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阿甘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隱婚試愛:寵妻365式 » 正文
        | 繁體版

        658 一年后(35)被攻擊?

        溫馨提醒:“注冊會員”無彈窗廣告,同時建議您收藏,以便能夠輕松訪問!
            穆熠宸幫欽慕把外套脫了,然后才給穆傾心:“拿出去掛好!”

            穆傾心不高興的哼了聲,然后轉身就出去,還邊走邊說:“我走了就不回來了,你們三個忙吧!”

            穆傾心不愿意干活,最后還是馮芳華跟欽慕在包餃子,穆熠宸跟江宴每個人炒了兩個菜。

            才不到九點,一桌美食便已經擺好。

            三個小家伙看著桌上的美味佳肴,又看看周邊坐著的人,全都忍不住笑的合不攏嘴,當然,老爺子一宣布開動,剛拿起酒杯,三個小的就激動的立即拿起筷子吃他們愛的美食了。

            “你們都慢著點,又沒人跟你們搶!”

            馮芳華看著他們家的三個寶貝都那么開心,心里也激動,家里倒是真的好久沒這么熱乎了,另外就是,家里也很久沒有這么多人了,但是還是不希望孩子們吃東西太快了,萬一噎著什么的,可就糟了。

            “哎呀!媽你就別管他們了,讓我們先共同舉杯吧!祝愿爺爺,爸爸媽媽,新的一年里,身體健康,萬事如意!”

            大家的酒杯里都倒滿了酒,穆傾心愉快的先開了頭,當然,如今在這個家里最不尷尬的,貌似也只有她這一位大人,她開頭是最合適不過。

            “好好好!今天你們幾個小的可得多敬我幾杯,我可是難得有機會碰酒杯了啊!”

            老爺子立即端起酒杯來,開心的跟他們說道。

            “這一杯,便足夠了!來,我也敬您!”

            穆熠宸端著酒杯輕笑著對老爺子講著。

            老爺子臉一下子垮下來,卻是連同穆子豪跟馮芳華也都端著杯子對著他,馮芳華本來還想大過年的就勉強讓老爺子多喝兩杯,但是兒子這話,倒是提醒了她,大家一起敬了就是了。

            欽慕便也跟著:“爺爺!祝您快樂安康!”

            “我們也祝祖爺爺身體健康,笑口常開!”

            小家伙們看著大人都敬酒,便也趕緊的放下筷子,端著他們的盛滿果汁的酒杯敬酒。

            老爺子本來還有點傷心,不過孩子們都這么懂事,他也就又開心了。

            “好好好!那今天就看在你們三個小家伙的份上,老頭子我干了這杯。”

            老爺子說完便將酒一飲而盡。

            “慕慕可去你爸媽墓前祭拜過了?”

            吃了會兒飯,老爺子才又問欽慕。

            “嗯!今天上午去過了!”

            欽慕輕聲答應著,談起自己的父母來,也是心里很多感慨,不過,一切都只能深深地埋在心里了。

            以前有心事還可以對穆熠宸說說,現在,好像已經失去了對他訴說的能力,在心里壓下去便也就壓下去了。

            “去過就好,你啊,趕緊把你的事業搬回來,這里才是你的家,知道嗎?”

            老爺子點點頭又說道,也是知道欽慕一向都很尊敬他,所以就多說兩句。

            “嗯!”

            欽慕微笑著答應,并不多說。

            穆傾心看欽慕一眼,看她那么乖巧,穆傾心卻是嘆了一聲,給自己夾了個水餃,然后對老爺子說:“爺爺,您看欽慕答應的這么好,我敢保證,她肯定沒往心里拾,她也就會敷衍您!”

            欽慕心里一顫,抬眼看穆傾心,心想你大過年的說這些做什么?

            穆傾心沖她挑挑眉,全然不在意她那饒命的眼神。

            “欽慕怎么可能敷衍爺爺,只是什么事情都需要有個好的契機而已。”

            江宴看今天這碗飯還得進行下去,便趕緊的接話。

            只是沒想到,穆熠宸自始至終都沒有說什么,只是安靜的幫欽慕布菜而已。

            馮芳華跟穆子豪自然都看在眼里,穆熠宸的那些‘光明磊落的’在他們眼皮子底下的動作。

            “熠宸這愛幫人夾菜的心倒是一直沒變過,前陣子小伊來,你也幫她夾菜來著吧?”

