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大医凌然 » 正文
        | 繁体版

        第266章 缝的好一点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21592;?#33021;够轻松访问!
            凌然开着新修好的小捷达,一路堵车,回到了下沟。

            下?#30340;冢?#19968;样拥堵。

            最多只容两辆?#21040;?#38169;的巷子,此时满是来吃饭的都市小白领们。

            下沟里的店面换了?#21482;唬?#26368;后,活下来最多的还是餐厅?#27807;輟?br />
            尤其是专供上班族食用的快餐店,在下沟的巷子里一口气开了四家,令老街坊们怨声哀道。

            人多是件很喜庆的事,但人太多了就糟心了,尤其是快餐店们取代的店面,往往是街访们看了?#29976;?#24180;的老店了,就算大家都不买那老式的糕点了,却还是觉得看到糕点店的牌子舒心一些。

            凌然慢吞吞的开过食客们的身边,再将车挺好,回到自家的院子里,就见诊所里竟是?#29260;?#20102;队。

            定睛看去,队伍竟是通向了西厢的小房间。

            房间门口,挂着小小的塑料牌子:推拿5分钟10元,随到随按。

            再?#31383;?#30528;小马扎坐着排队聊天的大爷大妈们,总数超过20人,等于要按2个小时,才能将之消耗了。

            “妈,?#19968;?#26469;了。”凌然喊了一声,先上二楼,给自己倒了一杯凉茶喝掉。

            “今天回来的早啊。”凌结粥晃悠着从楼下冒出头来,再蹬蹬的爬?#19979;?#26799;,笑道:“你妈去茶店了,没想到你回来,咱爷俩点外卖算了。”

            凌然“哦”的一声,问:“是冬生在做推拿?”

            凌结粥点头:“是呢。冬生这个孩子实诚,写好的推拿5分钟10元,他都给人家推拿到10分钟才结束,这还是后面等的人急的不行,吵着闹着才减下来的。”

            “一次10元?”

            “恩,我抽4块钱,剩下6块都给他。”

            凌然瞥了凌结粥一眼:“冬生才10岁吧,你还要和他四六分?”

            “你不懂,这个是规矩。苗医生都要四六分的,要是给冬生开了先例,队伍就不好带了。”凌结粥一副为管理伤透了脑筋的模样,又道:“冬生?#21069;?#21507;包住呢,我等于是偷偷给他的福利,都不好叫别的人知道。而且,?#36824;?#30149;人有多少,我吃住都是要给包的,我这是有兜底的成本啊。”

            “我去看看。”凌然是有些好奇的。

            推拿学起来也简单,很多盲聋哑学校教盲人按摩的时候,总学时并不长。医院里的推拿师学的虽久,但大部分时间并不是花费在推拿技术本身上的,人体解剖等?#28982;?#30784;学的或许更多一些。

            比起逻辑化水平更完善的外科学,推拿对于天赋的要求似乎更高一些。

            好在冬生从小与被老和?#37266;?#22823;,早就学过穴位等等东西的,所?#21592;?#20940;然一教就会。

            但实力究竟如何,凌然也不甚了了了。

            西厢。

            小沙弥卖力的用推拿,抓法,对付着街坊们的脖子,肩颈和腰?#21462;?br />
            他人小力弱,就要推拿的更准确,才能达到效果。

            以下沟诊所周围的老街坊们的耐受力来说,冬生的力?#30475;?#32496;有余。

            由大师级的推拿技术,教出来的学生,在技法上,也是有一些优势的。

            冬生的推拿,没有凌然立竿见影的效果,在治?#21697;?#38754;也是乏善?#27801;攏?#20294;是,他还是能保持短时间的缓解效果的。

            就算是凌然的推拿,其实也是缓解的成分较多,无非就是缓解的时间长短罢了。

            但是,街坊们并没有专业的技术水平,在推拿方面并没有完备的判断能力,他们能确定的是,小沙弥的推拿时间更长,价格更低,而且,还有?#21697;?br />
            凌然进到西厢房内,看了一会冬生的操作,就点点头出来了。

