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阿甘小說網 » 歷史小說 » 最強紅包皇帝 » 正文
        | 繁體版

        第830章 不靠譜的隊伍!

        溫馨提醒:“注冊會員”無彈窗廣告,同時建議您收藏,以便能夠輕松訪問!
            “呵呵,謝謝理解。”

            西門昊笑瞇瞇的看著兩位美女,其實他在乎的不是道,而是紅包。

            “哼!便宜你了,這么多人為你一個人開道!不過敵人身上的寶物你不能分。”

            血玫瑰也算是妥協了。

            “哈哈哈!必須的嘛!”

            西門昊當然愿意了,他開出的寶物,比什么寶物不好?

            “吼吼!”

            可能是他的笑聲太浪了,從旋窩的后面忽然躥出了兩只狼一般的兇獸。

            當然,長得像狼,但個頭足足十幾丈!

            西門昊眼睛快速一掃,得到了兩個兇獸的等級,全部是九級!

            “我來!魔麟!沖!”

            “吼!”

            魔麟一聲吼,沖了上去。

            而西門昊也切換了中品寶器帝王屠!這是他神殞戰場的第一戰,必須要打響!

            “馨兒姐,用幫忙嗎?”

            血玫瑰說道。

            馨兒搖了搖頭:

            “不用,應該讓他適應一下。對了,你沒有見過他出手吧?”

            “沒有,只是聽說過很變態。”

            “呵呵,那就看看吧。”

            馨兒雙手抱住了胳膊,一副看戲的架勢。

            這只是兩只九級的兇獸,而且實力也就渡劫初期那樣。

            還有,這種狼形的兇獸她見過不少,很普通。

            “吼!”

            兩只兇獸同時撲向了西門昊。

            “昂!”

            西門昊的帝王屠上忽然飛出一條血龍,盤在上面,頓時涌現出了一股殺虐之氣!

            而魔麟并沒有出手,只是做一個合格的坐騎,帶著自己的主人向前沖去。

            “吼!”

            一只兇獸率先撲了上去,巨大的嘴巴露出了鋒利的獠牙。

            “轟咔!”

            帝王屠忽然變成了四十米的大刀,帶著金紅兩種光芒劈向了十來丈的兇獸。

            “噗嗤!”

            鋒利的帝王屠如同切西瓜一樣從兇獸的頭顱劈開,加上魔麟巨大的沖擊力,直接把兇獸一劈兩半!

            “嘭!”

            果然,這種兇獸被殺死后直接化為了混沌之氣,消散在空中。

            “吼!”

            又是一聲巨吼,另一只從西門昊的一側撲了過來。

            “小心!”

            血玫瑰下意識的驚呼,甚至就要丟出手中的一支血玫瑰。

            “嗖!”

            隨著一道金光劃過空中,追命直接從兇獸的眼睛刺入,腦后飛出。

            “嘭!”

            同樣,這只兇獸化為了混沌之氣。

            “艸!”

            西門昊罵了一句,因為竟然什么也沒爆出來!

            “啪啪啪!”

            馨兒拍起了巴掌:

            “兩招,兩只同級別的兇獸,西門昊,廟主果然沒有看錯你。”

            西門昊心中一動,收了追命,然后有些郁悶的說道:

            “有個鳥用,什么都沒有,連尸體都沒有。而且就這種兇獸,也就是咋咋呼呼的,哪有什么實力?”

            馨兒聽到這話,瞬間俏臉一肅:

            “西門昊,這只是最普通的兇獸,這一帶顯然被清理過,所以才沒什么危險,千萬不要大意!”

            西門昊不屑的撇了撇嘴,沒有爆出紅包,讓他的心情很不爽。

            “魔麟,繼續。”

            “馨兒姐,他好狂。”

            血玫瑰有些看不過眼。

            馨兒則是笑了笑:

            “他就是這樣的人,習慣就好了。”

            “……”

            血玫瑰有些無語,先前兩人還使勁掐,怎么現在就幫著對方說話了?

            “呵呵,隊長,你很了解副隊長嘛!”

            姬無病不甘寂寞的笑道。

            “滾!指你的路!”

            馨兒怎么聽不出姬無病的話外之音,被弄了個大紅臉,沒好氣的罵了一句。

            “是!隊長!”

            姬無病像模像樣的行了個軍禮,然后追了上去。

            “唉!什么樣的主子,什么樣的臣啊!”

            馨兒用力的揉了揉額頭,這個隊伍貌似不好帶啊!

            血玫瑰則是心中有些擔憂起來,攤上這樣一個不靠譜的隊伍,貌似自己的前途有些渺茫啊!

            眾人繼續按照姬無病的指引前進,陸陸續續又走了近百里。

            可是別說敵人,連兇獸都不見了,更別說神的尸體了。

            “馨兒姐,你以前來過這里嗎?”

            西門昊心中焦急了起來,這平安無事的情況,讓他感覺不爽。

            “沒有,這片戰場是最近幾年才被找到的,以前都是在那邊。”

            馨兒指了指右邊,顯然對這一帶也不是很熟悉。

            “瑪德!人碰不到,怎么連尸體都看不到?小姬,不會算錯了吧?”

            西門昊有些懷疑了起來。

            “陛下,方圓五萬里呢,這才進來區區二百多里,著什么急?”

            姬無病一副風輕云淡的樣子,仿佛一切盡在他的掌握之中。

            西門昊一時間也沒了辦法,只好繼續趕路。

            而姬無病則是手指在羅盤上連連點動,忽然,他的動作一頓,指著前面喊道:

            “陛下!前方五里!加速前進!”

            西門昊先是一愣,隨即大喜,命令魔麟就竄了出去。

            馨兒控制著自己的飛行寶物上前,扭頭看了一眼羅盤,好奇的問道:

            “看出了什么?”

            姬無病有些興奮的搖了搖頭:

            “不知道!但通過天機術先是,應該有好東西。走了,好東西都伴隨著危險,地龍,你老大有危險了!”

            “吼!”

            地龍一聲吼,邁開巨大的蹄子就向前奔跑,地面都跟著晃動了起來。

            馨兒與血玫瑰雖然還很疑惑,但也毫不猶豫的跟了上去。

            西門昊騎著魔麟狂奔了五里之后,面前被一條小河流擋住了去了。

            不是黑水河,而是很普通的河流,里面的河水也很平靜,甚至可以看到一些奇怪的魚兒在游行。

            河面不寬,不過四五丈,這點寬度當然擋不住他,只是這里正好是姬無病所說的距離。

            “魔麟,你能感覺到什么嗎?”

            西門昊翻身跳了下來,然后走到了小河邊。

            “主人,沒什么感覺,不過這河水沒毒。”

            魔麟甕聲說道。

            西門昊蹲下了身子,看著清可見底的河水,水中竟然全部是五色的石頭,很是美麗。

            忽然,他發現了在石頭下面有一根手指,是的,就是手指!如果不是細看,根本察覺不對。

            “這是……”

            西門昊皺起了眉頭,沒有貿然行動。

            “陛下,怎么樣?”

            趕來的姬無病也跳下了地龍,湊了上來,然后是馨兒與血玫瑰。

            至于魔麟與地龍,則是在一旁警戒。
        广东十分快乐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