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宠上天 » 正文
        | 繁体版

        第431章:糖,很甜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21592;?#33021;够轻松访问!
            往下滑的雪坡越来越陡,速度也越来越快,南栀身形晃得更加厉害,她忍不住尖叫出声。

            “放轻松。”身后响起男人粗哑稳重的声音,“膝盖和腰都弯一点。”

            男?#35828;?#22768;音不慌不忙,好似带着令人心安的魔力,南栀长睫颤了颤,尽量按照教练要求的去做。

            但她在这方面真的没?#35009;?#22825;赋,眼见还是东倒西歪,男人再次说道,“如果要摔倒了,尽可能不要乱动,身子往后倒。”

            南栀按照教练的吩咐,快要摔倒时,往后一倒。晃来晃去的身子总算稳了下来,没有想象中的疼痛,反?#22815;?#26377;一种前所未有的畅快和轻松。

            男人动作俐落萧洒在她身边停了下来,黑色眼镜下的深眸不动声色的凝着她,“没想到你这么笨。”

            被教练毫不客气的骂笨,南栀脸蛋不受控制的泛红。

            这个人怎么当教练的?

            拿了钱,态度不能好一点?

            南栀向来自尊心强,不想被人看扁,她想站起来重新滑,但是站了好几次,却怎么都站不起来。

            她心里简直日了狗了!

            就在她不敢看教练一眼,生怕他再骂她笨时,突然,眼前多出了一只戴着手套的大手。

            “虽然笨,但收了钱,还是?#33804;?#20320;学会。”

            这人……

            不说话会死吗?

            可是没办法,尽管满腹怨言,但还是将手交到了他掌心?#23567;?br />
            将她拉起来后,男人粗声道,“继续。”

            第N次摔倒后,南栀已经没脸再学了。

            “算了算了,我对这种东西实在学不来。”小楷都比她厉害,大概是继承了慕司寒的运动基因。

            男人将她拉起来后,口吻带着命令,“再学一次。”

            南栀听到他霸道命令?#30446;?#21563;,神情微微恍惚。

            这个教练,霸道的性子和慕司寒有点像啊!

            南栀再一次被他拉起来后,她咬了咬牙,“好,?#20197;?#23398;一次。”她就不信,南小楷都能学会的东西,她就不?#23567;?br />
            只是这次,她信心满满,偏偏上天给她开了个玩笑。她努力滑了一两米,不料身后突然来了一个毫无经验的初学者,“前面的,快让一让,我控制不住,好像要撞到你了……”

            南栀还来不及反应,那人飞速滑过来,不小心碰到了南栀肩膀,南栀顿时失去平衡,眼见就要摔倒,她本能的拉住身边男?#35828;氖直邸?#30007;人也跟着脚下一个?#26179;齲?#25972;个身子随着她一起栽倒在了地上。

            两人在雪地里连着翻滚了好几个圈。

            等停止滚动,南栀才发现,她被男人抱着,他将她护到?#26494;?#19979;,她摔在他的身上。

            尽管如此,脚踝还是传来一阵疼痛。

            大概是扭到脚了。

            男人听到她嘶的吸了口冷气,连忙松开她。

            两人从雪地上坐了起来,男人蹲到她跟前,声音酷寒的问,“怎么了?#20426;?br />
            听到男?#35828;?#22768;音,南栀一时间仿佛忘了痛。

            长长的睫毛用力眨了眨。

            “哪里摔伤了?#20426;?#30007;人见她不说话,再次沉声问道。

            可能太过紧张她,他竟忘了变声。

            南栀抿了抿唇瓣,她抬起手,将男人戴着的头盔和口罩取了下来。

            男人想阻止时,已经来不及了。

            揭开口罩和头盔,一张雕刻般英俊酷寒的脸曝露在了她的视线,英挺的剑眉,深邃的黑眸,高挺的鼻梁,性感的薄唇……不是慕司寒又是谁?

            对她突来的举动,他似乎只诧异了几秒,随即就恢复成了冷酷凛冽的模样。

            “到底哪里?#35828;?#20102;?#20426;?#20182;皱了下剑眉,声音冷?#33804;?#21516;这里的寒冰。

            南栀四周看了看,发现两人滚到了一个山坡下面,除了她和他,看不到其他人。

            她没有故作矫情,她现在右踝确实疼得厉害。

            “摔倒的时候崴了一下。”

            男人凛凛眉,“没见过来这么笨的。”一边说,一边脱掉她的鞋子。

            南栀看着他的眼眸,那里面仿佛吸纳了星辰之光,幽黑深邃,仿若要将?#26494;?#28145;的吸附进去。

            虽然脾气还是那么恶劣,但是他好像并不开心,眉眼之间,?#35009;?#26377;了以往那种桀骜飞扬的神采。

            “你最近过得好么?#20426;?#22905;声音微微涩然的问道。

            慕司寒已经将她的鞋子脱掉了,将她的袜子往下拉了几分,露出脚踝,指腹在红肿的地方按了按,南栀疼又得倒吸了口气。

            “脱臼了。”他神情冷峻酷寒,“你忍一下,我替你接回去。”

            南栀陡地瞪大眼眸,下意识回道,“别,?#19968;?#26159;去医院好了。”

            男人抬起头看向南栀,黑眸微眯,“怕疼?#20426;?br />
            南栀别开脸,一副打死也不承认的样子,“不是,我是怕你接不好。”

            “呵。”男人狂傲的低笑了一声,“别怕,我有糖。”

            南栀没听清他说了?#35009;矗?#21482;见他低头用另只手剥了颗糖扔进嘴里。突然两只手握上住她脚踝,一个用力……

            啊!

            南栀痛得眼?#23860;?#37117;快掉下来了,就在这时,男人猛地俯身,双手撑到她两侧,整个人将她圈住。

            趁她呼?#27425;?#24494;张启唇瓣的瞬间,男人微凉的薄唇,朝她亲了过来。

            她下意识要往后退,他眼疾手快?#30446;?#20303;她后脑勺,逼着她仰起小脸。

            南栀如遭雷击一般,猛地怔愣住。

            男人勾唇一笑,眼微深,湿熱的舌撬开她贝齿,将口中的糖度到了她嘴?#23567;?br />
            是奶糖的香渍和甜味。

            糖被抵到了她的舌尖上。

            丝丝?#22369;?#30340;甜意涌进南栀喉咙,溢进了她心?#20303;?br />
            男人?#27515;?#22905;的唇齿,舌尖意犹未尽的在她唇?#25772;?#20102;吮,嗓音沙哑性感的问,“还疼吗?#20426;?br />
            嘴里甜?#28156;?#31958;在融化,明明脚踝还是疼的,可因为这颗糖,她竟然好像没有任何知觉了。

            ……

            小楷和乔砚泽找到南栀的时候,慕司寒已经离开了。

            回到雪场上面,?#35009;?#26377;再看到他身?#21834;?br />
            南栀没有将他假装教练的事告诉乔砚泽,那件事,就当是一个小插曲吧!

            ……

            雪儿原本想让慕司寒教她滑雪的,结果一来滑雪场,就莫名碰到了以前上学时的一个老同学。

            老同学十分热情健谈,拉着她说了许久的话,好不容易放她离开,结果慕司寒却要回酒店处理工作上的事了。

            他为雪儿请了个教练,到滑雪场时,雪儿看到了南栀,乔砚泽和小楷。

            难怪阿寒要离开,原来他们三人也在这里。如此看来,南栀对阿寒的影响力,还是很大。
        广东十分快乐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