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阿甘小說網 » 歷史小說 » 新特工學生 » 正文
        | 繁體版

        第1711章 真是叛逆

        溫馨提醒:“注冊會員”無彈窗廣告,同時建議您收藏,以便能夠輕松訪問!
            第1711章真是叛逆

            “這就是斷刀令。”

            小趙炎得到這塊令牌之后,立刻將其收入囊中,隨即放出自己的武器,直接出手,將在場的血天使奴隸全部擊殺。

            而就在他出手之時,刀戟那邊也分出了勝負。

            刀戟的實力要比城主更強,城主又是被偷襲,根本無力反抗,很快便落于下風。

            城主大聲喊道,“刀戟和趙炎你們這兩個混蛋,這次挖到的血晶礦脈,那是我要貢獻給皇室的,你們這是找死。”

            小趙炎聽這一說才知道,怪不得這次刀戟非要出手,原來眼前的礦場之中,挖出了礦脈。

            礦脈可是了不得的東西,將礦脈奪走之后,可以長期滋生血晶礦石,對于現在資源緊缺的薩羅帝世界修煉者,如果有這樣一根礦脈在手,那么長期修煉不是問題。

            “原來刀戟和我合作,分配礦石是假,奪取這一根礦脈才是他真正的目的!”

            明白了這一點,小趙炎立刻走過去道,“刀戟前輩,好像之前你和我說話的時候隱瞞了什么?”

            刀戟知道自己瞞不下去了,才又道,“趙炎道友,我已經按照你的要求,把你需要的斷刀令給了你,而且到時候這里收獲的血晶礦,其中四成也是屬于你……”

            他還沒有說完,小趙炎就冷笑道,“那么血晶礦脈呢,就由你獨吞了嗎。”

            “這是皇室成員才配擁有!”刀戟臉色一沉,無論如何他都要奪得這條礦脈,他立刻開口道,“這樣吧,和你五五分成,礦脈歸我。”

            “你做夢吧。”小趙炎冷笑道,“一條礦脈的價值,珍貴無比,可以長期大量產生血晶石。你就想一成的血晶來換走嗎?你當我是傻子不成。”

            刀戟搖頭道,“沒有一條礦脈,其實是半條礦脈!”

            “那也不止一成的血晶石!”

            看見小趙炎合刀戟兩人在討價還價,被困在法術之中的城主大人,大聲喊道,“你可是高貴的變異血天使,你怎么能做出這種事情,趙炎你速度放了我,跟著他沒有前途,他只是一條走狗,皇室的走狗。”

            聽這一說,刀戟的臉色驟變,脫口說道,“城主大人,莫非你是真的叛逆?”

            被困在無數的刀鋒森林之中的城主大人雖然情況危急,但是依然淡定,笑道,“刀戟,你原先是一條皇室的走狗,可是我沒想到你還是一個卑劣的搶劫犯,你想搶劫這半條礦脈,你找死,你馬上就會死。”

            刀戟本來只是因為貪圖這半條礦脈,所以才會對城主大人出手,但是聽城主大人現在說話,口氣竟然真的是一個叛逆。

            “城主大人,沒想到你隱藏的得這么好,原來你真的是一個叛逆,那我將你殺死,沒有任何的心理壓力了!”

            當下刀戟立刻揮舞手中的權杖,讓面前的刀鋒森林發動更為強烈的攻勢,被圍困在其中的城主大人,眼看岌岌可危,隨時都會死亡。

            但是城主大人卻是冷哼一聲,大聲吼道,“秦家的朋友,你們還不出手,真的是想看著我被殺嗎。”

            聽這一聲,在露天礦脈中央的防御大陣之中,突然傳來爽朗的一聲,“哈哈,我們怎么可能看著你城主大人死在這里呢,你為我們秦家盡心盡力,我們必須救你。”

            在笑聲之中,三名身材高大的血天使走了出來,這三人的實力都相當強悍,從他們身上釋放出來的血氣,能夠感覺到這三人要遠超面前的刀戟。

            “秦家的叛逆!”刀戟的臉色巨變,他本來只是貪圖礦脈,才故意誣陷城主的人是叛逆。

            可是誰知道歪打正著,這個城主大人真的是叛逆,真的勾結了秦家的強者,而這些秦家的強者,其實正在陣法之中收取著半截礦脈。

            “好好好,你們相互勾結,我要把這件事匯報到皇室,你們秦家這次完蛋了!”刀戟咬牙切齒的說道。

            秦家三名強者以包圍的姿態走過來,領頭的一人冷笑道,“那你也要能夠逃走才行,你如果死在這里,又有誰會知道這里發生的事,甚至這半截礦脈,也根本無人得知。”

            刀戟臉色發白,他暗中催動自己的權杖,想要趕緊將城主大人滅掉。

            但是秦家的三名強者,卻是速度很快,很快將他包圍。領頭之人毫不客氣道,“刀戟,你如果再發動攻擊,我們就會立即出手。”

            “好好好,我不發動攻擊。”刀戟隱隱約約感覺到,對方還沒有想要他的命,他立刻停下手問道,“你們到底想怎么樣。”

            秦家的領頭強者按住自己的眉心,擠出一滴鮮艷的血液,開口道,“你立即將這滴血液煉化之后,放在你的腦海之中,我就放過你。”

            “什么?”刀戟的臉色蒼白,“這是一滴奴血,煉化進入腦海之后,我就成為你的奴隸,一切都受你控制,我也成為了叛逆的一員。”

            “那是當然。”秦家的領頭強者哈哈大笑道,“雖然你的等級不高,但是你畢竟是刀家的人,有你這樣的一個內應,對我們也是有用的,所以我今天才不殺你!”

            “不!”刀戟堅決抵抗。

            煉化這一滴奴血之后,他不但失去了自由,也成為了整個皇室的叛逆,要為這些叛逆做事,將來也必定成為炮灰。

            “到時候我必死無疑,還不如今天死在這里,反正是一個死,你以為我刀戟真的這么怕死嗎?”

            刀戟想到這里這才扭頭道,“趙炎道友,你不如和我合作一下,將這些叛逆消滅,也算上你的一份大功!”

            小趙炎淡淡一笑,“刀戟前輩,你的功勞我不想搶!至于城主大人,你們之間的事情我也不想參與!你們自己解決就是,別管我。”

            說著話,他就退到一旁,目光卻是看著礦場中央的陣法。

            他也想得到這半截血晶脈,只等這些家伙打起來,自己就先去把血晶礦脈給挖了。

            其實秦家的人等倒也看出了他的心思,不過沒有太在意;小趙炎身上的血氣暗淡,一看就是實力有限,而且他們在礦脈那邊還有兩名強者,根本不用擔心被人搶走。

            “小伙子,你倒是識時務。”秦家的領頭者穩住小趙炎,這才一揮手,“先把刀戟給解決!”
        广东十分快乐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