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大医凌然 » 正文
        | 繁体版

        第156章 质更高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21592;?#33021;够轻松访问!
            “凌然,你接着做左手无名指。”王海洋不可能放着凌然不用,等着其他人做完手里的活。

            断指再植是最争分夺秒的?#36136;?#20043;一了。

            今天的?#36136;?#26356;是如此。

            要想5岁小病?#35828;?根手指都能用,就要尽可能快的为他缝合。

            好且快的?#36136;酰?#26159;断指再植的术后?#25351;?#30340;重点。血运很重要,尽早?#25351;?#34880;运是最重要的。

            没人知道离断的手指,失血多久就会坏死,也许20个小时,也许8个小时,也许12个小时——中国小儿断指缺血时间最长的案例是56小时后,由无@锡?#36136;?#22806;科医院再植成功,但是,想必没有人愿意主动挑战记录。

            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情况,有一点是不会错的,你让它尽快?#25351;?#34880;液流动,它的?#25351;?#23601;会越好,功能性就越强。

            一组,二组和三组的断指再植都只进行到一半左右,所有人都没有完成最重要的血管吻合,更有同样复杂的神经吻合等待着众人……

            就他们目前的速度,一个半小时内都结束不了。

            这种情况下,别说是空出凌然了,让别的医生替换凌然都没道理,凌然做的最快,又年轻有精力,让他继续做下去是最正确的选择。

            替补的几名医生,不论速?#28982;?#26159;质量的,都不能与此时上阵的几?#24674;?#20219;和副主任比,又凭什么替换凌然呢?

            王海洋不用左?#28082;?#37327;,转眼间就做出了决定。

            他要为整台?#36136;?#36127;责,而不能为某个医生的脸面负责——不客气的说,做不好?#36136;?#30340;外科医生,本身也没有什么脸面。

            尤其是在云华这样的省级三甲医院里,大部分的外科医生都是奔着技术路线去的,技术不好就会被看不起,这是毫无疑问的政治正确。

            王海洋都已经是主任医师了,他更用不着看别?#35828;?#33080;面。

            凌然同样不会考虑什么?#35828;?#33080;面,而拒绝自己擅长的?#36136;酢?br />
            凌然只轻轻的点?#35828;?#22836;,说了句“好的”,再道:“马砚麟,你继续缝皮。刘护士,拿左手无名指的核磁共振的大片给我看。”

            马砚麟硬着头皮继续缝皮,引来了众?#35828;?#20391;目。

            马砚麟本人也颇感不安,拿起持针器的时候,手指甚至微微的?#35835;?#25238;。

            马砚麟不由?#30446;?#21521;凌然。

            如果换一名暖心的上级医生,此时大约会有800字的安?#30475;剩?#35753;马砚麟不要太紧张。

            凌然却是看都没看马砚麟一眼,就像是平日里的操作一样,自顾自的瞅着核磁共振图发呆,不像是X光之类的小把式,核磁共振片的信息量极大。如一般病人自医院拍摄得来的片子,里面许多内容都是虚化处理的。

            会读片的医生,看核磁共振得到的信息,比?#29976;?#30524;得到的还要多。

            凌然集中精神阅片,马砚麟反而镇定了下来。

            不镇定也不行了。

            做医生的,总是会遇到各?#25351;?#26679;的意外的,处理意外情·况,才是外科医生的能力体现。

            马砚麟更多的还是回忆起此前?#36136;?#23460;的种种,缝皮、清创是他做最多次的,开刀都做了好?#22797;危?#35753;他对人体的手部结构有了更多的认识。

            5岁孩子的手指虽然细小,但做tang法缝合的时候,凌然也做了10例有余的小儿肌腱缝合,?#24674;?#34429;不同,遇到的问题却是类似的。皮肤、肌肉、脂肪等等的触感也是相同的。

            马砚麟定定神,弯针轻轻穿过小病?#35828;?#30382;肤。

            他缝的无比认真,更是无比的标?#32908;?br />
            就像是在急诊科的时候一样。

            一系列操作下来,不去看马砚麟的脸,根本看不出是规培医做的。

            旁观的医生互相看看,也都不吭声了。

            缝合本来就是熟能生巧的活计,只是普通医生没有机会为断指再植做缝合罢了,操作的数?#21487;?#19981;来,巧劲也就谈不上了。

            马砚麟却是做了百多台tang法的一助,娴熟不逊于资深主治,平日做?#36136;?#30340;时候,缝皮只是常规操作罢了。

            一个?#35828;?#31934;神和集中度是有限的,一助的存在价值就是辅助主刀,并处理琐事,马砚麟此前只是没有机会?#35835;常?#27492;时却被几位手外科的主任和副主任给记住了。