            冬生的推拿技术固然还不成熟,可是错误的地方也不多,而且,他本人似乎也记住了凌然危险部位和危险动作的警告,基本没有违反的地方。

            如此一来,街坊们愿意接受冬生的按摩,凌然也就乐得清闲了。

            他熟练的找到自己的躺?#21361;?#20004;腿架起,打开?#21482;?#28216;戏,就乐淘淘的玩了起来。

            过了许久,到急救车的声音响起,凌然才被苗医生叫了起来。

            “凌医生,又来了两个病人,你要不要做一个?”苗坦生笑呵呵的做邀请,又道:“谁做的算谁的,你就当是赚零花钱了。”

            ?#21543;?#31561;,马上决战了。”凌然全神贯注的举起?#21482;?#20960;秒钟后,就放了下来。

            苗坦生看着凌然,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凌然在苗医生考究的眼神下,?#20102;?#20960;秒钟后,道:“决战好像已经结束了,竟然是在下路打的……是什么病人?”

            苗医生反正也不会玩游戏,就只是笑笑,道:“钝器伤,工地上送过来的,金鹿公司现在打通了市里各大建筑工地,还在新建小区里不停的做宣传,我们经常有工地的建筑工人,装修工人之类的来看病了。”

            苗医生说到金鹿公司扩展的业务挺高兴的,对于长期在小诊所里坐镇的外科医生来说,顾客盈门已是好久以前的?#19988;?#20102;。而这些客人,有一大半都是经理公司送过来的。

            最近一段时间,可以说是苗坦生从也医院离开以后,过的最舒坦的一个月了。

            他没有了销售任务,也不用绞尽脑汁的多收钱,就是照常完成缝合工作即可,收入还很是不菲。

            凌然展露出的技术,更是给苗坦生展露出进步的希望。

            希望也是生活必需品之一。

            “是要做清创缝?#19979;穡俊?#20940;然问苗医生。

            “清创,然后缝美容针。”苗医生回答。

            凌然“哦”的一声,从舒服的躺椅上爬了起来,道:“去看看。”

            ?#21482;?#34987;他丢在了一边充电,四周笼罩着?#24736;?#30340;氛围。

            凌然是那种可以把手术当娱乐的人,就像是有些职业司机会将开车当娱乐,职业球手可以将?#21621;?#24403;娱乐一样。

            凌然就是在诊所里长大的,也不觉得下班以后看病人有什么问题。

            来到刚刚送到的两名病人面前,凌然就像是在急诊科一样,首先俯身看二人的伤口。

            都是钝器伤,都有破损,一个在额头的位置,一个在脸颊的位置,看起来是需要做些引流和消毒的工作,凌然对此已是熟的不行了,伸?#24535;?#36947;:?#21543;?#24067;,碘伏。”

            苗坦生?#35835;?#19968;下,转瞬就将东西拿了过来,?#24616;?#30340;当起了助手。

            他本来就是想偷师的,现在能现场正大光明的看,那是再好?#36824;?#20102;。

            “医生,我是来缝美容针的。”被凌然选中的工?#26494;?#22312;额头,也是伤的比较重的。他约莫二十几岁的模样,脸上有?#23601;劣心?#22303;,衣服也是脏兮兮的模样,很容易让人想到建筑工地上的苦力。

            苗坦生道:“我们就是给你做美容针的。”

            “那我要你缝。”额头有伤的工人将手从台子上拿了下来。

            脸颊有伤的工人与他亦是差不多的年?#20572;?#24046;不多的态度,道:“不要看我们?#21069;?#30742;的就看不起人嘛,谁的脸面不值钱,你们该收多少钱就收多少钱哈,缝要给缝的好嘛。”

            额头有伤的工人也道:“你们的收费那么高,不能随便糊弄人啊,?#21307;?#24180;赚了钱,就回去相亲的,到时候,头上一条青龙,我得多出多少彩礼?”

            “就是说,脸上有?#35828;?#20110;残废的,找不到?#22791;?#30340;。”

            苗坦生听的?#35835;?#19968;下,接着就笑了出来:“你们算的挺精明的。”

            “没得办法的,要是?#35828;?#21035;的地方了,你看我们来不来看医生。”

            “那你们有一点是算错了,凌医生的美容针缝的比我好。”苗坦生对于这种场面,有太多的应对措施,一边态度和蔼的笑着,一边帮凌然吹道:“凌医生是云华大学的高材生的,毕业的学校就比我好,人家现在就在云华医院上班呢,急诊科,一天处理你们这样的伤情不知?#26469;?#29702;了多少。”

            两名工人互相看看,由额头有伤的开口道:“我们不去大医院,就是想缝的好一点。”

