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大医凌然 » 正文
        | 繁体版

        第406章 竭尽全力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21592;?#33021;够轻松访问!
            或许是因为哭的太大声,胡妻很快就没劲了。

            她在玻璃门外站的太久,觉得累了,就只能倚着门,再眼巴巴?#30446;?#30528;里面。

            对她来说,今天意外有些过于沉重了。

            或许,对任何一个人来说,有关于生死的意外,都是异乎寻常的沉重的。

            凌然依旧在不断的做着胸部按压。每隔5分钟,就要求注射一次肾上腺素、阿托品和利多卡因。

            除此以外,150毫升的碳氢酸钠也被静脉注射了进去,并没有什么用。

            四周依旧很吵杂,来来往往的医护人员,警察和病人,让抢救室的环境燥的像是沙漠火炉似的。

            凌然也觉得身体有些燥热。

            每分钟100次以上的胸部按压,既要按压到位,也是释放到位,?#21482;?#19981;能彻底离开胸部。没?#37266;?#32451;过的人,很难拿捏得住其中的轻重,尤其是没有上手按压过?#35828;模?#30495;到了心肺?#27492;?#30340;时候,要做到?#26082;?#30340;按压并不容?#20303;?br />
            然而,就算是经过了训练,巨大的体力要求,依旧不断?#30446;?#39564;着施救人。

            “凌医生,要换人吗?”牛护士小跑着过来,轻声询问。

            “?#19968;?#21487;以。”凌然不想多说话,他在尽可能的调整呼吸,?#21592;?#35777;自己的胸部按压的?#20013;?#24615;。

            胸部按压是心肺?#27492;?#20840;过程中,最重要的一环。

            与之相比,任何药物、仪器和技术手段,都不能达到同样的效果。

            而高质量的胸部按压,也是高质量的心肺?#27492;?#30340;最佳支持。

            凌然希望自己能坚持得久一点。

            事实上,如果不是因为所有人都在忙碌,凌然原本是可以晋级成为指挥者的。

            但是,他现在若是?#27599;?#20102;位置,与其他医生接力进行心肺?#27492;眨?#19968;个两个医生,都不一定足够。

            凌然势必不能在如此紧张的时刻,占用如此多的医生如此多的体力和精力。

            何况,凌然觉得自己还能坚持得下来。

            任何医生,任何人,在给另一个人类做心肺?#27492;?#30340;时候,往往都可以坚持的很久,很久……

            “凌医生,25分钟了。”牛护士小声的提醒了一句。

            凌然只是闷闷的“恩”了一声。

            牛护士想了想,建议道:“要不要使用呼吸机?”

            此时已经做了25分钟人工呼吸的小护士用的是简易呼吸器,也就是有一个大球囊的手动人工呼吸器。

            呼吸机的人工呼吸效果就要好太多了,只不过,它通常并不是用来给心肺?#27492;?#30340;病人用的。

            凌然却是赞赏的点点头:“用呼吸机是个好主意,注意更换时间。”

            牛护士点点头,立即去找人拖来了呼吸机。

            人工气道是早就打开?#35828;模?#29275;护士熟练的调试好了呼吸机,再接好喉管,一秒钟都没耽搁。

            一番操作之后,牛护士再向凌然报告:“30分钟了。”

            凌然依旧只是“恩”的一声。

            他知道牛护士的意思,心肺?#27492;?0分钟,或者30分钟以上,其实就可以决定是否放弃了。

            如果是在10年的话,大部分国家和地区的医院,都将20分钟以上的心肺?#27492;眨?#30475;做是没有必要的。

            事实上,美国人至今依旧很少进行超长CPR(心肺?#27492;眨?br />
            但是,这是与他们的医疗制度有关系的。

            在美国的医院里,家属是可以将植物人丢在医院置之不理的。医院将为此承担每年数百万美元的医药费,以至于医院之间,甚至产生了植物人交?#20303;?#25104;本高昂的大医院用医疗专机将植物人卖去成本?#31995;?#30340;医院,并向后者支付以百万美元计的高昂费用。

            在这?#21482;?#22659;下,让美国医院支持超长CPR,就意味着医院每年都要新增数名植物人患者。

            于是,为了?#27809;?#32773;有尊严的去世(手动狗头),美国医院并不鼓励超长时间的心肺?#27492;?#30340;进?#23567;?#21307;生们受到的教育如此,超长CPR的比例也就不高。

            但在中国,医护人员们进行超长CPR的比例是越来越高了。

            虽然成功的概率往往低至百分之一,可这是将患者从死亡线上拉回来的唯一方式。

            凌然知道,此时此刻,“老胡”的唯一希望,就是自己了。

            如果凌然放弃了,是不会有医生接着上来,再继续的做心肺?#27492;?#30340;。

            那时候,他就只能宣布死亡了。

            而继续做下去,毕?#22815;?#26377;百分之一的希望。

            对一个生命来说,他的一生中,有无数次,为?#35828;?#20110;百分之一的成功率而拼搏努力过。

            此时此刻,有另一个生命为了保住他的生命,为?#35828;?#20110;百分之一的成功率而拼搏努力,似乎就更让人容易理解了。

            ……

            “爸爸!”

