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阿甘小說網 » 歷史小說 » 快穿直播:反派大佬,別黑化! » 正文
        | 繁體版

        第661章 勇者斗惡龍

        溫馨提醒:“注冊會員”無彈窗廣告,同時建議您收藏,以便能夠輕松訪問!
            好人啊!

            蘇木有了咬小手帕的沖動,果然自古以來,深情男二都是暖男,可惜的是,比起和暖男談戀愛,大部分的人還是覺得跨物種的戀愛比較刺激。

            比如艾兒和龍,比如許仙和蛇,再比如說馬小玲和僵尸……話題扯得好像有點遠了。

            總之,真的不是因為男二這個人不好,而是因為他的人設沒男主那么讓人感到刺激。

            蘇木心底里又默默的同情了一把夏佐,她堅定的說道:“我不能讓你一個人進去,我要跟在你的身邊保護你!”

            這話說起來氣勢十足,不容動搖。

            夏佐嘆了聲氣,“好吧,我希望進去之后,你能注意保護好自己。”

            這個家伙怎么和那個神棍說一樣的話?難道她就那么讓人覺得不靠譜嗎?

            蘇木忍了沒有辯駁,乖乖的點了點頭,這才跟著夏佐一起走進了樹林。

            剛剛進了樹林,就感周圍氣溫降低了不少,讓人恍惚以為一瞬已經從秋天到了冬天,不過好在蘇木穿的也不算少,尤其是因為神經高度緊張,所以她也就不覺得冷了。

            蘇木在頭腦里問:“喂,小白,我不會因為主角光環,遇到什么打怪升級的劇情吧?”

            “你要是擔心這個,那就先關掉主角光環唄。”

            原來這個外掛還能關掉的!

            蘇木立馬選擇了暫時關閉主角光環,心里剛放松不少,一轉頭,卻發現身邊的夏佐王子已經不見了,她頭皮發麻。

            周圍慢慢有了悉悉索索的聲音,這不是風聲,因為她紅色的裙子上的緞帶都沒有飄動一下。

            蘇木很快聽到了從四面八方而來的議論聲。

            “人類!哦,天哪!竟然是人類!”

            她嚇得停住了步子。

            “她太瘦了,可是味道很香,一定很可口。”

            “不,艾倫,她是我的!”

            “你們一群沒有追求的妖精,她的皮膚白皙又光滑,可以給我做新衣裳!”

            蘇木開始流出冷汗。

            “她應該留下來做我的新娘!嘿,兄弟們,我的發情期要到了……”

            “去找艾梅舔舔,她會滿足你的。”

            這次出現了唯一的一道女聲,“艾倫!小心我一口咬碎你!”

            “你們……是什么人!?”蘇木大喊,四周都是一雙雙發著紅光的眼睛,在黑暗的環境里看的人心里發毛。

            “哈哈,她居然說我們是人,我更想吃了她了!”

            “附議。”那個女聲跟著道。

            “哦,讓她先當我的新娘你們再吃了她怎么樣?”

            “記得給我留著皮。”

            蘇木就這么站著,額角漸漸劃過冷汗,聽著他們爭吵著要怎么安排自己,就在她想著如何脫身之時,林子里的聲音瞬間安靜下來,然后是各種慌亂的聲音夾雜在一起。

            “是他!”

            “他來了!”

            “見鬼,快走!”

            紅色的眼睛隱入暗處,剛剛吵鬧的聲音在一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蘇木放松了一點,卻警惕的盯著從黑暗里走出來的一道人影。

            他越來越近,模糊的身影慢慢的得以完全顯露,那道消瘦的人影走得不緊不慢,仿佛是在閑庭漫步,然后他清晰的出現在了蘇木的眼前。

            他很高,也很瘦,一身黑衣黑袍,兜帽下微微露出下半張臉,高挺的鼻尖,沒有血色的薄唇,皮膚是病態的蒼白。

            他孱弱的身體似乎能被一陣風吹倒,蒼白的膚色,單薄的身軀,真是給人脆弱之感,簡直……想讓人推倒!

            男人似乎意外于這里會出現一個人類,還是一個母的,她的小身板實在構不成威脅,于是在被她以八秒五十米沖刺的速度撲倒時,他還沒有反應過來。

            蘇木興奮的跨坐在他的腰間,雙手捧著他的臉,“該死,我要上了你!”

            ……什么?

            偉大的黑暗法師,大概從來沒有聽過有人會對他提出這個要求,他的腦子有片刻死機,然后感覺嘴唇被被柔軟溫熱的物體堵住了。

            蘇木只感覺得到自己腦子里好似有一團火在燃燒,燃燒了她所有的理智,滿腦子在叫囂著一個事實——

            睡了他!睡了他!睡了他!睡了他!睡了他!睡了他!睡了他!睡了他!睡了他!睡了他!睡了他!

            一定要睡了他啊!

            接著她后腦勺一痛,眼前一黑失去知覺了。
        广东十分快乐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