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宠上天 » 正文
        | 繁体版

        第1208章:南栀她气场全开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21592;?#33021;够轻松访问!
            栾家那位长辈想说点?#35009;矗?#22352;在右边会议桌首位的栾徽抬了下手,那名栾家长辈眼神阴沉?#30446;?#20102;一眼南栀后,没有再说话。

            栾徽站起来跟南栀和夜凤君打了招呼,他眼眶泛着红晕,缓缓开口,“王后,你说得没错,今天让你来,确实不该争论这把椅子该不该你坐,我们栾家,是想问你要个说法的。”

            “女王惨死,昨夜听闻噩耗,我一夜未眠。我深知主君上位后,想要紧握大权,他削弱女王手中权势,如今又将主意打到我们栾家,我们栾家是女王一手提携起来的,他对女王不敬,就是?#26197;?#20204;不敬,我们不服他,他竟残害女王性命,这种?#21592;?#21046;暴,没?#37266;?#24615;的主君,以后如何领导我们S国?”栾徽看了一眼会议室里的宗亲们,“他连女王都敢残害,遑论这些宗亲们?”

            宗亲们平时养尊处优惯了,虽然慕司寒上位以来,让国家发展越来越好,但是慕司寒再有能力,手段残暴血腥,也只会让他们畏惧和忌惮。

            栾徽一袭话,让宗亲们心里个个打鼓。主君连女王都敢除,将来他们若是有个异议,是不是也会被他除掉?

            栾徽看着一言不发的南栀,压根没将她一个女人放在眼里,“主君犯下重罪,律法自当一视同仁。国不可一日无君,依我看,应当听从女王的遗愿,重立主君。”

            一直没有说话的夜凤君面色冷沉的开口,“调查结果还没有出来,你就先定了主君的罪名,栾徽,你是想谋反?”

            栾徽将放在会议桌上的一个文件袋打开,从里面拿出一份文件,“这是女王生前留下的遗愿,她早料到有一天主君会对付她,她提出,若是主君犯了罪,就将?#24917;?#22312;幽冥宫的三王?#21491;?#25806;放出来,让他来继承主君之位。”

            “不可能,三王子犯下大罪,女王怎么可能要将他放出来?”夜凤君威严的喝斥。

            栾徽将手中的文件交给夜凤君和南栀,“你们可以找专家?#21592;?#22899;王的字迹。”

            在S国的律法里,若是在位主君犯了重罪,前?#25569;?#26435;者是有权利重新立储的。

            “国不可一日无君,虽然主君立了夜楷为储君,但他年纪小,加上主君犯下的罪不可再立他自己的子嗣为储,所以,我的建议,放出三王子,让他来继位。”

            有几个墙头草的宗亲跟着点头。

            啪的一声,南栀抬起手,在桌子上拍了一下。

            “主君有没有罪,调查小组还没有公布结果,你们栾家就急着将三王子放出来取代主君的位子,这么说来,当初三王子和洛斯勾结的事,你们栾家也有份参与。”

            栾徽还来不及说?#35009;矗?#21448;听到南栀冷静如斯的说道,“三王子如今无权无势,你们栾家急着让他出来继位,难不?#19978;?#35753;他成为你们?#30446;?#20769;?”

            “主君继位以来,将国家军事、经济,外交,都提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在调查小组没有定下他的罪证之前,王室拥有大批拥护者,两大军区的兵权也握在他手中,谁敢将他拉下来?”

            南栀?#21491;?#23376;上站了起来,双手撑在会议桌上,眼神冰冷而锐利的扫视四方,这一刻,她姿态高贵,气场全开。

            就连栾徽都差点被她震慑到,他暗暗心惊,一个年纪轻轻的女人,居然有这份胆识与口才。

            夜凤君一?#25215;?#24944;?#30446;?#30528;南栀,适时的开口,“王后,在坐的都是王室宗亲和重?#36857;?#22909;好跟他们说话。”

            南栀顺着夜凤君给的台阶缓和了几分态度,清丽绝色的小脸上勾出笑容,“虽说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国不可一日无君,但判主君死?#31958;埃?#20063;得给他一个自证清白的时间,众位宗亲,你们说呢?”

            南栀拿起手中带过来的文件,在几位宗亲面前放下了一份打印出来的资料。

            其中一位宗亲看到南栀放在他桌上的资料,是他在外面包了多少个情妇,情妇姓名,住址,还有私生子的事。

            他向来是个怕老婆的人,情妇,私生子,都是偷着养的,谁都没告诉过,他以为神不知鬼不觉谁也不知道!

            包养情妇的宗亲朝主位上的南栀看了一眼,南栀对他勾了勾唇,笑容亲和。

            另一名宗收到的资料,则是他在女王上任期间收了哪些公司贿赂,以及他将金银珠宝藏在郊区别墅地下室的?#25484;?br />
            看到这些,他心惊肉跳。

            看向南栀的眼神,也微微发生了变化。

            还有三个宗亲,收到的也是各种他们自认为的隐密之事。

            他们万万没想到,这种私密,王后居然会知道。

            南栀嫁进王室后,看多了勾心?#26041;牽?#24917;司寒不屑?#33804;?#25226;柄,但她多留了个心眼。她查了那些平时不跟慕司寒一条心的宗亲,有几件,是她?#21491;?#21517;资深记者那里买下来的。

            她自己?#35009;?#24819;到,这些东西,会在今天派上用场。

            这时,有几名没收到南栀资料的宗亲,手机上各收到一条信息。

            看到信息内容,大家纷纷变了脸色。

            南栀昨晚交待小楷,早上他去学府后,将几名宗亲的孙子控制起来,然后将他们随身物品?#21335;?#26469;发张?#25484;?#32473;宗亲们。

            今天来会议室的,有三之一的宗亲是慕司寒这边的,但还有三分二,有的保持中立,有?#37027;?#22836;草,如今他们有把柄在南栀手上,谁也不?#20197;?#35828;一个不字。

            “王后说得有道理,现在调查小组没有定下主君的罪,我们怎可立马换新主君?我看就依了王后的,给调查小组一个时间,尽快找出杀害女王的凶手!”

            栾徽脸色微变,“主君杀害女王的证据已经板上钉钉,这件事,一旦曝露出去,会引起国内外轰动,只有尽快拥戴新主君上位,才是上乘之策!”栾徽看向南栀,“王后,即便你故意拖延时间,也不可能为主君洗去重大罪名!”

            “我觉?#27809;?#26159;要给主君一点时间,这样吧,十天,如果十天之内不能证明女王的死与主君无关,我们再开会,选出新的掌权者。”那名怕老婆的宗亲说道。
        广东十分快乐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