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阿甘小說網 » 歷史小說 » 女帝直播攻略 » 正文
        | 繁體版

        1730:操心的老父親

        溫馨提醒:“注冊會員”無彈窗廣告,同時建議您收藏,以便能夠輕松訪問!
            【記得我嗎】:相信我,有這種念頭的絕對不是你一個,但關鍵在于他們打不過主播啊。

            【黯然銷魂】:看樣子只有我發現主播又在鞭尸可憐的安慛……

            人都死了,尸骨也寒了,隔三差五還被老對頭拉出來鞭尸,真是可憐。

            衛慈額頭的青筋直跳,生怕自家主公繼續diss武將,出列打圓場。

            “慈有疑惑,不知主公打算如何精簡?”

            姜芃姬道,“南盛正值百廢待興之際,無數荒田亟待開墾耕種,各處都需要人馬。我的意思是讓那些傷殘士兵領了補貼,能遣返原籍的回到原籍,不愿意回到原籍的,派發到各處耕種開墾。章程仿照民屯兵來,以低廉的價格借給他們農具、耕牛、良種,鼓勵各處恢復民生。”

            姜芃姬又道,“那些身強體壯、沒有殘疾的,先詢問他們有沒有回歸原籍耕種的意向,若想離開,分些干糧銅錢,若是想留下來,再交由各營,充作新兵訓練。我們的確需要大量青壯擴張兵力,但農田也需要他們耕種,不然的話,我軍入口的糧草從何而來?”

            她說的很明白,眾人也明白她的考量,自然沒再反對。

            豐真又補了一句,“那些年歲超過不惑之年的,也遣送回去吧。”

            老將軍不爽了。

            “不惑之年了怎么?”

            瞧不起老年組啊?

            豐浪子的回答堪稱公關典范。

            他笑著回答,“不惑之年的,大多都是‘瑰寶’,留在軍中浪費了。”

            老將軍心下舒服不少。

            “為何這么說?”

            “士兵入伍前,大多都是與田地打交道,年紀越長,打交道的時日越長,自然積累的經驗也越多。若是讓這些有耕種經驗的老人回到田間,指導開墾荒田、農作播種,本身的價值可比在戰場廝殺大得多。”豐真笑著反問那位老將軍,“這番話,老將軍以為然否?”

            老將軍點頭道,“然也。”

            會議結束,姜芃姬給亓官讓寫了回信,眾人忙得昏天暗地。

            這些士兵不是說裁就能裁的,待在軍營好歹有一口飯吃,離開了軍營,說不定就要餓死了。

            姜芃姬說要裁了他們,不少被俘虜過來的傷殘士兵惶惶不安,混吃混喝等死的“水軍”更是人人自危。盡管沒有鬧事兒,但軍營的氣氛也顯得很緊張,處理不好怕是會有亂象。

            為了這事兒,楊濤幾個當然忙得腳打后腦勺。

            “請神容易送神難,處理不當的話,各處會有亂子——”

            楊濤愁得頭發都掉了好多,小伙伴顏霖也忙,他思來想去找李赟幾個求經。

            李赟道,“此事不難,本就有一套章程,楊將軍直接拿去用吧。”

            楊濤這才發現李赟謝則幾個都挺清閑,他們帳下的兵馬都是原先的老兵,新塞進來的俘虜和新兵不多,精簡兵力的工作量自然也不大。楊濤找他們求經,真是找對人了。

            姜芃姬在東慶的時候就建立一套比較完善的士兵退役安置方案,試行多年又完善了不少。

            將這套方案拿過來修修改改就能用了。

            簡單的裁減兵力肯定不行,會引起士兵內部的恐慌。

            楊濤應該好好宣傳一下,讓士兵知道裁員回家并不意味著沒人管他們了,軍營給他們找好了下崗再就業的機會——回家開荒種地,官方可以用低廉的價格租借農具、耕牛和良種,若是沒有錢租借,官方還可以暫時給他們賒債,頭三年的糧食分成會比民屯兵更加有優惠。

            姜芃姬那些民屯兵的福利一直挺好,若是租借官府的良種、耕牛和農具,秋收的糧食是官府收四成,民收六成,若是各家各戶自己出的工具,官府只收三成糧,百姓能留下七成。

            若是這批士兵被裁,他們可以賒債租賃官府的工具,秋收之后留下七成糧食。

            這個比例,哪怕是盛世太平也算得上輕賦,更別說如今還是亂世。

            待遇這么優渥,原先惶恐的士兵也放心下來。

            讓這些士兵更加感動的是,姜芃姬還給殘疾士兵給予了更高的優惠,頭三年耕種,官府只收一成糧食。若是身體不便耕作,一些工作還會優先考慮他們,盡可能保證他們能活下去。

            這個消息一出來,夜幕下的軍營響起了幽幽哭聲,聽得楊濤汗毛都炸了。

            “真是輸得不冤——”

            楊濤摩挲著雞皮疙瘩,努力將它們安撫下去,再一次感慨姜芃姬收買人心的手段。

            難怪她敢正面diss武將多讀書,實在是因為她讓人又愛又恨啊。

            不過——

            “碰上她,真是萬民之幸。”

            盡管脾氣糟糕了點兒,但她的確是個仁慈良善的明主。

            這天下在她手中,百姓必能過上安穩殷實的日子。

            感慨兩句,楊濤繼續投入忙碌的工作,順便抽空學習充電。

            過了幾日,寒意漸濃,楊濤收到許久不見的妻子的信函,上面還有一枚小腳印。

            “少陽,你瞧——”

            楊濤穿著厚重的鎧甲,走路的時候,鎧甲碰撞發出響亮而有節奏的動靜。

            “瞧什么?”

            顏霖頭也不抬。

            楊濤笑著裂開嘴,隨著他說話,白霧從齒間消弭。

            “腳印,你家大外甥的腳印大了一些……哈哈,這小子長得可真快!”

            顏霖:“……”

            楊濤道,“再過幾年,我就能教他騎馬射箭。”

            顏霖故作漠然得道,“還早。”

            楊濤自顧自道,“等他十四五歲了,便能給他物色媳婦兒了。你說哪家閨女好?”

            顏霖道,“還早。”

            楊濤道,“不早了,手腳慢了,好人選都被定下了。”

            若是可以,楊濤恨不得兒子還在娘胎就給他定下婚事。

            顏霖眉頭一挑,覺得自家小伙伴情緒有些不對勁,順嘴問了一句他是不是受了啥刺激。

            一問還真問出點兒八卦。

            “豐浪子家的兒子,據說過兩年要成婚了。”

            士族成婚,一般都是提前數年開始籌備,兩年時間都算匆忙了。

            顏霖糾正道,“那是豐真,豈能直呼這種諢號?”

            上趕著跟人結仇呢。

            楊濤道,“你猜女方家是誰?”

            顏霖自然不知。

            “上陽風氏嫡系長女,嘖嘖——他可真是占大便宜了。”

            顏霖點頭贊同,“的確是走大運了。”

            只要姜芃姬沒有生女兒,如今取大名為風羽的長生可是這代中地位身份血統最尊貴的。
        广东十分快乐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