            “我知道,凌医生是缝的真好,我这么说吧,我们这个诊所,是凌医生父亲的,要不然像凌医生这样专业的医生,你们多出十倍的钱都找不到的。整形外科知道吧,里面收钱的单位都是万。”

            两名工人将信将疑的。

            苗坦生?#27809;?#35753;凌然缝合。

            凌然才没?#24515;?#20040;多心思,见能下针了,就道:“先忍住,我给你们清?#30784;!?br />
            紧接着,凌然就快速的做了起来。

            太熟,伤的又太轻,凌然做的快而无味,就像是吃茶水泡饭似的,?#30475;?#21482;是填报了肚子。

            苗坦生盯着细看,一笔一划都想记到脑子里。

            “你是想学吗?”凌然看看苗医生,慢悠悠的做着手术——当然,只是他的速度下的慢悠悠。

            苗坦生被他问的有些不好意思了,就像是偷艺的徒弟被抓住了似的,喃喃道:“我是看看……”

            “你缝合的时候,过于专注处理皮缘了,对皮下组织的处理不严谨。”凌然停顿了一下,又道:“光是做好了皮内缝合,没处理好皮下的张力问题的话,缝合后的一两周时间,看着很漂亮,以后的疤痕一样要增生。另外,你虽然很用心处理皮缘了,入针的角?#28982;?#26159;需要注意。”

            凌然是正规的医学教育体制下毕业的学生,正儿八经的?#20302;?#25216;能获得者,从小到大,他?#29992;?#26377;因为学习吃过苦,更没有人会拦着不教他。

            在凌然的?#19988;?#37324;,幼儿园时期,他跟着?#19979;?#21435;学画画,画画的老师就哭着喊着要收他为徒;他跟着?#19979;?#21435;学钢琴,钢琴老师就哭着喊着要收他为徒;他跟着?#19979;?#21435;学散打,散打老师就哭着喊着要收他为徒。

            到了小学时间,陶萍都不?#20204;?#33258;带凌然出门了,随便出门看个书画展,亮张照片,家里就会有想收徒的书法老师、钢琴老师、小提琴老师、游泳老师等?#21462;?br />
            所以,凌然是没有?#31181;?#33258;珍的概念的。

            学习这种东西,终究是要靠自己而不是靠别人的,再优秀的老师,也不会灌顶大法,除了?#20302;场?br />
            想到并不是人人都有?#20302;常?#29978;至不是每个人都有老师求上门来,凌然就对40多岁的苗坦生心生怜悯,又额外说道:“?#38405;?#30340;年?#20572;?#23398;东西可能会比?#19979;?#20294;是用一段较长的时间,应该还是能够提高的。”

            在凌然的勾针下颤抖的工人,睁大了眼睛不敢说话,苗坦生就?#27807;?#27809;有说话的欲望了。

            什么?#23567;耙阅?#30340;年纪?#20445;?br />
            凭什么说我学东西慢?我那是偷艺,偷艺多难啊!

            “较长时间”又是多长时间?

            苗坦生心里疯狂的吐槽,然后看着凌然的操作,默默的低下了鱼泡眼和酒糟鼻的?#24120;?#35802;恳的道:“谢谢凌……医生,我一定好好练。”

            他有心?#27809;?#21898;一个“凌老师?#20445;?#20174;而将名分定下来的,?#20889;?#30340;自尊拼命的挡住了他的理智。

            苗坦生剩余的理智,转移到了工作上,他歪头看看脸颊受伤的工人,饱含着练手的冲动,道:“你坐我对面,我帮你看看。”

            脸颊受伤的工人也接受过九年义务教育,听得出苗坦生和凌然话里的意思,他默默的缩缩脖子,透着一丝小精明道:“我想让这个凌医生缝,没得别的意思,我就是想缝好一点,回去还找对象呢。”
        广东十分快乐开奖直播

              1. 中彩票网论坛 福利彩票35选7走大势 快乐双彩星期几开奖 网球挥拍动作图解 云南11选5在线缩水 云南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 qq刮刮乐刮5时效小喇叭怎么样兑奖 e球彩玩法及奖金怎么玩 大乐透今天开的什么号码 香港赛马会奖券总公司 福建时时彩类型 河北快三456坐号出啥 百变王牌走势图项 河北福彩体彩走势图 五子棋口诀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