            馮芳華看不下去,突然抬起下巴望著對面她兒子問了聲,聲音里透著冷漠。

            “您確定不是您看花眼?”

            穆熠宸便也抬了抬眼,知道馮芳華想干什么,但是他什么時候幫別的女人夾過菜?

            欽慕卻突然想到他辦公室里還有陳小伊幫他買的衣服,心里一下子不大得勁,只是剛想發作,腦子里有根弦提醒她,她的立場已經不適合發作什么壞脾氣,便又忍下了,只低聲說:“我自己來就好!”

            穆熠宸看也不看她:“坐下這么久也沒見你動筷子!”

            那話很輕,很隨意,但是叫在座的,聽著,卻各懷心思。

            就連穆傾心都不舍的再損她哥了,眼眶莫名的沉甸甸的,不太開心的去看欽慕,發現欽慕的眼皮子也沉甸甸的,便是低頭大口的吃水餃。

            江宴看著自己老婆難得忍氣吞聲的,放下筷子,手輕輕地放在她腿上。

            穆傾心稍微抬眼看他,然后才笑著低喃:“看我哥,再看你,還不快點幫我夾菜?”

            “是了!馬上!”

            江宴笑了笑,便又拿起筷子來。

            “咦!你們都好肉麻哦!”

            歡歡忍不住抖了抖肩膀,趴在桌沿看著他們說道。

            “等將來你找了男朋友,哼哼,到時候就會知道,自己其實也很喜歡了!”

            穆傾心看了歡歡一眼,對歡歡眨了眨眼。

            “胡說什么呢?我們小小年紀,說什么男朋友?”

            穆熠宸已經抬了眼,正要數落妹妹,卻沒等開口,馮芳華先摟著歡歡說了話。

            穆傾心撇撇嘴:“哎呀,就你孫女寶貝,人家孫子不寶貝似地,早晚還不是要嫁人的,哦?哥哥,欽慕?”

            “是啊!我只盼著她別像是我親愛的妹妹那般,小小年紀跑出去跟別的男人生了孩子家里還不知道。”

            “哥,你,你跟欽慕還不是一樣?欽慕還不是小小年紀就生了歡歡?”

            穆傾心被戳到痛處,立即就有點結巴,不過很快就扳回一局。

            說道欽慕小小年紀生了歡歡,倒是一家人全都安靜了。

            欽慕額頭上也是要冒汗,為什么她一直不說話,話題還是會跑到她這兒來?

            “哼!沒話說了吧?”

            穆傾心立即對穆熠宸瞪眼,質問。

            “歡歡,不準跟你姑姑學,知道嗎?”

            “知道!一定先把人帶到你們面前來給你們看。”

            歡歡乖巧的立即答應著。

            穆熠宸的臉立即就黑了。

            欽慕也意外的看著她,小小年紀,竟然還懂那個了?

            “我們歡歡最乖了!男朋友一定要讓長輩們先把關,過關了才能算是好男友。”

            馮芳華給歡歡夾著菜,又輕聲說著。

            “媽!她這才幾歲,您對她說這些?”

            穆熠宸眉頭微微皺著,不太高興。

            欽慕聽著穆總的話,心想你現在最怕的大概就是女兒太早熟吧?

            不過穆程歡在某些方面真的很像是穆總,會早熟,大概也正常。

            唉!

            “我們歡歡還不想那些,不是還說以后要去當兵嗎?當女兵可是比男兵要威武許多呢。”

            老爺子突然轉了話題。

            “嗯嗯!我要當女兵,我要穿軍裝,比弟弟們都帥!”

            歡歡一仰頭,還突然就舉起手來做出那個動作。

            穆熠宸這次倒是沒再說什么,當兵跟找男人這兩件事,他支持當兵。

            欽慕則是靜靜地看著,她女兒的人生,她只建議,并不打算怎么干涉。

            “欽慕,你想歡歡跟橙橙長大后做什么?”

