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宠上天 » 正文
        | 繁体版

        第994章:昏迷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21592;?#33021;够轻松访问!
            安凤趴在桌子上,觉得呼吸困难,浑身血液往上涌,喉咙里像堵了?#35009;矗?#35753;她说不出一句话来。

            耳朵还产生了耳鸣。

            大脑也是。

            嗡?#35828;模?#30333;茫茫一片。

            虽然心里已经做好过准备,但看到结果和上次不一样,她心里还是有着说不出来的复杂情绪。

            阿华站在安凤身后,看着她微微颤抖的肩膀,他替她倒了杯温开水。

            “凤姨,你没事吧?”阿华将水递到安凤跟前。

            安凤抹了抹眼角的泪水,端起水杯,喝了两口。

            阿华坐到安凤对面,看着她泛红?#38590;?#30555;,小声道,“凤姨,这份报告?#38405;?#26469;说很重要吧?”

            他从没有见到安凤情绪如此激动过,她平日里都是温婉淡静的。

            安凤点?#35828;?#22836;,声音有些哽咽,“很重要。”

            她将鉴定结果放进文件袋里,努力平复了一下内心的情绪。

            “阿华,辛苦你了。”

            阿华看着安凤,张了张嘴,欲?#26434;?#27490;。

            安凤从椅子上站起来,打算离开,脑袋却一阵晕眩。

            她以为是自己太过激动引起的。

            抬起手抚了下额头,那股晕眩感,越发强烈。

            手中的袋子掉到了地上,她抬起眼眸朝对面的阿华看去,阿华嘴巴动了动,好像在说对不起三个字,安凤想要看清楚,视线却越来越模糊……

            “阿华你……”安凤瞥了眼她喝了几口的水杯,“水里面?#23567;?br />
            话没说完,整个人便倒在了地上。

            阿华走到晕过去的安凤跟前,眼眶泛红的道,“凤姨对不起。”

            ……

            南栀跟着老嬷嬷学完礼仪,回到金汉宫,伊梵已经接龙凤胎放学了。

            小楷在训练营封闭式训练,南栀回来后,带着龙凤胎去看过他一次,但最近要?#24049;耍?#20182;没时间回来。

            小?#19968;锏目?#33510;和努力,让南栀感到欣慰,却也心疼。

            但司寒说了,将来小楷要继承储位,成为太子,他承受的东西,自然要比寻常孩子多一些。

            南栀陪着龙凤胎看了会儿书,佣人叫他们下楼吃饭。

            慕司寒打?#35828;?#35805;,他可能要?#28156;?#25165;会回来。南栀带着龙凤胎到了餐厅,没有看到安凤,她微微疑惑。

            妈妈平时用餐都很准时,今天怎么还没回来?

            她看到了妈妈出去时留下的纸条,她说出去办点事,要不了多久就会回来。

            但现在天都快黑了。

            南栀拿出手机,跟安凤打了个电话。

            电话却关机了。

            南栀让两个孩子先吃饭,她到金汉宫?#36276;?#31561;安凤。

            等了将近半个小时,一辆黑色加长版轿车缓缓?#36824;?#26469;。

            轿车停到南栀跟前,穿着一件黑色长款大衣的慕司寒从车里走下来。

            走到南栀跟前,他摸了摸她的脑袋,“中午才见过面,晚上就在这里等我,那么想我嗯?”

            南栀看着男人漆黑深邃?#38590;?#30520;,睫毛颤了颤,她主动握住他的手,纤眉紧拧的道,“我不是等你。”

            慕司寒修长的眉梢往上挑,?#23433;?#26159;等我?”

            “妈下午出去后,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回来。”南栀紧紧握着慕司寒的大手,心中的担心溢于?#21592;恚?#25105;担心妈妈出了?#35009;?#20107;,她手机也关了机。”

            慕司寒?#27425;?#20303;南栀的手,将她拉到车里,“?#28982;?#21435;,等下?#20234;?#31995;赫连霄。”

            南栀想起中午在会所用餐,妈妈离开去洗手间后,赫连先生也起身离开了。

            妈妈难道没回来,跟赫连先生有关?

            回到宫里,龙凤胎已经吃完了饭,恬恬让伊梵跟她放动画片,伊梵正站在客厅里调台。

            南栀和慕司寒?#28044;?#21381;经过,刚好看到伊梵调台时不小心按到的都城频道。

            里面正在播放一则新?#25319;?br />
            ——今日下午17时40分,警方接到报警,在西苑山附近一间出租房内,发现了一对烧炭自杀的男女,两人被抬出来时,已经昏迷不醒……

            拍摄画面一闪而过,抬出来的女人脸庞打了马赛克,看不清样子,但是她右腕垂下,正好露出戴着的翡翠手镯。

            南栀瞳眸缩了缩。

            显然慕司寒也看到了。他拉着愣住的南栀,到了楼上。

            打开主卧的电视,慕司寒调了回放。

            南栀捂住嘴,眼里满是不可置信,“是妈妈。”

            妈妈怎么会和一个年纪轻轻的大学生在出租房里,两人还烧炭自杀?

            慕司寒将泪水在眼眶里打转的南栀抱进怀里,另只手拿出手机?#33804;说?#26597;安凤如今在哪家医院。

            现在最重要的,是确定安凤的安危。

            南栀知道,自己这个时候哭只会拖后腿,但妈妈生死不明,她又哪里冷静得了。

            还好慕司寒在身边,让她有个结实宽阔的胸?#36276;?#20197;靠一靠。

            没一会儿,慕司寒就收到消息。

            安凤和大学生在市医院抢救。

            “我们先去医院。”

            医?#22909;趴?#23432;着大批记者,慕司寒过去前,联系医院,?#33804;?#28165;了场。

            手术室外。

            几名警察站在那里。

            看到慕司寒过来,有些意外,“主君陛下,您怎么会来这里?”

            慕司寒直言不讳,“里面抢救的女人是岳母。”微微顿了下,神情间带着一国之君的威严,“?#35009;?#24773;况?”

            带头的警察从证据袋里拿出一封信,然后递给慕司寒一副手套,慕司寒戴上手套后,将信封里的信拿出来。

            确实来说,是大学生写的一封遗书。

            南栀站在慕司寒身边,和他一起看完遗书。

            看完,她只觉得无?#28982;?#21776;。

            “我妈怎么可能?#19981;?#27604;她小那么多的大学生?还强迫人家发生关?#25285;?#24819;要包养他?#32771;?#30452;荒唐至极!”

            警察不敢得罪未来的王妃,但还是小心翼?#28156;?#22238;了句,“我们查到,这名大学生是你母亲咨助?#38590;?#29983;,两人一直有往来。而且这位大学生在学校里品性?#24049;茫?#25104;绩优异,无不良嗜?#33579;?#20182;没有说谎的理由。”

            警察已经初步相信,大学生被安凤所逼迫,他忍受不了不正常的男女关?#25285;?#20026;此趁安凤睡着,烧炭和她一起自杀!

            南栀眼神冰冷,?#23433;?#21487;能,我妈不是那种人!”

            慕司寒搂住南栀肩膀,“栀栀,我相信妈的为人,但警察也是公事公办,你先冷静点。”
        广东十分快乐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