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大医凌然 » 正文
        | 繁体版

        第154章 一台接一台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21592;?#33021;够轻松访问!
            同样是清创缝合,断指再植的清创缝合就要高?#35828;?#22810;了。

            吕文斌在一边处理离断的手指,凌然则在马砚麟的辅助下做另一端。

            三个人都低着头,戴着显微眼镜,一丝一毫的处理着伤处。

            比起普通的清创缝合,断指再植的清创缝合,既要做的干净,?#26893;?#33021;损失太多的组织,而后者是最麻烦的。皮肤割的多了要移植皮瓣,肌腱割的多了,血管剃的多了,也都是一样。

            吕文斌也是跟着凌然做了百多例的tang法之后,才有资格单独的做断指的清创操作。这也是断指缝合中最简单的步骤了。

            清创完成,凌然再做了骨和关节的固定,然后用昌西医药公司提供的内固定钢钉锁住吻合后的骨节,一番操作之后,时间已经过去了40分钟。

            凌然仰起脖子来,休息了几秒钟,才让人将高精度显微镜给拉过来。

            云?#25509;?#30340;高精度显微镜像是一只巨大的台灯,脚下是四只轮子,灯头是显微镜的主体部分,机身很重,放大倍数足以看得清颅?#38405;?#30340;细小血管和神经纤维。

            断指再植的手术,用普通的显微眼镜也能做,就是要做的辛苦一些。事实上,早期的断指再植手术,经常有不用显微镜操作,就是21世纪了,一些地方上的小医院,还会肉眼做断指再植——成功就成功,失败就失败,非常光棍。

            凌然是无法忍受肉眼做血管吻合的?#26893;?#30340;。

            如果条件不具备的话,他还能勉强忍一下,而在有条件的情况下,凌然看到24针的针脚排不齐,心里都不会太爽利。

            大师级的缝合术,在显微镜下若是还缝的参差不齐,那就更难受了。

            所以,凌然虽然才开始做断指再植,首先就要了一台高精度的显微镜。一台百来万的价格,放在民营医院算是镇院之宝,在云华医院里就只是普普通通了,霍从军打?#26494;?#25307;呼,就挪移了一台过来。

            当然,这也就是凌然要用,也确实用得上,换一个主治要求的话,就没有那么好说话了。

            凌然用脚踢了一只圆凳过来,再坐在圆凳上,隔着台灯式的显微镜,对着病?#35828;?#26029;指操作起来。

            他首先缝合最熟悉的肌腱。比起tang法来说,断指再植的肌腱缝合就简单太多了,毕竟没有屈肌腱的腱鞘的问题,术后黏连也?#20808;?#26131;处理。

            只用了不到20分钟,凌然就无?#28982;?#24930;的做完了肌腱缝合。

            这个过程,他大部分是用来熟悉装备了——尽管此前练习过多次了,可是真正上手,还是要谨慎一些的。

            “看血管的长度,应该直接吻合就可以了。”凌然略作判断,就做出了决定。

            同样是断肢再植,如果血管的长度足够的话,就可以做血管吻合。长度不够的话,就要做血管重建,也就是血管移植,从病人体内截取一截血管缝合上去,难度自然要大的多。

            这也是清创缝合要做的非常?#38050;?#30340;原因之一。

            一个血管吻合,凌然慢悠悠的做了半个小时才完成。

            一方面,他是没有刻意?#38750;?#36895;度,还有意放慢了来保证针脚的细密,另一方面,断指的血管也确实细小,每一针都要准备充分,一次成功,带来的压力并不小。

            一根血管缝合完毕,凌然已是满额头的细密汗珠。

            “没问题吗?”霍从军的声音自后方响起,吓了凌然一跳。

            回过头来,就见霍从军穿着白大褂,背着手,满脸笑容的像是个遛鸟的老爷子。

            “手术没问题。”凌然奇怪的瞅了霍从军一眼,问:“出事了?”

            “哪里有那么多的事故啊。”霍从军摇摇头,道:“怎么了,允许你凌晨三点来做手术,就不允许我五点钟来手术室吗?”

            “手术挂的还是你的名呢。”凌然无所谓的道。

            “你还记得就好,所以呀,今天的手术怎么样?”霍从军说着,从身后捡了一只圆凳,放到自己屁股底下。

            苏嘉福的双手紧紧的攥到一起,满心的愤慨:麻醉医生的凳子也抢,人?#38405;兀?br />
            “再做一个神经吻合,差不多就完成了。”凌然简单的介绍了一句,就继续操作。

            霍从军又道:“我听护士说,病人有15年的烟龄?”

            “是。”

            “你认为病人会戒烟吗?”

            “不知道。”

            “所以,病人是否戒烟,你都觉得无所谓?”

            “基本上吧。”凌然两只眼睛都落在目镜上,道:“我不能因为缝合了人家的一根手指,就替人家做决定吧。”

            霍从军?#35835;?#20960;秒钟,呵呵的笑了出来。

            凌然回看了一眼,继续操作。

            霍从军也不离开,就在后面盯着凌然的操作,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早上七点,凌然方才宣布手术完成。

            霍从军跟着站了起来,若有所思的,却道:“现在有个小孩的断指再植手术,你愿意参加吗?”

            凌然不解?#30446;?#21521;霍从军:“什么意思?”

            “一个5岁的小孩,被宾馆自动门夹断了8根手指,已经送到了咱们医院的手外科。”霍从军稍作停顿,道:“手外科计划同时开四个组,协作进行断指再植,你要是愿意参加的话,现在就可以准备一下了。”

            霍从军话里的信息量太大,让凌然好一会才?#20174;?#36807;来,再问:“8根手指的?#36153;?#20260;吗?完全离断还是不完全离断?四个组的话,是每个组做两根手指?”

            “是,不完全离断,是。”霍从军回答的简略。

            “手外科愿意让我加入?”凌然再问出一个关键问题。

            霍从军淡定的道:“他们人不够。”

            “手外科的医生不比咱们急诊科少吧。”

            “能做小儿断指再植的,也就那么几个。”霍从军说到此处,忍不住嘴角翘起:“你要是去,他们没理由拒绝的。”

            5岁的小孩,8根手指的断指再植,而且是四组协作,这样的大型手术,在云华医院也是非典型的手术。

            而在非典型的手术中,科室所属就没有那么重要了。

            凌然的技术够强,就有资格参与。

            至少,霍从军是这样认为的,他还有能力使之实现。
        广东十分快乐开奖直播

              1. 河北快三40期开奖结果 中国十大惜真钱 福彩15选5胆拖计算 湖南幸运赛车网上买 新疆福利彩票走势图 开奖公告快乐时时彩10分钟赚10万 六合彩走势图 什么是特码全年料 福建11选5即乐彩开奖 微信彩票中了一等奖 福利彩票双色球投注方式 福彩15选5中奖规则 山东群英会缩水工具 浙江快乐彩遗漏top10 赛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