            穆傾心突然望著她問了聲。

            隔著張桌子,欽慕也不便多說,只是微笑著道:“他們開心就好!”

            欽慕心里想著,他們做什么,輪得到我在這張桌子上說?穆熠宸那里她還能杠上兩句,但是馮芳華那里,她恐怕一個字的意見都不能說。

            唉,如今她在穆家又沒有地位,便只能說開心就好。

            “你還真是榮城好媽媽,要是當年我媽像是你這么好說話,我也不會跑出去不回來了!不過那也就不會遇到阿宴!”

            穆傾心說著說著又轉頭看江宴,不顧眾人的眼神就放下筷子去摟著他的手臂靠著他的肩膀,那幸福的模樣,似乎媽媽怎么兇悍都無所謂了,人生難得一好老公啊。

            晚飯后外面還飄著小雪,欽慕去了洗手間里,洗完手卻忘了關掉水龍頭,一雙眼有點空洞的望著那流水,心里沉甸甸的,望一眼門外,如今已經不早,她要說離開,應該可以了吧?

            穆家人所有人都坐在沙發里看晚會呢,吃吃喝喝,還聊著天,好不快活,但是她一坐過去,馮芳華便是冷著一張臉。

            欽慕低著頭看著自己的腕表,發現已經十一點。

            穆熠宸坐在沙發里喝了杯茶,洗手間的人遲遲的沒有出來,他便低眸看了眼趴在他腿邊要睡著的兒子:“穆程陽,去看看你媽媽好了沒,我們得回去了!”

            橙橙頭也沒抬,蹭的就爬了起來往洗手間跑,似是早在等著他爸爸這句話了。

            馮芳華在旁邊坐著,不知道怎么的,心口像是被人用刀子劃了一下子,看似不深,但是那血慢慢的往外溢出來,越來越多,越來越濃,傷口漸漸地,好像也越來越深,她沒想到,她疼愛的孫子,竟然在等待著離開她的家。

            “哥,這都幾點了,今晚就在家里過夜唄!”

            穆傾心沒看她媽媽的表情,只是看了看時間,覺得已經不早,這么晚還回什么公寓啊?

            “不了!”

            穆熠宸抬了抬眼,看到馮芳華賭氣的表情,沒有多余的字。

            “我先回房了!”

            馮芳華突然說了一句,然后起身便轉頭走了。

            穆子豪往后看了眼,然后又看穆熠宸:“你就非得這個時候給你媽添堵?”

            穆熠宸不說話,因為不想更堵。

            “往年都是你們夫妻倆在這里守夜,今年看來得傾心跟阿宴了。”

            老爺子低聲說了句。

            橙橙跟欽慕從里面出來,一直抓著欽慕的衣角,然后問了聲:“爸爸,我們走嗎?”

            “嗯!”

            穆熠宸看他們出來,便站了起來。

            江宴跟穆傾心便也站了起來。

            歡歡睡的迷迷糊糊的,但是也立即抓著爸爸的手,要走一起走的事情,她跟弟弟早就商議好了。

            穆子豪嘆了一聲:“罷了,你們要回去就回去,只是明天是大年初一,你們倆不必直接過來,但是該去拜的年,總是不能少,知道嗎?”

            “知道!”

            穆熠宸答應了一聲,然后看向老爺子,等待他放行。

            “走吧!”

            老爺子便也沒在抬眼。

            欽慕其實并沒想讓穆熠宸跟孩子都跟她走,但是這會兒她再說什么,好像也是不妥當了。

            “別想太多,都是我哥自愿的。”

            穆傾心送欽慕離開的時候在她耳邊說了句。

            欽慕聽著,然后又無奈的看了穆傾心一眼,到頭來,穆傾心總算還是站在她這邊吧,兩個女人互相交換過眼神后,道別。

            穆熠宸開著車載著那對兄妹跟欽慕離開了穆家,回公寓的路上,車子里,卻是那么的安靜。

            孩子都困了,他們倆,也各懷心思。

            回到公寓的底下停車場,欽慕抱著橙橙,穆熠宸抱著歡歡,一起進了電梯。

            電梯里已經沒有人說話,因為肩上的小家伙們都已經淺睡。

            只是回到家將孩子們都放下,兩個人卻不得不再面對面,欽慕想問他,是不是因為她才從老宅搬出來的,又不忍心再問。

            “我今天晚上回欽家去住。”

            兩個人在二樓樓梯口站著,許久,欽慕打破了沉默的氣氛。

            穆熠宸漆黑的眸子盯著她一會兒,然后點點頭:“嗯!”

