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宠上天 » 正文
        | 繁体版

        第988章:暖昧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21592;?#33021;够轻松访问!
            南栀原本有点怀疑赫连珠。

            以为是她不甘心,做出了这种杀人放火的事。

            但后来想想,赫连珠应该不会为了感情,丧心病狂到这种地步!

            南栀和两个孩子睡着后,安凤却有点难以入眠。

            她躺在床上,看着外面漆黑的夜色。

            一轮弯月?#20197;?#39640;空,散发着清冷的光芒。

            她双手枕着脸,眉头紧皱。

            虽然警方查出厨房起火因为线路老化,但她心里总觉得事情不是那么简单——

            她和栀栀在那里住了四年多,从没有出过?#35009;?#20107;,为?#35009;?#29420;独今天晚上?

            而且,还是在她放了那个杯子之后?

            安凤越想越觉得可疑。

            是不是有人知道?#35009;矗?#25152;以,要毁了她收好的那个杯子,让她做不了鉴定呢?

            如果是这样,她就要重新拿到样本,一定要弄清楚事情真相!

            不过,当年那件事,除了参加面具舞会的闺蜜,谁也不知道,后来,她回国,就听说闺蜜出车祸过世了。

            安凤隐隐感觉到一股不安与寒意,而且,她觉得事有些不简单。

            但这都是她的猜疑,没有证实前,她不知道该跟谁说。毕竟当年那件事,是她心底一个阴影,如果可以,她只想淡忘,永不提及!

            翌日。

            安凤一大早就醒了过来。

            洗漱后,她到楼下走了一圈。

            昨晚没怎么睡,脑子里还有些混沌。

            下午司寒就要过来接他们,回到都城,应该不会再有人在司寒的眼皮子底下放火了吧!

            她要在离开之前,拿到赫连霄的头发。不然,两人很可能不会再有下一次见面的机会了。

            赫连霄的房间,就在安凤和南栀的斜对面,安凤回酒店,?#24576;?#30005;梯,就遇到了赫连霄,凤曜和赫连珠三人。

            “凤姨,我以为你和栀栀还在睡呢,我爹地上午有个重要会议,他和赫连珠要走了。”

            安凤点?#35828;?#22836;,淡淡的说?#26494;?#20877;见。”

            看到三人进?#35828;?#26799;后,安凤朝着赫连霄的房间走去。

            正好有服务员进去清点物品,安凤?#26151;?#19979;门,走进去。

            服务员看着安凤,“请问你是……”

            安凤声音温婉的道,“我和昨晚入住?#21335;?#29983;一起的,他有东西落在房间了,?#22812;?#26469;帮他找找。”

            服务员听到有东西落下了,她?#35828;?#19968;边。入住这种总统套房的一般都不是普通客人,落下?#35009;?#19996;西真不见了,若是怪罪到他们服务员身上,他?#19988;?#20250;很麻烦。

            “那你找找吧,我先去收拾别的房间。”

            服务员离开后,安凤快步朝卧室走去。

            她掀开被子,在床头仔细找了起来。

            那人睡过的枕头和床头,干干净净的,一根头发也找不到。

            安凤又进了卧室。

            还是没有找到。

            她又在卧室里转了一圈,突然发现衣柜里挂了件浅色睡袍。

            她走过去,仔细找了找。在衣领处,发现两根头发。

            安凤顿时一?#30149;?br />
            她从自己身上拿出一个?#35813;?#30340;小袋子,小心翼?#28156;?#23558;头发装进去。

            安凤朝睡袍看了一眼,这应该是赫连霄自己带的吧,他忘了将睡袍带走?

            正疑惑着,忽然一道?#32479;?#37255;雅的嗓音传来,“你在做?#35009;矗俊?br />
            安凤回头,看到站在卧室门口的高大身影,她惊了一下。

            不动声色的将小袋子装进口袋里,安凤垂下眼眉,强作镇定的道,“服务员说你有东西掉房里了,以为我和你认识的,让我进来看看。”

            她低垂着眉眼,没敢看赫连霄的目光。

            赫连霄紧抿着双唇没有说话。

            尽管没有抬头,安凤还是能感觉到他的目光落在她身上。

            炙热又幽沉。

            “既然你自己来?#26151;耍?#25105;就不在这里停留了。”安凤想要从他身边经过。

            但是他挡在卧室门口,丝毫没有避让的意思。

            安凤朝他看了一眼,他脸色深沉,?#24202;怀?#20869;?#21335;?#27861;。跑到人家房里,再怎么矢口否认,安凤还是有些心虚。

            见他站着不动,安凤只好侧着身子。

            走到一半,赫连霄突然转了下身子,安凤背对着他,他一侧过来,她的臋不小?#30446;?#21040;了他的皮带金属扣,她条件反射的弯起胳膊肘,碰到了下男?#35828;男?#33179;,她出于本能的回头,额头不小?#30446;?#21040;了男人坚硬?#21335;?#39052;上。

            有些疼,还有些扎人。

            赫连霄低下头看了一眼,安凤的裙子被他的皮带扣钩住,露出了一截白细的腿。

            安凤察觉到不对劲,她连忙将?#20197;?#20182;皮带扣上的裙子扯开放下来。

            “抱歉……”她急急地往外走。

            但是才走两步,手腕就被他修长干燥的大掌?#26151;?#25569;住。

            他拉着她进了卧室,?#26151;?#23558;她甩到床上,抬起长腿将卧室门踢关上。

            安凤惊魂未定。

            赫连霄走到床边,深沉的眉眼微眯,讳莫如深?#30446;?#30528;安凤。

            “一边要跟?#19968;?#28165;界线,一边又跑到我住过的房间,?#20302;?#22312;我睡袍上乱摸,安女士,你?#25346;?#35828;你没有欲擒故纵?#20426;?br />
            安凤感觉自己跳进黄河也说不清了。

            她从床上坐起来,张了张嘴,刚想说点?#35009;矗?#36203;连霄突然弯下高大的身子,朝她压了下来。

            安凤瞳眸紧缩?#30446;?#30528;他,脑海里不自觉的浮现出他昨天说的那句话,我想和你作愛。

            看着他近在咫尺的英俊脸庞,安凤屏住呼吸,当他的唇快要碰到她时,她的心脏都快跳出来,想要将他推开,下一秒,手腕就被他?#26151;?#25569;住。

            他的掌?#21335;?#26159;着了火,滚烫不已。

            他将她的手腕按到床上,俯下身,靠近她。

            在她分神之际,双唇已经被他分开。

            不属于自己的味?#26469;?#21767;齿间入侵,安凤睫毛轻颤着,思绪被拉回,覆在她身上的男人,紧密的贴着她,她能清晰的感受到他衣服下结实的肌理,以及炙热的温度。

            男人掐住她的脸,加重了亲吻的力度。

            安凤脑子里乱成了一团,挣脱开他的大手后,隔着衬衫抵上他宽厚结实的肩膀。

            但是她越挣扎,他吻得越深。

            口沫交融,像是要将她身体里的灵魂勾出来,安凤推不开他,双手突然抱住他的头。

            就在他以为她要回应他时,他头皮却突然一痛。
        广东十分快乐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