到了自己的收藏了,脸上的笑容都升了起来。

            凌然一副溜达溜达的模样,到了肝胆外科的病区。

            最近一段时间,肝胆外科的病房里,有一半的病人是凌然割出来的,他过来查房,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医生护士们都?#24616;?#30340;打招呼。

            如果说,凌然之前是在手术室里横行的话,自从冯志详教授走后,他就在肝胆外科横行了。

            不管是贺远征还是他的手下,都绝对绝对不想有一天,被凌然这样的医生,当做案例在某某国际会议上吊起来打,或者在任何国内会议中,或者在任何院外会诊或院内会诊?#23567;?br />
            “张安民在哪里?”凌然随意找了个穿白大褂的医生问了句。

            他有点想做胆囊切除术了。

            “加护病房。”医生小心翼翼的回答。

            肝胆外科的加护病房就是以前的高干病房,比特需楼里的简陋一点,但是有完备的医生和护士的保护,是肝胆科的患者,尤其是做了肝胆大手术的患者的首选。

            凌然道?#26494;?#20123;,寻了过去。

            未到地方,就见一群人挤在小客厅里,就连走廊里,都有人在徘?#30149;?br />
            凌然皱皱眉,喊?#26494;?#35753;一让?#20445;?#35265;人让出了一条通道,才走进去。

            与小客厅相连的病房内,亦是满满当当的人。

            “朱老师,您不要多想,胆?#24050;?#32780;已,很多人都得的,几天就出院了。”

            “朱老师是太?#37327;?#20102;,太在乎学生了,身体不舒服,都没有往医院跑。”

            “朱老师?#20381;?#28385;天下,但也要注意自己的身体。”

            围在床边的人,各自说着话,脸上带着满满的笑容。

            病床上的患者几乎要哭出来了,想笑又笑不出来,满满?#30446;?#33080;。

            “哎,你们别这样子,我知道,我可能是……?#21069;?#21527;?”朱老师说到“癌”的时候,舌头?#23478;?#30452;了。

            床边的人忙道:“不是,真不是……”

            “我知道,你们是骗我……”

            “没人骗你……”

            “刘校长,我干了30年,前年住院一个月,你们也就来送了个水果,结果现在……”朱老师望着周围满满的花篮水果篮,眼泪?#23478;?#25481;下来了。

            刘校长?#38480;?#30340;笑着,再向?#21592;?#27714;?#21462;?br />
            年级主任舔舔嘴唇,趴到祝老师耳边,小声道:“?#29616;歟?#20320;儿子调教育局了。”

            朱老师一愣,眼神慢慢的明亮起来。

            “我是胆?#24050;祝俊?#26417;老师问。

            “是,胆?#24050;住!?#24352;安民看病人安稳下来,回答了一句,又道:“有黏连,但不是很?#29616;兀?#25105;们建议还是切除,你要是愿意的话,我们就尽快?#25165;?#25163;术。”

            “切……切掉它。”朱老师说着,不由的露出笑容来。
        广东十分快乐开奖直播

              1. 曾道人六肖中特网 竞彩胜平负开奖结果 山东群英会时时开 单机游戏急速赛车 才女六肖中特 黑龙江快乐十分结果 江西多乐彩新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体彩十一运夺金11选5开奖结果 辽宁35选7开奖直播现场 内蒙古十一选五任五最大遗漏号码 河南22选5开奖结果省份 埃及三分彩人工计划 北京pk10牛牛软件 排列三走势图综合办360 甘肃快三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