            欽慕意外的,抬眼看他一眼,然后便下了樓,背著包離開。

            穆熠宸站在二樓上,居高臨下的望著她離開的背影。

            她始終不愿意留下來。

            欽家,下午她便說要去欽家,如今總算是回去了。

            以前她最憎惡的地方,現在卻成了她的庇身之所。

            穆熠宸便一直站在那里,不知道是幾根煙以后,才抬眼看著主臥那邊,慢慢的走了過去。

            欽慕開著車到了欽家門口,也是許久,都沒有把車開進去,不知道怎么的,聽著偶爾的煙花在身后響起,眼眶就那么不自覺的濕潤了,就那么不自覺的留下眼淚來。

            一個人以后,仿佛過年,成為一年里最痛苦的日子。

            平時都那么多人在一起,可是過年的時候,卻只有自己,那些往事,像是不得已的想起,也或者是早有預兆的,在腦海里,一下子蜂擁而至。

            趴在方向盤上不知道默默地流了多少眼淚,不知道肩膀顫抖了多久,后來終于用盡了力氣,將車子開進了家里。

            她想著欽海明日記本里寫的,希望她能回家過年,如今她終于回來了,可是,他卻已經不在。

            那場爆炸,炸毀了他的身體,也炸毀了他們所有的感情積蓄,如果他活著,或許再過幾年,他們就能像是尋常父女那樣走動了。

            回到家之后她將家里所有的燈都打開,然后自己坐在沙發里,拿起茶幾上最近的一份報紙,靜靜地捧著掌心里,認真的翻看起來。

            時間悄悄地流失,但是她的內心漸漸地平靜下來。

            雪花還在窗外飄著,那樣緩慢,像是不愿意落到地上。

            也是啦,地上那么冰冷,又無情,落上去就會被人們或者是別的,踩踏,踐踏,還要冒著融化的危險。

            不知道是幾點鐘,她漸漸地睡著了,孤獨的一個人。

            房子里有點冷,她忘記開空調,天快亮了,她被凍起來,又回了房間去,第二日依舊忽而陰郁,忽而小雪,她不愿意醒來。

            穆家晚輩要去的幾戶人家拜年的,但是她不覺的自己還需要去,所以睡的更踏實了。

            但是……

            上午八點多,歡歡跟橙橙已經穿上他們媽媽給他們準備的新年衣服在欽家的客廳里趴著把玩著魔方,嘆息,兩個人的眼神里均是有些憂傷。

            “姐姐,我們要不要去叫媽媽起床?”

            “給她一個大驚喜?”

            姐弟倆互相對視,總想找點事情做,但是,倆人都激動了幾秒鐘之后又安靜下來,無奈的齊聲嘆息。

            穆熠宸剛剛交代他們不要上去打擾欽慕休息。

            姐弟倆還穿著羽絨服,剛進來的時候覺得奇冷無比,穆熠宸去開了空調后,這會兒才暖和了些。

            廚房里已經有飯香味傳出來,姐弟倆都有點餓了,便縮在沙發里努力的研究著他們的魔方,轉移注意力。

            過了八點半,兩個小家伙聽到穆熠宸的號令,才沖到樓上去。

            不過卻沒有第一時間叫欽慕,沖過去后就趴在床邊看她,還低笑著。

            欽慕是聽到那一聲用力的開門聲,才被吵的轉醒,然后又是一陣低低的笑聲,有點熟悉,她漸漸地睜開眼,漸漸地看清了她的一雙兒女。

            “給媽媽拜年,紅包拿來!”

            兩個小家伙看到她醒來,趕緊在她床邊站好,做了祝賀的手勢,然后就伸出手要紅包。

            欽慕……

            她壓根沒有準備紅包呢還!

            所以她漫不經心的坐了起來,故作沒清醒的狀態:“一大早你們倆說什么呢?你們怎么來這里了?”

