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大医凌然 » 正文
        | 繁体版

        第507章 装修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21592;?#33021;够轻松访问!
            丁家老二丁钟,磨磨蹭蹭的来到了ICU旁的休息室里。

            ICU的病房不允许家属随意进出,大家就守在外面,焦躁的等待着,像是一只只熬夜的猫鼬,有什么响动,就会机警?#30446;?#36807;去。

            “二哥,究竟怎么回事,怎么就流了那么多血?”丁家小女儿也快40岁了,最先站了起来。

            “怎么回事??#20197;?#20040;知道怎么回事。”丁钟绷着脸,先是烦闷的说了一句,撇撇责任,再道:“说?#21069;?#30340;病情复杂,术中大出血,4000多毫升……”

            “别人做个手术都是几百一千毫升的。爸流这么多血?”

            丁钟深吸一口气,又厌烦的吐出来,道:“请来的专家没降住,结果就大出血了。说是会有啥啥并发症的,你们完了再问主管的医生。”

            丁钟没说指导手术的话。他也是通过朋友才请到的冯志详教授,如今细细回想,人家也没许诺会亲?#20801;?#26415;。

            进一步的说,事已至此,在父亲的情况尚算稳定的情况下,丁钟也不想闹大了。

            闹大了,医院也只能是赔钱。而丁钟,现在还真不想恶了熟人,就为了拿这?#26159;?br />
            几个子女互相看看,还是40岁的小女儿问:“那现在呢?爸能好吗?有啥后遗症?”

            “这我哪里知道。”丁钟摇头,停顿了一下,又道:“原本准?#29238;?#29240;做手术的那个凌医生,你们注意一下,再来了,问问人家。”

            “怎么个意思?”其他几个子女都很熟悉老二了,看他的表情就知道有猫腻。

            丁钟期期艾艾了半天,道:“我听说,手术的时候大出血,最后是这个凌医生给止住的,手术也是他给做完的。”

            “凌医生做的?就特别帅的那个?”40多岁的小女儿惊?#28982;?#20102;。

            丁钟点头:“听说是这样。”

            “咱们花钱请了个水平更差的?”其他几个子女心里都不舒服起来。

            尤其是最小的儿子,更是连连皱眉。

            他是最不同意请飞刀的,找到云医来,就是因为他听过凌然的名声。而且有同事的长辈,有在云医做了肝切除手术,评价很好。

            但是,家里经济条件最好的老二,一定要请京城的名医过来,小儿子也无从拒绝。

            可这样的结果……

            小儿子忍不住道:“早知道凌医生的水平很好的,结果一定要请京城的教授,那都是70岁的老教授了,好能好到什么地步?”

            丁钟焦头烂额的道:“这是碰上了。那京城来的教授的水平肯定也是可以的。再怎么说,人家也是京城来的教授,对不对?也许就是舟?#36947;?#39039;的,咱们运气不好……”

            “老二,你说这个话亏心不亏心,这是咱爸,运气不好?你自己运气不好去。”

            丁钟皱眉:“怎么说话呢,你们知道我费了多大的劲吗?再怎么说,人家也是肝切除的专家。”

            “肝切除的专家,没有云医的一个小医生的水平高?”

            “人家也不是小医生。”丁钟不想再说了,道:“总而言之,我一会再准备个红包,等那个,凌医生来了,你们通知我。”

            “这是红包的事吗?”

            “这个凌医生行不行?也太年轻了。”

            “要不要找个律师问问?”

            丁家人絮絮的商量着,却是没个结果。

            凌然已经开着自己的捷达,嘟嘟嘟的回了家。

            今天的手术后半截,也是凌然所遇到顶困难的了。云医覆盖的人口就这么多,?#22812;?#26469;的病人也有限,尚未提供足够困难的案例出来。最重要的是,若是凌然主刀的手术,他是不会使之复杂到这样的程度的。

            做完此项手术,凌然也不免觉得劳累了。

            他没?#37266;?#25321;喝精力药剂再继续做手术,离开了医院再回去,不免有些太浪费时间了,而且,ICU的病床也快装满了。

            凌然稍稍降低了车速,只开限速路段的五分之四的速度,尽管如此,小捷达依旧呜呜的飙的很快乐。

            夜晚的云华,硕大的“40”的限速牌,只三?#25343;?#38047;,就甩?#30446;?#19981;见影子了。

            凌然有节奏的点着脑袋,保持着均匀的速度,?#37027;?#30021;快的就像是车迷在跑F1似的。

            下沟诊所。

            红的灯,黄的灯,蓝的灯,印着红的脸,黄的脸,白的脸(注1)。

            院子里依旧热闹的像是过节似的。

            凌然抬?#25151;?#30475;天,月亮都胖的像是在过年了,诊所里竟然还有这么多人?

            凌然推门入内,就见院子里坐着一票人,中间坐着凌结粥……

            “?#19968;?#26469;了。”凌然轻轻的说了一声,就像是之前一样。

            凌结粥坐直了腰,再拍?#33041;?#28378;滚的?#20146;櫻?#31505;了:“儿子回来了,你妈楼上呢。”

            凌然“?#19969;?#30340;一声,再?#19979;ィ?#23601;见二楼的茶桌旁坐着一票人,楼梯正对面是老妈陶萍,正在泡茶的则是……田柒?

