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深夜书屋 » 正文
        | 繁体版

        第八百八十三章 嫌弃!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21592;?#33021;够轻松访问!


          可能是因为铁憨憨的原因,

          周老板现在看世界的角度有了一些变化,尤其是看“人”。

          在这里,人是一个更宽泛的概念,可以是活人,也可以是死人,是男人,也能是女人;

          同时,

          也能是好吃的人,以及不好吃的人。

          人?#35282;浚?#21619;道怎么样不好说,但吃的价值应该越大倒是真的。

          如果抛开庆的身份以及背后所牵连的东西,

          她其实也应该很好吃才是。

          现在,

          在这里,

          之前五个,连上铁憨憨餐桌的资格都没有,而眼前这俩个,勉强有这个资格了。

          这无关善恶,也牵扯不上是?#29301;?br />
          除非眼前这个男子刚刚不是在挥挥手变化春夏秋冬,而是笑嘻嘻地嘘寒问暖,否则,他的命运,至少在周老板这边已经被盖章了。

          毕竟,

          说到底,

          尊严、善恶、是非等等这些东西,其实都是人在解决吃饭这个问题后所衍生出来的无病****。

          “怎…………么…………了…………”

          带着些许的倦怠,带着淡淡的不耐,

          铁憨憨被喊醒了。

          和一年前,大?#19968;?#30456;提防着互相警备着争夺这具身体不同的是,现在,谁都想安安静静地躺着,不想去面对这种麻烦事儿。

          就像是一场长途自驾游,都想坐副驾驶位置上?#32431;?#39118;景或者呼呼大睡,而不想一直双手把着方向盘目不转睛。

          “有人请你喝酒。”周泽说道。

          “?#23567;?#33756;…………么…………”

          喝酒,

          似乎没什么意思。

          周泽特意向亭子里张望了一下,道:“没有菜,不过请你喝酒的人可以?#27605;?#37202;?#35828;?#26679;子,刚刚他玩了一手?#37266;?#31354;调遥控器的?#20005;罚?#24863;觉挺有嚼劲的。”

          “呵…………呵…………”

          “你笑什么?”

          “景…………没…………变…………变…………的…………是…………你…………的…………心…………”

          周泽恍然,点点头,道:“哦,原来如此,那你下去吧,我去给他解决了。”

          有些东西,看破了,也就没什么用了。

          既然铁憨憨点出了亭子里的那个男子先前玩的那一手,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言出法随,天地随之变化,而是一种更为虚无的心境影响,那么,只要紧闭自己的心门,蒙头直接扛推过去,别说是那个男的了,连他的那个亭子周泽也有信心给他拆喽。

          “口…………渴…………了…………”

          闻言,

          周泽嘴角露出了一抹笑意,

          却道:

          “你说啥,我没听见啊,你大声一点啊,喂喂喂!”

          “放…………肆…………”

          ?#20843;?#21475;渴了啊,谁要?#20154;?#21917;酒啊,谁嘴馋了啊,谁口嫌体正直了啊。”

          “看…………门…………狗…………”

          这时,

          湖面上,于水波荡漾中浮浮沉沉依旧在钓鱼的蓑衣少年忽然扭过头,看向了周泽,羞涩腼腆的面容里,似乎夹杂着些许疑惑。

          这目光,让周泽心里一紧。

          “有问题,被他感应到了?”

          “这………湖………就………是…………他…………的…………本…………体…………”

          ?#20843;?#26159;湖妖?”

          山和湖泊有灵,一些特定的区域诞生灵智幻化出人形的事儿,也算是屡见不鲜了。

          湖面如镜面,

          在人家的本体面前,

          再细微的一些变化,也会被对方敏锐地捕捉到。

          可能,对方没办法感应到赢勾在自己体内,却已经对自己站在这里这么久的细微神情动作产生了怀疑。

          “兄台,愿意入亭一醉方休否?”

          “我真的很讨厌这种不文不白的交流方式。”周泽摇摇头,转而又在心里道:“喂,你上不上来?”

          “我…………来…………喝…………你…………去…………吧…………”

          周泽点点头,

          行,

          懒出新高度了,

          连下床吃饭都懒得去了,

          得送到嘴边去喂。

          嘶,恶心。

          抛去杂念,

          在湖边呆立许久的周老板终于迈出了步子,向亭子走去。

          在外人看来,可能是周泽正在思?#29301;?#21040;底赌不赌。

          莺莺想跟着一起去,却被周泽把手伸在身后阻止,周老板一边往前走一边手指指向了那个还在湖中垂钓的少年。

          莺莺会意,继续站在湖边,盯着那个少年。

          少年被莺莺看得更为脸红了,脸垂了下去,当真是内向柔弱得一塌糊涂。

          这种少年,若是丢在正常的小初?#37266;?#26657;里,可能会激发起不少女同学的母爱关?#22330;?br />
          但在莺莺眼里,除了老板,其他的男人,都只有一个称谓:

          公的。

          周老板走入了亭子之中,里头悬挂着不少?#21482;?#21482;可惜周老板虽说是开书店的,但对这方面是真的没什么经验,又不好意思走近了去看那角落下的落款到底是哪个名家作品,干脆直?#23588;?#24231;。

          男子也坐了下来,

          先拿起一壶酒,给自?#22909;?#21069;倒了一杯,又给周泽斟上。

          “?#20197;?#36825;里一个人品了六十年的酒了,?#25179;?#21313;年,倒是有个老女人来这里陪我喝一杯,其余时候,都只有我自个儿自斟自饮,寂寞啊,寂寞啊。”

          如果说之前,一路走来,那五个?#19968;錚?#30830;实有点难以入眼的话,那么现在眼前这位外加那个湖精少年,倒是让周泽?#38405;?#20301;婆婆产生了不小的兴趣。

          ?#39336;?#36825;两位镇压在这里这么多年,要没点真本事,那也是不可能的。

          只可惜,

          她遇到了府君,

          而?#36965;?br />
          府君还是个无?#24608;?br />
          “喝酒,讲意境,讲氛围,一切故事,都在酒中,一切烦?#29301;?#19968;切意气,一切激昂,也都在这酒里荡漾着。

          酒是个好东西啊,呵呵。

          我这里,赌的就是酒,赌的就是?#20154;?#33021;喝酒,这是赌,却不看运气,而是看实力!

