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阿甘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斗戰狂潮 » 正文
        | 繁體版

        第兩百六十二章 冥王之威

        溫馨提醒:“注冊會員”無彈窗廣告,同時建議您收藏,以便能夠輕松訪問!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地下世界的冥王風波再次席卷,相比上一次,各大宗門的反應十分的激烈,他們的人,在龍頭灘公然被殺!

            而且,死得非常干凈,灰飛煙滅!冥王的殘忍的手段,也讓他們沒有選擇,必須用血來清洗這個污點。

            龍頭灘變得冷清下來,就連向來與各方交好的商族也都對這里退避三舍,地下世界所有生命都在等待著這一戰的到來。

            龍頭灘酒館仍然還在經營,雖然冷清了許多,但是除了宗門的人,龍頭灘還是有不少其他人留了下來,有些是膽子大的,也有不少是已經將全部身家都投在了這里,不得不留下來照看的“倒霉蛋”,當然,還有許多投機者,他們乘著這個機會大肆的收購龍頭灘的物業。

            “不知道冥河行走者還會不會來交易……”一名投機者喝著酒,無聊的找著話題。

            “他已經不是什么行走者了,已經是冥王的化身了,不然,站在岸上,他怎么可能可以擊敗冥門的那些強者?”海耶侃侃而談,他是這群投機者中的佼佼者,他擅長從危險當中尋找機會,他盯上了酒館的老板,“酒老板,怎么樣,現在我提出的這個價格很公道了。”

            “呵呵,精明的海耶,不是只有你一個人有冒險精神。”

            “你就不擔心宗門最后會把你的店收回去?你認為宗門這樣的大動作下,還會任由這里自由發展?你知道的,我在這里收店并不是為了我自己,我也就賺個辛苦錢。”

            “你肯定宗門會贏?”酒老板不甘心的反駁道。

            “我理解你,還有大家的心情,幾乎全部身家都押進來了,但是,你看,宗門怎么可能會輸?認真起來的宗門聯盟已經足夠可怕了,何況現在是憤怒的宗門,上一次,已經出動了半步金丹,你覺得這一次呢?”

            海耶搖了搖頭,他并沒有說謊,他的確是在為大宗門的某位大人物出面,他得到了十分確切的消息,龍河灘事變,某位大能最寵愛的一位孫輩死在了冥王的手上。

            “你是說……”

            “噓!沒錯,那位大能現在就在這里。”

            海耶點了點頭,他十分享受這個時刻,他的消息將整個茶館都震住了,他知道,接下來,他的收購行動將會順利……

            轟……

            一道劇烈的震動打斷了海耶的開心,所有人都瑟瑟發抖的感應到了空氣震動中傳來的那股駭人氣息。

            金丹!

            那位金丹大能他動了!

            “咕噥……”

            海耶想要說話,但是,他張開嘴,卻發現半個字都吐露不出,他的喉嚨像是被定住了一樣,空氣在他的嘴里進進出出,卻不能讓他的喉嚨發出半個音節,只有唾液不斷的吞咽下去。

            恐懼在空氣當中蔓延,幾乎沒人敢動,但是,總有膽子夠大的,他們扭動著身體,從那股駭人的金丹氣息當中掙脫出來,然后沖出了酒館,他們想要見證這一戰,能見到金丹大能動手,即便是全部身家都扔在了這里也不算太虧了。

            海耶也沖了出來,他狂喘著氣,酒老板就跟在他的身邊,緊皺雙眉一言不發。

            很快,他們就看到了冥河的河岸,遠遠的,數百名宗門高手圍住了一個光頭。

            “是冥宗!”

            “那是……”

            半空中,數十位強者凌空而立,一名須發皆白的老者手執長矛,那股震動空氣的氣息,正是從他身上傳出。

            “冥宗的穆辛長老!”

            “竟是真的!”

            酒老板怔怔地看著空中的穆辛,他全身的力氣像是被抽空了一般,他已經可以預見,他花費了全部身家的酒館將成為冥宗的私產,而他將再一次一無所有。

            “那是冥王?那個小光頭?”

            “是冥河行走者。”

            “蠢啊,冥河行走者就是冥王!”