            只见田柒穿着中式的棉?#21490;?#35013;,素手芊芊,摆出优雅的倒水的姿态,给茶桌前每个杯子添满茶。

            再抬头,田柒就看到了凌然。

            “凌然!你回来了。”田柒兴奋的站了起来,使劲招手,刚才的?#32982;?#27169;样,全然不见。

            围拢在茶?#28010;闹?#30340;大妈大娘们,也都好似鹰眼似的,盯着凌然。

            “?#19968;?#26469;了。”凌然依旧重复楼下的话,不自觉的也招了招手。

            田柒的眼睛都眯了起来:“快来尝尝我泡的茶。对了,?#20801;?#25105;做的茶杯。”

            田柒说着,返身从身后的一只爱马?#35828;?#23567;皮箱中,拿出一只手表大的小茶杯,?#26049;?#20102;自己对面的茶桌上。

            两边的茶客们乖乖的让开了一个?#35828;?#20301;置。

            凌然迟疑瞬间,坐?#26494;?#21435;,两边的人又自动自觉的坐?#35835;?#19968;些。

            “这是柴窑的茶杯,我上个月去景德镇,找丰老先生烧的柴窑,一窑6只,烧坏了一只。”田柒说着笑了出来,?#36335;?#35828;的是件好玩的事。

            “丰老先生是很有名气的。”陶萍帮忙说话,又道:“小柒是知道我?#19981;叮?#25165;专门去烧的柴窑。柴窑烧起来又脏又累,成本也高,现在人都不愿意弄了。而且,丰家的窑都在山里面,小柒等于?#36824;?#20102;好些天呢。”

            田柒笑了出来,望着凌然道:“凌医生不是也?#36824;?#22312;手术室里好些天,没什么关系的,而且,我都带了好多?#38498;?#29992;具过去,生活?#19981;?#26159;蛮方便的。”

            凌然端起杯子来,品了品。

            他跟着老妈喝了不少茶,已经算是品得出?#27809;?#20102;。

            “好喝吗?”田柒有点小?#38391;?#30340;问凌然。

            “挺不错的。”凌然点头。

            “这是我从家族仓库里拿出来的冰岛,?#19981;?#30340;话,?#19968;?#21487;以再换些出来。”田柒说着笑笑,又给凌然添了一杯茶。

            凌然也稍微有点渴了,一饮而尽,再品咂品咂。

            田柒又给他补上一杯茶。

            凌然再喝,接着才放慢了速度,看看?#38393;埽?#23601;见楼下的熊医生、苗医生和娟子竟然都在。

            凌然不由问:“诊所现在延长营业时间了吗?”

            ?#26049;?#20197;前,娟子早回去想办法保持体形去了。

            “哪里,我们在商量给诊所装修呢。”陶萍笑了出来。

            “要装修了吗?”凌然诧异。

            “苗医生现在做美容缝合什么的,已经挺有名气的了,街坊们平时看病买药,也都常过来,我就考虑着,咱?#21069;?#35786;所再装一下,还可以做个更专业的手术室出来。”陶萍的话里带着大气,有种赚到钱的底气。

            楼下的凌结粥,更是听着上面的响动,高喊:“我爸当年就说了,牌匾不许动,其他的,我有本事,动的越多越好!”

            “有几?#21307;?#22346;听说了,也想装修,这不是商量呢。”陶萍微笑。

            “咱们下沟巷子的生意,今年都算是稳中有升了,愿意装修的,都可以装修一下,以后就是街道和街道的竞争了。?#32503;?#19968;位年龄与陶萍相仿的街道说话,正是街道礼品店的小老板。

            “今年别处的生意怎么样不说,咱们下沟巷子的生意,确实是好了些。”

            “咱们往年比上沟差点,今年?#20154;?#20204;强。”

            街坊们又继续聊了起来。

            凌然默默的喝茶,听着他们聊天,反而觉?#38391;?#20026;放松。

            下沟是他生活了20多年的地方,即将到来的变化,竟是让他也了一些期待。大约相当于八分之一个大?#21697;?#37027;种。

            田柒静静地给凌然泡茶,只觉?#27809;?#36523;轻松,?#24459;?#32654;好。

            ……

            注1:请分析作者的写作意图,红?#35780;?#33394;的灯代表什么,脸为什么?#21069;?#30340;。结合文章内容并联系现实,限50字。
        广东十分快乐开奖直播

              1. 云南11选5开奖号下载 爱彩乐湖南快乐十分 急速赛车公式 真人龙虎斗皇冠现金网 天津时时彩卡时间漏洞 开乐彩在哪销售 qq欢乐升级多开 海南环岛赛公式 2019年彩票销售额 足彩胜负彩奖金比率 河南体育彩票走势图 黑龙江11选5定胆技巧 重庆幸运农场投注方法 赖子斗地主 幸运28官方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