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宠上天 » 正文
        | 繁体版

        第1439章:不然,分手吧!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21592;?#33021;够轻松访问!


          乔砚泽身上渗出一股凉意,双眸紧凝着岑曦,不想错过她脸上一丝一毫的表情。

          她小脸紧绷着,细白的贝齿,紧咬着唇,没有回应他的话。

          不回应,也就是认同他所说的。

          觉得他整天无所事事,配不上她了!

          乔砚泽?#30446;?#39039;时蔓延出一股尖锐的疼痛,注视着她冷魅小脸的?#19968;?#30524;,寒凉了几分。

          他万万没有想过,有一天,她会嫌弃他。

          在他最灰暗,最难堪的时候,她义无反?#35828;?#35299;救了他,将他从黑暗带入光明。

          她是他心中的天使。

          但距离他恢复,重新回到她身边,才过了多长时间?

          她对他的态度,就发生了改变。

          乔砚泽颀长的身子,朝椅背上靠?#19997;浚?#34180;唇里发出一声嗤笑,待胸口那股尖锐的疼痛,慢慢消散后,他才声音沉哑?#30446;?#21475;,“我以为你和别人不一样。”

          他身上,萦绕着一层淡淡的寂廖与凄凉。

          岑曦双手紧握成拳头,指尖抵进掌心,她没有看他,垂下鸭翅般纤浓的羽睫,“我?#19981;?#20320;,可以陪你度过任?#25991;?#20851;。但前提是,你没有放弃自己。”

          长睫掩盖着眼底的情绪,让他看不清她心灵深处的想法,但她说出来的话,却字字珠玑,“我不需要你大富大贵,但你起码得有上进心。成天除了打游就是***,花着你家人给你的钱,你这样,只会?#33804;?#30631;不起!”

          她话音落下,车厢里的气氛,一下子降到最冰点。

          即便她没有抬眸看他,也能感受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寒凉与怒气。

          她的话,很伤人。

          宛若一根细又锐的尖针,狠狠戳进了他心底。

          他将指尖还夹着的香烟,硬生生捻熄。

          长指伸到岑曦跟前,捏住她小巧的下颌,逼迫她抬起头,“你再说一遍?”

          两?#35828;?#30520;子对视着。

          一个猩红,带着不容忽视的火苗。

          一个清冷,带着怒其不争的失望。

          ?#25300;以?#20046;你,可以为了你付出自己的生命。但不代表,我要无条件包容你,我平生最瞧不起的,就是不思进取,没有半点?#20998;?#30340;男人。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你有追求,有理想,有目标,你为?#35009;?#35201;让一封血书压垮自己——”

          她话没说完,男人捏在她下巴上的大掌,陡地加重力度。

          岑曦疼得骨头都快被他捏碎了,但她楞是一声不吭,眼神倔傲又清冷的和他对视着。

          乔砚泽这一刻才发现,她是真的嫌弃他了。

          “如果我要一直这样下去呢!”

          岑曦眼眶里弥漫出一层水雾,唇瓣?#35835;?#25238;,“那便是我看错人了。你可以靠着王后和你大姐衣食无忧一辈子,但我却不能接受,若是你要一直这样下去,我们只能分手。”

          分手?

          乔砚泽嘲?#28156;?#21246;了勾唇角。

          两人经历过生死,最困难的时候,都能携手度过。

          如今,却被现实,打败。

          乔砚泽呵的笑了一声。

          “真要分?”

          岑曦眼眶红了一圈,她低下头,努力调整了一下情绪,“你如果改变的话,我收回分手二字。”

          乔砚泽抬起岑曦的下巴,让她小脸抬高了几分。他?#35009;?#35805;?#35009;?#35828;,重重吻住了她的唇。

          带着一股无法忽视的怒意。

          吸允,啃噬,撕咬。

          炽熱的气息,喷洒在她细嫩的肌肤上。

          她没有推开他,?#35009;?#26377;回应,像一根木桩。

          乔砚泽觉得无力又无趣,慢慢松开了她。凝视着她的?#19968;?#30524;,渐渐染上了一丝怒意。

          女?#26494;?#21464;起来,还真是翻脸无情。

          乔砚泽坐直身体,看着副驾驶座上的女人,她小脸冷魅,眼神泛红,?#20174;?#36879;着清冷。

          “如果你要继续颓废下去,”她双手握成拳头,松了又紧,紧了又松,说出来的话,像是要鼓起全部勇气才能说出口,“你将留在我公寓的东西都拿走吧!”

          这是在赶他走了?

          乔砚泽冷笑了一声。

          他?#35009;?#35805;?#35009;?#35828;,推开?#24471;牛?#19979;了车。

          岑曦坐在车里,看着他走出小区,指尖用力抵进掌心。

          眼眶里冒出一团?#32469;?#40763;子酸得不行,她死死咬住嘴唇,?#21827;?#25910;回视线,拔了车钥匙,下车,回到公寓。

          两人,一个往南,一个往北,谁都没有回头。

          ……

          清岩下班坐公交回到家,她到小区外面的超?#26032;蛄说?#33756;,正准备上楼,看到了马路上一抹清瘦颀长的身影。

          砚泽?

          清岩眨了眨眼,确定自己没有看错,她张了张嘴,打算打声招呼。却发现他有些落寞和寂廖。

          意识到他情绪上的不对劲,清岩提着菜,跟在了他身后。

          乔砚泽走了许久,直到走到海边。

          清岩记得,他小时候心情不好,?#19981;?#24120;来海边发泄情绪。

          乔砚泽让大左送来了一瓶烈酒,大左离开后,他坐在沙滩边,看着辽阔无边的海域,心情沉郁的灌了一大口。

          辛烈浓郁的味道,灌入喉咙,一片灼?#30504;?#36830;带着五脏六腑?#20960;?#30528;绞痛起来。

          ……

          清岩站在不远处,看到乔砚泽喝了大半瓶烈酒,并?#19968;?#35201;继续?#35748;?#21435;,清岩担心他出?#35009;?#20107;,走过去,将酒瓶从他骨骼分明的长指中抽离。

          乔砚泽喝的是度数极高的烈酒,大半瓶下肚,细长的?#19968;?#30524;里覆了一层淡淡的猩红,酒被抢走,他伸手,想要将酒瓶夺回来。

          他力气比清岩大很多,清岩一个没站稳,连酒带?#35828;?#36300;到他怀?#23567;?br />
          乔砚泽垂眸,看着怀中纤柔的女人,指腹捏住她下巴,神情微微恍惚,“岑曦,这就是你对我的?#19981;叮?#25105;大姐和栀栀是有给我卡里打钱,但我没有用过她们一分一毫,难道我离开了乔家,离开了她们,我就不能靠自己赚钱?”

          “没错,我是天天拿手机打游戏,但游戏就不能挣钱了?”他捏在她下颌上的修长手指加重了几分力度,“游?#27675;?#30340;钱,我?#33804;?#28818;股,赚的钱,足以让你衣食无忧,?#20197;?#20320;眼里,怎么就成无所事事的了?”

          “是不是,你也看中的是我的身份,如今,我没有乔家少爷的贵族身份了,你居然也瞧不起我,呵——”
        广东十分快乐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