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宠上天 » 正文
        | 繁体版

        第1105章:他眼眶泛起了红晕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21592;?#33021;够轻松访问!
            萧翊看着三楼的房间,久久没有收回视线。

            喉咙忽然痒得厉害,萧翊止不住?#30446;?#20102;起来。这一咳,好似停不下来了一样,肺腔里越来越难受,又怕自己?#30446;?#22768;引起他人注意,他只好紧紧捂住嘴,但还是?#37266;?#25233;?#30446;?#22768;传出。

            唐朝走过来拍了拍萧翊修长的脊背,“萧哥,怎么了?”

            萧翊摇了下头,因咳嗽的缘故,嗓子有些沙哑,“没事。”说着,他看了眼唐朝,“晚上留个门,我去你那屋睡。”

            唐朝怔了一下,反应过来,满脸不解,“夏美女千里迢迢过来,你让她独守空房?萧哥,你看上去也不像是那么禁慾的人啊!”

            萧翊朝唐朝腿上踹了一脚,“别他妈废?#21834;!?br />
            没有再理会嘀?#27490;?#21653;的唐朝,萧翊迈开修长双腿,朝厨房走去。

            洗澡前他让厨房褒了白米粥,萧翊过去时快熟了,他亲自切了点肉丝放在里面。

            做饭的阿姨见萧翊如此用心的样子,忍不住笑道,“萧总好福气,女朋友很漂亮呢!”

            萧翊勾了勾唇角,回了句,“凑合。”

            “萧总谦虚了。”

            萧翊笑了笑,没再说?#21834;?br />
            在他眼里,夏嫣然的确是再美的女人都比不上的。

            将粥装好,萧翊端着到了楼上。

            夏嫣然趴在床边睡着了,这姑娘睡姿向来不太好,萧翊自是清楚的,睡觉总?#19981;?#36276;在床边边上,被子蒙着脑袋,也不怕将自己给憋坏了。

            萧翊将粥放在桌子上,走过去,将被子扯开一点。

            女人趴着睡的,脸扭在一边。

            萧翊盯着她看了会儿,夏嫣然并没有睡着,也知道他在看她,她闭着眼睛,心里生着闷气,不想看他。

            但微微颤抖的眼敛以及睫毛泄露了她没有睡着的小秘密。

            男人洗完澡后清爽的气息扑鼻而来,夏嫣然忍不住耳廓发热,想睁开眼睛,又拉不下脸面。

            男人温热的气息离自己耳廓越来越近,好似无数根羽毛搔-弄着她最敏感的地方。

            就在她快要忍不住时,耳边传来男人带着揶?#28156;?#19968;声低笑,紧接着,闭着的眼敛处,被两片湿熱的唇吻住。

            夏嫣然酥得被子下的脚趾都头都蜷缩到了一起。

            “还装睡嗯?”

            夏嫣然在心里?#27490;?#20102;两声,缓缓睁开眼,视线在触及他那张削瘦了不少的脸庞时,心里酸楚又疼怜,忍不住伸出双手,圈住了他的脖子。

            显然没料到她会来这一招,他没有防?#31119;?#36523;子趴到了她身上。他连忙撑起双手,想要起来。

            夏嫣然没有松开他的脖子,眼里蒙上了一层湿雾,“干嘛,真的不想和好了?和我靠近一点就这么排斥?”

            排斥?

            萧翊低头看着身下的女人,一手只撑到她耳侧,另只手穿过她的秀发扣住她的后脑勺,嗓音低低哑哑的,“我很重,怕压着你。”

            哪里重了?分明瘦了那么多!

            夏嫣然没有说话,双手紧紧搂着他的脖子,眼里水雾弥漫,“那你想我吗?”

            想,怎么不想?

            想得他的心都快不是自己的了!

            见他不说话,夏嫣然忽然仰头,柔软嫣红的唇,主动贴近了他的耳朵,唇息落到他的耳蜗里,“萧翊,我好想你。”

            跟他提出分手时,心有多痛,就有多想!

            可是她不敢表露出来,只能将疼痛与思念,都藏进心底深处。

            萧翊看着她氤氲着水?#28156;?#30524;眸,微微泛红的琼鼻,润泽软-嫩的唇瓣,他喉结动了动,“别勾引我啊。”

            “我就是勾-引你。”

            萧翊将她从被子里捞了起来,抱到自己的腿上,“先吃东西……”

            话没说完,看到她身上穿着的衣服后,话戛然而止,眸色深沉,有危险的暗潮在涌动。

            夏嫣然的行李被抢了,身上除了那套长袍?#35009;?#34915;服都没?#23567;?br />
            晚上也不可能穿长袍睡,她就从他的箱子里拿了件白衬?#25438;自?#36523;上。

            两人以前熟得不能再熟了,她本觉得没?#35009;矗?#21487;是突然被他从被窝里捞出来,而?#19968;箂haung腿分开坐在他腿上,她觉得臊?#27809;擰?br />
            “我衣服被抢了,所以才穿了你的……”

            穿他的没问题,只是,她里面好像没有穿……

            夏嫣然见他目光盯着自己锁骨下方,她红着脸道,“你知道的,我睡觉没有穿内依的习惯。”

            萧翊已经十分确定,这女人,就是想勾-引他来着。

            他全身血液狂涌,身体紧绷,想要她的念头?#32972;?#22823;脑。他一把将她推倒在床上,大掌握住她的膝盖,粗砺指腹逐渐往上,快要到她大-腿时,他又收回手,气息粗重的从床上站了起来。

            “将粥吃了,早点休息。”他快速朝门口走去。

            直到门?#36824;?#19978;的声音传来,夏嫣然还没有回过神。

            刚刚被他压在身下,她?#30446;詡露?#20037;违的激晴充斥全身。

            她能感觉得到他那一刻是想要她的,他反响激?#25671;?br />
            她也一样。

            彼?#19997;?#26395;着。

            可是,他却走了。

            夏嫣然不知道哪个环节出现了问题,抱膝坐在床上,盯着窗户外面看了会儿,鼓着脸腮吐了口气。

            ……

            第二天。

            萧翊一清早就醒了。

            他敲了敲夏嫣然的房间门,没人应答。

            把手一扭,门开了。

            萧翊快步朝里面走了几步。

            床单和被子都铺得整整齐齐的,好似没有人住过一样。

            萧翊几个大步朝外冲去。

            唐朝打着哈?#21453;?#25151;里出来,“萧哥,一大早干嘛火?#34987;?#29134;的啊!”昨晚唐朝没有睡好,梦里好像一直有人在咳嗽。

            萧翊没有理会唐朝,他匆匆朝楼下跑去。

            萧翊里里外外找了一圈,就在他?#26197;?#22905;单独离开准备开车出去寻她时,想到还有一个地方没找,他迅速朝食?#38376;?#21435;。

            夏嫣然穿着一套黑色长袍,身?#34583;?#30246;,脖子上系了个围裙,头发随意的扎了个马尾,未施粉黛,正在和几名妇人在厨房里忙碌。

            “我等下就要走了,过来跟他带的礼物又被抢走了,没?#35009;?#32473;他的,不过他最?#19981;凍晕?#20570;的西红柿鸡蛋面了。”

            萧翊看着一边煮面一边跟妇人聊天的夏嫣然,眼眶不禁泛起了红晕。

            ……

            3更完~
        广东十分快乐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