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宠上天 » 正文
        | 繁体版

        第1491章:羞涩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21592;?#33021;够轻松访问!


          顾萌脑袋嗡了一声,连忙抬起纤?#29976;?#33218;,捂住自己胸-口。

          涨红着脸,结结巴巴开口,“你你还看?”

          “没?#35009;?#22909;看的。”他转身,朝停在码?#32321;?#30340;一艘陈旧的货船走去。

          顾萌朝四周看了看,发现这里是老码头,很多货船都不再停这里,而是停新码头去了,因此这处如今显得有几分荒凉,她不知道他带她来这里做?#35009;矗?#22905;只好跟在他身后,“我是没?#35009;?#22909;看的,你那里更加不好看,丑死了。”

          话音?#31456;洌?#30007;人便猛地回头。

          一双漆黑如墨的狭眸,没有半点温度的盯着她,“你偷看过?”

          顾萌恨不得掌自己的嘴,她顾左右而言他,“我不知道你说?#35009;矗?#34915;服都淋湿了,好冷啊!”

          男人面色不怎么好的进了货船。

          顾萌跟过去,发现货船是他住的地方。

          她想问他怎么不住工厂宿舍,但一想到,他这人有点孤僻,估计不习惯跟人住,才会一个人住这种偏僻的地方。

          ?#36824;?#20182;绝对是她见过,最爱干净的男人。

          货船里一尘不染,?#35009;?#19996;西都摆得整齐有序,他睡觉的房间,被子床单铺得没有一丝褶皱,她作为一个女生,都觉得自愧不如。

          这人不仅有洁癖,还有强迫症吧!

          男人从柜子里拿出一套衣裤,交给四处打量的顾萌,“你先去洗。”

          顾萌接过衣服,?#35835;?#19968;声。

          货船里应有尽有,还有一间小浴室。

          顾萌进去后,想将门锁上,发现锁坏了,她又拉了把椅子,抵到门上。

          洗到一半,听到男人在外面说,“没有多余的毛巾了,先用我的。”

          用他的?

          顾萌朝墙上看了一眼,看到那条深蓝色毛巾,鹅蛋小脸不禁有些发热。

          匆匆洗了个澡,用他的毛巾擦干水,穿上他拿给她的T恤和裤子。

          T恤很长,几乎能遮住她大腿了,裤子,更是大得不?#23567;?br />
          他的衣服穿在她身上,就像偷穿了大?#33368;?#26381;的小孩。

          裤子实在太大,没办法穿,她就只穿了件T恤。

          反正遮住大腿了。

          她将贴身内-衣裤洗净,打开门,男?#33368;?#32463;换了衣服,一件白色衬衣,和露脚踝长裤。

          顾萌发现他在穿着上挺讲究的,衣服都是?#20197;?#26588;子里,就算是普通的T恤,也叠得整整齐齐。

          穿在身上,不会有皱巴巴的邋遢?#23567;?br />
          见她出来,他朝她扫了一眼,见她光着两条细白的腿,皱了皱眉,“怎么不穿裤子?”

          顾萌被他盯得不自在,两条腿并拢到一起,殊不知,她这样的动作,?#38405;?#20154;来,是一种?#35009;?#26679;的誘惑。

          “你?#30446;?#23376;太大了,我穿不了。”顾萌没有注意到他眼中的异色,四周看了看,“你有吹风机吗?”

          “没?#23567;!?#30007;人硬邦邦的丢下两个字后,出了房间。

          没有吹风机,她的内衣褲一下子肯定干不了。好在大雨来得快,去得也快。她将洗服洗好后,晒到货船外面。

          吹一晚上,应该就能干了。

          这边没有其他货船,顾萌走到甲板,靠在栏杆上,看着被夜色笼罩的大海。

          她被这个叫无名的男人带走了,不知江超会不会查到他头上?若是牵连到他头上让他没了工作,可就不好了。

          ……

          男人端着一碗姜茶出来。

          看到椅在栏杆上的少女。黑色T恤遮住她圆润的翘臋,两条细腿纤长又?#25163;保?#23613;管T恤宽大,但她的腰,却显得十分纤细,盈盈一握,他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手,估计他手掌轻轻一拢就能扣握住。

          他迈开修长的腿,朝她走去。

          看到甲板拉着晾衣服的绳索上,晾着她的内-衣和内褲,他又朝她两条腿看了一眼。

          她?#35009;?#37117;没穿,居然还敢站在那里?

          “进来。”他绷着脸,冷冷开口。

          顾萌听到男?#35828;?#22768;音,回头,朝他看了一眼。

          但很快,又转过头去,当作没有听到他的话。

          他真将自己当成帝王了?发号施令,她就得奉旨行事啊!

          见她不理他,男人转身,走了几步,但很快,又返回,走到她身边。

          将姜汤递到她跟前,“喝了。”

          顾萌有些?#28909;唬?#27809;想到,大冰块还会关心她呢!

          接过姜汤,顾萌喝了一口,看着他线条分明的轮廓,用手肘戳了他一?#25314;?#20320;叫无名吗?”

          “不是。”

          “那你叫?#35009;矗俊?br />
          “不知道。”

          顾萌沉寂了几秒。

          原来,他失忆了。

          “那以后我叫你阿呆好不好?你沉默寡言,冷冷冰冰,呆呆愣愣的,我觉得阿呆挺符合你的。”

          原本以为他会拒绝,没想到,他嗓音沉哑的应了一声,“嗯。”

          ……

          晚上,他将货船的房间让给她睡觉。

          他睡在外面客厅简陋的沙发上。

          他做了一个梦。梦里,少女撩起了那件宽大的T恤,骑坐到他的腰腹上,一双柔白的小手,在他胸膛上抚莫。

          他的呼吸变?#20040;种兀?#30524;睛有些赤红。

          他的手,握成拳头,松了紧,紧了松,最终,紧紧扣住少女腰肢。

          身子陡地一个激灵,他从梦中惊醒。

          他低头朝下腹看了一眼。

          不禁低咒了一声。

          没有记忆,空白的三年以来,第一次做那种梦。第一次,将裤子弄脏。

          他到狭小?#33041;?#23460;洗了澡。

          ……

          顾萌习惯天没亮就起床。

          从房间出来,到洗手间要经过客厅。男人还在睡觉,她轻手轻脚的进到卫浴间。

          男人晚上好像进来洗过澡,架子上丢着他昨晚穿着睡觉的衣裤。

          顾萌洗了把脸,打算替他将衣服洗了。当初他受伤躺在床上,她拿爸爸的衣服给他穿,平时他换下来的衣服都是她洗的,她并没有多想。

          将他的长衣长裤放进桶里,看到架子上的黑色内褲,她小脸有些发热。正要将内褲拿下来,卫生间的门,突然被人推开。

          她的动作,僵怔住。

          “你在做?#35009;矗俊?#30007;人眼神犀利?#30446;?#30528;她。

          顾萌将他的内褲拿下来,“睡不着了,跟你洗衣服啊。”

          “放?#25314;?#19981;用你洗。”他突然?#20174;?#24456;大,箭步一跨,上前,从她手中夺走那片布料。
        广东十分快乐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