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宠上天 » 正文
        | 繁体版

        第620章:宠爱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21592;?#33021;够轻松访问!
            南栀将小楷从床上抱下来,唇角勾着淡淡的笑,“你爹地刚回来太忙了,妈咪住那边又不方便,所以还是将你带回来了。”

            小楷乖巧的点?#35828;?#22836;,“爹地现在是超级大英雄,以后我长大了,也要成为大英雄。”说着,摆了个大英雄的pose。

            南栀摸了摸小家伙的脑袋,“大英雄,快去刷牙吧,妈咪已经跟你挤好牙膏了。”

            小楷进了浴室后,南栀整理好床铺,突然发现有人在看她,一回头,便对上了乔砚泽那双妖孽邪魅的?#19968;?#30524;。

            乔砚泽双手环着胸,颀长玉立的倚在门框上。

            “昨晚抱着小楷回来,是不是他给你气受了?#20426;?br />
            南栀咬了咬唇,摇头,“没?#23567;!?br />
            “还说没有,你昨晚哭了吧,眼睛化了妆还有点?#20303;!?br />
            南栀连忙摸了摸眼睛,“是吗?#20426;?br />
            “你看,我一试就试出来了,你眼睛化了妆根本?#24202;?#20986;来肿没?#20303;!?br />
            南栀走到乔砚泽跟前,朝他手臂捶了一拳。虽然他?#20154;?#35201;高个辈份,但平时两人关系好,他也不介意,她在他面前也比较随意。

            “真的没?#35009;?#20107;,别担心啦!”

            “栀栀,你外婆有个朋友家的孙子,刚从M国读完博士回来,我拿了照片过来,你看看——”安凤走了过来。

            乔砚泽从安凤手中接过照片,看了一眼,“长得还行,不过配我们家栀栀还差得远。”

            这三个月,安凤时不时拿照片,让南栀挑选相亲对象。她推了几次后,安凤问她是不是还想着慕司寒,她又不好回答,?#30475;?#37117;是乔砚泽这个小?#21496;?#24110;她解的围。

            “砚泽,你太宠着栀栀了。这个高先生明明条件不错。”

            “大姐,栀栀要嫁的人,肯定要优秀过我才?#23567;!?br />
            安凤被乔砚泽堵得无话可说,照片上的男人,首先是外貌,就不及乔砚泽。

            乔砚泽的长相,在都城算得上四大美男?#21448;?#19968;。要找?#20154;?#36824;优秀的,难于上青天啊!

            乔砚泽看着安凤黯淡下去的眼神,搂住她肩膀,用只有他们二人听得到的声音说道,“大姐,你放心,我有朋友也会近期回国,到时我会带栀栀过去。”

            安凤眼睛一亮,“真的呀,砚泽,那栀栀的幸福,我就交给你了。”

            乔砚泽朝安凤打了个OK的手势,“姐,你放心哈。”

            安凤离开后,南栀一脸狐疑?#30446;?#30528;乔砚泽,?#21543;?#31070;秘秘的在我妈耳边说?#35009;?#21602;?#20426;?br />
            “周末你就会知道。”

            ……

            一个星期后。

            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白夜神医,终于在伊梵的翘首以盼下,出现在了金汉宫。

            最近露茜?#37027;?#19981;好,她经常自?#21834;?br />
            慕司寒经常半夜三更,也跟着受苦,辗转难眠。

            如此一来,整个人又迅速清减了一圈。

            伊梵带着白夜到了慕司寒办公室,看着脸庞削瘦,却更显英俊硬朗的男人,白夜笑着打招呼,“伊管家说你都快不行了,我还以为躺床上不能动了呢!”