            “從上次龍頭灘血案來看,冥王的實力應該是實丹左右,嘖,三大宗門就是三大宗門,金丹強者親至,這是完全不給冥王活路啊。”

            “在地下世界,一些小宗門也就算了,惹到三大宗門,呵,冥王也要變冥蟲。”

            看到穆辛凌空,遠遠的,人們駐足觀戰,冥宗顯然是想要在眾人面前立威,也并不阻止越來越多的人趕到現場。

            海耶笑著看向酒老板,打鐵趁勢,他正要開口,陡然,轟鳴雷音從冥河之中傳來。

            冥王動手了!

            “豎子!受死!”

            穆辛怒哼一聲,手中長矛舉起,霎時,黑色漩渦在矛間涌出,四周靈力鯨吞海吸的向著長矛涌入,這一瞬間放佛整個地下世界都在搖晃,金丹大能是地界的容納極限。

            立于四周的冥宗弟子還好,遠處觀戰的眾人看著空中的穆辛長老,呼吸越來越加困難,他們仿佛置身風暴之中,飄搖欲墜,這就是金丹,舉手投足便能牽動天地靈力異動,一旦動手,四周的靈力幾乎是形成一股靈壓一般朝著他匯聚過去,金丹輕易不動,一動,則天地變色。

            穆辛冷冷的看著下方所謂的冥王,幸虧他有個八桿子打不著的侄孫死在了龍頭灘,讓他花費了巨大的代價,才得以被允許破例可以親自復仇,不過,這是值得的,他將會剝得冥王行走于冥河之中的秘密,這個困頓他的地下世界或許將因為這個秘密獲得自由。

            他手中的冥界之矛已經充滿了靈力,毀滅在矛間化成一道漆黑的長蛇,就在這時,他看到那個光頭突然抬起了頭。

            光頭的臉上是一個古怪的笑容,拉開的雙唇,露出了兩排雪白的牙齒,轟……仿佛天閃雷鳴,又像是亙古破開了混沌,穆辛眼中的笑容變成了可怕的存在。

            “死!”

            轟,冥界之矛化成一道吞天巨蟒撲了出去。

            然而,一只手朝著空中輕輕一摘,凌厲的巨蟒陡然抖動著蜷縮起來,急速的縮小,像小蟲子一般落在了那手的兩指之間。

            “殺了他。”

            穆辛臉色陰沉猛地一聲長嘯,數百名還沒搞清狀況的冥宗弟子齊聲吶喊著舉起了他們手中的武器,靈力在他們手中升起,無數招式正在起手。

            冥王歪了歪頭,臉上的笑容依久,話語的音節從他唇舌間吐出:“誅。”

            轟……

            飛灰煙滅!

            遠處,觀戰者們驚駭的發出尖叫!

            海耶全身哆嗦的顫抖,他身旁的酒老板更加不堪,他驚駭的坐在了地上,嘴唇喃喃的動著,“死了,死了,死光了!”

            他們從來沒有見到過這樣的景像,無法想象,無法相信!那可是冥宗的百多名強者!他們結陣而御,這樣的陣容就算金丹……地界十大王者親自動手,都要花一些時間,更何況,在他們中間,還有著穆辛長老這樣一位真正的金丹大能!

            但是,一切都沒有用。空中,數十名冥宗的強者,地上,上百名冥宗的弟子,就在冥王吐出“誅”字的那一剎那間,全部化成了一道道幽影,如煙似幻的消散在空氣當中。

            只有金丹穆辛還留在空中,然而他的狀態極其慘怖,長袍粉碎,像是才經歷了千刀萬剮的血痕密密的爬滿了他的肌體之上。

            “金丹真身,護我無敵!”

            穆辛駭然大吼,他身上爆發出金色亮光,他的真身猛地扯破了他的天人變化,比之前強悍十倍的氣勢從他的真身之上巖爆一般噴吐而出。

            遠處,海耶猛地掐住了他的脖子,這一次他完全無法呼吸,靈壓在四周撕扯著空間,靈力的抽空形成的負壓,讓四周的空氣像石塊一樣凝固,這就是穆辛長老的金丹真身!這一方天地因為他的強大而仿佛變成了無法呼吸的真空。

            除了冥王,他抬頭看了眼穆辛,便皺起了眉頭,“我不喜歡抬著頭和大喊大叫的東西說話。”

            啪。然后,他打了一個響指。

            轟!