            “自然是爸爸帶我們來的啦!”

            歡歡把手放到背后,義正言辭。

            欽慕眉頭一挑,倒是沒想到,穆熠宸這么早帶孩子們過來。

            只是低頭才發現已經快九點了,想想自己現在的樣子肯定不怎樣,便立即起了床去洗漱,那兩個小的卻在她背后癡癡地笑她,像是笑話她呢。

            早飯的時候她已經很精致,幸好前幾天欽明珠在店里多拿了幾套衣服,還沒拆標牌,今天她剛好可以穿。

            雖然粉色比較稚嫩,但是,現在穿在她身上,倒是看著也很符合這樣的日子。

            穆熠宸都忍不住多看她幾眼,欽慕尷尬的扯扯嗓子:“很幼稚是不是?我沒多帶衣服,這是欽明珠的。”

            穆熠宸輕笑了一下,沒有回應她,知道是欽明珠愛的顏色,但是穿在他老婆身上,竟然也這么好看。

            “媽媽穿著小姨的衣裳也很好看的!”

            歡歡仰著頭對她說,心情很好地樣子。

            欽慕笑了笑:“難得你這么夸我!”

            “嘿嘿!”

            歡歡知道自己平時說話有點苛刻,便又對她笑。

            “媽媽你本來就很美,我跟姐姐才這么帥!”

            橙橙卻是嘴巴更甜了。

            “哼哼!”

            欽慕不得不笑了下,用質疑的眼神看她的一雙兒女,今天這倆孩子嘴巴怎么都這么甜。

            ……

            紅包?

            欽慕突然想起他們倆早上問她要紅包來,心里無奈的嘆息,就知道,平日里倆孩子嘴巴哪有這么甜。

            “等下我要拜年,你……”

            穆熠宸終于開腔打斷了他們三個的對話。

            “哦!我在家!”

            欽慕立即回應他。

            穆熠宸也沒想她會跟他一起去。

            “中午訂在a,都是熟悉的朋友,你知道在哪個包間?”

            穆熠宸便又說另一個話題。

            欽慕想了想:“嗯!”

            穆熠宸點點頭:“你們倆是留在這里陪媽媽還是跟我一起走?”

            兩個小家伙正拿不定主意,畢竟媽媽的紅包還沒拿到,但是出門去跟爸爸拜年,肯定也會有很大的紅包收。

            欽慕看著他們倆的眼珠子,想了想,輕聲說:“我這兒沒有紅包,不過你們倆要是想要呢,我便一人給你們一張。”

            欽慕說著從牛仔褲口袋里掏出來兩張嶄新的人民幣,都是折疊了一下,但是依舊很新。

            兩個小家伙看著她推過來的兩張人民幣,故作矜持,但是還是悄悄地把手放在桌上,下一刻立即裝進口袋。

            “媽媽,你真的很摳門呢!不過算了,下次給我們準備多一點就行。”

            歡歡說道。

            “嗯,姐姐說的對!”

            橙橙也答應著,然后從椅子里跳下去,準備跟穆熠宸走。

            穆熠宸看他們那么懂事,便友情提醒:“別怪我沒告訴你們倆,你們倆每年的紅包都在你們媽媽那里存著呢。”

            姐弟倆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不敢相信的看著欽慕。

            就連去年的,馮芳華也是交給了穆熠宸,穆熠宸沒跟欽慕聯系,但是還是打進了欽慕給他們姐弟開的賬戶里,欽慕收到那筆錢,自然知道來歷。

            “啊?媽媽,原來我們的紅包都在你手里哦!”

            歡歡立即表現的很傷心。

            欽慕挑挑眉:“是呢!”

            橙橙卻不說話,心想在媽媽那里肯定不會丟的。

            “罷了罷了,在你那里就好,這樣你要是再想跑掉,我跟弟弟就有借口去找你了。”

            歡歡又不太在意的揮了揮手說著。

            “什么借口?”

            欽慕好奇的問她。

            “追債!”

            橙橙突然說了一句。

            欽慕……

            歡歡嘿嘿笑起來,橙橙也快忍不住笑,使勁忍著,裝著嚴肅。

            穆熠宸卻是眼角也隱隱約約的笑意,下意識的又去看欽慕一眼,看她那生無可戀的,他反倒是笑了一聲。

            欽慕回頭看他:“你笑什么?”

