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宠上天 » 正文
        | 繁体版

        第1053章:她,已经是他身体里的一根肋骨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21592;?#33021;够轻松访问!
            除了一年前她提出分手,之前在一起时,两人也有过闹矛盾的时候。

            闹得最凶的一次,是她在报纸上看到他搂着叶?#21697;?#22312;酒吧喝酒。叶?#21697;?#38752;在他肩膀上,趴在他耳边说话,照片的角度,就像两人抱在一起亲吻。

            回来后他跟她做了解释,但那天她?#37027;?#19981;好,?#38393;?#26377;些吃味,就跟他吵了起来。

            她说,“我年纪不小了,我想找个人结婚了,可是你哪点能做我的老公?#20426;?br />
            他抽着烟,阴森森的看着她,“你继续说。”

            她借着?#38393;?#30340;怒火仰头看着他,“我将来的孩子,他的父亲,我真的不希望像你这样。若是让他看到你和别的女人在外面搂搂抱抱,你让他怎么想??#20063;幌不?#20320;打打杀杀,抽烟喝酒,有纹身,也不?#19981;?#20320;泡夜店,和别的女人打情骂俏。萧翊,我真的很想跟你好好过,可你总是让我这么伤心,我知道有大把女孩?#19981;?#20320;这样的,你如果找她们,也许会过得开心一点。”

            萧翊冷笑一声,俊美的面上阴森无表情,“夏嫣然,从一开始你就没看上?#21494;?#21543;?#38752;?#20320;在老子身下哼哼唧唧抱着我叫老公时,你怎么没说这些?你是不是犯贱啊!”

            他嗓音低沉沙哑,下颚线条紧绷,显得极为受伤。

            夏嫣然扭过头,不敢去看他猩红的眼睛,“萧翊,我只是想谈一场正常的恋爱。”

            那一晚两人吵了许久,但他不擅长吵架,大部分时候是沉默的,只有她一个人叽里咕噜的说一大堆。

            后来她意识到自己说的话有点过份了,人在气头上时,其实思绪是不受控制的,等冷静下来后才知道自己错了,她想缓和一下气氛,拿了条毛毯盖到他身上,他冷着脸叫她走开,“夏嫣然,你再提一次分手,老子就重新找个女人,让她服服帖帖的伺侯老子,再也不会像这样把你当公主养。”

            他将她给他的毛?#21917;?#25481;,“别虚情假意的,冻不死老子。”

            夏嫣然懒得再理他了,吵累了,她到床上睡觉。但?#27426;?#20037;,说冻不死的男人又死皮赖脸的爬到她床上,一把将她搂进怀里,“夏嫣然,你他妈全身上下,哪里不是老子的?要分明天再分,今晚你特么还是我女人。”

            她挣扎着想要将他推开,但很快嘴唇就被他堵住。他?#21069;?#36947;又强势的身躯压到她柔软的身上,大掌开始不老实起来。

            到最后结束时,他咬住她的耳朵,气息粗重的笑出声,“夏嫣然,你离了老子,还能去哪找个能让你这么爽的男人?#20426;?br />
            夏嫣然从回忆的思绪中回过神。

            她闭了闭眼睛,他有句话说得是没错,她的确挺犯贱的。

            这么多年,纠纠缠缠,她始终没能走出他带给她的那些情与爱,伤与痛中!

            天边突然划过一道闪光,紧接着雷声轰隆。

            窗外的雨,越下越大了。

            夏嫣然穿上衣服,将自?#22909;?#36827;被子里。

            管他去哪里了,冻死他好了!

            夏嫣然不想去管,也不想理,但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

            她心烦意乱的掀开被子,穿了外套,拧着秀眉出去。

            大爷大婶已经带着小孙子睡下了,夏嫣然见大门没关紧,隔着缝隙,朝外面看了一眼。

            萧翊靠在外面的墙上,仰着下颌,指尖夹了烟,修长的眉微皱着,他缓?#21644;?#20986;一口烟雾,袅娜的烟雾从面前升腾,将他那?#36276;?#32654;凛然的脸遮得隐约看不清。

            他向来敏锐,察觉到她的目光,他偏头,朝她看了过来。

            夏嫣然立即收回视线,想要进到屋里,男人眼疾手快,扔掉没抽完的烟,长臂一伸,将她从门里?#35835;?#20986;来。

            一出来,夏嫣然就感觉到了阵阵寒意。

            她缩着脖子,没好脸色的看向男人,“你干嘛……”

            话没说完就被他压在墙上,狠狠亲吻了一通。直到她唇瓣被他吻得通红,他才将她?#36276;?#22799;嫣然,你给老子听好了,?#21738;?#26159;我一位朋友家的童养媳,她得叫我一声叔叔,叶?#21697;疲?#25105;老早前就跟你解释过,她不过是个替你挡灾的?#20982;印!?#20182;抓着她的手,朝他小腹下按去,“就只有你能这样。”

            夏嫣然触电似的收回手,明?#37027;?#20029;的小脸涨得通红,“谁稀罕。”说完,一溜烟的跑进了屋里。

            那天晚上,两人挤在一张狭窄的床上。

            他翻来覆去,想碰她,又不敢碰。

            那种到了嘴边的肉却吃不着的滋味,如同冰火两重天,将他折磨得够惨。

            第二天,两人跟老?#35828;?#20102;谢后,离开。

            沿着田梗走到宽阔的马路上,一辆黑色豪华轿车已经等在了那里。

            开车的是萧翊的司机,看到萧翊过来,叫?#26494;?#32714;哥’,然后替两人打开了?#24471;拧?br />
            坐上车后,夏嫣然疑惑的看向萧翊,“你不是说没带手机吗?你怎么联系的人?#20426;?br />
            “我手表有通话发信息的功能。”

            夏嫣然,“为?#35009;?#26152;晚你不联系?#20426;?br />
            “联系了还能跟你睡同一张床上?#20426;?br />
            夏嫣然抬起手就要朝他捶去,萧翊顺势握住夏嫣然的拳头,将她手臂圈到自己腰上,用下颌蹭她头发,“你不?#19981;?#25105;揍人,怎么现在自己倒是动不动就要打人了?还说自己不是大哥的女人?#20426;?br />
            她被他抱在怀里,小腹紧挨着他坚硬的皮带,她挣了挣,想要拉开两人的距离,但下一秒,就被他捏着下颌吻了上来。

            两人纠缠了十年,现如今的她对他来说,熟稔到已经如同他身体里的一根肋骨。

            夏嫣然险些就要沉沦在他成熟狂放迷人的气息里,但还好保存着一丝理智。

            她没有回应,他便没有继续深入。

            车子将她送回了她住的小区楼下。

            她下车前,前面的司机递过来一部新手机,以及一双新的高跟鞋,萧翊接过,他交给夏嫣然,“赔你的。”

            夏嫣然接过手机和高跟鞋,没说?#35009;矗?#25512;开?#24471;?#19979;了车。

            对夏嫣?#27426;?#35328;,萧翊是她这十年生命中,一个既想脱离,又痴恋他带给她温暖悸动的矛盾存在。
        广东十分快乐开奖直播

              1. 梭哈鱼 极速飞艇彩票是真的吗 吉林快3彩乐乐 体彩福建36选7开奖 双色球红中3个蓝球中1 贵州11选5推荐号r6 大乐透走势图带连线图带 体彩竞猜微信群 彩票走势图大全 体彩七星彩开奖直播视频 2014上市的体彩顶呱刮 免费下载河北快3软件 爱彩网浙江11选5 楚天风采30选5 福利彩票35选7走大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