            穆辛難以置信的開著爆碎的身體,強如金丹境,他的靈魂可以端在存在,但是很快就發現身不由己的飛向那可怕的存在,對方能吞噬靈魂!

            強烈的恐懼籠罩心神,這等于將他徹底抹殺……

            然而他什么也留不下,也沒有任何反抗,只能成為冥王的一點補品。

            海耶瞬間大口的喘息起來,四周的靈壓恢復了正常,就像什么都沒有發生過一樣,然后他看到了光頭站在了他的面前。

            海耶的臉色瞬間變得慘白,他越過光頭的身影,看向天空。

            一無所有,穆辛長老不見了。

            啪!

            一個聲音拉回了海耶恐怖的心思,他看到酒老板跪在了冥王身前,他將頭垂在了地面,發出了嗚咽一般的祈禱聲,“偉大的冥王,我愿向你獻出一切!”

            木子眨著眼,看著眼前蜷縮成小小一團的壯漢,他伸出手,輕輕一托,壯漢便浮了起來,“你很聰明,也很有運氣。”

            海耶怔怔地看著飛在半空的酒老板,一道幽光在酒老板的身上流轉,他可以感覺到在這光的刺激之下,酒老板身上的氣息越來越強!

            轟……

            酒老板露出了他的熊族真身,漆黑的胸口有一道雪白的半月,那意味著他的普通,然而,現在,這道雪白的半月正在裂變,第二道月痕印上了他的胸口。

            “汝以真實信仰于我,我將進化賞賜予汝。”

            木子伸出手,在酒老板的額頭輕輕一印,一個奇異的紋理印在了熊人的絨毛之上,然后又消失在他的肌理之中。

            然后,木子轉頭看向了海耶。

            啪,海耶跪了下來,他怔忡的看著木子,“冥王,請接受我的信仰。”

            木子望著他的眼神,微微一笑,“你的信仰充滿了懷疑,這是死罪,但今天我很高興,我給你一次機會。”

            嘩啦一聲,剛才被穆辛長老射出的那根冥蛇之矛飛到了海耶的身前,此時,它已經不是矛,而是一條靈動的冥蛇,“我將力量賞賜于你。”

            啪,那冥蛇猛地鉆進了海耶的體內,剎那間,海耶的身上猛地一爆,露出海龍族真身的他張開了一對肉翅,然而,就在這時,漆黑的冥蛇閃電環繞在了他的肉翅之上,強大的力量涌入身體。

            海耶只覺得耳鳴目眩,許久,他才清楚了過來,他立刻學著酒老板之前那樣,將頭垂在地面上,親吻著木子的足前,“吾主,您要我傳播的,我必將之宣揚于世上每一個生命的耳中。”

            “告訴他們這里發生的事情,還有……”

            “木子”微微一頓,臉上的微笑加深了三分,“我來自地球。”

            整個龍頭灘,整個地下世界將因為這一戰而改變格局。

            “木子,你看,我的方法是對的,我們就是一體的,你是地球人,那我就是地球人。”

            回應是另外一個靈魂的沉默……

            造物星環的煉劍室中此時空無一人,拉薇爾師姐居然沒有在煉劍室中等著自己,但熔爐中的火光還在閃亮,那塊已經鍛造好的二階魂鋼則是靜靜的躺在工具臺上。

            “來了?”

            拉薇爾師姐的聲音在身后響起,聲音中有一絲隱隱的倦意,顯然為了加快鑄劍的速度,這些天她肯定一直都沒有休息過。

            “師姐。”

            拉薇爾點了點頭,看得出來她臉上還掛著些許水珠,剛剛似乎是去清凈了下面部,并沒有提及生死擂的事兒,只是指了指那邊的魂鋼:“三階的鑄劍需要你全程協助,鍛造的過程也是孕養的過程,融入你的血液吧,血液中的個體氣息最為濃厚,如果是魂力波段是你劍靈的靈魂,那你的血液和氣息,就是承載靈魂的軀體,缺一不可。”