            “白神医,我可从未说过我们家少爷只能躺床上了。”

            白夜朝慕司寒眼睛下面看了一眼,发现一片乌青,他笑着摇了下头,“这样下去,估计也很难长命。”

            伊梵吓得一怔,“白神医,你这话?#35009;?#24847;思?#20426;?br />
            白夜坐到慕司寒办公桌对面,朝他勾了勾手,“将左手伸出来,我把下脉。”

            慕司寒伸出手。

            一分钟后,把完脉的白夜?#25104;?#24494;微一变,“你这是得罪小人了啊!”

            慕司寒眉眼一凛,脸庞轮廓紧绷了几分,“是有小人。”

            伊梵在一边急得不行,“白神医,我?#24039;?#29239;到底生的?#35009;床。?#20026;?#35009;疵看?#21457;作起来,整个人都快要死掉了一样?但是?#30475;?#21435;医院检查,又查不出个所以然,各方面指标都是正常的。”

            白夜摸了摸下巴,“你家少爷现在身体状况,并非医学能解释的,就算他去再多趟医院,也无济于事。”

            慕司寒黑眸?#33080;粒笆裁?#24847;思?#20426;?br />
            “如果我没猜错,你应该是中了一种叫作同心蛊的蛊毒。”

            伊梵越听越糊涂,“?#35009;?#26159;同心蛊?#21487;?#29239;好端?#35828;模?#24590;么会中同心蛊呢?#20426;?br />
            “这是一种比较阴损的蛊,一般是女人给男人下的,如果男人出轨,或者和别的女人有肌肤之亲,下蛊的女人不仅能察觉得到,还能让男人?#24202;?#27442;生。如果男人跟别的女人发生关系,那个男人就会暴毙而亡。”

            伊梵吓得身子往后倒退了几步,“世上?#22815;?#26377;这种东西?#20426;?br />
            白夜去过很多个国家,也见识过许多?#27599;?#23398;无法解释?#21335;?#35937;,他点?#35828;?#22836;,“你没听说过,没见过,不代表没?#23567;?#36825;不,你家少爷就是中了那种蛊。”

            慕司寒紧抿了下削薄的唇,英挺的眉眼间浮现出一丝阴鸷。

            出现那种症状,是在他胸口中枪之后。

            难道子弹里放了蛊虫?

            “有没有可解之法?#20426;?#24917;司寒面若冰霜的问。

            “这个……”白夜摸了摸下巴,一脸为难,“蛊这种东西,不在我的医术范围内啊!”

            慕司寒拿出支票本,写了张支票给白夜。

            白夜看到上面的数字,他睁大眼睛,“四王子果然出手大方。”

            慕司寒冷声打断他,“说重点。”

            “我走南闯北这么多年,奇闻异事自然也是听过不少。同心蛊这种真是我第一次遇到,但我有个驴友,他知道有个村落里有个高手,专治各种疑难?#21448;ⅰ?br />
            “村落在哪里?#20426;?br />
            “这个,我还要问那个驴友。好长时间没有联系了,我还不知道他换联系方式没有?#20426;?br />
            白夜拿出手机,找到驴友电话,拨了过去。

            但几秒后他放下手机,耸了下肩膀,“真换号了。主要是我那驴友是个死基佬,当时想找我,我没答应,他就将我拉黑了。”

            慕司寒重新写了张支票,白夜看到上面的数字,差点心肌梗塞。

            “最短的时间内找到那个村落,不然,你一张支票都得不到。”慕司寒又将白夜手?#24515;?#30528;的那张支票抽了回来,“找到了,两张都是你的。”

            白夜咬牙切齿的瞪住慕司寒,“你还是和以前一样,知我嗜财,专挑人短处下手!”
        广东十分快乐开奖直播

              1. 彩票大乐透中奖书 内蒙古快三内蒙古快三 内部透码黄大仙救世彩报图 ag真人游戏是对接的哪个赌场 江苏时时彩代理 彩运享通开奖号码 管家婆一肖平特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欢乐斗地主小印花兑奖 上海时时乐开奖号碼 nba比分直播 浙江11选5开奖走势图 北京pk10七码计划网站 北京福彩论坛 25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