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阿甘小說網 » 歷史小說 » 藍白社 » 正文
        | 繁體版

        第三百零二章 集體祭祀

        溫馨提醒:“注冊會員”無彈窗廣告,同時建議您收藏,以便能夠輕松訪問!
            規矩就是規矩,頂多一小部分人試用,想真正長期使用,至少研究十年。

            就算使用,也要有相應的監管措施,以免研究員醉生夢死,以工作為名,在夢里不干正事。

            反正那是上頭考慮的事了,收容部的任務就是讓這種信仰在社會上杜絕。

            “首先是凈網,嚴禁任何網絡以任何形式傳播這個圖案。之后把所有看過圖的人抓起來,順藤摸瓜,慢慢清洗所有信徒。”墨窮說道。

            “大衛已經看過圖了,他設計了一項軟件,擁有很強的圖像識別能力,一旦有相關圖片、相關視頻連接上互聯網,立刻就會被發現,并且遠程刪除。”茍爺說道。

            “牛逼。”墨窮道。

            大衛作為心靈抗拒最強的男人,直接免疫了祭祀的心靈扭曲,又不會睡覺,直接免疫了做夢。

            看了那圖,跟沒看是一樣的。

            茍爺笑道:“我們效率必須加快,上頭的意思是,負責處理此事的社員和外圍人員都集體信奉圖騰,事后刪除自己關于圖案的記憶就好了。我想也是,反正咱們抓人不可避免地也要看到,總那么畏首畏尾的麻煩得很。”

            “我沒有問題,有問題,也不怕。”墨窮平靜道。

            雖然由D級人員先檢查過了,但保不齊還有別的隱患。

            不過如今這信仰都擴散全世界了,若封印記憶還會有隱患,那等于全世界一千多萬人以后也會有隱患。

            沒什么好怕的,真有問題解決就是了。

            剛開始情報都來源于墨家,他們避免自己看到圖案是謹慎。

            現在搞清楚了,上頭直接讓他們治毒者先中毒,不要顧忌這個效應,以最快的速度清理信徒。

            當天下午,墨窮和茍爺,還有兩千名外圍人員,同時信奉圖騰。

            一個軍營中,屏幕上呈現著那個圖騰的圖案。

            “呀,這圖案真丑!”看著屏幕上顯示的圖騰,茍爺吐槽道。

            墨窮也平靜地看著那個圖案,沒感覺到任何異樣。

            “怎么說?現在就祭祀吧?”墨窮關掉屏幕說道。

            “那就現在吧,上原木!”茍爺喊道。

            納瓦和他的手下,是僅有的幾個沒有信奉的,他們搬運來一根巨大的原木,交給茍爺。

            茍爺和墨窮很快就雕刻出一個圖騰柱,非常簡陋,無非是原木上頭刻著奇怪圖案。

            接著茍爺大喊:“納瓦,上雞!”

            納瓦不看圖騰,開來一輛車,上面全是雞,給在場的兩千人一人發一只。

            就聽見眾人嘩啦一下,斬雞放血,濺得滿地都是。

            然后一個個微笑地排隊把雞血涂抹在圖騰柱上,雙手撫摸得全是血腥。

            納瓦躲在遠處,為避免看到圖騰,只瞧眾人。

            直看得納瓦頭皮發麻。

            兩個社員,兩千外圍,集體舉行祭祀儀式。一本正經地膜拜圖騰,弄得滿手血污,還圍著柱子手舞足蹈。

            祭祀場面蔚為壯觀!

            納瓦聽著轟轟隆隆的蹦跳聲,感覺異常的荒謬。

            好在僅僅幾分鐘,祭祀就結束了。

            聞著撲面而來的血腥味,納瓦關心道:“你們倆還好吧?”

            “好得很啊,怎么了?這看起來有點臟,其實你去試試就知道了,還是挺有趣的。”墨窮說道。

            納瓦驚道:“這不是重點啊。”

            茍爺插嘴道:“你是怕我們控制不住自己吧。”

            “對……對啊。”納瓦道。

            墨窮笑道:“祭祀完就好了,沒事。”

            說著,墨窮回過頭看向那滿是血的圖騰,笑道:“這就是心靈扭曲啊,我第一次體驗呢,還真沒察覺到不對勁,沒覺得這有什么大不了的,挺正常的啊我感覺。我們現在信奉那個圖騰了,祭祀它不是應該的嗎?”

            納瓦急忙道:“那封印記憶,讓你們忘記這圖案怎么樣?”

            墨窮說道:“我知道你在擔心什么,沒問題,我們很清醒,知道這是收容物,這是心靈扭曲。這次任務結束之后,我們會封印自己的記憶。”

            集體祭祀完之后,可以說當天就沒事了,至少下次祭祀那是明天的事了。

            所以由他們為主力,再協同當地政府的一些軍警,直接就開始在泰國全境清掃民眾中的圖騰信仰。

            務必要把所有帶著圖騰符號的物品清除干凈!

            至于記憶,可以進行集體清除,全球起碼有一千萬人默默信奉圖騰了,這種規模光靠催眠專家可不夠,所以必須用上收容物。

            藍白社有一件專門清除記憶的收容物,名為記憶碎紙機。

            顧名思義,它就是個碎紙機,任何圖像、文字、符號印刷在A4紙上,由它粉碎,那么方圓二十一米內所有生物都會遺忘A4紙上的內容。

            要說注意事項,那就是無差別刪除。

            A4紙上哪怕打個句號,人生中所有關于‘。’的記憶,都會沒了。

            包括數字、符號、文字也都是如此,如果印上自己的名字,目標不僅是忘記自己的名字,還會連那三個字都不認識了。

            比如墨窮,如果碎紙機碎掉了墨窮這兩個字,那么墨窮順帶會忘記墨家怎么稱呼:我是那個什么家的巨子,就是……諸子百家那個發明了弩機的那個……

            因為他不記得‘墨’這個字了。

            可是,這個事件不是光刪除記憶就了事的,如果信徒家里還有圖騰,那么哪怕將其全部忘記,只需要瞟一眼圖騰,就又會感染了。

            所以為了應對此事,藍白社動員了六百名社員,五十萬外圍,外加全球一百多個國家的軍警協助。

            在世界各地轟轟烈烈地同時行動,務必確保所有圖騰消失!

            圖騰清理完,就可以清理記憶了,所有信徒,包括他們這些清理信徒的信徒,再集體忘記這份信仰。

            記憶封存和記憶刪除,都可以遏制圖騰效應。

            上頭的意思是,兩種方式搭配著來,畢竟記憶碎紙機就一個,全球輪流著用,等輪到泰國,起碼也要好幾天。

            所以盡可能先用催眠手段,不夠的就先把人找到控制住。

            說起這個催眠,茍爺就會,他自己就是一名催眠專家。

            甚至可以說,資深的社員,基本都會記憶清理,可以讓人主觀上遺忘某個東西,或某個人,某件事。

            這讓墨窮暗道自己學的還是少了,極限島三年學的主要是必修,但不代表藍白社的本事就都學完了,他終究還是個新晉社員。

            藍白社員可以接修業任務,也就是在規定的時間內學完一項技能,其實算是半休假。

            墨窮打算之后接個這樣的任務加練一下自己。

            ……
        广东十分快乐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