            老王心中有些感動,只是看看拉薇爾的態度,就知道現在不是嗶嗶的時候,他走過去拿起那塊魂鋼。

            和自己第一次孕養這魂鋼時的感覺完全不同,上次的魂鋼在手里的感知像是一塊材料、一塊死物,可此時的魂鋼在手中卻像是一個蛋,內孕著一股蓬勃的生命氣息,超脫出材料死物的范疇,而且外殼堅硬無比,物質密度極大,僅僅只是雙手合捧大小的物質,以老王現在的手勁,拿著竟然都感覺有些費勁吃力,沉甸甸的極其壓手,比自己之前換取的隕落星辰重劍還要更重數倍有余。

            老王心中暗暗稱奇,手上不停,左手食指在手腕上輕輕一劃,汩汩鮮血溢出,流淌到那魂鋼上。

            只見整塊魂鋼的表面,那堅固無比的金屬物質竟然迅速的‘沸騰’起來,就好像王重的血液是滾燙的巖漿般,將那金屬表面燙得變形、出現一個個巨大的漿泡,而內在卻是在貪婪的吸收著,所有的血液一滴都沒有浪費,直接就被‘拽扯’進了那魂鋼的內在中,原本就無比蓬勃的內在生命變得更加旺盛起來,王重甚至感覺自己都能隱隱聽到那古怪生命歡愉且稚嫩的咿呀聲。

            “夠了。”拉薇爾師姐掐準尺度:“停止滴血,轉靈力頻率波段灌入,頻率變化要急,峰谷值要盡量拉長。”

            王重一一照辦,先前感知中魂鋼那旺盛的生命氣息,在他靈力的灌注下顯得有些驚詫和憤怒,老王能感覺到這種情緒,那無意識的魂鋼生命對自己的靈力氣息有相當抵觸感。

            “不要理會,穩定你自己的靈力波段頻率,不要改變你的灌注節奏。”拉薇爾立刻出聲提醒。

            王重點頭,繼續平衡著自己的靈力灌入,急促變化的頻率、拉得超長的峰值谷值,這些魂力頻率的節奏顯然讓那塊魂鋼生命很不舒服。這很正常,任誰原本在家里悠閑的喝著咖啡看著書,門口卻突然來了一群小屁孩,在你家房子外面甚至在你家房子里‘哇啦哇啦’的亂吼亂叫,換成誰都會不爽的。

            老王能感覺到那塊魂鋼生命在本能的強勢反抗,拒絕王重靈力的注入,更試圖打破他的靈力頻率節奏。一開始時這樣的反抗還顯得相當稚嫩,畢竟只是一個模模糊糊的、剛剛誕生的本能意識,可它學習得很快,只是短短三五秒鐘,這種反抗就已經激烈到了讓老王都有些難以把持的地步,靈力頻率出現了好幾次不穩定的狀態,灌注也變得更難,魂鋼生命就好像主動封閉了它自己,讓王重的靈力很難透過這物質表面鉆入到它的內部。

            要知道,鑄劍孕養的這最后一步可不會給你任何后悔或者出錯的機會,一點小小的差池就會導致整個過程的失敗,感覺到那魂鋼意識的反抗還在持續提升,老王也是有點暗暗擔心,略帶詢問的眼神看向旁邊的拉薇爾。

            這顯然已經超出了正常煉制私人法器的難度范疇,畢竟是煉制私人法器,老王前段時間在藏書閣也查閱過有關這種高端私人法器的一些煉制常識,這種鍛造,真正難的是鑄造者,而不是契約人本身。降服法器之靈固然是契約人的任務,但這其實本只是個很簡單的過程,因為只需要鑄造者隨便一個小小法陣便可以直接壓制法器之靈的意識,讓它無法反抗,并不需要考驗契約人的實力。而以拉薇爾師姐的煉器實力,顯然不可能連這么一點小小的常識都不懂,卻就是漏掉了這一步驟。

            “法器靈智的誕生,作為主人的你必須要靠自我去降服它。”可拉薇爾顯然還是沒有任何要幫忙的想法,聲音在他耳邊淡淡的響起:“如果連這關都過不了,那你也沒資格擁有這四品法劍,還是趁早回家吧。”

            老王心中一凜,瞬間就明白了拉薇爾的意思。
        广东十分快乐开奖直播