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宠上天 » 正文
        | 繁体版

        第1017章:别怕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21592;?#33021;够轻松访问!
            到底是多年没有过别的男人。

            尽管不是处,还生了孩子,但她还是会有些不舒服。

            她抓住他肌肉贲张的手臂,睫毛轻轻发颤,眼里浸了水,亮晶晶的,看上去有些可怜。

            他心头一软,亲了亲她的鼻尖,“别怕。”

            她纯真的样子,真跟未经人世的女孩没?#35009;?#21306;别。

            但她结过一次婚,按理说,不应该是这样的表现啊!

            安凤不知道赫连霄想些?#35009;矗?#22905;拧着秀致的眉,指甲扣进他手臂里,声音带着一丝颤抖的道,“你能不能别急?#20426;?br />
            赫连霄眸色深暗?#30446;?#30528;安凤,他额头上渗着一层?#35813;?#30340;汗珠,嗓音哑得不行,“这种时候了还能慢吞吞的?#20426;?br />
            他不再给她说话的机会,低下头,堵住了她红润的唇。

            安凤感觉到狂风暴雨朝她袭来,她握着他手臂的双手,又紧揪住身下的床单。

            男人在床上的话,果然是不能信的。

            他压根不温柔,不循序渐进。

            就像是原始森林里饿了许多的野兽,遇到了猎物,想要狠狠饱腹一顿。

            她不好受,他也同样不好受。

            额头上的汗水,从他轮廓分明?#30446;?#33080;上滑了下来。一滴?#28201;?#21040;她的脸上。

            看着她像是受刑的样子,他将长指穿进她的秀发里,抱着她的脑袋,嗓音喑哑的道,“别那么紧张,跟着我的节奏。”

            他声音沙哑又温柔。

            安凤在他的耐心与慰哄下,渐渐放松了下来。

            他的吻,一寸寸挪到她的耳廓,张嘴含住那雪白的耳垂,“叫我的名字。”

            “赫连霄……”

            她紧扣着他的肩膀,眼底的水光越发盈亮滟潋。

            “叫我赫连,或者霄。”

            “赫连。”

            她的乖巧?#21534;?#35805;,让他更为动情。

            安凤从没有真正体会过床?#25163;?#27489;,她以为会像多年前那样,让她难受?#32431;唷?br />
            但今晚,她和赫连霄这般亲吻拥抱,彼此灼烫的肌肤相贴,炙熱的温度好似要将彼此融化,她并没有觉得反感和厌恶。

            相反,她体会到了一种从未体会的感觉。

            他伸出手,和她十指相扣,大雨的夜,缠綿缱绻,不知疲倦。

            一道白光闪过,玻璃窗映现出两道交叠的身?#21834;?br />
            ……

            赫连霄是被一阵敲门声吵醒的。

            “老霄,老霄,太阳都晒屁股了,你还在睡呢!老男人昨晚肾透支了,是不是累得不行了?#20426;?br />
            听到Bernice叽叽喳喳的声音,赫连霄眉头紧皱的睁开眼睛。

            最近几年忙于生意,他很久没有碰过女人了,昨晚陡地开了荤,最后还是她实在承受不住睡着了他才放开她……

            连他自己都不敢想象,他居然还像个毛头小子一样,食髓知味,不知疲倦。

            似乎想到?#35009;矗?#36203;连霄连忙朝身侧的位置看去。

            原本躺在他怀里的女人不见了。

            赫连霄摸了摸枕头,发现没有温度。她应该离开很久了。

            Bernice还在外面叫他,赫连霄脸色微沉?#30446;?#21475;,“先去忙你的。”

            “哥,等下要参加婚礼啊,你做为墨家邀请的贵宾,可不能迟到的哇!”

            “知道了。”

            Bernice摸了摸鼻子,隔着一?#35753;牛?#22905;都能感受到里面男?#35828;?#28779;气。

            难道昨晚没有?#26194;?#30561;到安凤姐?

            不会吧,她记得安凤姐过来时,身上有股酒味啊!如果她没猜错,她应该喝了她带过去的那瓶酒啊!

            在药效的攻势下,她哥居居然没到睡到?难道是她哥?#35828;?#20013;年不行了??#21387;?#26368;近几年,没见他身边有过?#35009;?#22899;?#35828;摹?br />
            一定是年轻时肾透支了吧!

            ……

            安凤天还没亮就醒了过来。

            她回到自己房间洗了个澡,换?#26494;?#21442;加婚礼穿的衣服。

            脖子,手臂,锁骨全都是男人留下的痕迹。

            安凤只能在脖子上系了条丝巾。

            没睡好,加上运动过猛,她四肢都酸软酸?#28156;摹?br />
            眼敛下带着淡淡的黑眼圈,一看就是昨晚没有休息好的样子。

            安凤化了个妆,将头发披散在肩头,她拿着礼盒,去找唐瓷。

            她清早就离开,并不是后悔昨?#28156;男?#20026;,恰恰相反,她为自己昨晚主动求愛的行为,感到羞耻。

            醒来后,她有些不敢面对赫连霄。

            安凤赶到唐瓷举行婚礼的?#28907;謾?br />
            唐瓷在新娘化妆室里化妆。

            安凤拿着礼盒,正要走过去,忽然一道清润斯文的声音传来,“安凤。”

            安凤一愣,回头。

            周立站在走廊不远处,看到安凤转过头,他对她温柔一笑。

            以前学生时代,安凤很?#19981;?#21608;立学长的笑容。?#30475;?#30475;到他笑,她都会觉有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但偶到赫连霄那种成熟又有男性魅力的男人后,她觉得不会再有其他男人能入她的眼了。

            想到赫连霄,安凤又情不?#36234;?#30340;想到了昨晚。

            两人在床上折腾了许久,他像是要了她的命,无数次让她灵魂抽离,意识涣散……

            刚开始,他还算克制温柔,可后来他的狼?#21592;皇头?#20986;来……不是他不够温情,而是她太没有经验。

            想到他最后从撕开那盒避套的画面,她耳廓不禁一阵热烫。

            周立走到了安凤身前,看到她有些泛红的脸蛋,以为她见到他了之后还有感觉,他看向她的眼神愈显温柔,?#30333;?#22825;我太太?#38405;?#35828;了那些话,十分的抱歉。”

            安凤回过神,没听清周立说了?#35009;矗?#22905;疑惑?#30446;?#30528;他,“学长找我有事吗?#20426;?br />
            周立盯着安凤没有多少岁月痕迹的脸,他陡地上前一步,扣住她纤细的肩膀,“其实当年面具舞会,我知道你想跟我表白的,安凤,我一直没有告诉你,其?#28404;葉阅?#26159;有感觉的。我听说你还是单身,如果你愿意,我们还能不能……”

            安凤被周立的话吓到了,她身子往后退了一大步,“周立学长,都多少年前的事了,?#20197;?#23601;忘了。而且,我也不是单……”

            安凤话没说完,周立突然伸出双手,将安凤抱进了怀里。

            安凤没料到他会做出这样的举动,一时间震得忘了推开,只听到周立在耳边说道,“安凤,你刚看到我脸红了,而且你看我的眼神还那么温柔,我知道你心里还有我的。这些年你一直单身,是为了?#37326;桑 ?br />
        广东十分快乐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