            “沒事!就是覺得找你討債的人挺多的,挺好!”

            穆熠宸解釋。

            欽慕……

            找她討債的人多,他還開心?

            欽慕心想,您可別忘了,您要跟我離婚的,我要是換不起債,到時候就按照法律程序,夫妻財產平分,我這輩子都不用工作了,何況那點債呢?

            欽慕站在門口叉著腰目送那爺仨走掉之后,一抹陽光悄悄地爬上了頭頂。

            她抬頭看去,心情不自覺的好了些,鼻子一癢,打了個噴嚏,然后轉身往回跑。

            嗓子里有些不適,應該是昨晚凍著了。

            唉,最近總是挨凍。

            欽慕去找了包藥給自己喝了,然后便開車去了市中心,店里大年初一依舊開店,王麗不在,有四個店員在值班,看到她來都有點吃驚,不過還是立即去跟她問候新年好。

            “你們也新年好,這是給你們的紅包,一點小意思,祝你們幾個新的一年里身體健康,早日脫單吧!”

            欽慕輕快的聲音說著祝賀的詞。

            她們四個都是沒有男友,又是本市的,有男友的,又是本市的,基本這個點都已經在外面約會了。

            所以欽慕說道脫單這四個字的時候,四個本來拿著紅包興奮地就差跳起來的女孩子突然又沮喪起來。

            “這事說來容易,但是又真的好難哦!”

            “就是!又不是我們想找就能找到!”

            “男人要是能靠得住,母豬都能上樹,我覺得沒男朋友挺好的。”

            “淺語的話,我贊同!”

            欽慕聽著她們四個的話,覺得都很有道理,要了杯咖啡,然后便坐在休息去看雜志了。

            今天不算是很忙,但是也難得有人能閑下來。

            客人熙熙攘攘的來過,基本都沒有空手而歸,新年購物,都有禮品相贈,而且他們jy的禮品,都是設計師親自設計的,非常有價值的禮物。

            不多久,赫連好便給她發了微信,問她在哪兒。

            欽慕:“在店里!”

            好大夫:“我馬上殺到!”

            穆小姐:“我也馬上殺到!”

            欽慕:“……”

            怎么感覺這兩只是來討債的?討債?

            “你去做什么?你不是早就不是我們這邊的人嗎?”

            赫連好在微信群里直接問穆傾心。

            “赫連好你說話不太好聽哦,我怎么不是你們這邊的人?你問問昨晚在我們家的年夜飯,我有沒有幫著欽慕?”

            穆傾心立即表示不服氣,要求赫連好找欽慕求證。

            “即便你說了又如何,這一年多,你可有在群里說過一句話?以為這次回來替欽慕說幾句話就沒事了?你媽拉著陳小伊往你哥哥身上送的時候,你在哪兒?”

            赫連好繼續懟她。

            穆傾心索性不說話了,但是早已經上了車,離開家,準備走了。

            而江宴,已經在陪著老爺子下棋,穆子豪在旁邊喝著茶看著他們倆下棋,偶爾指點江宴。

            “喂喂喂,等我回去你們再吵嘛!”

            欽明珠在京里,看著她們聊天干著急,想要立即飛往現場看熱鬧,但是又要在等幾天,心里上火。

            好大夫:“……”

            后來穆傾心跟赫連好一起到了jy門口,倆人下車后對面站在那里,倒是沒再吵架,互相對視了一會兒,穆傾心先切了一聲,認輸:“我承認我做的不太對行了吧?但是我要是說多了我媽也傷心不是?我也是忠孝不能兩全而已,何況,我知道我哥不會跟那個陳小伊怎樣。”

            “你知道錯就好了!”

            赫連好看她一眼,然后走上前去,主動摟住她的手臂,倆人一起進了店里。

            欽慕在那里坐著,看著她們倆分分鐘和好,倒是很意外。

            “喂喂喂,我有個好主意,你們倆要不要聽聽?”