          这第一杯酒,

          我敬你!”

          说着,

          男子举起酒杯,

          对周泽迎起。

          周老板拿起酒杯,面露难色,但很快又释然了。

          其他食物菜肴有保质期,这酒水,越陈越香的吧?

          这样一想,心里的抵触感就少了不少。

          酒杯?#20284;穡?br />
          一层淡淡的光圈从酒水之中荡漾开去,

          男子的声音再度响起:

          “第一杯,敬人情冷暖,世态炎凉!”

          酒香,扑鼻而来,如果说之前只是淡淡的味道,那么现在,就像是一大缸的香水在你面前被摔碎,刺?#29301;?#29071;人,让人意识混沌!

          还没喝,就已经有了要翻车的征兆了。

          好在,

          周泽心里有底,

          举杯和对方虚碰一下,

          顺势饮下去。

          画面,

          在此时定格,

          亭中二人不自知,

          湖边的莺莺只见自家老板坐在桌子上拿着酒杯,酒杯放在唇边,然后就不动了,老板对面的那个请老板喝酒的?#19968;錚?#20063;不动了。

          莺莺脸上露出了关切之色,但她还是相信老板的,就像是许清朗前不久才说的?#21069;悖?#35841;都可能出意外,周泽也不例外,但谁都可能悄无声息地被意外掉,唯独周泽不可能。

          …………

          “一杯酒,一个故事,一个画面,一个心境,这是第一杯。

          我出生在一个书香门第,但我是庶子,而且我的?#30422;祝?#36824;只是一个丫鬟,在我出生的那一年,我?#30422;?#23601;去世了。

          高宅门第,带给我的,不是锦衣玉?#24120;?#32780;是发?#38405;?#24515;深处的不平衡,我是?#30422;?#30340;儿子,却过着和小斯下人一样的日子,甚至……还不如。

          我受尽了白眼,受尽了歧视,我发奋读书,渴望抓住任何一个可以让自己翻身的机会。

          我想?#26082;?#21151;名,我想离开这个家,我想走出来!

          我快成功了,真的,我已经触摸到了曙光了,二十年屈辱,二十年的身心折磨,?#21767;?#32467;束。

          然而,

          在?#21767;?#24320;考前,

          我?#30422;?#21367;入了反诗案,

          全家?#20063;?#34987;抄,全家人被流放!

          ?#36965;?#20063;在其?#26657;?br />
          我有一个关系很好的丫鬟,是我嫡母的丫鬟,她早就和我私定终身了,她在等我考出功名后去娶她,?#20197;?#23601;和她约定了无数无数次,她也等我等了好多年,一直等到了大姑娘。

          但那一天,

          她被官府抓走,罚没进官妓。

          ?#20197;?#26159;和我的那些‘亲人’们一起,

          踏上了流放的路……”

          …………

          画面中,

          深宅大院内,

          有泪有笑,有?#19968;?#28921;油的喧嚣,也有最后举家被抄的凄凉,有少年遭?#39336;?#30524;长大的不甘,有目睹心爱人离自己?#24230;?#26102;的愤怒。

          命运和?#25343;?#29436;狈为奸。

          简单的故事,却在这杯酒中,被无限地放大,?#36335;?#22312;这一刻,你被动地经历了二十年的时光,试想一下,在你的?#38498;?#20013;,瞬间充填进了二十年,这时候,你到底是你,还是故事中的角色?

          或许,

          连你自己都已经分不清了吧。

          至少,周老板可能真的会糊涂一下,因为满打满算两辈子加起来,他还不到四十岁。

          一个四十岁的人忽然被塞入了二十年的?#19988;洌?#20063;真的是很可怕了,相当于半辈子被填充了。

          只可惜,

          看似喝下这杯酒的是周老板,

          但实际上,

          是……

          在这大院子正?#37266;?#30340;石桌上,

          赤膊着上身的赢勾坐在那里,手里端着酒。

          在他?#21592;擼?#21017;是抄家的官差进进出出,是一声声哭喊,是一句句哭诉,在其脚边,还有一个二十岁出头的俏丽女人正抱?#25243;?#24049;的腿,?#32431;?#30528;她不想离开,她不想走,?#20219;遥任遥?#24773;郎,情郎,救救我……

          官差在后面拿着枷锁拷着她,在使劲地拽她,骂她,

          她则是死死地抓着赢勾的腿,哭诉,哀求,不舍离别。

          看着这四周发生的一切以及画面人影,

          赢勾没有动情,没有哀伤,没有感同身受,也不能说是没有一点点情绪变化,

          情绪是有的,

          那就是……嫌弃。
        广东十分快乐开奖直播

              1. 2019公式规律 河南22选5开奖结果省份 北京赛车技巧想输都难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200期开门彩 篮球场尺寸 管家婆码报图彩图 河北11选5彩票有假吗 机选广西快乐十分钟 彩票开奖查询湖北30选5 pc蛋蛋提前60秒开奖漏洞 连码三中三网站天天计划 今天新疆18选7开奖结果 安徽25选5五位走势图 花样冰刀和冰球刀 包头的彩票大奖得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