            玻璃门外,9岁的小男孩,身上裹着大?#35828;囊?#26381;,一边吸鼻涕,一边大声喊。

            “爸爸在里面,咱们在外面等。”身材圆润的女人搂着儿子,想哭又不敢哭出来。

            “爸爸怎么了?”9岁的孩子,已经很懂事了。他现在却是希望大人能否定他的猜想。

            身材圆润的女人轻拍着他的肩膀,道:“爸爸从塔吊上摔下来了……”

            “你不要给孩子说这些!”站在?#20063;?#30340;是患者的母亲,苍老面容,愤怒的发红,借机发火:“你自己的老公,你咒他要死吗?你就不该让我带他过来,带他过来干什么?”

            儿媳妇没有像是平时那样呛声,只道:“?#20040;?#20799;多看看他爸。”

            “回去再看也一样。?#34987;?#32773;的母亲的气势弱了许多,近乎乞求的道:“过天再去病房看,也一样。”

            胖女人继续用手轻轻的拍着儿子,就像是在摇篮中似的,道:?#25353;?#20799;,你爸爸是为了赚钱?#29615;?#31199;,交学费,才去的夜班工地,你以后啊,要好好读书,坐办公室,风吹不着,雨淋不着,也不会从塔吊上摔下来了……”

            “你……”老太太又气又?#20445;?#30475;着儿媳妇的样子,像是癔症了似的,干脆一把抢过孙子,道:“你别瞎嚷嚷,我儿子……我儿子……”

            老太太想说点吉利话,可是,隔着玻璃门看到的景象,并不能让她说出这样的话。

            凌然依旧维持着每分钟100到120次的频率按?#22815;?#32773;的胸部。

            就算是完美级的心肺?#27492;?#26415;,也不能保证他能长时间的保持相同的频率。

            凌然能够保证的,是?#30475;?#30340;按压深度,?#30475;?#30340;胸壁回复程度。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再一次要求静脉注射药品的时候,霍从军来到了凌然面前。

            “马上就要一个小时了。?#34987;?#20174;军道。

            听到霍主任的声音,凌然头都没抬的道:“患者只有32岁,无病史,既往体健,我认为继续心肺?#27492;?#21487;以?#27809;?#32773;收益最大化。”

            霍从军无言以对。

            继续心肺?#27492;?#33258;然可以?#27809;?#32773;的收益最大化,放弃做心肺?#27492;眨?#23601;要宣布死亡了。

            霍从军看看四周,随着各科室的医生们到位,急诊室的繁忙景象,已经得到了略略的缓解。工地里虽然还有人送过来,但总人数是很少了。

            霍从军舒了一口气,道:“你自己判断。”

            “是。”凌然回了一声,胸部按压的动作都没有变化。

            吕文斌这时候做完了手里的事,快步而来,低声道:“凌医生,?#20381;窗?#20320;。”

            “准备电击。”凌然直接就下了命令。

            “哦……是。”吕文斌用了几秒钟?#20174;Γ?#25165;拿起?#35828;?#26497;板。

            “200焦。”凌然下令。

            吕文斌重复:“200焦,?#27599;!?br />
            除颤仪轻轻的释放?#35828;?#27969;。

            凌然看也不看,直接就继续做起了心肺?#27492;鍘?br />
            心肺?#27492;?#30340;中断要越短越好,这是借用外力,给予身体的后勤支持,后勤中断的越久越频繁,就越容易得到一个烂摊子。

            滴。

            滴滴。

            心电监护仪,突然响了几声,吸引了周围所有?#35828;?#27880;意。
        广东十分快乐开奖直播

              1. 大乐透开奖 11选5助手 贵州今日快三推荐号码 河北11选5开奖公告 快乐十分钟 北京11选5走势一定牛 7星彩18108期开奖结果 青海快三专家预测号码 安徽25选5五位走势图 德州扑克8a手牌胜率表 nba竞彩篮球大小分 马龙乒乓球 095最准杀一尾中特 全民斗地主 彩票app开发价格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