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宠上天 » 正文
        | 繁体版

        第991章:她将是司寒的王妃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21592;?#33021;够轻松访问!
            踩着高跟鞋进来的女人,?#35828;?#20013;年,保养得?#20445;?#39118;韵尤存,身上穿着一件湖蓝色套装,头上戴着同色?#24471;?#23376;,看上去雍容雅贵,高不可攀。

            南栀上楼的动作微微一滞。

            “伯母?”

            “请叫我夜夫人。”

            南栀抿了下唇,淡声道,“夜夫人。”

            夜夫人气势十足的走到沙发上,她环顾四周,坐了下来。

            自始至终,都没有正眼看南栀。

            佣人见到夜夫人,毕恭毕敬的端茶过来。

            “南小姐,你如今还没嫁进王室,怎么倒是先住进金汉宫了?”夜夫?#26494;?#23376;朝沙发背上靠了靠,唇角微微勾起,带着令人不舒服的嘲讽。

            南栀走到夜夫人对面坐下,以女主人的姿态,不卑不亢,“我听司寒的。”

            夜夫人懒懒地朝南栀瞥去一眼,见她笑意晏晏,没有半点不适,她心里不禁有些来火。

            还没名媒正娶呢,她就将自己当成王妃了?

            “南小姐,你是仗着自己给司寒生了三个孩子,赖着他不放吧?”夜夫人眼中带着?#38405;?#26624;的轻?#38605;?#37145;夷,“没有结婚就跟男?#26494;?#23401;子,你母亲从小没好?#23186;?#20859;你吧?一个女人,起码的羞耻与自尊都没有了,将来就算勉强嫁进了王室,也不会受人尊重的。”

            南栀知道夜夫人不?#19981;?#22905;,不,不仅仅是不?#19981;?#22905;,也不?#19981;?#24917;司寒。若是换成正常家庭,被未来婆婆如此羞辱,南栀一定恼羞成怒。

            但夜夫人,对自己儿子都能漠不关心不闻不问的,连外人都不如,她又何必生她的气?

            南栀脸上笑意加深,眼里也带?#35828;?#28129;的讥讽,“我妈将我教育得很好,不比有些母亲,儿子出生就给他安上了一个天煞孤星的名头,从小就不?#19981;端?#29616;在看到他成?#21496;?#29579;,就回来想要作威作福。”

            夜夫人没料到南栀如上伶牙俐齿。就算她再怎么不?#19981;?#24917;司寒,和他?#26143;?#19981;好,她也是他亲生母?#20303;?br />
            没有谁敢用这种口气跟她说话!

            “南小姐,你如今还没有嫁进王室,你有?#35009;?#36164;格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你这是以下犯上!我随时可以?#33804;?#23558;你抓进大牢!”

            南栀看着夜夫人,“夜夫人,不妨说?#30340;?#20170;天过来的目的吧?”

            “离开夜司寒,我只要是他的母亲一天,就不会同意你这种没身份没教养的女人嫁进王室!”

            南栀眯了?#37266;?#30520;,“你不同意司寒就能听你的吗?”

            一句话,将夜夫人堵得哑口无言。

            是了,如今慕司寒翅膀硬了,就是女王的命令,他都不见得会听从,更别说她这个只?#37266;倒叵得?#26377;半点亲情的母亲了!

            夜夫人闭了闭眼,再睁开时,清冷一片,“南小姐,我听说不止你住进了金汉宫,你还带着你妈住了进来,听说过带小拖油瓶的,没听过还带个老拖油瓶的,你知道王室里的人都怎么?#30340;?#20204;母女的?你们这样,只会影响主君在王室和百姓中的威信!”

            南栀正要说话,眼角余光瞥到一抹身影走了过来。

            纤致的黛眉蹙了蹙,夜夫人怎么说她,她都可以当作不在意,但她不能说她母亲!

            南栀站起身,快速走到安凤跟前,“妈,你先上楼,我自己可以应付得过来。”她担心等下夜夫人的话越说越过份,刺激到妈妈的精神。

            安凤经历了不少事,患有精神病,最近几年才稳定下来。

            南栀的担忧她能理解,但她是妈妈,不能再一昧让自己女儿保护。女儿受了委屈,她却一声不吭。

            安凤轻轻拍了下南栀的手背,对她使了个让她放心的眼神。

            安凤走到沙发边,夜夫人坐着,看到她过来,?#20130;?#27809;有站起身的意思。

            明显的瞧不上安凤。

            安凤虽然从小在安家长大,但那个时候,安?#20197;?#23425;城也算是大户人家,她从小受到过?#24049;?#30340;教育,整个人显得温婉又沉静,带着书香门第的气质。

            安凤看着夜夫人,微笑着道,“夜夫人,你知道司寒如今叫我?#35009;?#21527;?她不叫我阿姨也不叫?#20197;?#27597;,他直接叫我一声妈。”

            “虽然你生了司寒,但你没养过他,你们没?#26143;椋?#20182;如今见到你,会叫你一声妈吗?”

            安凤说话间,抬起手,拨了下脸边的头发。

            腕间一枚翡翠镯子?#35835;?#20986;来。

            夜夫人被那一抹翠绿晃花了眼。那是前不久意大利拍卖?#20449;?#21334;的价值上亿的冰种帝王绿翡翠,当时她想拍,却被神秘人拍走了。

            ?#19978;?#22312;,怎么在安凤手上?

            夜夫人眼毒,一眼就认出,那是拍卖会上她没拍到的那个。

            安凤见夜夫人盯着她?#28382;螅?#22905;嘴角笑意加深,感慨地说道,“我虽然没有儿子,但女婿却比儿子还要孝?#24120;?#36825;是?#19968;?#37117;城后,他送给我的,说不值几个钱,孩子真是好孝心。”

            南栀站在安凤侧后面,恰好能看到她说完话后,夜夫人一阵青一阵紫的脸色。

            难看到了极点。

            姜果然还是老的?#20445;?#19981;鸣则已,一鸣惊人!

            南栀上前,挽住安凤手臂,亲昵的道,“妈,司寒还在等我们吃饭呢,我们先去楼上换衣服吧!”

            夜夫人对她们不礼貌,母女俩?#35009;?#24517;要热脸贴冷屁股。

            两人都没有再理会夜夫人,蹭蹭上了楼。

            夜夫人气得将桌子上的茶杯摔碎在地。

            ……

            南栀和安凤换好衣服下来时,夜夫人已经不在客厅了。

            安凤叹了口气后说道,“司寒也是可怜,摊上了这么个妈。”

            “他以后有我和妈妈疼他,还有三个孩子,不可怜的。”

            安凤握了握南栀纤柔的小手,“他是一国之君,平时压力大,你多体贴体贴他。”

            南栀噘了下唇,“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才是他亲妈呢!”

            “臭丫头,妈还不是疼你,若是没有司寒撑着,你以后嫁进来了,哪有?#33804;?#23376;过啊!”夜夫人再怎么不讨喜,她始终是司寒亲妈,时不时蹦跶一下,也够栀栀膈应的了。

            南栀将脸靠到安凤肩膀上,像个孩子般笑嘻嘻的道,“妈,你放心吧,我既然答应了司寒回都城,就做好了面对一切的准备。若是我心理不够?#30475;螅?#20063;配不上做他的王妃。”
        广东十分快乐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