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宠上天 » 正文
        | 繁体版

        第472章:她终究是要离他而去了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21592;?#33021;够轻松访问!
            颜婳反应过来后,如触电般将他推开,“薄衍,你哪来的脸吻我?#20426;?br />
            薄衍掐着她小脸,鼻间灼烫的气息洒在她脸上,他喉咙灼热,嗓音沙哑,透着性感与危险,“婳婳,你?#28909;?#25105;的。”

            颜婳冷笑一声,“你不先伤害我,我也不会那样?#38405;恪?#21780;。”

            她未说完的话,全然湮没在了再次凶狠吻下来的薄唇里。

            颜婳要疯了。

            他居然敢吻她,他哪来的脸,哪来的脸?

            她现在过于娇小,被他圈锢在怀里,怎么用力都没法将他推开。他扣着她后脑勺,不让她乱动。

            他从没有这样凶狠粗蛮的亲吻过她。

            以前他吻她的?#38382;?#22905;五根手指头都数得过来。

            要么浅尝辄止,要么冷静克制,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如同火山爆发,要将她狠狠吞?#23665;?#21435;一样。

            她比他想象中要香,要软。

            颜婳以前有多?#19981;?#20182;的吻,现在就有多讨厌他的吻。

            她用力朝他肩膀上推动,脸庞朝边上偏了偏,避开他火熱的吻,“如果你不是同性恋,请你去找别的女人。”

            他低笑一声,“你还是我太太。”

            不再给她说话的机会,他扳正她?#21738;?#34955;,再一次深吻下去。

            颜婳从来都不知道他吻技竟如此之好,将人唇腔?#32456;?#20010;遍,能?#33804;?#33041;子一片空白。

            这样的亲密和交缠,让颜婳羞耻又愤怒。

            唇瓣被他肆掠得红唇又发麻,还不等她喘过气,他的吻,就从她唇瓣落到了耳廓,锁骨,甚至慢慢往下……

            颜婳喘着气,手脚并用的推他,“薄衍,我是颜婳,我是颜婳啊,你不是最讨厌我吗?你不是看着我就倒胃口,你怎么可以碰我?你明天醒了,一定会后悔的。”

            薄衍从他锁骨处抬起头,看着她氤氲着水?#28156;?#30524;眸,他眯了眯眸,“明天的事,明天再说。”

            嘶的一声,她身上湿濡贴?#28156;?#35033;子,被他扯出一条口子。

            颜婳脑海有点懵,“谁让你撕我衣服的?#20426;?br />
            他滚烫的大掌沿着她平坦的小腹,抚到她细腻柔?#28156;?#33136;肢,要笑不笑,“你在台上唱歌那一刻,我就想这样做了。”

            他的眸色危险深暗,二人四目相对,他细长凤眸里跳跃着猩红火苗,清俊削瘦的脸庞紧?#33080;上擼?#39069;头上点点汗水滑落而下。

            就算心里恨他,也不得不承认,现在的他,性感得不?#23567;?br />
            他压住她使劲反抗的双手,滚烫的薄唇卷吮住她耳垂,低哑的警告,“你乖乖的,不然吃亏的是你。”

            颜婳抬起腿朝他踹去。

            但他反应更快,长腿一伸,顶住她膝盖,让她动弹不得。

            “薄衍,你敢碰我试试——”她看到了他那只流血受?#35828;?#25163;,咬了咬牙,用力朝他伤口上一按,他疼得皱了下眉,不得不松开她。

            她找准机会,打开卫浴间的门,朝外面跑去。

            只是手指刚触到房间门把,一只修长手臂就从身后伸过来,颜婳当即大叫,“奶妈……唔唔……”

            男人将她转过来,狠狠堵住了她的唇。

            嘶啦嘶啦几声,身上的雪纺衫,彻底成了几块破布条。

            他将她抱到了床上,两?#35828;?#32930;体像是在博弈,到最后,她体力不支,败下阵来。

            她躺在床上,不再挣扎,她想要让他知道,女人不?#25954;猓?#36523;体是无法接纳他的。

            但他比她想象中要有耐心得多,将她身上的雪纺衫全部剥掉后,他沿着她圆躶的肩膀,一点一点亲吻。

            两条细长的腿被他分开,她尖叫,“薄衍,你会后悔的……啊!”

            疼痛袭来,她恨恨地瞪着他,用力咬住他肩膀。

            他非但没阻止,还说了一句让她气得差点晕过去的话,“我肉硬,你慢点咬,小心牙。”

            ……

            翌日。

            薄衍睁开眼的一瞬,整个人有些失重,仿佛跌进了万丈深渊。

            他摁了摁眉心,从床上坐了起来。被子从他胸口滑落,露出结?#21040;?#30805;的胸膛以有窄瘦的劲腰。

            身边已经没有了女?#35828;?#36523;?#21834;?br />
            他掀开被下床。

            穿好衣服从卧室出来,一个******?#21738;?#20154;从?#21534;?#27801;发上起身。

            “薄先生你好,我是颜小姐的代理律师,这份是颜小姐已经签好字的离婚协议,您请过目。”

            薄衍清俊的面色沉了沉,拿过协议就要撕掉,律师又将一个小小的U盘交到他手中,“颜小姐说如果您不同意离婚的话,她会将昨晚你们上chuang的视频传到网上。她说她反正是毒贩女儿?#35009;?#37117;不怕,而你不同,若是视频上传,你会前途尽毁。”

            薄衍细长的凤眸里冒出森森寒意。捏着离婚协议的手指,关节一阵阵泛白。

            那个在他面前小心翼翼,羞涩爱慕的女孩,终究是要离他而去了。

            他一直以为她没那么重要的,可是看着眼前这份离婚协议,他的心好像空了一下。

            也许,是他太高估自己了,也太低估她了!

            ……

            颜家出了那么大事情,南栀和夏嫣然不可能不回去看颜婳。

            两人买了晚上直飞帝都的机?#34180;?br />
            吃完中饭,南栀和君渊通了电话后,带着小楷去皇家医院找他。

            君渊等在门诊大门口,电话里他已经得知南栀和夏嫣然要去帝都,“放心吧,我会照顾好小楷。”

            小楷也?#38405;?#26624;打了个OK的手势,“美栀栀别担心我哈,我白天跟着君渊叔叔来医?#28023;?#26202;上我和他回外婆家里,我们每天都可以视?#20302;?#35805;哦!”

            南栀弯下腰亲了亲小楷额头,“我家楷哥哥真是乖宝宝。”

            小楷和君渊进了医院后,南栀打算离开,眼角余光,突然瞥到了一抹熟悉身?#21834;?br />
            她一度以为自己眼花看错了。

            毕竟每天通话中,男人都说还在外地出差,暂时没有办法见面。

            南栀皱了皱眉,不懂他为?#35009;?#35201;骗她出差了?更不懂为?#35009;?#20182;身边还跟着一个身材娇好的护士?

            难道他又犯病了?还是哪个地方不舒服?

            南栀拿出手机,垂下眼敛,拨打他电话。

            几乎在响第一声时,电话就被接通了,男?#35828;?#31505;的声音传来,“小猫儿,想我了,居然主动打电话来了。”

            “慕司寒,你现在在哪?#20426;?br />
            ……

            调查一下:你们是要?#31895;?#35282;多一点还是配角也可以穿插着写一下?
        广东十分快乐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