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宠上天 » 正文
        | 繁体版

        第510章:重获新生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21592;?#33021;够轻松访问!
            南栀闻到了一股刺鼻的血腥味。

            眉头紧皱了起来,她偏过头,怒不可遏,“顾笙,你要丧心病狂到?#35009;?#22320;步?#20426;?br />
            顾笙扣住南栀后脑勺,温文尔雅的嗓音难得出现一次强势与命令,“喝了它。”

            南栀睫毛颤栗得厉害,她紧闭着唇瓣,不肯喝他喂过来的血。

            谁愿意生喝别?#35828;?#34880;?这简直就是变态!

            她犟起来,也足以?#33804;?#29273;痒痒。

            顾笙沉下眉眼,修长手指一把掐住她下颌,硬生生将一碗血灌入了她喉咙。

            看着她嘴角淌着他?#21335;?#34880;,他神情?#24515;?#20040;几秒的恍惚。

            像是一种从未有过的亲密,让他的心漾起一丝柔?#28156;?#28063;漪。

            南栀被他灌了一碗血,整个人头皮发麻,全身血液都好似要凝固。

            她想吐,顾笙却不让她吐。

            他将她强行按在他胸膛里,大掌轻拍着她后背,“再忍忍,只要喝完七天,你就不会再恶心了。”

            南栀心悸不已。

            她没想到顾笙已经变态到了这种程度!

            只不过,她估计都没有七天的命可活了吧!

            南栀不知道他为?#35009;?#35201;强行灌她喝他的血,但除了刚开始的恶心,慢慢的,她觉得身体好像比不喝之前舒服了一些。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

            只不过她精神依旧不太好,晚上睡得很早。

            顾笙坐在床边,看着她因中剧毒而变形的脸蛋,他曲起食指,轻轻刮了刮她鼻尖。

            “小花儿,别害怕,顾笙哥哥不会再伤害你了。”

            他低下头,轻轻在她头顶落下一吻。

            虔诚的吻。

            他起身,将?#30452;?#19978;的?#19997;冢?#38543;意包扎了一下。

            一连七天,南栀都被顾笙?#21242;?#30524;睛,绑着双手。

            他给她做饭,每天喂她吃东西,然后每天还强?#33125;?#22905;喝一碗他的血。

            南栀看不到任?#21619;?#35199;,但自己的身体,却是有感觉的。

            中毒的时候,她感觉身体各个机能都在迅速老化,肌肤松驰,声音也粗糙。但随着每天喝一碗血,她的声音在发生变化。

            身体也在发生变化。

            好像生锈老化的机器,重换了新的一样。

            整个人重获新生。

            她双腕不能动,但双腿可以。

            趁顾笙不在房间,她?#20302;?#19979;?#30149;?br />
            两条腿不再步履艰难,慢慢变得灵活,可以步若流星。

            怎么回事?

            难道,顾笙的血,就是她身体里剧毒的解药?

            到了第七天,南栀的声音,已经重新?#25351;?#20102;清脆悦耳,再?#35009;?#26377;刺耳的沉钝与沙哑。

            肌肤也变得紧致细腻。

            她心中疑惑重重。

            “顾笙,顾笙!”她摸黑从房间走出去,吸了吸鼻子,闻到菜香味,她往厨房方向走去。

            “顾笙,我知道你在这里!你到底还要绑我到?#35009;?#26102;候?#20426;?#21335;栀心里隐隐猜到,顾笙这次出现,不?#24378;?#24847;来伤害她的,而是来解救她的。

            如果他没有出现,这七天里,她很可能已经死了。

            她想快点揭开?#21242;?#30524;睛的布,看看她是不是?#25351;?#21407;貌了。

            “小花儿,别急,最后一个菜马上做好了。”

            又是鸡同鸭讲!

            这几天,她多次让他替她松绑,他总是以找别的话题岔开。

            顾笙将最后一个菜放进盘子里,?#35828;?#26700;子上,他拉着南栀坐下。

            看着她还没有巴掌大的小脸,他唇边弯起温柔的笑,“小花儿,以后你要多吃点了,现在太瘦了。”

            南栀很想回他一句,现在她太瘦,也不看看是谁造成的。

            但想到这几天他对她的好,到了嘴边的话,又说不出口了。

            她恨顾笙,可是更恨自己。

            只要他对她好,她总是狠不下心了。

            明明,他都差点将自己害死。

            顾笙装好米饭,夹了南栀以前?#19981;?#21507;的菜,他喂?#20102;?#21767;边,“最后一次喂你吃东西了,你乖乖听话,吃完饭,我给你松绑。”

            顾笙的声音,不复以往的清润悦耳,现在他说?#25353;?#30528;一?#21487;?#21713;。

            南栀秀眉皱了皱,“?#19968;?#33021;再相信你吗?#20426;?br />
            其实相不相信,还有?#35009;从?#21602;?

            如果这几天,他想害死她的话,她?#19981;?#19981;到现在了。

            顾笙一口一口喂完南栀,他起身,走到她身后,将她手腕上的束缚解开。

            南栀活动了一下手腕,然后抬起手,解开蒙在眼睛上的绸缎布条。

            看到光明,她深吸了口气。

            似乎想到?#35009;矗?#22905;回头看去。

            站在她身后的?#33125;耍?#19981;知道?#35009;?#26102;候离开了。

            南栀顾不上?#31449;?#23376;,她连忙跑出门。

            她的手和腿都已经?#25351;?#25104;了她原来的样子。

            灵活又矫健。

            皮肤,细腻又白净。

            容貌,应该?#19981;指?#20102;。

            也就是说,她身体里的剧毒,被解了?

            南栀跑出门口时,顾笙已经背着一个简单的黑色背包,从?#22909;?#21475;走到了田间小路,?#24613;?#31163;开了。

            一如她印象中,那位穿着白衫衬,身?#21153;?#38271;清瘦的少年郎。

            背?#25353;?#30528;淡淡的忧郁与落寞。

            不知为何,看着他背影,南栀眼眶里的泪水,一下子便涌了出来。

            “顾笙!”

            想到他说话时变得沙哑的嗓音,南栀好似意识到?#35009;矗?#22905;再也不顾不上心里有多?#39038;?#26377;多恨他,她朝他狂奔而去。

            清瘦的?#33125;耍?#22909;似没有听到她的声音,继续往前走着。

            “顾笙,你给我站住!”

            他依旧往前走。

            “如果你再敢往前走一步,我,南栀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33125;?#33050;步顿了顿,沉哑的嗓音传来,“小花儿,不要原谅,是顾笙哥哥对不起你。”

            说完,他继续往前走。

            南栀没有再追上去,她故意摔到田梗上,故意痛呼了一声。

            那个原本要离开的?#33125;耍?#26524;然转身,大步朝她走了过来。

            太阳已经高高挂空了,刺目的光线从他头顶落下来,他对着光,她看不太清楚他的容颜。

            他弯下身,将她从田梗上扶起来,“没摔疼吧?#20426;?br />
            离得近了,她也看清了他现在的样子。

            她唇瓣?#35835;?#25238;,不可置信?#30446;?#30528;他,“你怎么…怎么……”

            七天之前,他还是肤色白净,清秀俊美,温润如玉的模样,短短时间,他居然好像老了十多岁,眼角有了细细的了皱纹,皮肤?#35009;揮心?#20040;细腻紧致了。
        广东十分快乐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