            穆傾心剛坐下就拉著她們倆要說悄悄話。

            赫連好跟欽慕互相對視一眼,洗耳恭聽。

            “今天中午這場聚會,他們男人在a喝酒,我們女人干嘛要陪他們,不如我們另外選一個地方,單獨約會如何?”

            穆傾心將自己的想法說出來。

            “同意!”

            欽慕幾乎在她說的時候就已經琢磨著,她剛說完不到兩秒,她就裝著不太在意的,又非常沉穩的倆字。

            “那我給安楠跟溪夢打電話。”

            赫連好自然也不想跟那幾位男同胞在一起聚會了,那些人實在是太吵,又太能喝,她們幾個女生也難得聚在一起。

            “我打給陳小美還有溫如暖!”

            “溫如暖現在未必在城里哦!”

            赫連好告訴她,欽慕好奇的看她,赫連好笑著低聲對她說:“聽說跟王總去旅游過年了,走的還挺遠的。”

            欽慕聽后挑了挑眉,他們夫妻平時都挺忙的,一塊出去玩,還玩的挺遠,那么有心,欽慕心想那她便不好打擾了,就沒給溫如暖打電話。

            “話說我前陣子還聽說她老公跟他們公司的一個新人關在辦公室里不知道干什么哦。”

            穆傾心突然就八卦起來。

            “據說是那個女藝人想要靠前規則上位,去到辦公室就把門反鎖了,不過溫如暖的老公又豈是什么女人都看的上,那女人后來就被他辭了。”

            赫連好小聲說。

            欽慕心想,自己好像錯過了很多事情啊,上次見溫如暖跟李郁,他們倆也沒跟她說他們的私事,她只以為大家都各自過的很好。

            “哇!人家送上門的,她老公也不要?”

            “你以為就你老公能扛得住誘惑?溫如暖跟她老公生長在那種環境里,什么漂亮的臉蛋沒見過?還會被美色所誘?”

            赫連好跟穆傾心便八卦了一會兒,然后看時間差不多,也約好了安楠跟溪夢,便一起去了吉祥居。

            ——

            中午十二點,穆熠宸把孩子留在穆家,便姍姍來遲。

            只是他進門后卻沒有看到他老婆,眉頭下意識的皺了起來,裝著淡定的走進去坐下,然后又看了一圈,發現這一大桌,一個女人也沒有。

            景峰幫他倒茶,順便提醒他:“不會來了!”

            穆熠宸的心里一動,淡漠的眼神看向他。

            “小好打電話給我,說她們幾個單獨去別的地方吃了。”

            景峰解釋。

            穆熠宸皺著的眉頭緩緩的松開,然后摸出手機來:“在哪兒?”

            景峰哼笑了一聲,然后提醒他:“我問了小好半天也沒問出來,你要是能問出來,今天你讓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

            里面坐著的人多,此時可是全都聽到了景峰那不高不低的話。

            穆熠宸突然輕笑了一聲:“你說的可當真?”

            “自然當真。”

            景峰笑道,根本不當回事。

            誰不知道如今穆總跟欽慕的感情,穆總就是剃頭挑子一頭熱,欽慕會搭理他才怪。

            穆熠宸也輕笑了下。

            秦逸跟江之遠坐在邊上抽著煙,聽著景峰跟穆熠宸那一出,也有些耐不住想要押寶。

            “我賭欽慕一定會回熠宸。”

            秦逸說。

            “我賭不會!小慕妹妹那也是有氣節的人。”

            江之遠立即唱反調,在他心里,他小慕妹妹可是很帥氣的性子。

            “什么會不會?”

            趙淮跟公治平安遠遠地坐著,剛剛在說別的事情都沒聽到他們說什么。

            “景峰說那些女人去單獨吃飯,不知道在哪兒,宸哥正給欽慕發信息問呢,你們猜欽慕會不會回他答案?”

            江之遠便解釋。

            “我猜會!”

            趙淮想了想,便笑著說道。

            “嗯,我猜也會!”

            公治平安也想了會兒,然后很寂靜的回應。

            倒是叫人意外,穆熠宸抬眼看他一眼,他淡淡的笑了下。

            倒是江之遠愣了,為嘛只有他一個人覺得欽慕不會理穆熠宸?
        广东十分快乐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