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大医凌然 » 正文
        | 繁体版

        第502章 滑腻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21592;?#33021;够轻松访问!
            再回到飞刀手术室。

            走廊跟前站着好几个人,有的在好奇的观察,有的还在打电话,来给现场不能观战的医生做汇报。

            不用说,现在肯定有医生,正在一边做手术,一边开着免提听战况。

            飞刀出现问题,总是会连带出一片的责任出来。

            所以,能开飞刀的医生,一定得是能搞得定手术的医生,要对该术式做得熟练之极才?#23567;?#32780;这样的医生,出现了失误,那大家肯定是想知道为什么的。

            同一条纵廊的三间手术室,亦是频繁的进进出出。

            巡回护士们都来看了一遍,做手术的医生虽然没出手术室,但在其他手术室里参观的医生,都是出来溜达了一圈了。

            医院的手术室,许多人以为好似一个密闭空间。

            但实际上,医院的手术室的流动,比工厂的车间还要频繁的多。

            只有手术室的手术台周围,才是高指标的无菌环境,而在手术台以外的手术室部分,往来参观的医生、取送物品的护士,或者是来串门的医生,基本可以说是络绎不绝的。

            像是云华医院这种顶级地区医院,常年都有几百名来培训的下级医院的医生,他们中,能蹭到手术的毕竟是少数,蹭不到手术的,就来手术室里频繁?#30446;?#25163;术。

            如割胆囊、割囊肿或者?#29616;?#31471;臂的手术,是地方医院常能遇到的,来参观学习的医生,就会频繁的来看。而像是肝切除这样手术,平时遇不到,那想来看看的医生就更多了。说不定,某年某月某日,遇到一个棘手的案例,就会用到今天看过的手术。

            事实上,越是大型的医院,手术室里进出的医生就越多。在美国克利夫兰医院,或者梅奥诊所的手术室里,全世界各地来参观学习的医生们,是需要排队的。而他们回到家乡之后,往往就会将自己看过,而非做过的手术,推广出去。

            中国外科手术的发展,在最初也是如此。

            凌然踩开门,进入了手术室。

            只见手术室的地面,此时已是丢了一堆的染血纱布,怕有?#29976;?#20010;之多,而用来自体输血的再回收的罐子,也都?#22885;?#20102;血。

            郭明成眉?#26041;?#38145;,满手猩红的拧着钳子,一边骂骂咧咧的:

            “灯弄亮一点都不会吗?”

            “把地板擦一下,滑倒了怎?#31383;歟俊?br />
            “血呢?还没取来??#20960;?#20160;么吃的?”

            主刀医生骂人,在手术室里也是频繁事。越是手术做的不顺利的,主刀骂人就越凶。当然,有的骂人本身就很凶。

            而在?#21592;擼?#20911;志详教授也加入了抢救的队伍中,但他年老体衰,手插进溢血的腹腔内,就像是插入了泥泽?#35805;恪?br />
            贺远征则拿着手机,打起?#35828;?#35805;。

            在手术室里,越是高?#35828;?#21307;生,电话就越多。

            虽然大家都是说两句就放下了,但你架不住总有人拨进来。而到?#35828;?#20219;诸多职务的主任医师的位置的时候,要是没人常常拨电话进来,他也该拨电话出去了。

            至于现在,贺远征自然是稍稍有点慌了。

            “出血了?”凌然还没有洗手,自然不能立即冲上台去,而是首先询问?#21592;?#30340;霍从军。

            在?#38381;?#31185;干了三十多年的霍从军,血是见的多了,大出血更是常见,此时?#20219;?#30340;站着,对凌然道:“肝切除的时候,郭医生想躲开血管瘤,结果血压太高,血管?#20848;?#33030;的不行了,一下子破开了。”

            “静脉?”

            “恩。肝脏出血也很?#29616;?#20102;。”

            “失血量多少了?”

            “现在有两三千了吧。”

