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大医凌然 » 正文
        | 繁体版

        第243章 天下掉下来的美容针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21592;?#33021;够轻松访问!
            吕文斌给小女孩包扎好,目送她和父母一齐离开,心中的石头才算是落地。

            “这也太危险了,我就怕她妈给你脸上抓一把,到时候我到哪里给你找个缝合好的医生?”吕文斌对凌然在处置室里做事有些不以为然。

            太一线了,层次太低了,既不受医院的重视,也不受患者的重视。

            同样是治疗,断指再植的患者,就不会像是破皮的患者那么斤斤计较,而且,缴费这种事也不用主刀太操心,正常时间,凌然都是在手术室里工作,让吕文斌在外面交代注意事项,做术前通知和签字的。

            吕文斌希望,自己有一天晋升了,也能做这样一名纯粹的医生,而不是像刚才那样,直面女孩母亲那复杂又浅薄的心理。

            凌然将面前的托盘收拾了收拾,道:“做减张缝合有做减张缝合的有趣,做断指缝合有断指缝合的有趣。”

            “?#35753;?#30340;技术和好看的技术,我宁愿先学?#35753;?#30340;……”刚转正一年的吕文斌摇摇头,并不认可凌然的话,只是不想公然反驳罢了。

            对于初级住院医吕文斌同志来说,他向往的是救人性命的医学技术,减张缝合固然是能少留疤痕,比起什么连续缝合法,锁边缝合法要?#39336;?#32654;人士的欢迎,然后呢?

            吕文斌不觉得这是自己所追求的技术,考虑到学习一门新技术所要付出的时间和精力,吕文斌宁愿花时间去照顾自己的老汤。

            老汤还更有意思一点。

            好的老汤,烧出来的东西就是更鲜更香,而且是用其他方式难以替代的鲜香。

            吕文斌很乐意看到别人,因为吃到自己做出来的卤味,而露出满足的笑容。

            想到那些期待的目光,吕文斌的身子都要变轻了。

            周医生太了解吕文斌这种年轻医生了,?#25176;?#19968;声:“你以为你想学什么技术,就能学到什么技术了?”

            吕文斌愣愣神,笑了出来:“反正我现在跟着凌医生学断指再植,学tang法,还有跟腱修补术,?#27597;?#37117;学不完的。”

            他这么一说,周医生抿抿嘴,说不出话了。

            在医院里学技术,是很个人的事,简单来说,就是靠运气的。

            跟一个好的导师,就有可能学到好的技术,反之就惨了,很有可能学来学去,最后什么都没落下。最惨的,是连?#36947;?#37117;不会的。

            想到此处,周医生嘴角露出了笑容。

            技能树这种东西,一般的医生真的是无法控制,最终很可能是医院、导师、病人乃至于时代共同决定的,但是,任何一项技能,能够攀上高点,那就是很不容易的。

            “到下班时间了,我?#28982;?#21435;了。”周医生起身抖抖衣服,好似一名浊?#32769;?#20844;子。

            两名护士嫌弃的转过脸去。

            “我们也回去吧。”凌然同样抖抖衣服,将压的有些皱巴巴的白大褂展开,浑身好像闪耀着圣光似的,帅的让人睁不开眼。

            “咦?你今天这么早回?”周医生突然感觉心理?#25856;?#20007;失了似的。

            “今天家里做了糟肉。”凌然微笑回答。

            吕文斌理解的点头:“那我也回去做点猪蹄,今天晚上估计要卤四锅才够用。”

            三人说着话,离开了处置室。

            周医生与凌然并排走,只觉得周围所有人都在看自己似的,那一瞬间的压力,简直比他第一次主刀还要大。

            ……

            下沟诊所。

            凌结粥忙活了一个下午,才将昨日煮好的整条五花肉切成大片,涂抹上了腐乳,并摆盘整齐,放上了大蒸笼。

            香气很快就飘了出来。

            “海?#25163;?#27809;花蟹,感觉有些亏啊。”凌结粥坐在茶桌前,望着下方来往的街坊,面带微笑。

            陶萍优雅的倒一杯茶,淡淡的道:“你不是也想吃肉了?”

            “我想吃可以买一碗嘛,就是没有自己做的好吃是了。”凌结粥拍拍?#20146;櫻?#21448;道:“我记得小时候,家里只有过年的时候敢做糟肉,要不然,肉味飘出去了,来的人可就多喽,一天赚的钱,都不够给大家分肉的。”

            “还会分肉?”

            “有的人会带东西来的,丸子啊,带鱼啊,也有不讲究的,带两个?#23601;?#35910;来,说是送给你的,让你吃完了把碗给送回去,那怎?#31383;?#21602;?送碗回去总不能送空碗吧,就只能铺一点糟肉,铺的少了不好看,还得在底下垫土豆,到时候人?#19968;?#20250;说土豆?#36824;?#27833;,不讲究。”

            陶萍听的笑了起来,道:“我小时候就经常送鸡蛋去别人家,换回来鸡肉什么的……”

            “你小时候那么可爱,空手去,人家都开心的。”

            “别闹,小时候鸡蛋很贵的。”陶萍推开凌结粥。

            思量着多半又是拍上了马腿,凌结粥立即道:“今天营业收入又增加了。”

            “又增加了?”

