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大医凌然 » 正文
        | 繁体版

        第八十章 观看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21592;?#33021;够轻松访问!
            “现在进行伸指功能重建术。”主刀凌然站在手术台前,神情放松。

            “收到。”吕文斌在旁给他做助手,同样是颇为轻松,甚至?#34892;?#24847;气风发。

            马砚麟手抱着胸,站在角落里静静观看,脑海中有八百多个念头在翻滚。

            麻醉医生苏嘉福坐在一堆仪器下方,坐着一只圆凳,踩着一只圆凳。

            凌然先用笔划线,再用专精级的持弓式握刀,在病人两块肌肉之间做切开。

            在刀触到病?#35828;?#30382;肤的瞬间,凌然脑海中就有纷繁的信息释出:

            ?#35828;?#25163;掌一侧的皮肤更坚韧,在鱼际处会变薄,在掌心和小鱼际处又会变厚,所以,落刀的时候,要想只割破皮肤,就要根据下刀的位置灵活调整。

            理论人人都知道,真正到下刀的时候,能做到的医生却不多。

            大部分的医生是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切下去就好,能力如此,也无从强求,无非是预后差点,伤口丑点。

            凌然第一次做手术的时候更糟糕,连正确的长度都无法把握住。

            但是,今天的凌然不一样了。

            今天的凌然,脑海中可是存着3000次?#29616;?#35299;剖的经验。

            看到患者的手的瞬间,凌然瞬间就对皮肤的硬度和厚度有了一定的猜想。

            下刀之后,果然如此!

            再剥开薄薄的脂?#38745;悖?#20877;是肌肉的部分……

            凌然连用刀的动作都格外轻松。

            所?#35299;?#19969;解牛,仔细想想,庖丁本人或许都没有解剖过3000?#25918;#?#26356;别说是局部解剖牛蹄3000次了。

            在显微镜下的解剖?

            当然更不可能了。

            若?#21069;?#29031;现代解剖模式来进行,既要保证牛的完整结构,又要尽可能的全面解剖,不提庖丁会不会,解剖过的牛也是没法吃了。

            “今天感觉特别顺利啊。”吕文斌只觉得凌然的动作流畅,顺便没话?#19968;啊?br />
            没有聊天的手术,就像是清蒸没放血的鱼,总是令人不爽。

            凌然微微点头,道:“是比较顺利。”

            “您越做越好了。”

            “恩。”凌然承认的让吕文斌无话可?#27169;?#21482;好再低头看手术,且边看边?#19988;洹?br />
            ?#30475;问?#26415;的流程其?#20992;?#26159;差不多的,?#30475;?#31449;上手术台前,外科医生也都会在脑中设想手术的正确方式。

            他们设想自己选择了正确的位置,设想自己正确的完成了术式,设想自己轻松的结束了手术……没有意外发生。

            没有意外发生!

            医生们知道会有意外,但他们希望意外在自己预料范围中,换言之,依旧是没有意外。

            在医生眼里,最完美的手术,就?#21069;?#37096;就班任何意外都没有的手术。

            医生虽然会尝试进行变异的术式,但每一次的术式的改变都是有巨量的前置工作的,像是tang法变异为M-tang法的话,汤锦波就用了8年左右的时间。

            至于病人,他们是绝?#22278;?#24076;望自己有什么特殊状况,以至于逼的医生不得不临场发挥的。

            嗤。

            在肌腱暴露出来的同时,手术室的气密门被人踩开了。

            霍从军带着好几个人入内,并笑笑道:“你们做你们的,我带几个朋友来看看咱们凌医生的技术。”

            跟着他一起的几人,年龄与霍从军相仿,都穿刷手服,露出一胳膊的细毛来。

            几个人探头探脑的来到手术台前,立即将马砚麟给挡住了。

            小小的规培医自然不敢乱开腔,只好乖乖的向后退,将位置让了出来。

            麻醉医生苏嘉福依旧?#20219;?#30340;坐在圆凳上,但他并不看好自?#28023;?#20182;甚至有一些认命?#30446;?#24515;感,还好今天没有要三只圆凳,要了也?#21069;?#35201;,还不如?#27809;?#20174;军他们去抢凳子。

            “看看,这就是我们云医急诊科的tang法缝合了,无人区的最佳缝合方法。?#34987;?#20174;军向几个?#33487;?#31034;着凌然,语气里满是骄傲。

            凌然头都没有抬一下,他正在最关键的缝合步骤,腾不出手来。

            霍从军带来的都是正牌医生,多少能看出来一点,此时都以不干扰凌然为主,只看不说?#21834;?br />
            穿针引线。

            打结剪线。

            凌然做的极快,以至于不注意看的话,会弄不清楚他缝合到了哪里。

            而这种速度的加快,是自然而然的。

            以前的时候,凌然对局部解剖不够熟悉,就要花费大量的时间进行尝试,比如穿针的力度,收线的长短等等,都要有一个预估。

            比如可吸收线和不可吸收线的选取,在不同的情况下就有不同的适用,而不同种类的线,甚至在剪短的时候,长短需求都不一样。

            留的太长碍事难愈?#24076;?#30041;的太短易脱节,令缝合松开。

            凌然越做越觉得得心应手,更是看的霍从军等人心潮澎?#21462;?br />
            做外科医生的,谁不希望做一场酣畅淋漓的手术,哪怕只是看了一场酣畅淋漓的手术,也足以令人兴奋了。

            “完成了。”凌然再打一个结,示意吕文斌剪线。

            一剪刀下去,在场几人莫名的感觉心里?#31456;?#33853;的。

            “这就做完了?”其中一名医生摇摇头。

            “白主?#20301;?#24819;看??#34987;?#20174;军服务到家的样子,立即问道:“下一场手术安排在什么时候?”

            “病人已经到了,正在做术前?#24613;福?#21040;2号手术室。”马砚麟连忙出来介绍。

            霍从军问:“凌医生,你是现在做呢,还是歇一会做?”

            “就现在吧。”凌然看看表:“这个是单指撕裂?#35828;模?#20272;计30分钟左右吧,把下一个安排好。”

            “啊……是。”马砚麟赶紧回答。

            在场几个人互相看看,白主任呵呵的笑了起来:“霍主任,您可是?#24613;?#20102;一场大戏啊。”

            霍从军?#35835;?#19968;下,呵呵的笑了起来:?#25353;?#21488;唱戏说起来简单,我们也是台下十年功的,没关系,你们多看几场手术,就知道我们急诊科的实力了。”

            说完,他将几人送出了手术室,又?#27809;?#36820;回,对凌然道:“你今天状态怎么样,能多做几台手术吗?”

            “可以。”凌然连问原因都不需要问。

            “那就多做几台,保?#26102;?#37327;。?#34987;?#20174;军顿了一下,自己解释原因道:“你tang法做的好,他们就是咱们的外援了。加油。”

            “好的。”凌然回了一句。

            而在他身后的吕文斌,已是激动的浑身打颤,打了鸡血似的。
        广东十分快乐开奖直播

              1. 中国彩票大奖排行榜 辽宁11选5万能8码 云南快乐10分走势开奖 澳客网彩票足彩胜负彩 指数足球指数北京单场 湖南快乐十分最后50期 福彩陕西快乐十分软件 香港六合彩第108期 广东时时彩赚钱吗 全天快乐赛车计划 2月9日七星彩开奖结果 福利三分彩官网 浙江6十1查询 腾讯三分彩官网 陕西十一选五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