            “挺多了。”凌然也没有特别紧?#25319;?#20182;现在不像是刚开始进?#38381;?#37027;样,看见病人大出血就着急了。

            哪怕是大出血,只要是处于控制之中,就还有挽回的希望。

            当然,随着出血程度的加深,控制力是越来越弱的,病?#35828;?#39044;后也会更差一些。

            凌然站在距离手术台几米的地方,仔细观察着。

            这台手术他看的断断续续,但他是提前阅读过磁共振等影像片的。最重要的是,郭明成也没有用什么奇怪的术式,最多就是改良后的肝门上径路肝切除术。

            凌然断断续续?#30446;?#19979;来,基本就知道郭明成的术中判断和术?#37266;?#25321;了。

            应该说,郭明成也没有做错什么事,就是?#20284;?#19981;好。

            可从另一方面来说,他选择了门静脉高压的患者做肝门上径路肝切除术,就是承担了这份高风险。

            如今,高风险爆发了。

            凌然猜想,如果让自己做这例手术的话,大概会有不同的术中判断和选择的。

            他甚至都不一定会选肝门上径路肝切除术。

            但是,他拥有大师级的肝切除术,提前阅读了核磁共振资?#24076;?#21448;有170次的腹部解剖的积累,还有完美级的热止血技能,以及完美级的徒手止血技能。

            可以说,?#38381;?#31185;出身的凌然,在肝切除,以及止血方面是有极大的专长和优势。

            仅仅是强专精,甚?#20102;?#19981;上弱大师的郭明成,已经做出了最大努力。

            只是病?#35828;?#30149;情确实复杂,而郭明成恰恰没有做出最?#25490;?#26029;而已。

            然而,做出不同的选择,并不是一?#38382;?#20540;式的赋值判断,也许在死亡讨论的时候,医生们可以做赋值判断,但在手术过程中,术中判断永远是瞬间的综合决定,简单来说,在没有绝对项的情况下,就是跟着感觉走。

            高风险手术中的术中决定,就好像行走在树?#31181;校?#36523;后有野猪在追,前方的三岔口,一条路有狼的脚印,一条路有熊的脚印,一条路有虎的脚印……

            有时候,技术不好的,并不是做了错误的术中决定,它做什么决定可能都不会得到好的结局。

            技术足够好的,也并不总是做了正确的决定,它只?#21069;?#38169;误的决定给平趟了。

            那些处于两者之间的,往往是最需要?#20284;?#25351;引的。

            就像是现在的郭明成医生。

            凌然举着口罩,站的离郭明成近了一些,伸着脑袋看着腹腔内的情景。

            “什么事?”郭明成的语气不太好,做手术不顺利的时候,医生都是凶的要死的。

            冯志祥教授虽然已经站累了,操作也迟滞了,但表情尚算镇定,问:“凌医生有什么想法?”

            凌然只迟疑了一秒钟,就道:“我的止血技术,比肝切除技术好的多。”

            从大师级到完美级,起码要做几千例的手术,或许还包括更多的前置条件。而拥有完美级热止血和完美级徒手止血技术的凌然,止血技术显然是比肝切除技术好的多。

            冯志祥做了这么多年的教授,见过的天才形形色色,这时回想梅老的?#25991;?#32966;管结石的情况,再看看凌然的表情,问:“你有什么建议?”

            “我可以洗手之后上台帮忙。”凌然停顿一下。

            霍从军“咳?#21462;?#30340;装了起来。

            他从后面?#35805;?#23558;凌然拉了回来,道:“他们是来开飞刀的,你这时候上台,是想担责?#28201;穡俊?br />
            贺远征也看着凌然愣在那里,有种被?#35828;?#26538;的温暖?#23567;?br />
            凌然道:“救过来就没事了。”

            “救?#36824;?#26469;呢?”霍从军反问。

            “我可以帮得上忙。”凌然考虑问题的方向,与霍从军完全不同。

            “凌医生愿意帮忙的话,最好了,麻烦你了。”冯志祥也不等两人再讨论了,就出血到这个程度,一个不慎就是全面崩塌,宣布死亡的结果了。冯志祥已经是没有更好的解决方案了,徒弟郭明成看样子也就是在挣扎……

            凌然点点头,一个啰嗦的字眼都没有,转身就道:“我去洗手”

            几分钟后,凌然重新返回。

            此时,走廊里已经有许多闻讯而来的医生和护士在围观了。他们不被允许进入手术室,就在外面听着响动,然后隔着门瞅。

            堂堂教科书上的冯志祥教授,飞刀失误,将是许多人接下来讨论的话题了。

            凌然一言不发的入内,并在护士的帮助下,穿戴好手术服和手?#20303;?br />
            “让我摸一下。”凌然说着话,?#24535;?#25554;入了滑腻腻的?#22885;?#34880;的腹腔内。
        广东十分快乐开奖直播

              1. 网上21点游戏 中原风采22选5胆拖 北单胜平负是什么 网易彩票排列三走势图 斗地主棋牌游戏手机版 新疆18选7的开奖号 甘肃快三开奖结果今天查询结果 一肖中特诗句 南国七星彩票论坛1769期规律图 新疆十一选五推荐号 yonex羽毛球鞋型号推荐 内蒙古快三结果走势图 喜乐彩是不是骗人的 中国竟彩足彩比分直播 3d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