            “凌医生,缝皮好了。”马砚麟轻轻的松了一口气。

            当着这么一群大佬的面动针头,要说不虚是假的。

            不客气的说,就云华这种规模的三甲医?#28023;?#19968;群住院医里面,能有一只住院医被看中,参与一次大?#36136;酰?#20013;奖水平就像是一千只羊中被选做了种羊一样难得。

            马砚麟在规培期间,就得到这样的机会,又难得抓住,本身已是兴奋的想要做种了。

            “接着……做左手无名指的清创。”凌然说着挤了进来,占据了主刀的?#24674;謾?br />
            马砚麟只能侧身挤入一个脑袋,再勉勉强强的有个操作?#30446;?#38388;。

            小病人目前处于仰躺位,左右两手打开,?#22870;?#21508;是两组的医生,确实也是挤的满满当当了。

            凌然和费舟各自占据一边的主位,器械护?#31354;?#25454;中间,助?#24535;?#24471;见缝插针的干活了。

            凌然刷刷刷的弄干净了病?#35828;?#20260;处,再捏着指头的关节,在等下仔细观察了十几秒,暗暗叹口气,道:“手指于骨干中段离断,必须做骨缩短了。”

            做了骨缩短,手指就会比正常情况下短一截,然而,到了这个时候,早都不用谈论美观不美观的问题了。

            身为人类,天然的厌恶损失,并且很少人愿意承认“沉没成?#23613;保?#32780;这正是需要医生的知识和理智发挥作用的时候。

            做了骨缩短,伤好了以后,手指会变的难看,但不做骨缩短,那就只能选择截肢了。

            损失不是在做骨缩短的时候产生的,而是在8根手指被夹断的时刻产生的。

            医生的作用是尽可能的减少损失,却很少能做到丝毫的损失都没有,归根结底,?#25351;?#22914;初也只是一个美好的词语罢了。

            就概率来说,断指再植的平均成功?#25163;?#26377;80%左右,能达到“优”水平的更低。

            就算是手部功能评价为优,?#19988;?#26159;断指中的优良,不会与正常的手指一模一样,更别说与人类中更灵活的个体相比了。长时间的服药和复健更是不能少的。

            5岁的孩子遇到这样的情况,固然可怜,但在场的医生,没有一个会为了追求尽善尽美,而减慢速度的。

            甚至为了提高速度,所有人都采用了只缝合一条动脉和部分神经的策略,包括凌然也是如此。

            主刀的除了凌然,都是做了二三十年?#36136;?#30340;医生,早就没有人相信尽善尽美了。

            任何选择都是有代价的。

            选择快的代价可能是某根手指,或者多根手指的功能不全,但选择尽善尽美的代价可能是一根手指甚至三根手指的坏死,最糟糕的情况,是累及到其他手指。

            权衡风险是外科医生们每时每刻都在做的。

            这或许是外科医生与飞行员的最大区别。

            外科医生和飞行员都需要极强的动手能力和充沛的知识储备,也都需要及时的判断力,所不同的是,飞行员尝试着规避所有风险,外科医生只是在各种风险中,选择最能掌控的那个。

            “持针器。”

            “稳住。”

            ?#26696;?#25105;12-0。”

            凌然一步步的推进,与平时的操作方法基本一致。

            而他平时做一根断指再植的时间,也就是一个半小时左右。

            “左手无名指完成了。”凌然埋头干活,做完了以后才抬头看表。

            其实,不用他开口,其他人都注意到了凌然的速度。

            此时此刻,其他三组的断指再植,一例都没有完成,眼瞅着凌然一步步的做到最后,众?#35828;?#24515;情,也是莫可名状。

            “还可以继续吗?”王海洋自己也没有缝完,依旧淡定的问了一句。

            凌然道:“可以。”

            “左手小拇指交给你了。”王海洋将原定给费舟的手指让给了凌然。

            费舟低着头,权做不知,只在脑海中一遍又一遍的安慰自?#28023;?#25105;做的断指再植的质量更高,我做的断指再植的质量更高……
        广东十分快乐开奖直播

              1. 奇迹平码网三中三 北京单场吧 15选5开奖结果今天开奖结果查询 四川快乐12开奖结果手机版 排列五走势图表带坐标 幸运武林网上投注 516棋牌游戏中心 老11选5工具 阳光娱乐城ktv 福彩3d走势图最新版 辽宁35选7走势图风采 安徽时时彩十一选五 河北20选5最新开奖查询 欧冠总进球 快乐扑克最新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