            “好多人来聊天,临走的时候顺手买了东西。”凌结粥颇为得意的道:“我搞的保健品柜还是可以的吧。”

            “来,喝口茶。”陶萍又起身给倒了一杯茶。

            凌结粥乐呵呵的喝了。

            随着诊所的生意好起来,诊所的社交功能也渐渐?#25351;?#20102;。

            在云华这种地方,街巷里的店铺,从来都不是单纯的店铺。

            街坊?#20146;?#26159;?#19981;?#32858;拢在人气最旺的店子里,聊天说话,消磨时间。

            三十年前的时候,下沟诊所就是下沟人气最旺的店铺,大家来买个感冒药,就能坐一个下午,临走的时候再开点草药回去炖鸡,还可以用医保付钱。

            二十年前最热闹的是接口的小卖铺,有啤酒有汽水,夏天的时候,街坊邻居一坐就是一整天。

            现如今,餐馆和麻将馆以外的店铺,是很难容纳的下数十名甚至上百名的街坊邻?#29992;?#32842;天了。

            下沟诊所的大院子,反而变成了大家?#19981;?#30340;理由了。

            尤其是年纪大的街坊,一边输液一边躺着聊天,聊困了就睡一觉,又舒服又自然。

            当然,最重要的是,下沟诊所现在不仅能吸引下沟的老街坊老病号们,还能吸引上沟等周围地方的人?#28023;?#31038;交范围大了,反而增加了稳定的客源。

            “凌所长……”苗医生站在楼下喊了一声,打断了楼上二人世界。

            “苗医生啊,怎么了?”凌结粥尽管不太情愿,还是快步下楼来了。

            “金鹿公司刚送来的高端?#31361;В?#25105;给缝好了,高高兴兴的交钱走了。”苗医生微笑着说话。

            卢金玲的金鹿公司的发展迅速,曾经的面包车早就弃之不用了,代之以新旧不一的?#28982;?#36710;,最近,金鹿公司更是将新购的?#28982;?#36710;给集中起来,专门用来在?#24515;?#36305;“高端线路?#20445;?#25509;待的?#31361;?#38500;了医院里发展的老病号以外,主要是各种美容场所,?#27807;輳琄TV等地的常客。

            高端?#31361;?#21487;以乘坐宽敞舒适的崭新?#28982;?#36710;,而?#20063;?#29992;多付钱,只是需要直拨金鹿公司的电话,或者在微信或支付宝上下单,最近还有优惠活动,引来了一大批的?#31361;А?br />
            苗医生近期的?#31361;?#37327;都稳定增加了,尤其是要求缝合美容针的?#31361;В?#27599;天都会有两三例。

            按照凌结粥和苗坦生的协议,诊所去掉成本以后,给苗医生四成的诊费,做美容针的?#31361;?#22810;了,收入也就很客观了。

            听到又赚了钱,凌结粥的笑容不由的带了起来:“高兴就好,高端?#31361;?#22043;,不光要治好病,还要让他们高高兴兴的来,高高兴兴的去。”

            “?#21069;。?#19981;过,最近这个服务要求提高了,我也很头?#31383; !?#33495;坦生揉着太阳穴,很为难的样子,道:“你看,诊所现在的病人也多了,娟子一个人根本忙不过来,我呢,手底下连个帮忙的人都没有,凌所长,是不是也给我添一个助手,添一个护士?”

            ?#30116;?#20004;个人,成本可就高了,你再想赚这么多可难了。”

            “成本这个事,我正想说。”苗坦生微笑道:“我觉得算成本太难了,耗材这个东西,也不是我想省就能省下来的,不如直接点,给我按收入算好了。”

            凌结粥?#32622;?#30475;到苗坦生的眼神中是发着光的。

            “我考虑一下,考虑一下。”凌结粥不能直接否决,再招一名能干的医生太难了,美容针这种技能,也不是说有就能有的。

            总不能天上掉下来技术,落在自己?#36865;?#19978;吧。

            凌结粥?#32842;?#30528;,有些头痛。
        广东十分快乐开奖直播

              1. 云南快乐10分开奖结果查询 京东彩票合买 福建时时彩11选⑤走势图 安徽11选五最大遗漏 河南中原风采开奖结果 体育彩票开奖多久过期 体彩p3开奖号今天 超级大乐透杀号定胆 錢多多193333開獎結果 宁夏十一选五手机版 必中平特一肖 六合彩管家婆彩图大全 期本期特码 时时彩0369规律 北京赛车pk拾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